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306章 月亏之日
    “啊?”

    “为什么?”

    “方帮主何出此言?”

    一时间,密室大乱,众人纷纷发声询问。

    方飞扬双手往下一压,议论声渐止,这才缓缓说道:“因为三天之后,就是月亏之日。”

    “月亏之日,那又如何?”

    “是啊,方帮主,请你一次把话说完好不好,不要卖关子了。月亏之日又能如何?与我们眼前的大战,有什么关系?”

    询问声此起彼伏。

    洪天咳嗽一声,说道:“诸位稍安勿躁,请听方帮主细细道来。”

    密室渐渐安静下来。

    方飞扬说道:“打了两三个月,对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诸位应该也基本都心中有数了。单以我一城之力,绝不足以和魔军对抗。所仗恃者,不过是护城大阵犀利而已。”

    众人便都暗暗点头。

    护城大阵的作用,他们都亲眼见识过了的。金州城财大气粗,一上来便全力开启护城大阵,对魔军造成了极大的杀伤。倘若不是护城大阵犀利,只怕金州城早就被魔族大军攻破了。

    现在听起来,却似乎是护城大阵出了毛病。

    一念及此,众人的心顿时便都沉了下去。

    方飞扬微微颔首,语气沉重地说道:“诸位猜得不错,问题确实出在护城大阵之上。金州的护城大阵,威力极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直接连通的地底灵脉,远比以灵石驱动的法阵要强大得多。否则的话。魔族大军也不会屡屡吃瘪了。”

    “那现在护城大阵有什么问题么?”

    一名面如重枣的元婴中期修士沉声问道。

    此人不是金州城七大宗门的首脑,而是来金州城做客的外来者。也是运气不好,凑巧就碰上魔族大军攻城。无处可去,只能相助守城了。

    “有。”

    “护城大阵的一个阵眼,就在城东的莫邪山,那里的戊土灵气最为浓郁,五行厚土阵脚,就设在那里。这莫邪山地下的戊土灵气固然浓郁,却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每六十年会有一个轮回变化。而三天后的月亏之日,正好是一个甲子。也是莫邪山的戊土灵气最薄弱之时。到那时候,莫邪山阵脚等于是不设防的。一旦戊土阵脚被摧毁,护城大阵立破,金州城也就危在旦夕了。”

    方飞扬的声音益发沉重,满怀焦虑。

    其他人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要说平日里,这个漏洞压根就不算什么,不打仗的时候,连护城大阵都不会开启。谁知无巧不巧的,魔族大军就在此时兵临城下。这个看上去不值一提的漏洞。顿时就变得如此致命。

    这运气,实在是差得不能再差了。

    “请问方兄,这种情形会持续多久?”

    稍顷,又是那面如重枣的元婴中期修士问道。

    “一个时辰!”

    方飞扬说道。

    “三天后的月亏之日。子时,莫邪山的戊土灵气几乎会完全消失。虽然大战开始没多久,我就已经安排了阵法师前往莫邪山布置一个补救的法阵。以大量的土灵石来代替莫邪山的地脉灵气,尽力维持护城大阵的运转。但这也只是无奈之下的权宜之计。寻常灵石之力,又怎能和整个莫邪山的地脉灵气相提并论?这么做。也只是聊胜于无罢了,不会有太大作用的。”

    “这是金州城最大的机密,照理城外那些魔族大军,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有人迟疑着问道。

    “照理是应该不知道,但数月之前,魔族大军攻打霍都城之时,凌云宗的火长老正好在霍都城。火长老是知晓这个秘密的……霍都城破之后,火长老就不知所踪,迄今未曾回城……”

    “方帮主之意,是火长老落入了魔人手中?”

    方飞扬望了凌云宗主一眼,缓缓点头,说道:“一开始我们也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但从这封最后通牒来看,我们认为,火长老极有可能已经落入魔人之手。魔人指明只给我们三日时间,若不投降,三日后,魔人便会大举攻城。如此看来,魔人应该已经知道了莫邪山的秘密。”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极其凝重。

    虽然说,城破之时,他们身为元婴修士,未必就没有突围而走的希望,但在场诸人,除了金州城本土修士之外,纵算是外来修士,也多数和金州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金州城一旦被攻破,对他们的影响,必定极其巨大。

    况且兵凶战危,纵然是元婴修士,又岂敢说必能安然无恙?

    凌云宗的火长老,不就失陷在霍都城么?

    “既如此,如之奈何?”

