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369章 威凌都梁城
    这段时间,金戈门翦门主脾气变得很不好。±

    如此深沉多智的一位后期大修士,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老祖级大人物,原本应该是风度翩翩,很能控制自己脾气的。堂堂金戈门一派之尊,怎么好意思老是和门中晚辈弟子甚至是和府中仆役下人置气?

    没的失了身份。

    以往,不管遇到多么令人不高兴的事情,翦门主都只放在自己心里,风度还是要讲究的。

    这一回,却真的忍不住了。

    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已经不知有多少仆役下人和晚辈弟子倒了大霉,撞在门主的枪口上,被收拾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欲死欲仙的。

    其实不仅仅是翦门主如此。

    整个都梁城的宗门之主,几乎个个如此。

    甚至整个大赵国的宗门之主,都是一样,心里头毛毛乱乱的,完全无法安宁下来。

    实在从大齐国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太惊人了!

    无极门要在都梁城无极山天尊岭重建山门,再振雄风。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多数人都嗤之以鼻,其中就包括翦门主。

    这样的谣传,听得多了。几乎隔一段时间,就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什么无极门天纵奇才出世,马上就要东山再起,凡是在都梁城的修真门派,都要乖乖听奉号令。否则的话,立马会遭到无极门的血洗,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而最后,事实总是证明。这就是空穴来风,就是无稽之谈。就是胡说八道。

    一个没落了千年的宗门,一个门下弟子都死绝了的宗门。凭什么来重建山门,凭什么来东山再起?

    就是开玩笑!

    天纵奇才?

    去你的天纵奇才!

    无极门那样的超级大派,是一个什么天纵奇才能够撑得起来的?

    昊天宗,太上宗,太极门这些名门正派,哪一家不是高手如云,门下徒众数百万!

    一个人就算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撑得起这样的一个宗门。

    除非是无极天尊再世!

    可以横扫所有界面最强大能的牛人,才有这样的能耐。

    然而这一回的传言。却与众不同。

    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证明是谣言,反倒越传越神,越传越有鼻子有眼。甚至连悟灵期大长老都有了,据说就是原先昊天宗的大长老欧阳明月,已经成了无极门当代掌教萧凡的双修伴侣,因而反出昊天宗,心甘情愿跟随萧凡加入无极门,出任无极门首席大长老。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翦门主自然完全不信。

    当真扯淡!

    这些传播谣言的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脑子?

    欧阳明月何等样人?

    会屈尊下嫁给萧凡?

    不过这也不怪他们,这些传播谣言的家伙,都是些低阶弟子,哪里见过大长老?至于大长老和萧凡只见的仇怨。他们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要说欧阳明月一见到萧凡,就将他杀了,倒是完全有可能。

    一念及此。翦门主对这谣言便一笑置之,再不挂怀。

    直到前不久。从昊阳城传来裘长老的亲笔信,翦门主才大吃一惊。

    原来。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裘长老和他关系密切,两人私交甚厚,在这样的大事上,裘长老绝不可能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但这个戏法到底怎么变的,裘长老信中也是语焉不详,只是告诉翦门主,无极门重返都梁城即将成为事实,并且已经获得了昊天宗欧阳宗主的全力支持,已经进阶为悟灵期修士的大长老,也确实成为了萧凡的双修伴侣,并且会出任无极门大长老。

    裘长老在信中告诫翦门主,要有个心理准备,最好是提前想好对策。

    从今往后,就要多出来这样一个强邻了。

    翦门主顿时便郁闷至极。

    本来自己老大当得好好的,在金戈门称尊称祖,在都梁城也是一门之主,从来都是自己说了算,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都梁城虽然也还有好几个势力与金戈门相当的大宗门,却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互不隶属。

    但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

    往后,这都梁城的老大,就再也轮不到他们了,而是无极门。

    所有其他宗门,都要仰无极门的鼻息过活。

    这都叫什么事?

    其他宗门的首脑人物,也分别从不同的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一时间,都梁城里的气氛就变得极其古怪,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各自猜测着都梁城未来的权力架构如何重组。

    一些行事不正,比较偏向于邪魔外道的中小宗门,在坐实了消息之后,竟然以极快的速度,全宗搬迁而走,离开都梁城,远远跑路去了。

    当年无极门兴盛之时,不要说都梁城,就算是整个大赵国,也绝没有邪魔外道的容身之所。

    虽然说如今重建山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像当年那样强势,但这事还真说不准。

    万一还是那么强势呢?

