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47章 锐金之宝
    “疾!”

    萧凡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一声低喝。∑

    黑麟和四具水傀儡,同时一扬双手,十数道精纯的水灵力同时注入到宁轻语头顶的漓水龙珠之中,本已光华闪耀的漓水龙珠,更是熠熠生辉,映照得整间密室都蓝汪汪的,极其瑰丽。

    不一刻,数十道蓝汪汪的光泽,从漓水龙珠的表面迸射而出,同时击中了宁轻语体表的五十四枚柳叶飞刀。

    宁轻语不由浑身一震,编贝般的牙齿猛地咬紧了,双眉蹙了起来,似乎正在忍受某种极度的痛楚。

    漓水龙珠缓缓旋转,精纯的水灵力,不住向宁轻语体内灌注而去。

    黑麟只有化形初期修为,四具水傀儡更是只相当于金丹后期的水准,原本不足以祛除宁轻语体内的热毒,但经过漓水龙珠的净化和放大,却是勉强够了。

    随着时间推移,宁轻语脸上的痛楚之色渐渐减缓,萧凡的面色却越来越是沉重,紧紧盯住了被水灵力完全笼罩的宁轻语,全神戒备,如临大敌。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时候,本已显得十分轻松的宁轻语忽然一声低呼,脸色骤然变得非常痛苦,印堂处红光隐显,一团殷红的雾气,猛地从那里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就要激射而走。

    “哪里逃!”

    早已严阵以待的萧凡一声断喝,双手结印,一道褚红色的漩涡飞旋而起,顷刻间便将那团殷红的雾气笼罩其中。那漩涡的吸力极其巨大,无论殷红雾气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转眼就被吸了回去。进入萧凡的袍袖之中,不见了踪影。

    在“乾坤鼎”强大的空间之力作用下。区区一缕热毒,还想逃走,自然是绝无可能。

    这种热毒颇为奇特,萧凡从未见过,甚至连《南极医经》上面都不曾有过记载,萧凡很怀疑与七夜界相关。苍穹山地下世界的那些魔兽,本来只是普通妖兽,是被魔气同化之后,才化为魔兽的。如今突然爆发兽潮。冲出厉兽山脉,主动向周边的人类进犯,必定发生了极其异常的情形。或许,宁轻语中的这种热毒,就是直接来自七夜界。

    须得好好研究一番,不然的话,未来对付魔兽的战争,就会变得十分被动。

    这团殷红的雾气一被萧凡收走,黑麟也知道业已大功告成。当即和四具水傀儡同时收手,萧凡嘴一张,将漓水龙珠一口吞回了肚内。

    看着这一切,宁轻语南长老两人又惊又佩。

    这后生不但修为高深。战力强悍,还身怀如此多的重宝,幸好天台宗采取了正确的策略。没有与他为敌。否则的话,还真是非常危险。别的不说。萧凡如果不出手,宁轻语就非常麻烦。

    “多谢萧道友!”

    宁轻语敛衽为礼。肃然说道。

    萧凡客客气气地还礼,说道:“宁宗主不必如此,素素在宗主门下数十年,承蒙宗主关爱有加,萧某不胜感激。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宁轻语微笑说道:“素素是我的弟子,我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将来,她能将天台宗发扬光大。萧道友为此感谢我,当真受之有愧。”

    话说得客气,但很明显,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当下萧凡又为南长老诊脉,南长老伤势也颇为沉重,但在萧凡眼里,却只是等闲,当即取出疗伤的上等丹药,给南长老服下。医圣调配的丹药,自然非同寻常,南长老服下之后,立竿见影,顿时便感觉好受了许多,自是欣喜异常,说了许多感谢的言辞。

    “宁宗主,魔兽攻城的情形,到底是怎样的?”

    稍顷,萧凡问道。

    他如今既然已经被推举为岳西国之主,魔焰城眼下马上就要面临同样的问题,自然要预作准备了。

    宁轻语蹙眉说道:“这些魔兽来得十分突然,几乎是数月之间,就占据了整个厉兽山脉……当然,也许时间可能更长,厉兽山脉中心处是禁地,具体的情形我们也不是很清楚。随后,大批的魔兽便突然冲破厉兽荒原的禁制,直接向天台宗发起了进攻……也怪我们太大意了。太平日子过得久了,谁都没想到这个,连护城大阵都来不及全面开启,就被魔兽攻破了城池。经历了一番苦战,才有少数人冲出了包围,大多数人都葬身兽吻了。”

    “高阶魔兽很多吗?”

