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73章 天寿之战
    元灵城。

    到处都有人在忙碌,一片战后重建的热闹情形。

    击溃围城魔军已经有些年头了,只是元灵城实在太大,当初被破坏的地方也不少,重建起来还是很费时费力的。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曾经嚣张不可一世的魔人大军,已经被赶到了海边,固守着几座孤立的城池,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赶下大海,滚回他们的老家七夜界去。

    第二次界面大战,已经接近尾声。

    这次界面大战就这样结束,确实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但这是好事!

    不打仗了,大家又可以专注于修炼,证道长生。

    一种喜悦的气氛,在城中蔓延。

    元灵城西北部,一片亭台楼阁连绵不绝,正是元灵教总坛所在地。

    元灵大殿的一间偏殿之中,十余人或坐或站,神情各异。

    元灵大殿是元灵教总坛举行最重要仪式的所在,这间偏殿平日里就是作为议事之用,奇怪的是,居中而坐的,并不是白衣白袍的元灵教大教尊,而是一名黑衣男子。

    这名黑衣男子看上去极其年轻,只有二十岁上下,面容清秀,如同情窦初开,甫谙世事的邻家少年一般,甚至还带着几分腼腆之意。身上并没有超级大高手常见的那种威压之气,清淡如风。就这么平静地坐在那里,似乎世间一切,于他而言,都不过是过眼云烟,终不萦怀。

    但其他人望向他的眼神,却都透出十分尊重,甚至还偶尔闪过一抹隐藏得很好的忌惮之意。

    原本应该是这里主人的元灵教大教尊,却在不停踱步。显得颇有些焦躁。

    而且看上去,元灵教尊的气色不是很好,气息还不如多年前那么强盛。似乎在这些年中,他的修为不但没有增进。反倒退步了不少。一般来说,这种情形都是受伤造成的。

    多年前的六王谷之战,他们中了七夜界魔人的埋伏,大部分悟灵期修士都或多或少的带伤在身。元灵教尊伤得较重,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完全恢复如初。

    除了他,偏殿内另外几位悟灵老祖,都有类似的情形。

    比如坐在不远处的太极门掌教陈长庆。脸上便露出了深深的疲惫之色。对悟灵期老祖来说,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悟灵期修士,可是能够随时调动天地元气补充真元法力的超级高手。

    一侧的真武神君身上透出的气息也是忽强忽弱。

    这间偏殿之中的十余位客人,竟然俱皆是悟灵期老祖,个个都是一派之尊。

    多年前,元灵城就成为了南洲大陆联军的指挥所。

    当这些悟灵期老怪意识到,元灵城之战已经成为界面大战的胜负关键之时,便不约而同赶了过来,在这里坐镇指挥,协调本派人马。事实上。每一个超级宗门背后,都连带着数以千计的中小宗门和修真世家,没有大人物坐镇。想要协调好来自这许多不同宗门的修士大军,还真是不容易。

    大战正酣之时,这样的会议经常召开。

    如今七夜界的残兵败将,已经被赶到海边,“联席会议”也已中断许久了。

    这一回,十余名悟灵期老祖再次汇聚一起,并且一个个神情凝重,足见发生了大事。

    事实上,南洋大海天寿宫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北方,为了确认那个惊人的消息。他们正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就在这些悟灵老祖都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他们等的那个人终于到了。

    这是一名年老的夜叉族人。皮肤黝黑,头生双角,满嘴利齿森森,容貌令人不敢恭维,从身上的气息来判断,此人有相当于人类元婴中期修士的修为,也算得是海族的强者。

    不过,当他在元灵教的一名元婴后期修士的亲自引领下,走进这间偏殿之时,还是被偏殿中的大阵仗吓住了。

    神念之力扫过去,竟然每一位都是深不可测的悟灵期老祖,唯独端坐在正中椅子里的黑衣少年,完全感应不到任何气息,仿佛就是一名没有丝毫法力的凡人男子。

    一见到这位黑衣少年,老夜叉却大吃一惊,二话不说,单膝跪倒,恭恭敬敬地说道:“天寿宫管事徐五,参见大天王!”

    这名黑衣少年,曾经去过天寿宫,拜访过天寿王,徐五认得的,正是号称南洲大陆魔道第一宗九阴国的当代国主,九阴大天王。

    黑衣少年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来,微微往上一抬,说道:“徐道友不必多礼,请起身说话。”

    徐五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大力涌来,不由自主就顺着这股力道站起身来。

    “徐道友,这些日子外间传言汹汹,不知真假,我们就等着徐道友前来解惑呢!”

