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28章 张五先生
    白马张五,他也隐约听说过,但白马张家实在是太低调了,低调到那样厉害的一位老祖,都几乎在修真界籍籍无名,萧凡也没有过多去打听有关张五先生的情况,

    但欧阳明月和他不同,身为超级大宗的大长老,对于这些足以影响一方势力的大人物,自然会特别关注。

    欧阳明月高高在上的时候,萧真人还只是个小角色,挣扎求存呢。

    “昊天宗和白马张家很有交情么?”

    萧凡反问道。

    “没有。”

    欧阳明月轻轻摇头。

    “白马张家之所以能在修真界屹立数万年不倒,一直稳居世家榜首,就和他们的行事风格密切相关。他们从来都不和其他宗门走得太近,行事非常低调内敛,在江湖上口碑甚佳。张五先生担任家主之时,除了一些特别重大的庆典,他一般都不会现身,连我也只和他见过一面,那还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所以这位老先生现在到底有没有更进一步,谁都不确定,甚至,他是不是真的还活在世上,也不能确定。只是这种可能性很大而已……”

    萧凡双眉蹙了起来,说道:“那我们现在过去,人家是否愿意出手,还是个未知数。”

    非亲非故的,张家凭什么要为了你俩去得罪一位深不可测的大高手?

    “张家从不参与南洲大陆超级宗门之间的纷争。不过这一回是界面之战……”

    欧阳明月轻声说道。

    界面之战,谁都不能置身事外,哪怕张家也是一样。

    真要是南洲大陆灭族,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白马张家也不能独善其身。

    “张五先生如果进阶了,自不必说。假如尚未进阶,只怕也未必就能拦得住天魔道祖。”

    萧凡直言不讳地说道。

    以天魔少主的实力,萧凡相信,天魔道祖在同阶修士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当然,这也因人而异。比如他自己在后期大修士之中算得首屈一指,同阶修士三四人联手。也不见得是他对手。却并不表示,无极门所有的元婴后期大修士,都有这样的变态强悍。

    欧阳明月摇了摇头,说道:“他不可能帮我们拦住那老妖魔,纵算是界面之战,白马张家也一样会竭尽全力明哲保身。我只是希望,张五先生能略略缠住天魔道祖一段时间。”

    给他们一个喘息之机。

    至少让他们可以先一步赶到源水城。使用超级传送阵前往嘉州城。

    天魔道祖再了不得,毕竟是在异界他乡,他一个七夜界的大魔头,万里迢迢在南洲大陆追杀无极门的掌教真人和首席大长老,总也心中有所顾忌。一不小心就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

    “好,那就去白马山庄!”

    萧凡当机立断,说道。

    “嗯……”

    欧阳明月低声说道,紧紧靠在他怀里。双眼轻轻合上,开始闭目养神。

    刚才这一段对话。都让她感到神疲力乏,这一次和天魔道祖对峙,真的伤到了本源。

    萧凡本来打算问问六王谷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几位悟灵期修士下落如何。见了这般情状,心中满满都是怜惜之意,哪里还会去询问这些?手臂微一用力,将她娇柔的身子搂得更紧了些。

    去白马山庄的路途,萧凡倒是知道的,在他的脑海里,几乎装着一份南洲大陆的详细地图,除了最神秘的那几处禁地之外,大多数地方萧凡都能确定方位。

    当即轻轻一点骨鸟的脊背,骨鸟长鸣一声,略略调整方向,向东南方疾飞而去。

    “小辈,看你能扛到什么时候!”

    数十里外不紧不慢跟着的天魔道祖冷哼一声,也调整了方向,依旧那么不急不躁。

    至于萧凡为什么忽然调整方向,他懒得去想。

    虽然这是在南洲大陆,天魔道祖却并不担心会遇到多大的风险。无论在哪个界面,真正能伤到他的人,少之又少。

    两者在苍穹之上一追一逃,顷刻间去得远了。

    数个时辰之后,一片连绵不绝的楼阁馆榭,遥遥在望。

    白马山庄!

