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12章 灵官门
    天空中灰云密布,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灰云之下,两座山峰拔地而起,直插云霄,极其险峻,气势凌人。

    暴雨之中,两道人影并肩而立,站在一侧的山峰上,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装束奇特,宛如某些远古部落的大祭司,女的相对来说,身材要娇小许多,妆扮同样奇特,似乎和男子是来自同一个远古部落。

    但这两名“远古祭司”身上,却透出强大的灵压,尤其那男子,赫然是元婴中期修士,女子修为略逊,也有元婴初期的境界。两人挺立在暴雨之中,任凭硕大的雨滴狂暴地打在身上,毫不在意。

    两人的眼神都牢牢盯着前方的天际,男子神色平静,女子却似乎有些焦虑。

    “师兄,那东西会从这里过么?”

    稍顷,女子忍不住沉声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说道:“灵官城传来消息,那东西似乎想要跨海而走。这里是前往普吉海峡的必经之路。那东西如果不走普吉海峡,也就罢了,否则的话,一定会经过这里的。”

    “哼,如果它真想跨海而逃,普吉海峡就是唯一的通道了。以它的情形,如果敢走传送阵,简直就是送货上门。”

    女子冷哼说道。

    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就是这个道理。此番灵官令牌,是大灵官亲自发出来的,让我们夫妻在此堵截,料必是不会错的。”

    奇装女子轻轻颔首,稍顷。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灵官令牌上附带的消息说,那东西一具活着的土魔偶。居然有元婴中期的境界,这似乎不大可能吧?我们灵官门在这青萍海也算是颇有名气的宗门了。精研魔偶这么多年,也炼制不出一具元婴中期的魔偶,更别说活着的了……”

    语气中充满疑惑之意。

    高大男子摇摇头,说道:“我们灵官门虽然不是巫灵一脉最正宗的传承,却也不算太偏的分支。大灵官还修炼到了元婴后期的境界……我们炼制不出元婴中期境界的魔偶,不是传承不佳,而是凑不齐那么多名贵的材料。”

    无论魔偶还是傀儡,等阶越高,越是难以炼制。和修士进阶一样。是呈几何几率减少的。比如一个门派,可能有好几人都能修炼到金丹后期境界,却未必就有人能够突破最后的瓶颈,凝结元婴成功。

    这也是天道之力对修真界的限制。

    高阶修士太多,修真资源根本就不敷分配。

    炼制魔偶傀儡兽更是如此。

    高级魔偶和傀儡若是能随意炼制出来,哪里还有其他宗门的活路?

    不管是人类还是兽族,能够不住进阶,是因为都是活物,有着天生的灵性。傀儡魔偶都是死物。就需要更多的珍稀材料来弥补灵性的不足。萧凡将土魔偶的境界提升到元婴中期,不但使用了土元精,地元重石,无垢净土这些极其罕见的土属性材料。还融进去一颗极品灵石。

    这样的奢侈,绝不是普通门派能够拥有的。

    尤其是极品灵石太难得。

    “所以大灵官对这具魔偶才那么在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它拿下。”

    奇装女子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大明白。蹙眉问道:“可是,活着的魔偶。是什么意思?”

    高大男子笑了笑,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明白,灵官令牌上附带的消息说得不清不楚……不过我想,应该是这具魔偶比较特别。我们研究魔偶这么多年,你可见过离开主人,单独行动的魔偶?”

    奇装女子摇摇头,说道:“那不可能。魔偶只有二魂五魄,没有主人的指令,就是个死物,怎么能单独行动?”

    高大男子沉吟道:“我一直在想,或许是被什么人临时夺舍了……”

    “夺舍?”

    “夺魔偶的舍?那怎么可能。魔偶是死物,没有肉身的滋养,谁的元婴能在魔偶里面久待?用不了多久,就会衰弱不堪,最终变得浑浑噩噩。这样的风险,谁愿意去冒?”

    高大男子话音未落,奇装女子便将脑袋摇得如同拨郎鼓相似,连声说道。

    “眼下我也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等那东西来了,我们亲眼见识一下,岂不就一清二楚了?”

    高大男子笑着说道。

    “说得也是……不过,师兄,大灵官只是让我们拦截那东西,你将十八阴偶带出来做什么?”

    奇装女子又有些不解了。

    那十八具阴魔偶,可是他们夫妻俩最后的压箱底手段,不到性命攸关的要紧关头,绝不会轻易动用。眼下执行这么个“简单任务”,丈夫却将最强的杀手锏都使将出来,委实令人费解。

    “拦截?谁说我要拦截那东西?我要将它拿下!”