    九阴天王轻声说道,语调柔和,与传说中的魔道第一高手,迥然有异。

    一听此言,徐五顿时又跪了下去,这一回不是单膝跪地,而是双膝下跪,向着九阴天王深深磕下头去,抬起头时,已然泪流满面,嘶声说道:“夜叉族不幸,请大天王和诸位前辈,为我家大王报仇,为南疆死难的道友报仇……”

    一听此言,众人的脸色不由得都沉了下去。

    虽然传言汹汹,他们却一直心存疑惑,毕竟根据消息,当时在天寿殿可是集中了五名悟灵期同道,还有近二十位元婴后期修士,数十名元婴中期修士,天寿宫还有众多实力强劲的夜叉族子弟,天寿城聚集的修士,更是数以千万计。

    对方强煞不过一人而已,怎能讨得什么便宜去?

    更不用说,传言之中,是天寿宫大败亏输,绝大部分南洲修士遇难。其中包括天寿王,金蛟王,广法大师。荣夫人这些纵算在悟灵期同道之中也堪称强者的超级高手。

    尤其天寿王,据说早已再次进阶,足以与悟灵中期的大高手比肩。

    这么多人。竟然死在一人之手!

    难道世间真有这种逆天之人?

    而徐五这般模样,恐怕传言九成是真的了。

    九阴天王再次一抬手。将徐五搀扶起来,缓缓说道:“徐道友且慢悲伤,请将当日情形,细细说与我等知晓。”

    “是……”

    徐五毕竟也是夜叉族强者,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抬起衣袖擦了擦眼泪,向九阴天王鞠躬应诺。

    “我家大王寿诞当日,曾经吩咐小人。将寿诞盛况如实录影,以为助兴……”

    “有影像?那就太好了,马上放出来!”

    一言未毕,元灵教尊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

    此番界面大战,元灵教正面对敌,损失惨重,对此极为关注。

    “遵命!”

    徐五连忙向元灵教尊鞠躬为礼,随即袍袖一抖,从储物镯中取出一只木盒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似乎生怕打碎了。木盒打开来,里面是一块极其绚丽的五彩晶石,表面上闪耀着一缕缕如梦似幻的光泽。煞是迷人。

    徐五随即捏诀做法,嘴里念念有词,那块五彩晶石缓缓飞上半空,光华大放,投射出一片景象来。

    这种可以留存影像的五彩晶石,也并不如何罕见,不少修士都有收藏,驱动这五彩晶石的神通也不复杂。

    只见虚空之中,再次呈现出当日的情形来。

    一干悟灵期老祖屏息静气。目不转睛地盯住那影像,似乎生怕漏过了一点。

    战斗极其惨烈。

    五彩晶石真实地记录了天寿宫的大战。

    基本和传言一样。

    那自称七夜界始祖的血光少年。凭一己之力,大获全胜。灭杀了包括天寿王,金蛟王,广法大师,荣夫人等悟灵期老祖在内的大批南洲高阶修士,并且最终取走了天寿宫珍藏的第一代大夜叉王的肉身舍利。

    看完影像,偏殿中死一般寂静。

    “这妖魔为什么一定要抢夺肉身舍利?”

    沉寂良久,元灵教尊忽然问道。

    “不知道,也许和圣灵之躯有关。”

    一名年长的悟灵期老祖缓缓说道,双眉紧蹙。

    “这妖魔纵算真的是七夜界始祖,也不过是一具化身而已。和真正的天生圣灵,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徐前辈的肉身舍利,确是最纯正的圣灵之躯。这妖魔抢夺肉身舍利,多半和这个有关。”

    “不错,应该是这样,他想再凝聚出一具真正的圣灵之躯来。”

    真武神君轻轻一拍案几,说道。

    “哼,他白日做梦,在我们这样的界面,想要凝聚真正的圣灵之躯,谈何容易。”

    元灵教尊冷哼一声,说道。

    “这影像的最后一段,诸位作何理解?”

    稍顷,有一名悟灵老祖问道。

    在影像的最后一段,血光少年取得第一代大夜叉王肉身舍利之后,一道万里符飞射而来,血光少年抓在手里一看,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说了一段话。

    “听这妖魔口中之意,似乎是七夜界本土遭到了高古界进攻,似乎七夜界魔道第一宗的天魔道祖也陨落了,留守本土的魔军,抵挡不住高古界的攻击,急急向着妖魔求救呢……”

    “高古界向七夜界进攻?那怎么可能?”

    高古界和七夜界相隔较近,第一次界面大战,高古界和七夜界同时进攻梭摩界。

    “也不是完全没可能,高古界和七夜界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界面,并非盟友。此番七夜界精锐在我们这里损失惨重,本土空虚得很,高古界趁火打劫,也是很正常的。”

    “果真如此的话,那就最好不过,我们也能喘口气了。”

    只要一想起那凶神下凡一般的血光少年,纵算是悟灵期老祖,也人人胆寒。

    如今高古界趁火打劫,正好将此人吸引过去。(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