    萧凡又问道。

    论到对付魔兽,在座诸人,再没有人比他更加经验丰富的了。低阶魔兽固然也很烦人,但高阶魔兽才有可能对他们这种等阶的修士造成真正的威胁。

    宁轻语摇了摇头,说道:“高阶魔兽倒是不太多,就是其中一种三首怪兽,等阶虽然不算太高,却极其擅长合击之术,而且血液之中蕴含剧毒。我身上这种热毒,估计就是从那些三首怪兽的血液之中沾染上的。这种三首怪兽,如果数头合在一起,足以与高一阶的对手打个旗鼓相当。”

    萧凡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三首魔狼的模样。

    不过,貌似地下世界的老魔狼,并没有显示出擅长合击的能力。

    当然了,那头三首魔狼乃是化形后期的大高手,纵横无敌,又需要什么合击之术?

    “在城池被攻破之后,贵派还能逃出这许多弟子,足见平日里训练有素。”

    宁轻语说道:“承蒙道友谬赞,这主要是得益于鄙宗的剑阵。道友或许有所不知,天台宗是剑修……我们的锐金剑阵虽然威力不算太强,却胜在布置方便,灵活多变。不管是三人五人,还是数十上百人,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布成剑阵。不少弟子就是及时布成剑阵。才杀出了重围。”

    萧凡顿时精神一振,说道:“宁宗主。不知贵宗的锐金剑阵,能否在顿时间内教授给旁人?”

    宁轻语吃了一惊。不过随即便明白过来,反问道:“萧道友之意,是要将锐金剑阵教授给魔焰城的其他同道?”

    “正是。其他宗门的同道不是剑修,要完全学会锐金剑阵,自然不大可能。但既然锐金剑阵有这样的特点,那么将其中最简单的一些方法教授给他们,要紧关头,就能凭空加强战斗力,或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宁宗主。非常时期,还请不要囿于门户之见。我们的整体实力每增强一分,胜算就加大一分。只有保住了魔焰城,大家才有生路。”

    否则的话,你天台宗也无法幸存。

    身为一派之主,宁轻语也是极有决断的性子,略一沉吟,便即点了点头,说道:“好。就依道友所言。盟主之令,我等自然凛遵不误。”

    萧凡微笑点头。

    这岳西国之主,固然只是个“临时头衔”,但要打败魔兽。守住魔焰城,盟主的威风,却是必不可少的。有令不行。令行不止,那是失败的先兆。趁早走人,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萧凡已经下定决心。接下来就是全面整合魔焰城的战力,必要时刻,甚至不惜以人头立威。

    无论如何,既然扛下了这副重担,就要打好这一仗。

    当下萧凡和宁轻语南长老商议了许久,眼见夜色已深,才起身送客,然后和陈阳手拉着手,走进了一间布置清雅,暗香涌动的闺阁。

    这是陈阳的卧室。

    “萧凡,我知道你肯定会来的……我就知道!”

    陈阳握住他的手,仰头看着他,小鼻子翘了起来,很是骄傲。

    当被离轩暗算的时候,陈阳惊怒之余,头一个就想到萧凡会来救她,虽然萧凡在哪里她都不知道,然而却坚定不移地相信,在她最危难之时,萧凡一定会出现的。

    然后,梦想就成真了。

    萧凡真的飞将军从天而降,横扫一切敌人。

    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女孩子骄傲的了!

    萧凡轻轻抚摸着她乌亮的头发,满脸爱怜之意。

    陈阳便环住他的腰,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娇躯,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越抱越紧,仿佛想要将自己整个都融入到萧凡体内,再不分开。

    “萧道友,素素尚未凝结元婴,保持处子之身,对她很重要……”

    正在情动之际,萧凡耳边便响起了宁轻语临别之前,给他的传音。

    很显然,宁轻语非常担心,他们久别重逢,会把持不住,发生点什么。但纯灵体少女,在凝结元婴之前,紧守元阴之体,极其要紧。一旦破瓜,必然会拖累进度。

    “素素,我送你个礼物吧……”

    一念至此,萧凡立即将自己内心的欲念压了下去,轻轻推开陈阳,微笑着说道。

    “……什么礼物?”

    陈阳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萧凡手一翻,一个黄色的小葫芦浮现而出。

    “锐金之宝!”

    不等萧凡开口,陈阳迷糊的双眼猛地瞪得圆溜溜的,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色。

    萧凡就笑了。

    陈阳的金灵体,果然对一切金属性的宝物极其敏感。

    这个黄色葫芦,是他从欧阳威那里得到的战利品,攻守兼备,是一件罕见的至宝,而且是纯粹的金属性法宝。奇怪的是,欧阳明月并没有从他手里收回去,就这样成了萧凡的囊中之物。

    陈阳眼下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虽然已经到了中期巅峰,随时有可能踏足后期,但在魔兽即将攻城的要紧关口,这样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不足以自保。萧凡生怕自己到时候无暇顾及她,便毫不犹豫将这件法宝取出来,交给了她。

    相信以陈阳的锐金之体,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件锐金之宝的威能。

    寻常的金丹后期修士,或者九级魔兽,断然不是对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