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32章 天宁宫
    天宁宫建在天光岛的最高峰天宁峰之上。※%

    和其他的岛屿比较而言,天光岛的地势其实算是比较陡峭的。天宁峰高耸入云,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天光城,气势雄伟。

    这样的高峰,通常都是四季分明的。由山脚到山巅,会经历春夏秋冬四个截然不同的节气。

    天宁峰半山腰以上,就已经没有了路径,只有一片皑皑白雪。这个高度,从未有凡人抵达过。别的不说,那极度的严寒,就足以将最强壮的凡人直接冻僵。

    是真的冻僵,绝不是形容。

    但天宁峰的峰顶,却是春光明媚,花木扶疏,鸟语花香,风景醉人。

    远在数里之外,飞舟之上的萧凡便已感应到峰顶的灵气极其充沛,却不知是否移植了灵脉过去。

    似乎看到了萧凡心中的疑问,在一旁陪同的白袍壮汉解释道:“天宁峰是整个天光海地脉灵气最集中的所在。”

    难怪此地成了天光城城主府所在地。

    要容纳一名悟灵期老祖和众多元婴期修士的修炼所需,充足的地脉灵气是最重要的保障。

    被白袍大汉强行拉来作陪的戚掌柜,眼里露出艳羡的神色。在这天宁峰顶修炼,进境可比其他地方要快了三成以上。不过这艳羡的神情很快又被愁眉苦脸所取代。白袍大汉之所以要他作陪,其实就是信不过萧凡和欧阳明月。

    谁知道这两个家伙是不是真的郎中?

    万一来路不明,做出了什么惹怒老祖的行为,老祖追究起来。自己不免要承担很大的责任。先将老戚这家伙“绑上战船”再说,真出了事。他第一个跑不掉。

    老戚心中那个无奈和“冤屈”啊。

    他对萧凡的了解,绝对不比白袍壮汉更多。

    不过就是卖了点药而已。

    这都叫什么事?

    萧凡倒是神色平静。好整以暇,只是简单地向白袍壮汉询问了一下“大妃娘娘”的病情。白袍大汉却面露难色,语焉不详。似乎对那位“大妃娘娘”的病情,也所知不多。

    在了解到大妃娘娘的身份之后,萧凡便没有继续发问。

    所谓大妃娘娘,其实是天光老祖的侍妾。

    这一代的天光老祖,和前一代天光老祖不同,并不禁女色,后宫之中。颇养了些天姿国色的女子。大妃娘娘,是这些后宫女子中最得宠的一位。从白袍壮汉对她的称呼就能看得出来,一般的侍妾,可当不起这样的尊称。

    据说,天光老祖的原配夫人,也是位修为精深的元婴修士,多年前就已经坐化。天光老祖怀念亡妻,便一直都没有再续弦。纵算大妃娘娘如此得宠,也没有被立为正室夫人。始终只是一位如夫人。

    但这位如夫人,却是天宁峰真正的后宫之主,天光城最有权势的女人。

    看来大妃娘娘的病情,涉及到个人**。白袍壮汉也所知不多。

    天宁宫在天光城大名鼎鼎,天宁峰顶的禁制却并不十分繁复,更没有想象中的严密。关防颇为松懈。

    想想也不奇怪。

    不管在哪里,悟灵期老祖都是这一界面最高等阶的大能者。有天光老祖坐镇。天宁宫又需要什么阵法禁制?难道谁还敢到天宁宫来撒野不成?那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天宁宫的规模和占地面积,也没有萧凡想象中的那样巨大。只占据了峰顶那一小块的地方,拥有一个不算多大的广场和一片殿宇。因为历代天光老祖都不是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是全不相干,故此天宁宫规模不大,也完全能够理解。

    如果是同一个宗门传承,每一代都有悟灵期老祖坐镇,那这个宗门规模之大,会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连无极门都不可能代代皆有悟灵期老祖现世。

    白袍壮汉驾驭的飞舟,并未降落在广场之上,而是径直降落在一座清静的偏殿之前。

    偏殿静悄悄的,没有惊动任何人。

    “两位,请随我来吧,我们先去拜见老祖。”

    白袍壮汉收起飞舟,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萧凡和欧阳明月对视了一眼。

    这不是他们头一回面对一名悟灵期老祖,在天尽头之时,欧阳明月甚至还和广力老祖隔空交过手。但这并不表示,悟灵期老祖对他们没有任何压力。哪怕以欧阳明月之强,面对真正的悟灵期大能者,也还是极其谨慎的。

    恐怕这也是欧阳明月坚持要和萧凡一起前来天宁宫的理由。

    数年同行,欧阳明月早就了解到,萧凡的真正实力远在寻常的同阶修士之上,纵算面对后期大修士,也有一战之力,至不济也能全身而退。但在悟灵期修士面前,那又另当别论。

    整整相差一个大境界!

