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74章 弹指百年
    南洲大陆渐渐平静下来。

    随着数十年前,七夜界魔军放弃北冥大陆沿海最后一座城池,向远海撤退,这场延绵了上百年的界面大战,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

    当然,七夜界魔军并没有完全退出南洲大陆,在北冥大海深处,依旧有他们稳固的据点。南州联军曾经深入北冥大海,打算彻底摧毁禁区的传送通道,完全终结这场大战,结果在半路上遭遇大海潮,不得不撤了回来。

    此后,就再也没有向禁区发动进攻了。

    主要是因为北冥大地的宗门损失惨重,实力大降,没有其他宗门强有力的支持,单纯靠自己的实力,纵算赶到了禁区,也很难攻克七夜界大军重兵驻守的要塞。而南洲大陆的其他宗门,也不大愿意再出兵打这样的大仗。毕竟大家的损失都不小。

    既然七夜界的第一次进攻都被成功击退,证明魔军也没什么好怕的,经过这么多年的鏖战,魔军也一样损失惨重,多年训练的精锐,基本被消灭殆尽,想要再训练出一批精锐大军来,可不是朝夕之功,最起码也要数十上百年的时间。

    说不定到那个时候,空间又发生了异变,连接各个界面的空间通道会再次发生坍塌,将各个界面再次分隔开来。

    岂不就是万事大吉了?

    自然,这一百年间,各大宗门也没有闲着,大家都在抓紧训练自己的精锐战力,用大威力的却简单单一的法宝,将自己门中多数中低阶弟子武装起来。万一七夜界再大举来攻,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盘散沙,被动挨打了。

    一百年来。曾经给南洲大陆造成过极大恐慌的七夜界始祖,并未再次出现。

    或许和高古界的战事,还在继续。说不定这位始祖大人,也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据说高古界也是大界面。幅员之辽阔,丝毫也不在七夜界之下,七夜界能出现这样战力恐怖的“始祖大人”,高古界也不是吃素的。

    百年时间,足以抚平伤痕,忘记恐惧了。

    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歌舞升平的景象,俨然太平盛世。

    比如九阴国。

    在这一次界面大战之中,九阴国并未遭受太大的损失。

    魔道第一宗的招牌。还是很管用的。

    也不知是七夜界魔军畏惧九阴国的实力,还是念在百万年前是同源的关系上,反正并未对九阴国发动正面进攻。除了组建联军之时损失了一些门下弟子之外,九阴国整体实力还在。

    经过百年大战,其他超级宗门的损失都不小,自然就更加透出九阴国的强大。

    如果不是无极门忽然冒出数百万门人弟子,大批的元婴期高阶修士,说不定九阴国就要被人奉为南洲大陆第一宗门了。不过眼下,已经有不少魔道邪修在这样对外宣扬。

    无极门低阶弟子再多,元婴修士再多有什么用?

    他们没有悟灵期老祖坐镇!

    他们唯一的悟灵期大长老欧阳明月。已经有百年不曾露面了。连带他们的掌教萧凡,也已经百年不曾面世。据说当年,萧凡曾被七夜界天魔道祖追杀。或许早就已经陨落了。

    不过无极门自己死撑着,不肯承认罢了。

    刚刚重建山门,掌教就归了天,这霉的!

    九阴国都城九阴城,是整个九阴国地势最低的地方,据说整个九阴城的地势,比北冥大海的海平面还低。而九阴圣坛,在九阴城的西北面,是整个九阴城地势最低的所在。也是九阴教总坛所在地。

    那一圈又一圈不住深入地底的建筑,被称为九阴皇宫!

    九阴皇宫最深处。一道深不可测的极寒深渊,常年被冰川覆盖。也是九阴国的禁地。传说中的九阴圣坛,就建在极寒深渊的谷底。

    在外人看来,这冻死人不赔命的地方,实在不是个值得羡慕的好去处。而在九阴教弟子的心目中,那里却是最适合修炼的第一圣地。平日里,由九阴大天王亲自坐镇。

    其实在极寒深渊的最深处,并不如外人想象的那样,是荒凉至极的冰雪之地,相反,在那里建有一大片楼宇,亭台楼阁之间,还修筑了一个面积极大的花园,园中百花盛开,恍如孟春时节。

    不过仔细看去,就能发现那些盛开的鲜花,和普通鲜花有所不同,每一朵都晶莹剔透,每一片花瓣,每一片绿叶,都仿佛是玄冰雕成,表面上朦朦胧胧的,似乎永远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冰雾,精致可爱至于极点。