    一次心存侥幸,赔上的就是整个宗门的传承啊!

    不管翦门主这些人乐不乐意,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这一日,翦门主正在府中生闷气,一名中年弟子飞奔而来,满头满脸都是汗水,这名弟子也有元婴初期修为,这当儿却张着嘴连连喘息,足见他是如何的焦急。

    “师父……”

    远远见到翦门主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急急奔来的元婴弟子猛地顿住了脚步,抬手擦了一把额头淋漓的大汗,期期艾艾地叫了一声,踌躇着,不敢过来。

    “说!”

    翦门主一见这火急火燎的样子就生气。好歹也已经凝结元婴成功,算是高阶修士了。却还是这样沉不住气,一点定力都没有。

    “是。师父,这……这是大长老发来的令牌……”

    中年弟子结结巴巴地说道,双手将一面白色令牌递了上去。

    “什么大长老?”

    翦门主更是勃然大怒。

    哪个宗门的大长老,敢向自己发什么令牌?

    “欧阳,欧阳大长老……欧阳明月……”

    中年弟子又再结结巴巴地说道,连舌头都几乎要打结了似的,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似乎生怕被别人听到了。

    “什么?”

    这回,连翦门主也吓住了。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抢过了令牌。

    “欧阳大长老怎么说的,有何吩咐?”

    “大长老吩咐,让师父马上赶到天尊岭,无极殿前,大长老在那里等候诸位宗主掌教!”

    中年弟子总算是理顺了思路,说出了一句囫囵的。

    “诸位宗主掌教?”

    “是的。据弟子所知,城中几乎所有大宗门的宗主掌教。都收到了大长老的令牌……”

    “知道了,你退下吧。”

    翦门主脸色阴晴不定,摆了摆手,说道。总算是将自己的愤懑强行压了下去。

    山门还没建起来,大赵国之主的架子,就已经摆得十足了。

    想想欧阳明月过往的作风。也就不奇怪了。她一贯都是这样强势霸道的,言出法随。极少给别人开口辩驳的机会。修真界适用的,本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拳头大的人有更多的话语权。

    翦门主背着双手在大厅里走了几个来回,终于重重一跺脚,“哼”了一声,脚下遁光一起,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论他对欧阳明月的霸道心中是多么的不满乃至是厌恶憎恨,却绝对不敢违抗欧阳明月的指令。

    真敢那样的话,后果实在太严重了。

    无极山,天尊岭,无极殿前。

    一名红衣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白发飞舞,艳美非凡,眉宇间却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暖意。

    正是名震天下的昊天宗大长老欧阳明月。

    哦,对了,现在欧阳明月的身份,只怕已经不是昊天宗大长老了,而是无极门大长老。

    十余名年轻男女弟子,恭恭敬敬地侍立在两旁,低眉垂目,谨慎有加。

    翦门主赶到之时,巨大而荒凉的殿前广场上,早已聚集了不少人,俱皆是翦门主熟悉的,都梁城大大小小宗门的一派之尊。其中好几位,都是元婴后期大修士。

    只不过此刻,也都规规矩矩地垂手站立,一声不吭,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盖因站在无极殿前台阶之上的欧阳明月,身上透出的威压实在太沉重了,悟灵期修士的强大气息,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纵算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也一样感到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翦门主心中“咚”地一声,沉到了谷底。

    虽然明知不可能,原先总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欧阳明月进阶悟灵期的传言是假的。那么尽管她还是号称南洲大陆大修士第一,终究大家都在同一个境界,也不用太过畏惧。

    至于萧凡,翦门主心里压根就没有这个人。

    而现在,亲身感受到了欧阳明月身上透出的威压,翦门主就知道,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了。

    当即按下遁光,快步来到距离欧阳明月十余丈之外,站稳了身子,双手抱拳,长揖到地,恭恭敬敬地说道:“拜见大长老!”

    金戈门本就和昊天宗关系密切,一直以来,都有昊天宗为他撑腰,翦门主和欧阳明月很熟,却是没必要介绍自己了。

    “嗯!”

    欧阳明月轻轻点头,凤目中眼神如冷电一般,扫了过来。

    翦门主只觉得心头巨震,也和其他人一样,双手垂了下去,微微低下脑袋,神态恭谨无比。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