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85章 维摩太子
    与萧凡寒暄礼毕,维摩太子又向中年美妇抱拳为礼,微笑说道:“巫山道友,一别经年,道友风采犹胜往昔,可喜可贺。”

    中年美妇顿时满脸受宠若惊的样子,忙不迭地敛衽还礼,娇声说道:“多承太子挂念,妾身……激动万分……”

    她是真的激动,貌似当年她不过与这位维摩太子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她不过是一名元婴中期的女修,混在一大堆元婴修士之中,向被加冕为天寿宫太子的徐维摩表示祝贺。那时的徐维摩,就已经成年,是相当于人类悟灵期老祖的超级高手。彼此之间的差距,是如此明显。

    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维摩太子便一眼将她认了出来。

    “道友也是在此和萧真人商议如何对付那血鳞龙的么?”

    维摩太子客气一句后,随即问道。

    “正是。那凶魔气焰熏天,乃是我南洲大陆修真界的公敌,不杀了他,我们这些人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中年美妇斩钉截铁地说道。

    维摩太子定定看了她一眼,忽然整了整袍服,再次深深一拱。

    中年美妇顿时便有些手足无措,连声说道:“太子殿下,使不得使不得,妾身万万不敢当……”

    虽然她如今也是悟灵期的大高手,但在维摩太子面前,始终有一种深切的“自卑感”。

    张五先生便向萧凡解释道:“萧真人或许听说过天寿宫之战,百年前陨落的天寿王,乃是维摩道友的亲兄弟。当年维摩道友为了追求永生之道,甘愿将天寿王之位禅让给幼弟,自己远赴南洋深海修炼,闭关千年。谁知道再回到天寿宫,早已物是人非……”

    说着,张五先生便轻轻摇头。

    萧凡恍然大悟。

    难怪维摩太子一听说中年美妇也要一起对付血鳞龙。立时便大礼相见。

    眼下,任何一位愿意为灭杀血鳞龙出力的修士。都是维摩太子的同道中人。

    “太子殿下,张五先生,两位请坐。”

    萧凡延客入座,早有童儿奉上灵茶。

    “听说萧真人正在筹划对付那凶魔,在下和五兄特意赶来,愿在萧真人麾下效力,旌旗所指,不敢后人。”

    维摩太子抱拳说道。

    “不敢。太子殿下太客气了。萧凡焉敢如此僭越……”

    张五先生摆了摆手,说道:“萧真人就不要推辞了。此番界面大战,为什么我们南洲大陆吃亏不小,不是我们实力不济,而是调度无方,没有一个领袖宗门,也没有一位领军人物,各自为战,一盘散沙,这才导致我们一直都是被动挨打。如今无极门东山再起。领袖气势已成,萧真人固然年轻,却是修真界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混沌灵体名动天下。自然是众望所归。这要紧关头,还望萧真人破除成见,勇挑重担。”

    维摩太子也说道:“正是,我和五兄也是听说九阴国阎道友已经到了天尊岭,连苍梧道友,巫山道友,银道友,无情海汝道友这样久以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也聚集在此间,这才星夜兼程赶过来的。那凶魔是天生圣灵分身。非一人可敌,必须要群策群力。才有获胜之机。”

    张五先生附和道:“维摩道友所言极是。以弱击强,以众击寡。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袖人物来统一筹划,关键时刻,很容易被各个击破。所以此战我们许胜不许败。一旦败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或许还有机会逃出生天,亿万儿郎,却是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了。”

    萧凡微微颔首,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凝重,沉声说道:“两位道友教导得是,萧某心中也是这样想的。”

    维摩太子和张五先生不由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欣慰之色。

    他们两人虽然修为极高,当真交手,自认也不会弱于萧凡这位后起之秀,但白马张家自来低调,维摩太子更是避居海外,在南洲大陆籍籍无名,都难以担当领袖重任。

    相反无极门固然衰落了千年,毕竟数万年雄峙大陆,是公认的南洲大陆修真第一宗门,如今东山再起,萧凡更是进阶神速,区区数百年时间,就突破到了悟灵中期的境界,正是担当领袖重任的最合适人选。

    对于那些动辄活了两三千岁乃至更多年头的老怪物而言,无极门的威名,早已在他们脑海中根深蒂固。

    此番“灭魔大战”,由无极门掌教真人牵头,最为名正言顺,理所当然。

    不过看起来,萧凡也只是客气几句,并没有要“推卸责任”之意,他们两位未曾登门之前,这边其实已经在做准备了。数月之间,无极门看上去没有丝毫动静,一点不像是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情形,内里却一直都在做着撤退的准备。

