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43章 血葬
    三手相交,黑魔王浑身立时传出“咔嚓咔嚓”的爆响声。

    那是关节不堪重负,行将崩溃的先兆。

    无极门先辈祖师穷尽毕生之力创建出来的大神通,威力之强,绝不是黑魔王这偏僻之地的土皇帝所能想象的。

    黑魔王一张黑脸涨得通红,双眼如同要燃烧起来,竭尽全力抵御。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四颗魔偶头颅,忽然间张大了嘴,狠狠咬在黑魔王的脖颈之上,大口大口地吞咽着他的鲜血,“咕咚咕咚”的吞咽声,纵算在数十丈之外,也听得一清二楚,令人心头一阵阵的颤抖。

    黑魔王的脸色瞬即变得苍白如纸,额头上汗水澹澹而下。

    四颗魔偶头颅却变得越来越清晰,猛地松开嘴,露出沾满鲜血的洁白牙齿,“桀桀”地怪笑起来。

    一股极强强悍暴虐的气息,冲天而起。

    黑魔王双臂肌肉虬结,爆发出极其惊人的巨力,竟然将那当头镇压而下的龙象重手,托起了三分。

    这已经是竭尽了全力!

    不过黑魔王不惜毁损本命真元,争的就是这一瞬间的松动。只见他硕大的身躯忽然急骤缩小,转眼化为常人大小,脚下遁光一起,就斜斜向半空中激射而去。

    萧凡所化巨人冷哼一声,缓缓将巨掌收了回来,淡淡望着亡命奔逃的黑魔王,却并未追赶,反倒袍袖一抖。一道惨白的影子飞射而出,一声高亢的长鸣直上九霄。瞬间化为翼展数丈的骨鸟,双翅一振。就向黑魔王逃遁方向急追而去。

    黑魔王遁速虽快,却哪里能和骨鸟相提并论,转瞬之间,就被追上,骨鸟嘴一张,一股血浪滚滚而下,向黑魔王席卷而去。

    “畜生!”

    黑魔王又惊又怒,却不得不停下奔逃的脚步,回过头来。准备应对骨鸟的威胁。

    与此同时,蔡谷主,杜长老,黑痣修士纷纷惊醒过来,各自遁光一起,就要前去相帮。萧凡轻轻一哼,一步跨了过去,拦在了三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目光淡淡的,却充满了不容抗拒的威严之意。

    三人都情不自禁地按住遁光,露出了又惊又惧的神情。

    连突破到中期巅峰状态的黑魔王都败了,他们又怎敢主动起衅?

    而且。萧凡所化巨人身上传来的强大气息,只有比刚才更甚,纵算三人联手。也未必见得是萧凡的对手。

    “阁下真的想赶尽杀绝么……”

    杜长老到底是黑魔教的主事者,尽管心中栗栗危惧。却也不得不壮起胆子,向萧凡厉声喝问了一句。

    谁知一言未毕。那边厢又是一声惨叫传来,各人急匆匆扭头望去,只见黑魔王肚腹间炸开一个大洞,鲜血四溅,一道黄色的旋风席卷而出,中间还夹杂着一柄若隐若现的黑色匕首般尖刀,正是黑魔王先前一口吞进肚里的土魔偶和黑魔刀,尚未来得及炼化,就被萧凡的“龙象重手”打得大败而逃,真元法力几近衰竭,如何还镇压得住?

    黑魔王蓦地睁大双眼,死死盯住了黑魔刀,眼里露出绝对不能置信的神情。

    连自己的本命法宝,都不受自己控制了,成了置自己于死地的元凶!

    萧凡举手一招,黑魔刀在半空中化为一道乌光,激射而回,萧凡这才扭过头去,淡然说道:“这柄刀上的本命印记,早就被我抹掉了,你感受到的那个印记,是假的。”

    不过是诱你上当而已。

    关键时刻,黑魔刀自会有所行动,更何况还有土魔偶也在黑魔王肚里,简直就是两颗定时炸弹。

    “你……”

    黑魔王双眼血光迸射,咬牙切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自从他登上黑魔教教主之位,就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在魔焰城,在黑魔教总坛所在地,被外人灭杀!

