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77章 连环杀招
    面对一位大魔尊,萧凡也压根就没有给他什么喘息之机。∷∷,

    土魔偶刚一出手,萧凡便已到了蓝衫文士近前。

    “龙象重手!”

    转瞬间,萧凡化身为高达数丈的巨人,浑身筋肉虬结,如同铁塔一般,一掌镇压而下。

    顿时狂风呼啸,一股无可与抗的庞然巨力如同泰山压顶般猛砸下来,蓝衫文士几乎连气都透不过来,满脸惊惧之色。实在没想到,这小辈的炼体术竟然强悍到如此境地。

    当此之时,他压根就没时间去想别的,二话不说,气贯丹田,暴喝一声,双臂扬起,就向当头镇压下来的巨掌迎击上去。

    他也知道,琅邪书院的传承不以肉身强横见长,与炼体士近身搏杀,以硬碰硬实在是最愚蠢的打法,只是这当儿,他别无选择。

    说时迟那时快,两股力道“轰”地一声,撞在了一起。

    结果毫无悬念。

    蓝衫文士虽然是后期大魔尊,肉身强横程度较之萧凡,却相差万里。

    龙象重手几乎毫无迟滞,镇压下来。

    “噗——”

    血花四溅,转眼间,蓝衫文士已经骨肉成泥。

    萧凡不由得微微一怔。

    虽然他对龙象重手很自信,知道硬碰硬蓝衫文士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然而对方毕竟是一位元婴后期大魔尊,就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掌击毙,萧凡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这样的大魔尊,也未免太弱了些。

    不过下一刻。萧凡就知道自己错了。

    “波”地一声轻响,数丈之外。蓝衫文士现身而出,看上去倒是毫发无伤。然而却脸色苍白。气息较之先前弱了不少,只勉强保留着元婴后期大修士的境界,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跌出元婴后期的水准。

    而他刚刚站立的地方,确实有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血腥气浓郁扑鼻,绝非假冒。

    “同命血傀儡?”

    萧凡双眉微微扬起,说道,神色恍然。

    所谓“同命血傀儡”是七夜界特有的称呼,在南洲大陆。也有类似的东西,叫“替劫傀儡”,都是以自身精血经过长时间的特别炼制而成的血傀儡,关键时刻,可以“李代桃僵”,为自己挡过一劫。

    “天妙神符”秘笈之中,也记载有一种极其神奇的符箓,叫“本命替劫符”,和真元符一样。必须在自己体内经过长时间的培育,才能发挥替劫功效。在体内培育的时间越长,替劫的效果便越明显。

    但不管是谁,同一时间段内。只能培育一枚本命替劫符,要等这张符箓使用之后,才能继续培育第二枚。不过要想发挥作用。那又是数十年之后的事情了。而且同一个人,终生只能培育三枚本命替劫符。三枚替劫符用完。不管你制符术多么高明,修为多么精深。都绝对不能再培育第四枚。

    并且,本命替劫符只能自己炼制,别人无法替代。

    这样高明的符箓,寻常修士定然是炼制不出来的,事实上,以萧凡和天妙仙子在符箓术上的造诣,炼制这枚本命替劫符,也经历了数十次的失败,最终才很侥幸的偶尔炼制成功。

    如今这两枚符箓培育在萧凡和天妙仙子体内不过十数年光景,将将可用,但效果自然不佳。好在萧凡和天妙仙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人逼到这样的绝境,倒是可以好整以暇,继续培育。

    倒没想到,这蓝衫文士竟然也炼制了这样神奇的替劫傀儡。

    否则,在萧凡和土魔偶的夹击之下,可没有那么容易脱身,就算不立毙当场,也不免身受重伤。

    “小辈,算你狠!”

    蓝衫文士恶狠狠地瞪了萧凡一眼,怨毒无比。不过此人到底不愧是后期大魔尊,极有决断,眼见自己算计不成反遭人算计,便当机立断,脚下遁光一起,就要向密室外疾奔而去。

    “还想走?”

    便在此时,一个嗡嗡的声音骤然在他身后响起。

    正是土魔偶。

    自然,开口说话的不是土魔偶,而是神算子应灵泽。

    在天魔城,多数时候,神算子只能待在萧凡的空间戒指里,实在气闷得紧,如今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还没怎么打呢,这位琅邪书院大教习就想闪人,神算子焉能如他所愿?

    “什么人?”

    蓝衫文士猛地扭过头。

    却只见眼前金光乱闪,无数灿灿生辉的金钱,如雨点般倾泻而下。金钱上透出的气息,强大得令人心悸。

    对手毕竟是一名后期大修士,应灵泽没有丝毫留手,全力以赴。

    这里可是天魔城,此人是天魔道的重要人物,若是一不小心让他走掉了,绝对是大麻烦。

    “通玄灵宝?”

