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47章 镇魂牌
    翠云生的修炼之所在树上。⊙,

    高达百丈的一株迷糓树,极目所至,再没有任何一株迷糓树比这一株更加高大粗壮。

    大树的上部,约七八十丈高处,掏出一个树洞,就是翠云生的寓所,里面摆放着一些藤椅,蒲团,案几之类简单的物品。两人分宾主坐下,便有一头雪白的小猴子奉上灵茶,十分乖巧喜人。

    萧凡禁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小猴子毛茸茸的脑袋瓜。

    翠云生哈哈一笑,说道:“萧掌教果真是宅心仁厚之人。”

    别看萧凡外表年轻,能够修炼到元婴后期大成境界,真实年龄不知几百岁了,这种老谋深算的老怪物,能够做出这样的动作来,足见心地善良。

    萧凡笑了笑,不吭声。

    翠云生脸上的笑容随即收了起来,说道:“萧掌教眼下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啊,那魔人的修为极其高深……”

    萧凡淡淡说道:“这个自然。天魔道祖号称七夜界魔道第一人,甚至是号称七夜界第一高手,修为自然精深。”

    “七夜界?莫非界面大战已经分出胜负了么?”

    翠云生吃了一惊。

    也不怪他如此想法。

    七夜界魔道第一人,追杀南洲大陆无极门掌教真人,直至东部远海,若不是界面大战胜负已分,何至于此?

    照理,天魔道祖这样七夜界魔道第一宗的宗主,该当坐镇总坛,指挥若定才对。

    “界面大战倒还没有分出胜负。不过在下曾经灭杀过天魔道的少主,凑巧正是天魔道祖的孙儿。所以这老魔头亿万里追杀,绝不肯罢休……我们已经兜了好几年的圈子。”

    萧凡淡然说道。

    “原来如此。”

    翠云生连连点头。却又上下打量着萧凡,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好奇之色。

    “若老朽没有看错的话,那天魔道祖似乎就算在悟灵期老祖之中,也算得是极强者了……”

    这话只说了一半,那意思却是明摆着,你不过区区一名元婴期修士,居然能在天魔道祖的追杀下兜好几年的圈子,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这本事,可也很了不起啊。

    萧凡微微颔首。也不解释。

    他现在坐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解释。

    “不瞒萧掌教说,老朽第一次游历大陆之时,与贵教的龙象祖师有过一面之缘,曾经得到过他的亲口指点,受益匪浅。说起来,老朽和无极门也算是颇有渊源了。”

    翠云生自也没有继续追问,微笑着错开了话题。

    萧凡微微一愣,随即释然。

    龙象祖师执掌无极门之时,离现在也有两千多年了。不过妖兽寿元极长,这翠云生本体乃是猕猴之属,多年前曾经与龙象祖师有过一面之缘,倒也并非全无可能。

    “贵教的无极九相。在术法之道上可谓是登峰造极了,当年龙象祖师只是随口指点几句,就令老朽茅塞顿开。在术法造诣上,更上一层楼。萧掌教既然到了此间。我们便算是有缘。却不知萧掌教是如何与那天魔道祖结怨,可否赐教?或许老朽能帮上一点忙。亦未可知。”

    翠云生很诚恳地说道。

    天魔道祖固然是悟灵期大能,翠云生似乎也并不十分畏惧。

    无论如何,他可是本地土著,迷糓岛如此之大,惹不起他还躲得起呢。

    “如此,多谢翠道友了……”

    萧凡一拱手,说道。

    他早已感应到这里布下了十分严密的防护大阵,连神魂气息都可以隔绝。虽然不能保证躲在这里可以完全避开天魔道祖的神魂查探,但想来一时半会也不至于泄露了行踪。

    其实他刚才已经和翠云生说过自己杀了天魔道祖的孙儿,这才结怨,不过很明显,翠云生问的其实天魔道祖追杀他的详情,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对于数年的追杀,萧凡自然是几句话带过,重点讲述了目下遭遇的困境。

    “神魂感应?”

    翠云生的双眉,轻轻蹙了起来。

    很显然,他也觉得此事十分棘手。

    各种追踪术之中,唯独神魂感应是最飘渺也是最难摆脱的,除非你能将自己的神魂气息完全改变,又或者将自己彻底封印起来,否则,只要对方的神念之力在你之上,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的,一定会被追上。

    “老朽久在迷糓林中居住,对于神魂之力,倒也有些所得,这是老朽以万年魂香木混合千多迷糓花精华所炼制的一面令牌,可以有效遮蔽神魂印记,请萧掌教过目。”

    稍顷,翠云生像是下定了决心,手腕一翻,掏出一面乌沉沉的木牌,递到萧凡面前。

    这面木牌,不过二指粗细,三寸长短,看上去毫不起眼,萧凡刚一接到手里,却只觉得神魂为之一凝,一股难以言表的宁静之意,瞬间涌上心头,似乎整个脑子的运转速度,都因之放缓了许多。

    “好宝贝!”

