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91章 自投罗网
    血光少年当然能够感应到,此番褚红色空间漩涡和上次在九阴国上空救走九阴天王的褚红色漩涡,一模一样,系出同源。

    这小辈仗着懂得点空间之道,居然屡次坏他好事,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魔,萧某在此恭候阁下多时了。”

    天尊岭上空,虚空一阵水纹般扭曲,一道白色人影浮现而出,正是萧凡。

    “是你?”

    这一回,血光少年是真的吃了一惊,随即上下打量萧凡,满脸都是不愿置信的神情。

    毫无疑问,他已经认出了萧凡,就是多年前在龙神岛出现过的那个人类修士,萧无极的后人,混沌灵体的拥有者。只是,那时这小贼不过区区元婴中期修为,怎么一两百年不见,竟然就到了悟灵中期境界,而且法力深厚,神完气足,俨然已经巩固了中期修为,不像是刚刚进阶的样子。

    但这怎么可能?

    两百年不到,从元婴中期到元婴后期,都还不一定能冲击瓶颈成功,这小贼却连跨数个台阶,成为了下等界面最顶尖的高手之一。

    虽然区区悟灵中期修士,同样不放在七夜蟒的眼里,可是这样的进阶速度,未免太恐怖了些。七夜蟒见多识广,不要说下等界面,就算是灵气远远要充足得多的玄灵上界,也很少见到如此逆天的情形。

    这也是七夜蟒上次在九阴国上空虽然觉得救走九阴天王的空间之术和多年前萧凡施展的空间之术颇为相似,却丝毫都不曾疑心到萧凡身上去的原因。双方修为境界,实在相差太远。

    小小一名元婴期修士,怎能在他面前耍花样?

    谁知还真是走眼了。

    “老魔,你的本尊在上界被本门始祖灭杀掉了,区区一个分身。就敢在下界横行无忌,就不怕被彻底灭杀,永世不得超生么?”

    萧凡淡淡地望着血光少年。冷笑着说道,语气中满是不屑之意。

    “小贼。胡说八道!”

    “谁说本始祖的真身被灭了?”

    七夜蟒勃然大怒,吼道。

    萧凡嘴角的讥讽之意更浓,淡淡说道:“阁下就不要在这里装模作样了,以为上界之事,真的就无人知晓么?你本尊被本门始祖天尊灭杀,金翅大鹏鸟曾经亲眼目睹。大家同为天生圣灵,想必他不会撒谎吧?”

    当初在*岛,金鹏尊者确实说过。在玄灵上界,七夜蟒被萧无极打得满地找牙。

    虽然金鹏尊者并没有说七夜蟒是否被无极天尊彻底灭杀,但既是死敌,想来无极天尊不会手下留情。金翅大鹏,银翼雷鹏这些天生圣灵,都被无极天尊灭杀,没理由反倒留下七夜蟒的性命。

    这也是七夜蟒口口声声自称“圣灵真身”的原因。

    本尊已灭,留下来的这道分魂,重新凝聚肉身成功,确实可以自称是“圣灵真身”。

    “小贼。找死!”

    刹那间,七夜蟒怒发如狂,仰天一声咆哮。举手一划,一道淡淡的血线,浮现而出,闪电般向站在不远处的萧凡切割而去。

    这道血线的威力,萧凡是最早接触,也是知道得最清楚的人,当年七夜蟒尚未凝聚肉身,只是一具灵躯之时,血线滚滚。包括号称南洲大陆大修士第一的欧阳明月在内,都无人能够抵挡得住。

    如今肉身凝聚。这道血线更是锋锐无伦。

    萧凡只是冷冷看着他,既不出手相抗。也不急闪躲避,“嗤”地一声轻响,淡淡血线切中萧凡,却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就这么从萧凡身边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间之术!

    七夜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没想到这小贼修为大涨之后,对空间之力的掌控,也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当年在龙神岛,需要全力激发“乾坤鼎”的威能,才能面前对抗那里的空间结界,眼下对他的正面攻击,居然也是这么举重若轻,轻而易举就将他的一击导入到了空间裂缝之中,归于虚无。

    “老魔,既然要打,那就认真一点。像你这样过家家,就算最终杀了你,那也是胜之不武。”

    萧凡哈哈一笑,带着十分明显的戏谑之意。

    “小贼,我知道你在这地方设了埋伏,也知道你是想要激怒我,让我中计上当。”

    七夜蟒到底不愧是天生圣灵下界,很快便将自己的怒火强行压抑下去,嘴角反倒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那又怎样?”

    “我正愁不能将你们南洲大陆这些蝼蚁全都聚在一起,一举歼灭。现在你们自己送上门来,那是再好不过。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圣灵神通。”

    “小贼,你一定会后悔的!”

