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62章 完整藏宝
    时间一天天流逝,事情基本没有什么进展。

    萧凡的推测似乎有些不大准确,这个独立空间固然已经耗尽了灵气,但离坍塌还早得很,甚至连裂缝都很少有。

    大伙的心情逐渐沉重起来。

    虽然说,耗尽了灵气的独立空间最终肯定会坍塌,坍塌之前也肯定会出现裂缝,但谁知道还要等多久?一行六人,除了萧凡很年轻,还有数百年寿元之外,其他人可都耗不起。最耗不起的,自然是欧阳明月和应灵泽。

    尽管有魂香木滋养元神,时间上也不能拖得太长。

    萧凡依旧坚定不移地执行着自己当初制定的计划,驾驭着风舞飞舟,来回搜寻。

    大半年过去,估摸着这残破空间也搜寻了一小半,却还是一无所获。

    风舞飞舟里的气氛,变得十分沉闷。

    大伙都沉不住气,纷纷站在船头,和萧凡一起搜寻,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迹象。连原本伤势尚未完全复原的惠天豪和戴成龙,都按捺不住。

    这样飞过来飞过去的日子,越来越枯燥。

    惠天豪等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萧道友,你说的到底靠不靠谱?”

    又是好些天过去,仍然毫无所得,惠天豪终于忍不住了,板着脸,沉声说道。

    虽然他们当初是靠着萧凡才得以打开空间之门逃到这里,躲过一劫,但随着时间推移。却好像这一切责任都应该由萧凡来承担似的——你小子不把我们弄进这里面来,或许当初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呢?

    人总是这样的。

    萧凡瞥了他一眼。一声不吭。

    对惠天豪,他从来都没有丝毫好感。并且从来都不隐瞒自己对他的观感。与此人亿万里同行,无非是利益纠葛,要说交情,那是半点也无。如今自己正在竭尽全力搜寻出去的路,此人却气势汹汹仿佛问罪一般,萧真人没当面啐他一口,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惠天豪顿时大怒,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暴涨而起。

    原本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和一门之主的身份地位。算得是老狐狸了,基本上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只不过在这种绝境待的时间长了,性子也在不知不觉间有了不小的改变。

    天妙仙子上前一步,站在萧凡身边,冷冰冰的眼神,毫不客气地向惠天豪扫了过去。

    惠天豪不由心中一窒,轻哼一声,扭过了头去。

    便在此时,萧凡双眉倏忽间扬了起来。脚下轻轻一顿,风舞飞舟立即调整航向,向右前方直飞而去。

    在那个方向,十余里之外。有一座古城遗址。

    看得出来,那里曾经有一大片建筑物,只是时日久远。这些建筑物大都破旧崩塌,变成了一栋栋的废墟。类似的遗址。他们在大戈壁上也见过几处,这里既然是西戎教的总坛神庙。有这样的建筑毫不出奇。

    但这一次,情形明显有些不同。

    “萧凡?”

    欧阳明月也从舱中走了出来,低声问了一句。

    萧凡头也不回,答道:“那里有些古怪……”

    至于到底是何种古怪,萧凡却没有细说。

    就在刚才,他体内的“乾坤鼎”忽然有了感应,这就说明,那处废墟里有空间异常。至于是不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空间裂缝,暂时还不得而知。但这是半年多来,“乾坤鼎”唯一的一次感应,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

    尽管在这残破空间之中,空间之力比较紊乱,风舞飞舟不能全速飞驰,十余里的距离,也是转瞬即至。

    凭着“乾坤鼎”的感应,萧凡径直走进了遗址中央一座废弃的大殿之中。这座大殿,应该是整片建筑物的中心所在,也是最大的建筑物。不过眼下也早已变得残破不堪,粗糙的砂砾尘土,足足有数尺厚,几乎看不出大殿原来的模样。

    萧凡毫不犹豫,袍袖一拂,顿时一股龙卷风席地而起,狂风所过之处,漫天黄沙飞舞,片刻之后,大殿地面上数尺厚的尘土便不见了踪影,露出了平整的长条形装青石,倒是和整个总坛神庙的建筑用料十分一致。

