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15章 你们都不懂魔偶
    ps:看《大豪门》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是你?”

    应灵泽冷冷说道。∑

    “不然道友以为还会是谁呢?”

    白袍大灵官微笑着说道,语气更加愉悦了。对师弟师妹双双惨死,没有丝毫歉疚心伤之意,只是死死盯住土魔偶,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

    “老实说,道友跑得够慢的,这可真的有辱道友的大修士身份。”

    大灵官笑嘻嘻的。

    原本是他在一路追赶应灵泽,现在,却赶到了应灵泽前头,甚至赶在了师弟师妹的前头,先一步在这里埋伏,然后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一直等师弟师妹被应灵泽彻底灭杀,才不慌不忙地现身而出。

    此人心机之深沉,可见一斑。

    应灵泽冷笑一声,说道:“你一路上不断让人骚扰阻截我,自己却一口气不停,跑到这里来设伏,现在却说这种风凉话。老实说,阁下的品德,当真很成问题。身为灵官门一门之主,阁下如此德行,灵官门他日前景,可想而知了。”

    大灵官哈哈一笑,说道:“灵官门他日前景如何,倒是不劳道友费心。道友还是为自己多操操心吧……”

    “这么说,你是吃定我了?”

    应灵泽的声音冷了下去。

    大灵官笑道:“既然霍某日夜不停地赶到了这里,好不容易堵住了应道友,若没有几分把握。岂不是要闹笑话么?”

    听这轻松自在的语气,岂止是几分把握而已。简直就是把握十足,似乎土魔偶已经变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既然如此。刚才你为何不现身,和你师弟师妹联手,非要等到现在。对你的师弟师妹,难道你真的就如此痛恨?”

    大灵官笑着说道:“痛恨倒是谈不上,只不过超师弟时时刻刻都在觊觎我这个位置,等着我一命呜呼,他好窃据大灵官之位,这一点,让我心里有点不大舒服。当然。最要紧的是,这十八具阴魔偶是他们两口子耗费无数心血祭炼出来的,他俩不死,我想要操控这些阴魔偶,就不是那么得心应手了。我可不想拿下道友之后,还要同门反目,再杀一场。”

    “那多费劲,是不是?”

    大灵官好整以暇地反问道,脸上笑意更浓。

    应灵泽眼神一变。忽然伸出大手,一把将手中的铜铃捏成一个铜饼,奇形怪状,再不复原形。

    嘴里冷笑连连。

    大灵官只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用的,应道友。你不是巫灵传人,你不会知道。控制阴魔偶的法宝,不止一件。只要懂得阴魔偶的炼制原理。在我而言,任何物品。都可以控制这些阴魔偶。”

    说着,手腕一翻,一个同样大小的铜铃浮现而出,握在了他的手中。这个铜铃,看上去和应灵泽刚刚毁去的那个铜铃相差无几,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大灵官的铜铃要簇新一些,不似奇装女子的铜铃那般敝旧。

    大灵官随即轻轻一摇铜铃,悬停在十八阴魔偶头顶的小铜铃也微微晃动起来,发出清脆的“叮铃铃”之声。

    应灵泽只觉得头脑一晕,元神仿佛受到了某种创伤,不由自主地生出了畏惧之意。

    对应灵泽来说,这还真是前所未有的情形。

    身为北地神算,他从来都不曾畏惧过谁。纵算是当年得罪了元灵教大教尊,应灵泽心中熊熊燃起的,也只是斗志,不是畏惧!

    眼前这为灵官门的掌教,虽然也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又怎会让他心生惧意?

    虽然灵官门和元灵教一样,都是巫灵一脉的传承,但很明显,元灵教的规模,远在灵官门之上。不过这所谓的阴魔偶,专门克制神魂之力,却极有可能是灵官门的独创,或许其他巫灵传承也有这样的窍门,却在灵官门被特别发扬光大了。

    “应道友,你的本命元神,居然有着后期境界,这一点,倒是让在下意想不到。不过那也没什么,如果是你的肉身本尊在此,阴魔偶或许还无奈你何,如今不过是暂时寄居在土魔偶体内,那是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的。我劝道友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抗拒了,立即离开为好。道友想必也知道,在下的目标只是你这具躯壳。只要道友愿意,在下可以保证,绝不伤及道友的元神,任你离去。如何?”

    大灵官脸上笑意愈浓,语气中也充满了诱惑之意。

    应灵泽就笑了。

    “是不是你们灵官门的人,脑子都特别不好使?”

