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89章 圈套
    掩映在群山之中的白马山庄,一片静谧。

    高山之巅,一座凉亭,孑然孤立,凉亭之中,张五先生与维摩太子对面而坐,面前的石桌之上,摆放着两杯清香袅袅的灵茶。

    不过两人谁也没有去动那两杯茶,只是默默对坐,脸色沉重。

    “董道友贝道友他们,到底作何打算?”

    默坐片刻,维摩太子缓缓问道,语气低沉。

    张五先生摇摇头,说道:“玄阴北极宫彻底被摧毁,元灵教和真武门,肯定是守不住的。估计会直接向赵国,齐国撤退。”

    维摩太子便轻轻叹了口气。

    不久前,七夜界魔军在北冥大陆重新登陆,数名悟灵期老怪,联手攻击玄阴教,玄阴北极宫虽然号称是魔道十大宗门之一,这一代却并没有悟灵期修士坐镇,在数名悟灵期老怪的联手攻击之下,完全无力抵挡,玄阴北极宫随之陷落,被魔军摧毁。

    玄阴国修真界残部,潮水般涌向元灵教和真武门的地盘。

    不过面对气势汹汹卷土重来的魔人大军,在百年前界面大战之中遭受重创,元气未复的两大宗门,基本没有死战到底的动力,也没有那样的实力了。尤其是七夜蟒随时都可能会出现的情形之下,纵算是元灵教尊和真武神君这样的悟灵期老祖,也栗栗危惧。

    在明知绝无取胜可能的情形之下,不可能会死守元灵城和真武国,向南撤退乃是必然的选择。

    “看来那凶魔是真的打算要一统天下了,要将我们这几个界面,一个个都灭族。”

    维摩太子说道。

    张五先生微微蹙起眉头,有些不解地说道:“这凶魔既然是从上界下来。终究是要回到上界去的。就算一统天下,几个界面都被他收服了,于他又有些什么好处?”

    维摩太子轻轻摇头。说道:“人心苦不足。就像凡俗间那些帝王,明知必死。却总是在有生之年念念不忘开疆拓土。打下偌大的疆域,最终还不是与他无关?或许那凶魔要的就是这种征服一切的感觉!”

    “算你这小辈还有几分见识,不愧是圣灵后裔。”

    便在此时,一个淡淡的声音骤然在两人耳边响起。

    两人大惊,急急向一侧望去。

    只见不远处的虚空一阵扭曲,一名血光少年现身而出,向凉亭这边望了过来,身上气息深不可测。正是血鳞龙。

    “你就是天寿宫那小夜叉的兄长吧?”

    血光少年的眼神,只在张五先生脸上一扫而过,毫不停留,定在了维摩太子身上。

    在他眼里,所谓南洲大陆第一世家,压根什么都不是。

    维摩太子原本平静的双目之中,迸射出一丝血色,死死盯住了血光少年,缓缓说道:“我夜叉族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阁下不过是想要肉身舍利。为何大开杀戒?”

    血光少年毫不在乎的说道:“想必那天的影像你已经看过了,我不是没给那小夜叉机会。只要他乖乖将徐天寿的肉身舍利交出来,我就答应饶他一命。是他自己不识相。一定要找死,怪得谁来?”

    维摩太子冷冷说道:“肉身舍利既是始祖遗蜕,自然没有交给外人的道理。”

    “嘿嘿,这么说,那剩下的一颗肉身舍利,你是肯定不会交出来的了?”

    血光少年的眼神顿时冷了下去,淡淡问道。

    “我知道阁下是天生圣灵分魂下界,神通广大。但就算你本事通天,想要从我手里拿走始祖舍利。那也是白日做梦!”

    维摩太子斩钉截铁地说道。

    “很好。我就知道,这世界上总有一些头脑不清醒的家伙。自以为有骨气,其实只是找死罢了。”

    血光少年盯住维摩太子。也不生气,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转向张五先生。

    “你这小辈就是什么白马张家的家主是吧?叫做张五?”

    张五先生淡淡看着他,一声不吭。

    “本始祖听说,你们白马张家号称是南洲大陆修真第一世家。第一不第一的先不说,一个小小的修真世家,能够挣下这么大一份家当,也不容易。看来你不是个蠢人。张五,本始祖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为本始祖留住你身边的这个小夜叉,我就给你一面免死金牌,饶你举族老小的性命。否则的话,定要杀得你白马山庄鸡犬不留。”

    “这是你举族老小唯一活命的机会,可要想清楚了。”

    “哈哈哈……”

    张五先生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又是愤懑又是不屑。

    “老魔,你也未免太自大了。你以为我们既然敢在此间等你,会毫无防备么?”