    很快,萧凡就在大殿的一角,找到了一个秘密的地下入口。

    这是一种很普通也很简单的地下密室设计。

    一行人毫不犹豫,走进了地下入口。

    一股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

    而“乾坤鼎”的感应,益发强烈。

    在地下通道走出没多远,就来到了一处地下密室之中,萧凡随手抛出一块硕大的月光石,将整座地下密室映照通明。

    就在密室的中央,一具枯骨萎顿在地,和他们在其他地方见到的骸骨一样,这具枯骨也已经死去很多年。

    不过大家的目光几乎压根就没有这具枯骨身上停留,而是直接扫过去,落在了他身边不远处的一个古怪阵法之上。这个法阵不大,直径不到两丈,而且残缺不全,似乎不是事后被人破坏,而是当初就没有布置完成。

    看到这个残缺的法阵,人人脸上都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却也有些患得患失。

    以众人大修士的眼界,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传送阵。

    只是年代久远,布成这个传送阵的材料,早已灵性全无。

    萧凡死死盯住那个传送阵,如同入迷一般。

    大家没看错,这确实是一个传送阵,然而,这个传送阵的布置极其精巧,和萧凡以前研究过的多数传送阵,都有所区别,似乎对空间之力的驱使,比那些传送阵更胜一筹。

    自然,也只有他这样精研空间之道的高手,才能从一个残缺不全的法阵之中看出这许多端倪来。

    惠天豪却对传送阵没什么兴趣。

    反正他也不懂。

    而是一伸手,就将那具枯骨身边的储物镯摄入手里,毫不客气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都取了出来。

    储物镯里的东西并不多,灵石自然是一颗都没有的,甚至法宝法器都很少,只有一些竹简和空空如也的玉盒玉瓶。这倒也可以理解,当年灵气耗尽之后,此人肯定将一切能够补充灵气的东西,不管是灵石还是法宝法器或者灵丹妙药,都用得干干净净。

    但是,当最后一样东西从储物镯里飞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同时抽了一口凉气。

    包括正在研究那个残缺传送阵的萧凡,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玉牌!

    最后从储物镯里飞出来的,是一片玉牌。

    而这片玉牌的式样,在座每个人都熟极如流。

    地图!

    这片玉牌就是他们一直都在苦苦寻找的有关天香玉露的地图。

    再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死绝之地,在一具不知已经死了多少年的枯骨身上,得到了另一片玉牌。

    或许,有了这片玉牌,就能得到一幅完整的藏宝图。

    欧阳明月毫不客气,伸手就将玉牌抓了过来,随即袍袖一抖,其余五片玉牌飞了出来,与第六片玉牌并排悬浮在半空中,随着一道道法诀打入玉牌之中,一幅地图逐渐呈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一幅完整的地图!

    做梦都没有想到,几乎是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他们就凑出了一幅完整的寻宝图。

    简直是荒唐!

    这是萧凡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在你完全意想不到的时候,幸福竟然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的不真实,甚至于让他有了荒唐的感觉。

    “这……这幅地图是真的吗?”

    稍顷,惠天豪低声问道,开口之前,这位堂堂的元婴后期大修士,竟然很不雅观地先吞了一口口水。而且,还问出了这样弱智的话。

    没有人回答他。

    这是个傻瓜问题,无须回答。

    地图就在那里,清清楚楚,严丝合缝,没有半点缺损。

    毫无疑问,这是一幅完整真实的地图。

    谁能想到,这最后一片玉牌,竟然藏在七夜界西戎教总坛神庙的残破空间之中,也算是歪打正着了。也许,这就是卦象中显示的地点。他们所处的这个独立空间,或许就隐藏在天魔城附近,甚至和天魔城是重叠的,只不过不在同一个大空间而已。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终于凑齐了这幅完整的寻宝图。

    尽管还困在这死绝之地,但每个人都忽然觉得,天香玉露离自己是如此之近,简直就在咫尺之遥。

    所有人都牢牢将地图铭记在脑海之中。

    任谁都知道,天香玉露这样的至宝,往往是有缘者居之。

    足足一刻钟过去,得到完整藏宝图的喜悦才稍稍淡了几分,欧阳明月一抖袍袖,将六片玉牌都收了起来。虽然大家都将地图铭刻在脑海里,但地图还是弥足珍贵,或许这些地图,还有什么特殊的用途也说不定。

    收起藏宝图之后,欧阳明月纤纤素手望空轻轻一招,那几片竹简飞了过来,大长老神念之力在这些竹简上一一扫过,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即将这些竹简交给其他人阅看。

    戴成龙看过之后,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此人就是大师兄……”

    所谓大师兄,就是当年参与争夺教尊之位的一方首领,也是他自爆空间总控令牌,制造了这残破的空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