    只是,这亭台楼阁之间,花园美景之畔,却静悄悄的,极少有人走动。

    这样美丽的景致,无人欣赏,几乎成了摆设。

    不但极寒深渊是这样,平日里整个九阴皇宫都这样,大家都忙于修炼,甚少喧哗吵闹,除非宗门有大的礼仪庆典,才会在九阴大殿那边举行。

    但是这一日,九阴皇宫的寂静,骤然被打破了。

    几乎毫无预兆,尖锐的警报之声,便猛然震响起来,在静谧的深渊之中,听起来是那么刺耳。

    九阴皇宫一片大乱,无数遁光从不同的地方飞射出来,乱哄哄的。

    不是说魔道第一宗这样一盘散沙,实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也发生得太少了,甚至可以说,数百年来,几乎从未发生过谁敢到九阴国总坛来撒野?

    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且不要说这里高手如云,就是那禁制大阵,也绝不是好玩的。

    然而这一回,情形似乎有些不对。

    警报一直在响,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极寒深渊蔓延,而所有急匆匆从修炼处杀出来的九阴国修士,却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只有一两个特别眼尖的人,隐约看到一道血色遁光,从不远处一闪而过,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肯定是眼花了。

    事实上,这道血色遁光是真的存在,对九阴总坛的一切阵法禁制,视若无睹,径直向九阴圣坛所在地飞射而去。

    终于,这道血色遁光在极寒深渊的花园里停了下来,露出了血光少年的身影,嘴角微微上翘,永远带着蔑视一切的不屑之意。

    “什么人,胆敢擅闯圣坛!”

    血光少年刚一现身而出,就有一道黑色人影,向他飞射过来,嘴里厉声喝问。

    血光少年冷哼一声,懒洋洋地一抬手臂,一只巨大的血龙爪,骤然在虚空中浮现而出,倏忽间向那道黑衣人影抓了过去。

    那黑衣人影顿时勃然大怒。他是九阴天王的嫡传弟子,论修为,也已到了元婴后期大成的境界,还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托大。然而当他一感应到血龙爪上传来的至强气息,却又大惊失色,满腔怒意瞬间飞到九霄云外,猛地顿住身形,向一旁疾闪而去。

    这黑衣人的反应不可谓不敏捷,动作不可谓不迅速,然而一点作用都没有。

    只听得“嚯嗤”一声,黑衣人惊呼声中,被血龙爪抓了个正着,黑衣人随即浑身光芒大放,瞬间就施展出了三种不同的神通,却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血光少年冷冷一笑,血龙爪略一使劲,黑衣人惨叫一声,就晕死过去。

    堂堂元婴后期大修士,在血光少年面前,就如同婴儿一般,毫无抗拒之力。

    “道友手下留情……”

    随着这声低喝,一名俊秀的黑衣少年骤然浮现而出,手一抬,一道蓝色的冰焰,带着刺骨奇寒,向血龙爪直射过去。

    正是九阴大天王!

    眼见弟子危急,顾不得别的,立即出手相救。

    蓝色冰焰去势奇快,转眼就围着血龙爪绕了一圈……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好像九阴天王在和血光少年开玩笑,用冰焰和他逗了个乐子。

    血光少年斜乜了九阴天王一眼,血龙爪再往中间一握,又是一声凄厉惨呼,“砰”,黑衣人身躯爆裂,鲜血四溅,血光少年脑袋微微往后一仰,鼻子轻轻一吸,一道血色精华,向着他直飞而去,转眼就被他吞噬掉了。

    血光少年双眼一眯,露出了十分惬意的表情。

    九阴天王清秀的脸上,瞬间笼罩了一层寒霜。

    此人竟然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嫡传弟子,这犹罢了,甚至还一口吞掉他的精血神魂,令他永世不得超生。

    如此歹毒,得未曾有!

    “阁下身为绝顶高手,忒地歹毒!”

    九阴天王冷冰冰地喝道。

    他原本是沉静如水的性子,喜怒不形于色,眼下,却是真的被此人激怒了。

    “歹毒?嘿嘿,我只是想要藉此告诉你,谁敢反抗本始祖,这就是下场!”

    血光少年嘿嘿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

    九阴天王的脸色变得益发难看,稍顷,才强压下心中怒火,缓缓说道:“阁下真是七夜界始祖化身?”

    “化身?”

    “你错了。这是本始祖的真身!”

    九阴天王嘴角也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淡淡说道:“阁下当阎某是三岁小孩么?七夜蟒乃是天生圣灵,数十万年前就已诞生,早已飞升上界。如果这是你的真身,那上界的那位天生圣灵,又算什么?再说,阁下再神通广大,这界面之力,也绝不是你能破解得了的。”(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