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33章 天光老祖
    偏殿一侧,摆了一张圆形的小木桌,酱色,古色古香。@

    小圆桌上摆放着一盘灵果,一个茶盏,盏中有半盏残汤。

    一名宽袍缓带的中年男子站在圆桌之旁,脸带微笑,三绺长须飘在胸前,斯文沉静,宛如饱学鸿儒一般,与想象中的强人形象,大相径庭。见到萧凡欧阳明月进来,天光老祖率先抱拳一拱,说道:“欢迎。”

    萧凡忙即鞠躬为礼,恭谨地说道:“晚辈见过老祖。”

    这位天光老祖给他的印象很不错。

    欧阳明月只是微微欠身为礼,一声不吭。

    天光老祖摆了摆手,示意萧凡不必多礼,眼神在两人脸上来回一扫,微笑说道:“两位道友好俊的隐敛术。”

    毫无疑问,天光老祖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真实修为。想在一位货真价实的悟灵期修士面前隐瞒自己的真实修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虽然说这并非完全无法办到,最起码不是这么随随便便就能瞒过去的。

    萧凡略略有些尴尬,正要开口解释,天光老祖又笑着说道:“道友不必解释,天光城是开放自由之地,只要诸位道友不在城中斗殴闹事,那就无碍。至于要以怎样的形象示人,那是诸位的私事,谁都无权干涉。”

    萧凡不由笑道:“果真是好规矩。”

    天光老祖点了点头,说道:“本来就是好规矩……两位道友不妨自我介绍一下。”

    萧凡忙即说道:“失礼了。晚辈萧凡,这位是在下的同伴,月仙子。”

    欧阳明月又欠了欠身子。自始至终,不发一言。

    “两位道友修炼的功法都堂皇正大。看来都是天马大陆那边过来的了。”

    天马大陆是七夜界最大的岛屿,同时也是正道宗门的聚集地。原本以七夜界正道修士的实力。这最大的岛屿怎么也轮不到他们来占据,关键在于,天马大陆本就适合正道修士修炼,魔修鬼修在天马大陆中央地域修炼,效果不佳。

    越往天马大陆中心去,各大宗门的正道功法就越精纯。

    “前辈慧眼如炬。”

    萧凡微笑着,含糊应承下来。

    天光老祖再了得,也不可能怀疑他们是从其他界面过来的。这不,空间通道还是单向的。

    只不过他们已经和天光老祖面对面了。清清楚楚站在面前的这位悟灵期大能,给他们的感觉依旧是那么模糊不清,完全察觉不到他身上有半点灵力波动,就仿佛世俗凡人一般。倘若能学到天光老祖这样高明的隐敛之术,或许在七夜界的行动还要更加顺利几分。

    “前辈,听说大妃娘娘身子不睦,晚辈不才,想先为娘娘诊脉,不知前辈是否允准?”

    当下萧凡也不客气。径直说道。

    “萧道友倒是个直性子。不过老夫可要将丑话说在前头,拙荆这个病,有些年头了,这么多年来。也看过不少郎中,都难以根治。萧道友若是也治不好,老夫可是不付酬劳的。”

    天光老祖看似温和的眼神在萧凡脸上轻轻一扫。沉声说道。

    听上去,这话也并不如何严厉。但身为悟灵期大能,天光老祖又怎会真的在意一点酬劳?他只是很委婉地告诉萧凡。你若是治不好我老婆的病,我会很生气!

    尽管没有正式立为正室,天光老祖也还是称这位侍妾为“拙荆”,可见这位大妃娘娘在他心目中的实际分量,远非寻常妾侍可比。

    萧凡笑了笑,说道:“前辈,每个郎中治病的方法都不大一样,晚辈总要先替娘娘诊过脉,才谈得上治疗的事。”

    “说得是。两位道友请!”

    天光老祖竟然亲自在前引路。

    自始至终,对戚掌柜连正眼都不曾看过一眼。由此可知,这位天光老祖的雍容儒雅,谦恭守礼,至少有一多半是装出来的。有求于人,又是首次与萧凡见面,自然要客客气气,其他人可不要想有这样的待遇。

    走出偏殿没多远,萧凡和欧阳明月便能感受到天光老祖对那位被称为“大妃娘娘”的侍妾的深厚感情。

    因为这间偏殿之后,就是一个郁郁葱葱的小花园,鸟语花香,景色怡人。

    原本脚下就极轻,几乎毫无声息的天光老祖更是放慢了脚步,每一步踏出,都极其小心,似乎生怕弄出太大的声响。

    以萧凡和欧阳明月神念之强,一走进这小花园,便感应到了不远处有人居住,气息很不稳定,时强时弱,明显是得了重病之人。毫无疑问,这位病人应该就是大妃娘娘,天光老祖平日里就住在前边的偏殿,自然是为了就近照看自己的爱人。