    一名元婴初期修士问道。

    方飞扬尚未开口,那名面如重枣的元婴中期修士便冷哼一声,说道:“一个时辰而已,我们在座数十名元婴同道,全力以赴,未必便守不住!”

    “廖兄说得是,当此之时,只有奋力死战,才能退敌。”

    洪天赞叹道。

    看得出来,他对这名面如重枣的中期修士颇为熟悉。

    一名形容猥琐,长着三撇鼠须的元婴初期修士捋着颌下的短须,沉吟着说道:“大敌当前,我等自然要奋力作战,只是……魔人大军有一名元婴后期的大魔尊坐镇,该当如何应对?”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便齐刷刷地落在了宇文广的脸上。

    宇文广抱拳做了个四方揖,苦笑说道:“不瞒诸位道友,霍都城大战之时,家父不慎,被魔人暗算,受伤不轻。眼下正在闭关疗伤,短时间内,恐怕是很难出战了。”

    “啊?”

    众人不由大惊失色。

    虽然在这个会议上没看到宇文周,有不少人心中便已有了不好的预感,但由宇文广亲口验证,大伙更是变色。

    多年以来,宇文周作为霍山国唯一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可以说是霍山国修真同道的大靠山。有这么一位威风显赫的大修士坐镇,众人心中便要安宁得多,如今在这要紧关头,这个大靠山却倒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面如重枣的廖兄沉声问道:“宇文少主,令尊大人真的不能出战么?”

    宇文广摇摇头,说道:“廖道友,霍都城毁在魔人手里,我霍都宗上下,与魔人不共戴天,家父更是恨不能生食魔人皮肉。但有一线希望,家父也绝不会避而不战的。实在是伤势沉重,万难勉强。”

    廖兄微微颔首,说道:“如此说来,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打这一仗了……”

    洪天哈哈一笑,说道:“廖兄说得是,宇文宗主不能出手,我们也不能退却。后期大魔尊固然厉害,现放着我们这许多同道在此,不说灭杀此獠,只要缠住他一个时辰,料必不难。方帮主特意请诸位前来,就是要商议个可行之计。无论如何,三日后我们必须守住莫邪山。”

    立时便有不少人随声附和,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却也有不少人眼里飞快地闪过畏惧之色,沉吟不语。

    元婴后期大修士的厉害,他们都是很清楚的。尤其这名召大魔尊,更是个狠角色。据说,宇文周就是伤在他的手下。能够将一名同阶大修士打得重伤,此人的神通之强,可想而知。纵算在元婴后期大修士之中,恐怕也是顶尖的好手。

    而且七夜界魔功厉害,更是令人心中惴惴不安。

    方飞扬说道:“我知道大家心中都有顾虑,但现放着我们数十名元婴同道在此,只要阻击那大魔头一个时辰,想必还是能办到的。”

    没有人吭声。

    方飞扬这话,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实际上有两个很大的漏洞。

    第一个,就是城外魔人大军之中,除了一名后期大魔尊,其他元婴期魔尊的数量也绝对不在少数,恐怕数量比金州城的元婴修士还要多得多。到那时候,难道这些元婴魔尊都会袖手旁观不成?

    第二个,数十名元婴同道一齐出手,固然是能阻得住那大魔尊一个时辰,甚至打败他都不是没有可能。但最先冲上去的那几位,却是凶多吉少。

    谁愿意正面硬撼一名大魔尊?

    便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丙老先生缓缓开言了:“左右是要打的,怕是打,不怕也是打。那还是不怕的好,没的堕了自己的威风。宇文宗主不能出战,对付那大魔头,我这把老骨头算一个。”

    语气低沉,神情却坚毅无比。

    洪天哈哈一笑,说道:“丙老痛快,也算我洪天一个。”

    面如重枣的廖兄一拍桌子,喝道:“算廖某一个。”

    方飞扬便向他拱手致意。

    丙老先生,洪天都是“自己人”,为金州城奋战到底,乃是本分。廖兄却是外来修士,也如此仗义,确实颇值得敬重。

    而方飞扬却没有主动请缨。

    他是城防总司令,身系合城安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冲到第一线去。一旦陨落,金州城立时便会群龙无首,陷入混乱之中。

    随后凌云宗宗主也加入进来。

    方飞扬当即拍板,就由丙老先生等四人负责对付召大魔尊。剩下的魔尊,由其他人对付。三日之后,如何作战,何人在前,何人断后,何人接应,都一一安排就绪,众人无不凛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