    稍顷,笑声戛然而止,张五先生垂下头,牢牢盯住了血光少年,双目中精光闪耀,锋锐如刀。

    “始祖大人自称神通盖世,功力通玄,有本事就来抓我们好了。老夫偏不信这个邪,倒要看看你这冷血的蟒蛇,到底有些什么手段!”

    “小辈,死到临头,还在呈口舌之利!”

    血光少年低喝一声,手腕一抬,一只数丈大小的龙爪浮现而出,血光耀眼,当头就向那凉亭抓了下去。

    这一抓看似普通,平平无奇,实则包含着无穷无尽的劲力,甫一出手,滚滚四溢的煞气就已经将整个凉亭都笼罩其下,四周空气瞬间变得坚逾金铁。

    “咔嚓”!

    毫无意外,凉亭在血龙爪之下如同鸡蛋壳一样脆弱,应声而碎。紧接着,张五先生和维摩太子也落入龙爪之中,被抓得粉身碎骨。一股空间波动闪现,张五先生和维摩太子已经出现在数百丈外的半空之中,居高临下地望着血光少年。

    “咦,还有点意思。”

    血光少年显然有些意外。

    张五和维摩太子躲过他的一击,并不令他吃惊,真正让他意外的是瞬移速度之快,距离之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白驹过隙”!

    正是白马山庄最强的传承,也是张五先生赖以成名的主修功法。

    端的快捷无伦,神出鬼没。

    此刻施展出来,连七夜蟒都大感讶异。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逃得出本始祖的手心,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既然你们想玩,左右无事,本始祖就陪你们玩玩。”

    毕竟像这样的对手,下等界面还真的寻不出几个来,杀一个就少一个,每一个都值得好好“珍惜”。

    “不过,在抓你们之前,本始祖要给你们一个教训,让你们知道,忤逆本始祖是要付出代价的。想要在本始祖面前充英雄好汉,本始祖就要让你的子子孙孙都跟着你一起倒霉!”

    说着,血光少年抬起右脚,轻轻一脚跺了下去。

    “轰隆隆……”

    刹那间地动山摇,整个山头都开始崩塌,一股强大无伦的冲击波,如同滔天巨浪,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冲击波所过之处,不管是亭台楼阁还是假山流水,又或者是高山峭壁,无边森林,纷纷被卷入进去,转眼化为灰烬。数百里方圆内的一切,转眼就被夷为平地,再也不复昔日壮观。

    物犹如此,人何以堪?

    半空中的张五先生,却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丝毫焦虑悲伤愤怒之色,嘴角反倒浮起一丝淡淡的冷笑。

    既然早就在这里等着七夜蟒上门,张五先生怎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在此之前,白马山庄早就变成了一座空城,一些人员活动的气息,不过是以阵法模仿出来,掩人耳目而已。

    这老魔果然脾气暴戾,一言不合,便灭人满门。

    冲击波尚未完全散尽,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如同闷雷一般,隐隐是从地底传来。紧接着,整个大地都战栗起来,不住抖动。仿佛地底深处有一头远古蛮荒的怪兽,正要破土而出。

    “嗯?”

    血光少年双眉微微一扬,立时察觉有异,脚下遁光一起,就向半空中飞射而去。

    与此同时,一道道巨大的光束,从原先几座山头的位置射出,就好像有人指挥一样,不约而同地向着半空中的血光少年直射过去。而一张乳白色的大网,也从虚空中浮现出来,向着血光少年笼罩而下。

    这是白马山庄的护卫大阵,全力开启!

    顷刻间,巨大的光柱便彻底将血光少年淹没,乳白色的大网也罩了下来,将血光少年死死困在网中。

    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光柱和大网之中,都透出一股股强大至极的煞气。

    自从白马山庄的护卫大阵建成之后,万年之间,还从未全力开启过,威力到底有多大,只怕也无人知晓。

    约莫一盏茶光景,乳白色的光柱之中,一股血色渗了出来。

    紧接着,血色越来越浓,就仿佛有无数鲜血,正源源不断地从乳白色的光阵中汩汩冒出。

    “轰!”

    巨响惊天动地。

    一股巨大的血光,冲天而起,瞬间就将乳白色光阵和大网冲得七零八落,血光所过之处,乳白色光柱纷纷湮灭,没有丝毫抗拒之力。几个呼吸之间,护卫大阵的偌大威能便被彻底压制下去。

    血光少年现身而出,四下张望一番,冷哼一声,便即拔地而起,向东方追杀下去。(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