    蓝衫文士惊慌之余,哪里来得及细辨?只叫得半句,就已经被漫天的金钱笼罩其下。

    金钱之中,传来蓝衫文士惊怒交加的咆哮声。

    萧凡眼中精光一闪,周身数十片青金色龙鳞飞了出去,顷刻间便在四周布成了三层的龙鳞剑阵。经过黄棠重新炼制过的七十二柄龙鳞短剑,不但益发锋锐无匹,而且因为材质纯粹,操控起来也更加容易,需要消耗的神念之力大大减少。

    片刻后,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无数光灿灿的金钱四散飞射,金钱大阵被硬生生破开了一个大洞,蓝衫文士从中激射而出。只不过此刻的大教习,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竟然没一块肉是囫囵的,被切割成了一个血人。而他的气息,更是直接跌到了元婴中期境界,连大修士的水准都无法再保持了。

    须知冲破应灵泽的夺命金钱阵,可是逼得他冒险自爆了一件大威力法宝,才得以侥幸冲出来。

    能在仿制通玄灵宝的猛攻之下逃得性命,已经算他很了不得了。

    只不过,刚刚一脱身,还来不及喘口气,霹雳一声,一道粗大无比的银色电弧,便当头轰击而下。头顶传来的恐怖气息,丝毫也不在夺命金钱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蓝衫文士脸色铁青,顾不得破口大骂,脚下遁光一起,便向一旁飞身闪避。

    毫无疑问,若是被这道电弧击中,那是绝对的死无全尸,灰飞烟灭。

    萧凡也没指望雷光宝塔一击将其灭杀,只是让他更加惊慌失措,无法对周边情形做出正确判断而已。对付这种搏杀经验极其丰富的江湖老手,就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一举逼到绝境。

    倘若一板一眼,有攻有守,这拉锯战就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了。

    就算最终获胜,只怕也是惨胜。

    杀人一万自损三千。

    蓝衫文士手忙脚乱地堪堪避开了银色霹雳,只觉得身周寒光闪闪,浑身上下的寒毛顿时都竖了起来。他虽然境界已经跌落到元婴中期,但感应依旧敏锐无比,毫无疑问,这是又一个大杀器已经逼到了近前。

    这后生小辈和他的魔偶,到底有多少杀手锏没使出来?

    好在这一次的大杀器,似乎还给了他一点点喘息的时间,没有闪电般切割下来,当下凝神细看,却是二十四柄青金色光芒闪耀的短剑,正向他合拢,速度说快不快,说慢却也绝对不慢。

    “龙鳞剑?”

    蓝衫修士到底不愧是后期大修士,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这是蛟龙之鳞片幻化而成的短剑。而且是最,尚未逼近,就已经令人浑身寒气大冒,切割得皮肤隐隐作疼。

    就这么一耽搁,龙鳞剑阵已经到了近前。

    蓝衫文士脸上闪过一抹又是惊慌又是愤怒的神色,大喝一声,那古朴的竹简再次浮现而出,迎风暴涨,转眼化为一道围栏,将其牢牢护在中央。

    这件竹书,是他的本命法宝,攻守兼备,端的是好宝贝。

    不过平日里,蓝衫文士可舍不得将这件本命法宝如此使用,这也太横蛮了些。眼下情急拼命,却是顾不得了。

    顷刻间,龙鳞剑阵就和竹书所化围栏撞在了一起。

    “嗤嗤”声中,竹简光芒大放,却毫无悬念地被龙鳞短剑切开。掺入金蛟王本命龙鳞重新淬炼过的龙鳞剑,刃锋之锐利,在这样的下等界面,已经算是顶尖的水准了。竹简固然攻守兼备,单以锋锐坚韧而论,又哪里是龙鳞剑的对手?

    只不过那竹简之上的血色篆文不住翻飞,血腥气扑鼻浓郁,却是有着污染宝物的奇效。

    终于,竹简所化围栏再也抵挡不住,哀鸣一声,化为点点血色虚影,在半空中一凑,重新化为一卷竹书,只是此刻的竹书,气息大降,变得极其黯淡,显见得受创极重,不经过长时间的休养培炼,只怕是难以恢复元气了。

    而二十四柄龙鳞短剑也威力耗尽,呼啸一声,四散飞去。

    蓝衫文士脸色苍白如纸,身子重重一晃,差点翻身栽倒,急忙深吸一口气,强行将涌上胸口的鲜血硬生生咽了回去,举手一招,将竹书收了回来,脚下遁光一起,就要向外激射而走。

    但下一刻,他又猛地顿住了脚步,双眼瞪得老大,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嗡嗡之声响起,虚空之中,又是二十四柄龙鳞剑浮现而出,闪耀着青金色的寒光,锋锐气息,直刺骨髓深处。

    蓝衫文士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绝望至极的神情,双目倏忽间变得空洞洞的,了无生机。u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