    血光少年说着,嘴一张,一颗青翠欲滴的印玺,滴溜溜地飞了出来。

    这颗青色印玺,只有两寸大小,迎风暴涨,转眼就化为数丈之巨,倏忽间飞到萧凡上空,“轰”地一声巨响,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毁灭之力,向萧凡猛击而下。

    这样的巨力,哪怕萧凡的空间术再精,也很难以空间之力将其湮灭。

    巨力临头,泰山压顶。

    “波”!

    白袍人影如同泡沫一般,爆裂而开,寸寸飘散于虚空之中。

    萧凡就此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笼罩在天尊岭上空的乳白色云层,就此散开,露出了天尊岭全貌。

    “混沌之气?”

    七夜蟒居高临下,俯瞰无极山全貌,嘴里嘿嘿冷笑不已。

    “看来这里就是萧无极那些徒子徒孙繁衍生息之地。很好,今天本始祖就要大开杀戒,将这贼窝子夷为平地,让萧无极的徒子徒孙,彻底在世间消失,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当即毫不犹豫,“嗖”地一声,一道血光。向天尊岭无极殿激射而去。

    那颗青色印玺,更是化为数十丈大小。呼啸着镇压而下。

    “轰”!

    无极殿整体崩塌,断垣残壁四处飞溅,被青色印玺携带的巨力转眼间夷为平地。

    “小贼,你们不是想要杀我么?本始祖已经来了,够胆都滚出来吧!”

    “让本始祖见识见识,都是些不怕死的蝼蚁!”

    “蝼蚁?”

    “阁下未免自视太高了。”

    话音未落,维摩太子便在不远处现身而出。不过此时的维摩太子,已经化身为十余丈高的黑色巨人。手握一柄十几丈长的宣花大斧,威风凛凛地站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瞪视着血光少年,宛如地狱魔神一般。

    “小辈,徐天寿当年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待怎的?”

    血光少年正眼都不看维摩太子一眼,冷笑着说道。

    “杀!”

    维摩太子也不和他废话,双手高举宣花大斧,一道长达数丈的斧影,向七夜蟒当头猛劈而下。

    虚空撕裂的声音极其刺耳。

    “咦?”

    血光少年双眉微微一扬。似乎颇有些诧异。

    维摩太子这一斧固然威猛绝伦,却也并不如何放在血光少年的眼里,他诧异的是这一斧之中蕴含的纯正锐金之力。夜叉是海族强者。修炼锐金之力的比较罕见。百年前血光少年灭杀的天寿王,就不是锐金属性的功法。没想到同胞兄弟的灵根有这么明显的差别。

    斧影来势极快,转眼就到了眼前。

    血光少年这才脚下轻轻一动,向右边滑了出去,堪堪避开了这一击。却突然右手一探,猛地向虚空中抓了过去。“嚯嗤”一声轻响,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被血光少年从虚空中抓了出来。

    “小贼,还敢暗施偷袭!”

    血光少年冷笑一声。手掌中忽然血光大放,原本寒光闪闪灵性十足的长剑。仿佛受到了某种重击,骤然挣扎扭曲起来。发出了阵阵的鸣叫之声。

    就在血光少年准备再加一把劲,彻底毁掉这柄长剑之时,却只听得“砰”地一声,长剑炸裂开来,化为千万点寒星,向血光少年激射而去,瞬间就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其中。

    血光少年冷“哼”一声,忽然浑身血光闪耀,如同有形有质的实体一般,血光所过之处,万点寒星都化为乌有。

    “不知死活的小贼!”

    血光少年冷冷一笑,举手一抬,一道血线滚滚向右侧切割而去。

    不知什么时候,的银发男子已经出现在血光少年的身后,手里正握着那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不过灵气有些黯淡,显见得刚才受创不轻。眼见血线滚滚切来,银发男子举手一弹,一枚手指从他的手掌上脱落下来,化为一柄锋锐的尺许长短刀,向着那道血线迎击上去。

    “嗤”地一声轻响,看似坚硬无比的银色短刀被血线从中一切为二,竟然连半点抗拒之力都没有。

    银发男子吃了一惊。

    他是傀儡之躯,这一枚短刀,实则是以极其坚硬的锐金之精炼制而成,虽然不说是这一界最坚硬之物,也很少有其他材料能超过了。谁知毫无招架之功,被一切两段。

    甫一切断短刀,血线骤然加速,转眼就到了银发男子近前,猝不及防之下,银发男子压根就来不及闪避。

    眼看就要和他的短刀一样,遭受一刀两断的厄运,虚空中忽然冒出一股诡异的力量,倏忽就挡在了血线之前,“嗤嗤”声不绝于耳,似乎瞬间就有无数东西被切碎了。

    而那道看似无坚不摧的血线,也在切到银发男子身前尺许处时,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湮灭于无形。

    “法阵之力?”

    血光少年脸上终于露出了吃惊之色。(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