    萧凡由衷赞道。

    这面木牌的效用,和金鹏尊者用来保存灵躯的那个魂香木密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那魂香木密室是上界大能者炼制而成,神秘莫测乃是理所当然,翠云生不过化形后期境界,能炼制出这样凝神静气的宝物来,当真非同小可。

    “萧掌教谬赞了……这镇魂牌对寻常悟灵期修士,也差不多够了,但天魔道祖却是悟灵期修士之中的极强者,恐怕这镇魂牌也无法完全瞒过他的查探,最多只能让他的查探变得更加困难些,为萧掌教多争取一点周旋的时间,终究不是解决之道……”

    翠云生说着,双眉蹙得更紧。

    “能多争取到一些周旋的时间,已经很了不得了。多谢翠道友厚赐!”

    萧凡也不客气,当下便将镇魂牌握在了手中,并没有要还回去的意思。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可不能胡乱讲客气。更何况,翠云生本就有以镇魂牌相赠之意。

    “可是,一味逃避也不是办法,萧掌教可有万全之策?”

    萧凡略一沉吟,便即说道:“不瞒翠道友,在下是在等待援兵。在下的妻子,也是一位悟灵期修士,多年前就在召集愿意援手的同道,想必再有一段时间,也该赶到了。是以在下想要借助这岛上的迷糓大阵,尽量和老魔纠缠,为拙荆争取时间。”

    翠云生一听,双眉更是拧成了一个川字。

    萧凡不由有些诧异,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有!”

    翠云生毫不迟疑地答道。

    “由此再往里去,就是禁区了。纵算是老朽,在此间居住了数千年,也未曾真正进入过迷糓岛的最深处……这迷糓大阵乃是上古大能者亲手建成,威力非同小可。曾经有一些术法同道,不听劝阻,强行进入岛内最深处,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生还过。”

    “据说,这迷糓大阵本就是一个禁锢大阵,迷糓岛最深处,禁锢着一位火神。所有深入岛内之人,不是被迷糓大阵困死,就是成了火神的祭品,被火神活生生吞噬掉了……”

    说到这里,翠云生情不自禁地轻轻打了个寒颤。

    以他化形后期大成的高深修为,不过是谈到这位传说中的火神,就如此畏惧。

    萧凡的心情也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低声问道:“火神?翠道友亲眼见到过么?”

    “没有。”

    “但是我能感应到他的存在……最后一次,我几乎就要找到那火海的入口了,却因为感应到火神的存在,不得不狼狈而逃……萧道友,深入禁区,要三思啊。禁区的凶险,丝毫也不在天魔道祖的威胁之下。”

    你不要没被天魔道祖抓住,反倒先被火神吃了。

    虽然这火神到底是何种怪物,不得而知,但能令得翠云生如此害怕,想来绝不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萧凡微微摇头,轻声说道:“翠道友觉得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翠云生不由得愣了一下。

    果然。

    到了这里,萧凡是没有退路的。

    天魔道祖就在外边等着他。

    外间的法阵,早已被萧凡自己破解了,天魔道祖尾随其后,对阵法变化知道得一清二楚,萧凡再退回去,转眼就会被天魔道祖堵住,生擒活捉。

    “既然萧掌教心意已决,那老朽就尽最后一份绵薄之力吧……这是迷糓大阵的地图,记述着老朽曾经探索过的所有地方,虽然没有接触到真正的火神禁区最核心地带,想来离火海入口也不算太远了。传说之中,那是连通地底火海的通道……这份地图,也赠给萧掌教,或许能起到一点作用。”

    老猕猴手腕一翻,一片竹简浮现而出,珍而重之地交到了萧凡手里。

    萧凡站起身来,珍而重之地双手接了过去,诚恳地说道:“多谢道友厚赐,萧凡感激不已,无以为报,惭愧得紧!”

    翠云生摆了摆手,说道:“萧掌教不必客气,当年得龙象祖师指点,一直铭感于心。今日得遇龙象祖师的嫡系传人,也算是了却老朽一桩心愿。日后修行,大有裨益。”

    术师大都讲究因果循环,能了却心愿,也就放下了心结。

    修行之道,本就有许多心结要解开,很多心愿要了结。(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