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92章 牛刀小试
    以七夜蟒的阅历,各类法阵见识过无数,基本上下等界面的法阵,都不怎么放在他的眼里。天寿宫也好,九阴国也好,护卫大阵何等精微奥妙,在他眼中,都不过是土鸡瓦犬罢了,丝毫不足为虑。

    但这里的无形法阵之力,却让硬生生挡住了他的一击,虽然并未竭尽全力,也已足够令人惊讶的了。

    饶是如此,那边厢银发男子还是大惊失色,若非他是傀儡之躯,只怕已经汗流浃背了。假如没有法阵之力,也许一招之间,他的傀儡之躯就要被重创。尽管只要傀儡不全部毁损,他的元神就能保全,然而伤得太重,傀儡便会失去战斗力。

    在这样的激战之中,失去战斗力的后果何等严重,他心中清楚得很。

    这当儿,可没有人会专门来保护你,照顾你,能不能活下去,要看你自己的运气。

    “这法阵还有点意思,难怪你们两个小贼,千方百计要将本始祖引到这里来。”

    七夜蟒眼珠一转,已然心中有数。

    “老魔,你要是怕了,现在逃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维摩太子冷冷说道。

    他并没有停留在虚空中一动不动,而是缓缓变动着位置,不过始终正面面对七夜蟒。无形的阵法之力,渐渐弥漫开去,将整个天尊岭都笼罩其下,七夜蟒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

    “哼,小贼,早说了你不必用激将法,既然你们这些蝼蚁都集中在此,本始祖又怎会轻易离去?自然要将你们一网打尽,也省去许多手脚。”

    七夜蟒冷笑着,四下打量起来,认真感应着虚空中无所不在的法阵之力。

    “当年在上界,萧无极那卑鄙小人就喜欢以阵法暗施偷袭,看来这个法阵。肯定也是那小辈留在此间的了。哼哼,就算如此,那又怎样?难道区区一个法阵,就能保得住你们不死?”

    “老魔。胡说八道!”

    虚空中传来萧凡的低喝,却并未现身,亦不曾多做辩解。

    无极天尊在梭摩界声名显赫,被无数人敬仰,大名垂千古。绝不是七夜蟒随口几句污蔑能改变得了的。这七夜蟒对无极天尊越痛恨,就越证明他当初在无极天尊手下吃过大亏。

    十之七八,他的本尊就是被无极天尊在上界灭杀的。

    “小贼,这个法阵既然是萧无极那卑鄙小人留下来的,想必不止这么一点威力,干脆点,有什么神通都使出来,让本始祖见识见识,也好让你们到时死个明白!”

    “老魔,死到临头。还在胡吹大气!”

    虚空中黑影一闪,九阴天王在另一个方向现身而出,经过两年静养,先前的伤势终于痊愈,功力尽复。在他身边,还站着两人,其中一位正是黄泉真君,另一位身穿水蓝色袍服,正是与苍梧老怪等人一起前来天尊岭“闹事”的蓝衫男子。

    百年过去,黄泉真君的法力较之先前更加浑厚。不过依旧停留在悟灵初期境界,处于初期大成状态,还差最后一步才能突破瓶颈。

    三人方一现身,黄泉真君二话不说。手腕一翻,一个漆黑的钵盂翻转,白花花的水流从钵盂中倾泻而出,蓝衫男子袍袖一抖,水流瞬间化为冲天巨浪,咆哮着向血光少年席卷而去。转眼间,血光少年就仿佛置身于汪洋大海之中。

    九阴天王一张嘴,一股白茫茫的寒气喷吐而出。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滔天的巨浪忽然一凝,所有洪水瞬间凝结成冰,一块巨大的蔚蓝色玄冰,奇诡万分地出现在天尊岭广场之上,血光少年被冻结在玄冰正中,张嘴结舌,一动不动。

    九阴天王,黄泉真君和蓝衫男子,修炼的都是水属性功法,侧重点各有不同,这还是他们头一回联合出手,配合上却非常默契,血光少年甚至尚未回过神来,就被冻成了一座冰雕。

    “太好了,这妖魔也不过如此……”

    虚空中一声大赞,也不知出自何人之口。

    虽然大家都很清楚,单纯凭着玄冰之力,绝不可能真的能置这妖魔于死地,却也说明,这魔头绝非完全不能对抗的。

    “大家一起出手,再给他致命一击!”

    话音刚落,只见玄冰中心,血光闪闪,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巨大的蓝色玄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融,不过片刻间,就有里而外融化出一个大洞,只剩下一层不厚的冰壳,只需喘口气的光景,整块玄冰就会彻底化为流水了。

    便在此时,血光少年脚下黄光一闪,一道瘦削的身影倏忽间钻了出来,双手握着一对远比他的身躯要大得多的土黄色巨锤,瞬间就到了血光少年头顶,“呼”,沉重至极的破空声响起,两枚土黄色巨锤,当头轰了下去。

    这一下变起俄顷,血光少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闪避的动作,两柄巨锤,便重重轰在了他的头顶。

    “砰!”