    此番安排无极门低阶弟子的撤退,也带着十分明显的萧凡烙印。

    这几个月,萧凡一直在组织布阵,在天尊岭上建造了十几个临时的传送阵。这些传送阵都是一次性的,通往大赵国的各个方向,出口设置得极其隐秘。天尊岭上有一部分低阶弟子已经陆续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但也有不少低阶弟子留了下来。

    如果突然之间,热闹非凡的天尊岭忽然人去楼空,空空寂寂的,那七夜蟒何等聪明,立时就会产生怀疑。

    明知萧凡等人设了一个圈套等着他来钻,他是不是还肯一头闯进来,那可真的难说得很。

    留下的这部分弟子,相对来说修为较高,经历较多,更加训练有素,一旦开战,便可以及时启动传送阵,将他们全部送走。

    “太子殿下,你见闻广博,可知那凶魔到底是什么妖孽?”

    中年美妇忍不住问道。

    百年前战死的天寿王,正在过九千岁寿诞,而他却是维摩太子的幼弟。圣灵后裔的兄弟姐妹之间,年岁相差极大,这位维摩太子,怕不有一万多岁了?又是天生圣灵的后裔,或许对七夜蟒的情形,了解得更多些。

    维摩太子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和那凶魔交过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具肉躯,绝不可能是天生圣灵的真身。据我猜测,七夜蟒应该是在上界遭遇到了极大的劫难,甚至本尊已经陨落。这才将一缕分魂遣送下界,在七夜界重新凝聚出一具肉身来。不管是谁,都要遵守界面法则之力,只是必定无疑的。”

    “可是这样一来,实在有些解释不通……如果这凶魔的实力,也一样停留在我们这样下等界面的巅峰状态,他怎能如此强悍?同阶修士,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中年美妇依旧有些将信将疑。

    天寿宫之战,五名悟灵期老祖同时出手,还有数十名元婴期修士从旁协助,最终结果却是几乎全军覆没。

    同阶修士之间,相差怎能如此悬殊?

    维摩太子轻声说道:“这也并不奇怪,一些天纵奇才之士,总是比寻常的同阶修士要强大得多。比如在最强大的元婴后期修士面前,不要说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完全无法与抗,纵算是元婴中期修士乃至同样的元婴后期修士,多人合力,也不是对手。”

    这一点,萧凡有过最切身的体会。

    比如天魔少主就是如此。

    再比如他自己,也是这般。

    当他们处于元婴后期最巅峰状态之时,寻常的元婴初期修士,几乎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一出手就灭杀掉了。个体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弱势一方数量再多,有时也无济于事。

    中年美妇微微点头,双眉蹙了起来。

    维摩太子向萧凡拱手问道:“萧真人,对付那凶魔,不知真人有何妙策?”

    萧凡笑了笑,说道:“妙策是谈不上了,不过我们对付那凶魔,不管是灭杀还是封印,都只有一次机会。”

    维摩太子和张五先生都默默点头,维摩太子说道:“所以,要将那凶魔引入绝地,让他无路可逃。”

    “正是如此。”

    英雄所见略同。

    中年美妇插话道:“虽然我们并未大张旗鼓的邀约同道,但此事想要做到完全保密,恐怕也不容易。一旦走漏风声,那凶魔又怎肯乖乖就范?”

    “所以,设伏的地点,必须是他一定会去的地方。就我所知,有两处所在,是血鳞龙一定会去的。”

    三人顿时都来了兴趣,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所在?”

    萧凡说道:“一处就是这里,天尊岭。当年血鳞龙在我无极门始祖手里吃过大亏,一直视为奇耻大辱。如今他卷土重来,我无极门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其次就是西漠大海的狻猊王宫。”

    “为什么是狻猊王宫?”

    中年美妇忍不住问道。

    “七夜蟒一直都在寻找可以重新凝聚圣灵之躯的东西,当年他进攻天寿宫是为了太子殿下祖上遗留下来的肉身舍利。在我们南洲大陆,还有一个诞生天生圣灵的所在,就是西漠大海的狻猊王宫,七夜蟒也一定会去的。”

    萧凡缓缓说道。

    “他已经去过了。”

    维摩太子说道。

    “哦?”

    众人的眼神,立时齐刷刷地落在了维摩太子的脸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