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328章 不知轻重
    默兹堡镇方圆百里,已经彻底成为凡人禁区。¢£

    血族人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战斗堡垒,各种阵法禁制重重叠叠,布满了整个地面和天空,血族巡逻队几乎是不间断在禁区上空进行来回巡逻,几乎没有任何空子可钻。

    极高的苍穹之上,萧凡静静悬浮着,视身边冷冽罡风如无物,眼底绿芒闪耀,仔细观察着地面上的一切。

    在地球上,血族人处于守势,与金鹏人争斗了几场,好几处地盘都丢掉了,唯独默兹堡这里,是一定要死守的。这里是空间通道的出口。如果丢掉了这里,就等于丢掉了一切。

    观察良久,萧凡未曾察觉到特别强大的气息,轻轻一点头,脚下遁光一起,向下激射而去。

    对萧凡来说,血族人布下的这些禁制,基本形同虚设。

    不过萧凡还是没有恃强硬闯,而是化身进入。

    以萧凡学自天妙宫的易容术之精妙,要改扮成一名血族人不被察觉,实在不是太难的事情。

    多年前,萧凡在默兹堡居住过多日,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不过血灵大陆的血族人过来之后,对此地进行了改建和扩建,萧凡轻而易举地制住了一名金丹中期的血族修士,从他口中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半个时辰之后,萧凡出现在默兹堡的地下深处,曾经的血海。

    血海已经干涸,变成了一处深陷的盆地,一股股空间波动。从盆地底部喷涌而上,萧凡站在盆地旁边的城堡之上。低头凝视着盆地底部。那里,就是空间通道的出口。

    这个出口规模不大。直径只有十余丈。单以出口的大小而论,这只能算是一条中小型的空间通道,似乎和跨界空间通道拉不上多大的干系。透过这条通道,一次也传送不了太多的人。

    不过在萧凡眼里,情形却又不同。

    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出口之下,其实是一条巨型空间通道,和中亚地区上空那条直通岳西地区的通道几乎相当。只是通道口没有完全打开,大部分处于封闭状态。才会被误以为是一条中小型空间通道。

    这里已经是默兹堡的根本重地,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巡逻队在不住巡视,这些巡逻队员的等阶还不算太低,每一支巡逻队都由一名金丹中期血族人领队,至少还有两到三名金丹初期的修士充当副手,剩下的也都有筑基后期的修为。

    萧凡现在的身份,就是一名在城堡上站岗的筑基期低阶弟子,这么眼睁睁地盯着盆地看个不休,乃是他的职责所在。压根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

    就在萧凡犹豫着,是不是需要进入空间通道,去血灵大陆看一看之时。他的手机忽然震响起来。

    是的,就是手机。

    这是为了方便萧天联系他的。

    既然在地球上,他当然要随时和萧天保持联系。万一萧天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随时都能找得到他。当然。文天,阿杰莉娜等人。也一样可以通过手机找到他。

    修真文明与科技文明并不是水火不相容的。

    “喂……”

    萧凡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哥,你在哪?”

    电话那边,传来萧天沉静的声音。昔日那个飞扬跳脱的萧二哥,早已变成了沉稳大气的萧总统。

    “我在欧洲,默兹堡,血族人的地盘。”

    萧凡言简意赅地答道。

    “哥,在雪域高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专家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可能和修仙者相关,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赶紧过来看看吧……”

    萧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就切入了正题。

    “好,我马上过去。”

    萧凡随即挂断了电话,然后四下一扫。

    就这么片刻之间,他身边已经围了一圈的血族卫士,足足三支巡逻队二十几个人将他包围在正中央,一个个双眼放光,牢牢盯住了他,似乎生怕他溜了,警觉性还是蛮高的。

    “你是何人?因何假扮我们血族卫士混进来?”

    当先一名金丹中期的巡逻队长,冷冷喝问道,手中的法宝已经高高举了起来,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

    虽然萧凡的外表看上去和他们血族人一般无二,身上也透出纯正的血族人气息,单单凭着这个手提电话,巡逻队长就能肯定,萧凡是个“西贝货”,只是外面戒备那么森严,禁制那么严密,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萧凡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说道:“我只是进来看看而已,并无恶意,你们都让开吧。”

    那巡逻队长大怒,喝道:“你这个奸细,好大的口气。还不乖乖束手就缚,省得皮肉受苦!”

    萧凡嘴角轻轻翘起,笑着摇了摇头,身子一晃,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扭曲过后,就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跑了……”

    “哪里逃?”

    一众巡逻队员顿时大吃一惊,呼喝声纷纷响起,忙不迭地四下寻找,却哪里找得到了。

    “嗤”地一声轻响,萧凡的身影在他们身后十余丈处显露而出,不徐不疾,迈步向外走去。

    “站住!”