    听起来并不大,只是一个庄园而已,但修真界的庄园,和凡俗世界的庄园,完全是两回事。

    在空中放眼看去,白马山庄占地数千里,由东往西,差不多赶上天尊岭一半的规模了。须知天尊岭乃是南洲大陆第一宗总坛所在地,全盛时期,要容纳数以百万计的门人弟子修炼。

    白马山庄,不过是个修真世家罢了。

    仅此一点,也能看得出来,第一世家,名副其实。

    大多数中等宗门的总坛,都还没有这样的规模。

    和宗门总坛所在地不同的是,白马山庄并不是处在某座城池之中,而是自成体系,周边没有其他宗门,有够独立的。山庄上空,也并未见到禁空禁制,更没有见到护卫大阵。

    界面大战的战火,暂时还没有蔓延到此,相对来说,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

    摄于白马张家修真第一世家的名头,也无人敢到白马山庄来撒野。

    萧凡脚下一点,骨鸟仰天长鸣,径直向白马山庄上空飞去。

    原本依偎在萧凡怀里闭目养神的欧阳明月,猛地直起了身子,振作精神,朗声说道:“无极门掌教萧凡,首席大长老欧阳明月,多多拜上张五先生!”

    以她悟灵期老祖的崇高身份,整个白马张家,眼下也只有张五先生能当得起她如此客气。

    现任家主,说起来还要尊称她一声前辈!

    整个白马山庄寂静无声,既无人回话,更无人出面迎接,仿佛压根就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无极门或许暂时名声不显,萧掌教更是籍籍无名,但欧阳明月何等威风显赫?

    不管是光临哪一个超级宗门,都会得到极其隆重的欢迎。哪怕仅仅只是路过,宗门首脑总也要露个面,寒暄几句,算是尽到礼数。绝不会如同白马山庄这样,毫无动静。

    欧阳明月说完这句话,也不再吭声,体内却真元鼓荡,悟灵期老祖的威压毫无遮掩地释放出来,浩浩荡荡,瞬间就笼罩了下边一大片空间。

    骨鸟却没有丝毫停留,振翅疾飞,一路向东而去。

    “张五先生?”

    紧随其后的天魔道祖低低自语了一声,又轻轻一哼,乌云的速度也是丝毫不减,继续衔尾紧追。

    骨鸟和乌云,一前一后,掠过白马山庄的上空。

    就在骨鸟从一座看上去荒无人烟的山头上飞过不久,乌云随后而至,一个清亮的声音骤然响起。

    “是哪位魔道高人,大驾光临我白马山庄?老朽张五,这厢有礼!”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自山头上冲天而起,瞬间就挡在了乌云前边。

    滚滚而前的乌云,猛地停了下来,在半空中不住翻涌,天魔道祖淡淡说道:“魔某乃是路过贵宝地,有私人恩怨要和前边的两位道友清算,并非要打扰道友清修。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张道友多多海涵!”

    遣词造句固然客气,但语气却依旧是高高在上,似乎是在明白警告张五先生,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你也不要多管闲事。

    一道青光,自山头上射出,青光之中,站着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老者,身材瘦弱,面貌清癯,如同一位乡下私塾的教书先生一般,并无任何出奇之处,面对滚滚的乌云和乌云中透出的无尽魔气,却神色镇定如恒。

    “嗯,看来阁下就是号称南洲大陆修真第一世家的前任家主张五先生了?”

    乌云中,天魔道祖说道,对南洲大陆修真界的情形,显然知道得不少。

    远处,骨鸟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很快就会消失在天际,天魔道祖却也并不如何焦急,似乎胸有成竹,不慌不忙。

    “第一世家,不过是修真同道抬爱,殊不敢当!”

    青光中老者拱了拱手,说道,仔细打量着滚滚乌云,清癯的脸上略略现出诧异之色。

    “魔道友的气息,与九阴城的阎道友略有几分相似之处,细微处却又大为不同,请恕老朽孤陋寡闻,实在看不出魔道友是何种传承?莫非道友不是我南洲大陆的高人?”

    这位看上去如同乡下教书匠一般土气的张五先生,见闻却是如此广博,竟然顷刻间就将天魔道祖的来历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所谓九阴城阎道友,自然指的就是当代九阴国主,九阴大天王!

    天魔道祖哈哈一笑,说道:“张道友果然渊博,多年前,混沌初开,各界面还没有分离之时,天魔道包罗万有,那时候,可还没有多少分支。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我天魔道的一个分支,在贵地俨然第一大宗,也算是一段佳话。”

    “天魔道?”

    张五先生神色略略一变,双眼瞬间眯缝起来。

    “阁下莫非是天魔道高人?”

    “天魔道祖?”

    “道祖云云,不过是同道抬爱,魔某不敢自称。”

    张五先生脸色又是一变,沉吟不语。

    “张道友,前边逃走的两名小辈,害死了魔某的亲孙儿,魔某亿万里迢迢赶到此间,就是要了却这桩私人恩怨。张道友想必不会阻拦吧?”

    天魔道祖缓缓说道,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却暴露无遗。(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