    原本欧阳明月绝不赞成萧凡“多管闲事”。这可是在七夜界,不是梭摩界,只要是和悟灵期修士相关的事情,避之唯恐不及,逞什么能?

    但最终,欧阳明月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而是和萧凡一起来到了天宁宫。

    因为卦象指引的契机,在这一刻出现了。

    这是一种神奇的感应,只有最强的术师才会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第六感。卦象指引他们来到天光城,然后就一直沉寂下去,真正的契机从未出现。再没有想到,竟然和天光老祖有关。

    纵算如此,萧凡和欧阳明月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与天光老祖打交道。

    为了寻找天香玉露,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哪怕是再多的艰难险阻,也决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而且他们是却给天宁宫的人治病,不是和天光老祖作对,从天光老祖开出的天价赏格来看,这位大妃娘娘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实在非同小可。

    不过他们却并未在这里感应到天光老祖的强大气息。

    一名悟灵期修士给人的威压感,可不是开玩笑的。

    难道天光老祖不在宫中?

    可白袍壮汉又说得如此明白,要先去拜见老祖。

    当下两人也不多问,跟在白袍男子身后,向偏殿之中走去。戚掌柜逡巡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白袍男子扭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老戚,别扭扭捏捏的,走啊……你又不是头一次拜见老祖了。这一回,萧道友真要是能治好大妃娘娘的病,你也不无功劳,说不定老祖心中一高兴,也会赏赐你一些好处。”

    戚掌柜不由苦笑出声。

    大妃娘娘的病真要是那么容易治疗,又何必等到今日?

    这么多年来,大妃娘娘病情日见沉重,也不知请过多少名医国手前来诊治,虽然有些也能凑效一时,却始终无法根治,反倒越来越严重。天光老祖一次又一次地将赏格提高,如今更是连压箱底的宝物都愿意拿出来作为酬劳,可见大妃娘娘这病,实在是难治。

    这姓萧的后生真有偌大本事,有那么好的医术,怎可能籍籍无名?

    他信口开河,害了自己不算,还将老戚也搭进去了,当真是岂有此理!

    只不过实逼此处,再自怨自艾也于事无补,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边往里走了。

    偏殿不大,他们刚往里走了几步,就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郎,是不是寻到好郎中了?”

    白袍壮汉急忙停住了脚步,双手垂膝,恭声答道:“是,师父。徒儿找到一位郎中,自称能治好师娘的病……”

    虽然严格说起来,大妃娘娘只是天光老祖的侍妾,但平日里天光老祖的徒弟们,都是恭恭敬敬地称之为师娘。天光老祖对此也是默许的,绝不纠正。

    不过白袍壮汉还是很谨慎,一切都是萧凡“自称”,可不是他招三郎说的。

    “哦?就是你身后这位后生么?似乎太年轻了吧,当真懂得岐黄之道?”

    威严的声音毫不掩饰自己对萧凡的不信任。反反复复这么多次,见了多少名医多少国手,爱姬的病总不见好,纵算天光老祖涵养再佳,也自然而然的对普天下的郎中都不信任起来。

    双方尚未谋面,天光老祖就对来人的情形了如指掌,悟灵期大能,果真名不虚传。

    萧凡微微一笑,望空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前辈,岐黄之道,讲究的是个悟性。晚辈固然年轻,倒也愿意一试。”

    “嘿嘿,后生,你对自己很自信……好,本老祖喜欢有性格的年轻人。既然你都已经来了,本老祖也希望你能有几分真本事。只要你能治好爱妃的病,本老祖答应的赏格,决不食言。”

    萧凡笑了笑,略略欠身,却不再多言。

    虽然他对自己的医术确实颇为自信,在没有见到病人之前,却也不便多逞口舌之厉。

    所谓药医不死人。

    治病救人的事,谁也不敢打百分之百的包票。

    “三郎,请客人们进来吧。”

    稍顷,天光老祖吩咐道。

    虽然已经听到了天光老祖的声音,萧凡和欧阳明月却依旧无法感应到天光老祖的存在,似乎这位悟灵期大能者,彻底隐去了自己的气息。却不知天光老祖是有意如此,还是修炼的功法天生就有屏蔽气息的效果。

    “是,师父。”

    白袍壮汉恭恭谨谨地答应了一声。

    “三位,请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