    “不许走……”

    一时间,呼喝声此起彼伏,二十几名巡逻队员各展神通,竭力追赶而来。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无论他们怎么极度飞遁,萧凡总是在他们身前十余丈处,衣袂飘飘,仿佛闲庭信步一般,潇洒而行,这距离却始终都难以拉近半步。

    追着追着,巡逻队员的速度不知不觉间慢了下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和萧凡拉开了距离。虽然此刻感应到的。萧凡依旧只有筑基期弟子的气息,但每个追赶者心中都直打鼓。

    毫无疑问。此人绝不是真正的筑基期低阶弟子。

    追得太近了,可不怎么明智。

    “道友好俊的缩地**。在我血族禁地来去自如,是欺我血族无人么?”

    一声冷哼响起,十余丈外黑影闪动,两名血袍人现身而出。

    这两人约莫三十岁上下,脸色苍白,身材瘦削,身穿血袍,目光阴冷冷的,直射过来。看得人浑身寒毛直竖。从身上的灵压波动来看,俱皆有着元婴初期的修为,接近元婴初期大成的境界。

    而且两人身高长相,乃至脸上的神情都一模一样,可见是孪生兄弟。

    通常来说,修真界的孪生兄弟或者姐妹,都修炼有某种联手神通,和普通的同阶修士比较而言,要难对付得多了。

    从这两人自信满满的神情来看。他们显然也修炼了这样的联手神通。

    不过在这自信满满的外表之下,两人其实都暗暗心惊。神念之力扫出,竟然被轻轻弹开,完全无法查探到萧凡真实修为的深浅。理论上来说。只有神念之力比他们强大得多,才能做到这一点。

    当然,他们宁愿相信。萧凡是修炼了某种阻止别人神念窥探的特别神通,或者随身携带有类似的宝物。

    萧凡轻轻一笑。双手抱拳一拱,说道:“还是刚才那句话。在下只是来看看这空间通道的情形,并无恶意。两位道友不必担心。”

    左边的血袍人似乎脾性较为急躁,冷笑一声,说道:“道友这话,是把我们当成三岁小孩么?无缘无故的,你来看什么空间通道的情形?今儿要是不说清楚,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这还是因为他对萧凡心生忌惮,不然,哪来那么多废话,早就开打了。

    外人擅闯血族的根本禁地,若是让其走掉了,那还了得?

    萧凡又是淡然一笑,轻声说道:“是吗?两位道友倒是自信得很。既然如此,两位不妨出手,在下却也想要见识一下血族高阶修士的神通手段。”

    这话倒不是调侃,萧凡确有“观摩”之意。

    阿杰莉娜和她的族人,一直都生活在地球上,不能代表真正的血族人。

    “哼!”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两名血袍人对视一眼,各自手腕一翻,一个钵盂状宝物浮现而出,同时往空中一抛,顿时血腥气扑鼻,两股血浪从钵盂之中倾泻而出,化为漫天的血雨,向萧凡笼罩而下。

    血雨之中蕴含的血道之力,果然非同一般。

    不过对于萧凡来说,这种程度的攻击自然毫不放在眼里,浑身上下放出淡蓝色的光泽,精炎之力鼓荡而出,漫天血雨洒落下来,只要一沾到这圈淡蓝色光泽,便化为青烟,消失于无踪。

    两名血袍人大怒,立即又转换了一种新的神通。但不管他们多么的手段翻新,花样百出,萧凡只是放出精炎之力,便都屏蔽在外。

    远远围观的一众低阶弟子,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两名血袍人越打越是心惊,彼此对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惧之色。

    “看来两位道友已经尽力了。”

    “告辞!”

    萧凡淡淡一笑,倏忽间收了精炎之力,身子一晃,就在原地消失,水纹般扭曲过处,在两人身后数丈外现身而出,脚下流云,就要离去。

    “站住……”

    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

    实际上,叫这一声毫无意义,只是表示自己心有不甘而已。

    “两位道友有点不知轻重了。”

    萧凡脸色微微一沉,淡然说道,猛地一抖袍袖,远远一掌拍出。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却骤然狂风大作,呼啸声中,一股庞然巨力席卷而来。尚在丈许之外,两人便感到呼吸不畅,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这是两人凝结元婴之后,从未遇到过的情形。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两人来不及细想,脚下一用力,如同离弦之箭,分别向左右激射而走,顷刻间便退到了数丈之外。

    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

    碎石四溅,尘土飞扬。

    待得烟尘散尽,只见众人面前已经多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足有数丈之广,深达丈余。尤其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深坑四周整整齐齐,如同用巨刃切出来一般。

    随手一击之力,竟至于斯!

    再向前看去,哪里还有萧凡的踪影?

    两名血袍人再次对视,俱皆脸色苍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凡若真想杀他们,只一击便能取了两人性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