    高大男子毫不迟疑地说道。

    奇装女子大吃一惊,说道:“不是吧,师兄?那可是大灵官指名道姓一定要的,咱们就算将它拿下了,又怎么向大灵官交代?”

    高大男子冷笑一声,说道:“嘿嘿,只要我们手脚利索点,干脆利落的将那东西拿下,大灵官问起来,我们大可以告诉他,那东西压根就没从这里过。难道他还能搜查我们的府邸不成?有这么一具元婴中期魔偶在手,你我夫妻两人实力大涨。等日后大灵官坐化,这灵官门大灵官之位,还不得落在我们手里?师妹,你可别忘了,大灵官的年纪……”

    奇装女子顿时眼神一亮,连连点头,似乎对此颇以为然,但随即又担心起来,说道:“万一大灵官知道了,又该如何?”

    “那也简单,就将那东西交给他好了。不过,拦截那东西和擒获它,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纵算是大灵官,也不能就这么空手从我们手里取走那东西,总要有所表示才是。”

    高大男子立即答道,早已成竹在胸。

    奇装女子低着头,仔细将此事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问题,这才轻轻舒了口气,完全放下心来。

    自始至终,他俩都没有讨论要怎样对付那东西。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有着元婴中期修为的魔偶,绝对是一个噩梦,纵算同样是元婴中期修士,也绝不愿意和魔偶交手。魔偶无知无畏,不战斗到最后一刻,决不罢休。一对一,同阶修士断然不是魔偶的对手。

    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却丝毫不用担心。

    身为灵官门的高阶修士,他们很清楚,要如何对付魔偶。

    灰云益发低垂,电闪雷鸣,雨势益发猛烈。

    豆大的雨点一打到两人身上,随即蒸发得无影无踪,高大男子只是专注地望向远处的天际,忽然眉头一动,低声说道:“来了……”

    奇装女子一听,当即袍袖一抖,一股黑雾翻涌而起,顷刻间就将两人的身躯彻底淹没,在原地消失得无形无踪,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除了暴雨倾盆,狂风呼啸,山谷中再没有其他动静。

    片刻之后,一道土黄色遁光分开暴雨,自天际激射而来,遁速极其惊人。遁光之中,包裹着一个七尺高的土黄色人影,正是神算子元神附体的土魔偶,不时向后张望一下,虽然魔偶脸上一片漠然,全无表情,却也看得出来,土魔偶此刻似乎“心事重重”。

    无论在哪里,一具会自由行动的魔偶,都是那么惊世骇俗。

    土魔偶遁速极快,转眼之间,就到了两座山峰之间,忽然猛地顿住了脚步,血红的双眼之中,迸射出两道精光,往左边山崖扫了过去,嗡嗡地喝道:“是谁偷偷摸摸躲在那里,滚出来!”

    “咦?”

    一声惊咦之声传出,山崖上一阵水纹般波动,露出了高大男子和奇装女子的身影。

    “道友好强的神念之力……”

    神算子眼神在两人身上一扫,便即暗暗舒了口气,冷笑着说道:“两位是专程在这里等候在下的么?你们也是灵官门的修士?”

    高大男子益发讶异,说道:“道友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连在下的出身也能一眼就看得出来。”

    神算子冷冷说道:“那有什么难的,你们身上的气息,和应某眼下暂居的这具躯壳一模一样……看来你们是肯定不会让路的了!”

    神算子应灵泽何许人,瞬间就将局势看得一清二楚。

    高大男子微笑说道:“原来是应道友,失敬……我想道友其实误会了,愚夫妇对道友并无恶意。只是在下研究魔偶多年,道友这种情形还真是头一回见识,故此心中疑惑,想请道友去寒舍盘桓几天,好向道友请教端的。”

    虽然应灵泽元神藏在土魔偶体内,一时间察觉不到是何等境界,但此人能轻松自如地操控一具元婴中期的土魔偶,神识之强大,自不待言。

    应灵泽冷笑一声,说道:“这种屁话,你们还是留着去哄小孩子好了。应某没时间和你们瞎扯。一句话,让还是不让?”

    神算子应灵泽在南洲大陆大名鼎鼎,乃是万人景仰的“高人”,言辞之间却毫不客气,粗俗无比。单只听这番言语,又有谁能想到,这位居然是号称北地神算第一的大宗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