    如同一个烂西瓜爆裂开来,鲜血四溅。

    血光少年的头颅,被巨锤彻底击碎,无头尸身晃了两晃,翻身栽倒。

    “什么狗屁始祖大人,不堪一击!”

    苍梧老怪桀桀怪笑,身形一晃,就向一边闪去。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住了那具无头尸身,倒要看看,这始祖大人又要耍什么花样。

    任谁都知道,这老魔决不可能就这么被灭杀掉了。

    眼下其实还在试探阶段,必须一点点将这魔头的神通手段都逼出来,等他施展出浑身解数之时,才能找到他真正的弱点。大家都是厮杀老了的人,争斗经验何等丰富,心里都很清楚,修为境界越高,越不容易被灭杀,唯独从真正的弱点入手,方才能摧毁强敌。

    “你这小辈,贼眉鼠眼,天生就是一副背后偷袭的小人模样!”

    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苍梧老怪身后响起,血光少年骤然在虚空中浮现而出,急忙再去看那无头尸身之时,哪里还有半点踪影?

    苍梧老怪看似仰天狂笑,得意洋洋,实则一直都提高着十分的警惕,神念之力全开,将周围数十丈都笼罩其下,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即辟易远避。这老怪能活到两三千岁,总是有几分道理的。

    一听到血光少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大惊之余,想都不想,脚下遁光一起,就向前方激射而走。

    只听得“嗤”地一声,虚空中浮现出一道血红的利爪,带着刺鼻的血腥气,快如闪电般向苍梧老怪瘦小枯干的身子抓了下去。

    苍梧老怪遁速虽快,又哪里能快得过这道利爪了?

    只一闪,利爪就已及于后心,甚至已经能感应到那股逼人的杀气,只透入骨髓深处。

    这一下,苍梧老怪是真的大惊失色。

    无论闪避还是反身招架,很明显都有些来不及了。

    好在这一回,他们是联手作战!

    “嗤”地一声!

    虚空中一道身影闪现而出,正是那妖媚的中年美妇巫山夫人,堪堪挡在了苍梧老怪身前,纤纤素手一抬,倏忽化为一只乌黑的鬼爪,毫不犹豫地冲那血红利爪迎击上去。

    只听得“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听起来极其瘆人。

    纵算在场的俱皆是身经百战的顶尖高手,也不由得暗暗蹙眉。

    终于,血红利爪消失,巫山夫人娇俏的身躯,却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七八丈之遥,才落下地来,又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才终于站稳身子,仔细看去,只见巫山夫人右肩衣服片片碎裂,露出了晶莹如玉的香肩,肩膀上皮开肉绽,数道伤痕深可见骨,却白惨惨的,不见一滴鲜血渗出来。

    “嘿嘿,本始祖还以为有什么古怪呢,原来是一具尸魈,难怪敢硬接本始祖一击……哼,你的口味也真够重的,竟然夺尸魈的舍?”

    血光少年并没有再次追杀,只是望着远处的巫山夫人,似笑非笑地说道。

    巫山夫人脸色煞白,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惊惧之色。

    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尸魈肉身之强横,纵算是那些以肉身强横著称的兽族大能,只怕也远远不如尸魈肉身的坚固。当年若不是看中了这一点,她也绝不会夺舍尸魈。如今这七夜蟒随手一击,居然便抵挡不住,皮开肉绽。

    这老魔之神通广大,当真是深不可测。

    “小丫头,你这具尸魈之躯,修炼了至少万年之久,在这样的下等界面,也算是很不错了。不过凭着这一点,就敢和本始祖硬碰硬,你也真算得上是无知无畏!”

    血光少年随即冷笑起来。

    “若不是有法阵之力相助,就算是尸魈之躯,本始祖也已经给你撕成碎片!”

    中年美妇不愧是悟灵期超级强者,很快就从震惊之中恢复了平静,左手往右肩一抹,开裂的伤口悄然愈合,破碎的衣裳恢复如初,嘴角一翘,又带上了那娇媚的笑容。

    “明知妾身是弱女子,也下这样的狠手,始祖大人纵然神通盖世,风度上未免欠了点火候!”

    中年美妇娇声说道,媚眼如丝。

    “是吗?”

    七夜蟒仰天大笑起来。

    “小丫头,不要怪本始祖没给你机会,只要你现在退出,马上离开这里,远走高飞,本始祖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否则的话,那就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本始祖没有风度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