    一言未毕,金光闪烁,那枚硕大的金钱又再浮现而出,在空中急速旋转,转瞬间无数细小的金钱倾泻而下,向四周的阴魔偶席卷而去。

    大灵官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却并不出手阻止,脸上神色极为笃定。

    钱雨所过之处,阴魔偶毫无抗拒之力,应声而碎,化为一股股黑雾,消散于无形。

    连同它们头顶悬着的小铜铃,都一样被绞得粉碎。

    但紧接着,应灵泽便瞪大了眼睛。

    只见钱雨席卷而过之后,那一股股黑雾便即重新凝聚成形,变成了一具具的阴魔偶,双手捧胸站在那里,面相狰狞,甚至连头顶的小铜铃,都再次浮现而出。

    “没用的,应道友。”

    大灵官又悠悠地开了口。

    “这些阴魔偶并非以普通材质炼成,而是收集了九阴之地的无尽阴毒怨气,经过七七四百九十天才终于炼制完成。所以,它们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你既然附身在魔偶体内,自也应该知道这些魔偶的特点。又何必白费功夫?”

    “道友真想杀出重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杀了我。这样一来。阴魔偶无人掌控,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应灵泽冷哼一声。双眼微微眯缝了起来。

    大灵官上下打量着土魔偶,满脸都是喜爱之色,赞叹不已:“啧啧,真是大手笔……为从来都不曾见过,一具魔偶身上,使用了这么多的极品材料。应道友,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具魔偶哪里来的?”

    应灵泽恶狠狠盯了他一眼。

    大灵官也不以为忤,只是继续盯着土魔偶看个不了。说道:“这土魔偶的原主人,当真是财大气粗,只是并不真的精通魔偶的炼制之法。这么多珍贵的极品材料,完全可以炼出一具元婴后期的魔偶了。可惜,炼制不得法,这才勉强达到中期境界而已。可惜可惜……”

    边说边连连摇头。

    应灵泽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这位大灵官会死死追捕他,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原来真正吸引大灵官的,不仅仅是一具元婴中期魔偶。而是这具魔偶蕴含的巨大潜力。

    元婴中期土魔偶和元婴后期土魔偶,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寻常修士,有一具元婴后期土魔偶傍身,修真界虽大。也尽可去得了。

    纵算是大灵官这样本身就是后期大修士的高手,也会势力暴涨。

    “应道友,我改主意了。”

    “我不会再放你走的。这具魔偶要想真正升级为后期境界。光有那些珍贵材料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同样强大的精魂……我看道友的元神就很不错。是最佳的精魂。将道友的元神和这具魔偶结合在一起,那才是真正无敌的后期魔偶!”

    “嘿嘿……”

    “是吗?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

    应灵泽冷冷说道。

    大灵官轻轻摇头。柔声说道:“应道友,你就不用嘴硬了。想必道友自己也心里有数,在下并没有虚言相欺。既然道友被阴魔偶包围其中,还想走掉,那是不可能的。”

    应灵泽冷哼道:“就算走不掉,老子也不会让你得逞。你以为,老子不能毁掉这具土魔偶么?会让你捡个现成便宜?”

    大灵官连连摇头,脸上满是悲悯之色,似乎应灵泽这话,是真的大错而特错了。

    “应道友,你错了。你一点都不懂魔偶……以你现在的情形,就算你的法宝再犀利,也是绝对毁不掉这具魔偶的。魔偶要是那么容易被摧毁,这七夜界哪里还有我们灵官门的立足之地?”

    应灵泽嘴里说得硬气,一颗心都早已沉了下去。

    到目前为之,大灵官似乎都没有催动阴魔偶对他发动一次正式的攻击。但那阴魔偶的威力,却早已弥漫开来,无所不在。他在十八具阴魔偶的包围圈中待得越久,受阴魔偶的影响就越深。

    现在,应灵泽不但觉得自己的神魂渐渐变得迟钝麻木,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和土魔偶之间的联系,正在变得越来越疏远。当初为了让他能够顺利控制土魔偶,萧凡允许他对土魔偶略加祭炼,将他的神魂印记和深藏土魔偶体内的二魂五魄叠印在一起。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他的神魂印记必须同时被萧凡的神魂印记铭刻,这样才能保证,土魔偶的最终控制权,始终是在萧凡的手上,应灵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土魔偶“抢走”。

    眼下,应灵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叠印在土魔偶二魂五魄之上的神魂印记,正在被一点点地剥离。

    虽然他如今还能够控制土魔偶,却已不能调动土魔偶体内百分之百的灵力。

    而且,这种剥离还在继续发生,时间每推移一刻,他对土魔偶的控制便更弱一分。

    情形正在急速恶化……(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