    虽然说,修为越高的人,感情就越淡漠,但不可否认,高阶修士之中也有许多性情中人,天光老祖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大妃娘娘就坐在花园的凉亭之中,斜斜躺在一张木制的躺椅里,身边有几位侍女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甚至看见天光老祖走过来,这些侍女也仅仅只是微微欠身,一句话都不说。

    很明显,她们是害怕惊扰到了大妃娘娘。

    骨瘦如柴。

    这是大妃娘娘给萧凡的第一个印象。

    对于寻常人来说,骨瘦如柴多数时候只是一个形容词,然而用在大妃娘娘身上,却是再贴切不过。饶是萧凡身为医圣,见惯了各种身体瘦弱的病人,也很少有人瘦到大妃娘娘这样的程度。

    不过,纵然瘦成这样,萧凡也不得不承认,大妃娘娘是一位美女。

    五官之秀美精巧,甚至不在欧阳明月之下。倘若没有得病,肥瘦得宜,大妃娘娘绝对是倾城倾国的绝色美人。也难怪天光老祖对她如此怜爱。只是大妃娘娘清癯的脸庞之上,萦绕着一股黑气,浓得化不开的黑气。

    欧阳明月秀眉轻轻蹙了起来。

    她虽然不是郎中,却是一等一的大术师。在她眼里,大妃娘娘已经离死不远。脸上这浓得化不开的黑气,其实就是死气。死气浓郁到如此模样,这人的生机,基本已经断绝了。

    虽然大妃娘娘还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但这也救不了她的命,最多只是让她比寻常凡人多活些时日罢了。

    都说药医不死人。

    此女已经病入膏肓,萧凡纵是医圣,只怕也回天乏术了。

    原本天光老祖的妾侍是死是活,欧阳明月并不在意。然而卦象指引的契机应在此事之上,倘若救不活这女人,不要说酬劳,只怕还会大大惹怒了天光老祖,至生不测之祸。

    天光老祖轻轻咳嗽一声,正要开口,大妃娘娘涣散无神的目光,已经越过他,落在了萧凡和欧阳明月身上,嘴角浮起一丝毫不在意的讥笑,淡淡说道:“相公,又在哪里找到两个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

    看来这么多年无数次的失望绝望,已经比病痛折磨更令大妃娘娘心灰意冷,对所有郎中完全不信任,甚至是充满了敌意。

    一抹厉色在欧阳明月眼里飞快闪过。

    被人称为“江湖骗子”,在欧阳大长老而言,绝对是头一回,前所未有。

    天光老祖不由得大为尴尬,待要解释一两句,一时间又不知如何措辞,萧凡却并不在意,淡淡说道:“纵算萧某是江湖骗子,以道友现在的情形而论,或许也只能相信萧某一回了。否则,恐怕道友未必还能坚持到看见第二个江湖骗子。”

    这话说得好不直接。

    紧随其后的白袍大汉和侍立在旁的几名使女更是一个个脸色大变,满是惊恐之意。

    老实说,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郎中。

    区区元婴初期修士,竟敢当着老祖的面,这样和大妃娘娘说话。

    当真是不要命了。

    大妃娘娘无神的双眼死死盯住了萧凡,冷笑着说道:“后生,像你这样伶牙俐齿的人,这天宁宫也来过不少。但他们的下场,多半都不大好。”

    萧凡点点头,也不愿意和她多做口舌之争,脚下一动,转眼就到了躺椅之前,伸出右手,淡然说道:“道友,请脉!”

    大妃娘娘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随即又冷笑起来,缓缓将右手往前探了一下。那手腕瘦得如同干柴一般,青筋暴涨,连裸露的血管,都隐隐变成了黑褐色。

    萧凡随即将右手三根手指搭在她的脉腕之上,双目微闭,凝神诊脉。

    足足一刻钟过去,萧凡才缓缓将手指收了回来。

    自始至终,大妃娘娘嘴角都带着不屑的冷笑之意。

    “如何?”

    天光老祖忍不住问道,满脸患得患失。

    萧凡摇摇头,手腕一翻,一枚寒光闪闪的柳叶飞刀浮现而出,轻轻一抖,就向大妃娘娘手臂上的血管扎了进去,动作快如闪电,纵然大妃娘娘也是元婴中期的高手,却连丝毫闪避的念头都来不及起,飞刀就已经从她血管中拔了出来,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

    不待天光老祖再动问,萧凡已经取出一只浑身透明,数寸大小的白玉蜘蛛,蜘蛛的内脏清晰可见。

    萧凡随即将飞刀上沾着的那一滴黑血,小心地给白玉蜘蛛喂服了下去。

    不过片刻之间,白玉蜘蛛便浑身泛黑,肚腹朝天。

    被毒死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