    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但是,这个笑话偏偏就发生了。

    不待黑魔王有别的动作,漫天血浪滚滚而下,顷刻间就将他的残躯淹没掉了,只听得半声极度不甘心的狂吼戛然而止,就此无声无息。纵横岳西国数百年的黑魔教一代教主,连同他刚刚炼化的四具血魔偶,就这样葬身在血海之中。

    片刻后,骨鸟大嘴一吸,滚滚血浪化为一道血色长虹,向半空中激射而去,瞬间就被骨鸟吸得半点不剩,惨白的骨架之上,似乎又多了不少血丝,甚至隐隐还能看到,有血脉在流淌。

    自然,这种情形一闪即逝,多数人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就这么片刻之间,骨鸟身上散发的气息,又强大了几分,隐隐已经突破元婴初期境界,有了元婴中期的水准,只是仓促之间,难以确定。骨鸟的进阶模式,特别与众不同,似乎是没有什么瓶颈的,就这么自自然然,一路向上突破。只要积蓄了足够强大的真元法力,随时都会进阶。

    萧凡迄今也不曾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骨鸟一口吞噬了血浪,仰天长鸣一声,叫声甚是愉悦。

    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却只觉得遍体生寒,如在梦中,似乎仍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黑魔王当真就这样陨落了?

    不就是到天台宗这里来走一趟,将一名金丹中期的女弟子抓回去么?

    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要紧关头,黑魔王陨落,黑魔教乃至魔焰城,整个岳西国立马就变得群龙无首,接下来却如何是好?

    一时间,各种疑问纷至沓来,充斥在各人的脑海之中,嗡嗡作响。完全静不下来。

    蔡谷主,杜长老。黑痣男子不约而同地向远处退去,只觉得这当儿。离萧凡越远越好,这个已经恢复了本相,温文尔雅,气度俨然的俊朗男子,仿佛忽然之间变成了地狱的勾魂使者,来自深渊的恶魔,随时都有可能出手取他们的性命。

    这边的厮杀,早已惊动了城里的高阶修士,数道遁光向这边激射而来。纷纷在蔡谷主等人身边现身而出,问道:“杜兄,怎么回事?黑教主呢?”

    嘴里是询问杜长老,眼睛却直勾勾地落在了萧凡的脸上,满是诧异之色。

    怎么突然钻出一名元婴中期修士来了?

    这是哪位?

    也有眼尖的人,渐渐将萧凡认了出来。

    眼下的萧凡,和数十年前参加赌赛的那名修为最低的金丹中期修士,容貌上并无任何变化,但气息上却已经判若两人。那股强大绝伦的气息。令得每一位匆匆赶到的元婴修士心里都沉甸甸的,下意识地与萧凡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敢靠近,只是心中暗自诧异。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这两人只是容貌相似,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没有这样进阶的。

    太逆天了!

    赶过来的元婴修士越来越多。渐渐聚集了十几人。

    除了几名外出不在城中的宗门长老和天台宗的宁轻语南长老,岳西国八大魔宗的顶尖好手。几乎都到了此地,纷纷在杜长老身边按住遁光。满脸疑惑地望着萧凡,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的气氛如此诡异!

    “黑魔王死了!”

    便在大家都惴惴不安,暗自揣测之时,蔡谷主忽然尖叫起来,伸手戟指萧凡。

    “就是他!”

    “就是他杀了黑教主!”

    “轰”的一声,现场顿时炸开了锅,十几名元婴修士一个个瞠目结舌,回不过神来。

    “蔡道友,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可是黑教主的双修伴侣……”

    “是啊是啊,蔡道友,可千万别开这样的玩笑,这当儿,人心浮动,一不小心就会引起城中恐慌!”

    稍顷,便有老成持重之人开口驳斥,言辞之间,颇为不悦。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诸位!”

    杜长老一声低喝。

    议论声顿时便止歇下来,大伙都望了过来。

    “蔡师姐说得没错,黑师兄确实遇害了,就是死在此人的手里!”

    杜长老也伸手指向萧凡。

    眼见得聚集了十几名同阶好手,杜长老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饶是萧凡再了得,再神通广大,那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十几名元婴初期修士一拥而上,乱拳也打死了他!

    尤其要紧的是,黑魔王陨落而亡,那么谁将是黑魔教的下一任教主?

    按照常理来说,只要杜长老能为黑魔王报仇雪恨,这教主之位,铁定就是他的。

    关键在于,报仇雪恨的同时,可不能将自己搭进去。虽然说大家一拥而上,可以乱拳打死老师傅,但最先冲上去的那几个人,却太危险了。基本上是谁上谁死!

    “这个人就是萧凡,多年前,厉兽荒原赌赛叛逃的那个巫灵谷参赛者,还害死了殷道友……”

    “啊?”

    “真的是他?”

    “那怎么可能!”

    惊呼声此起彼伏。

    “如今此人又在我们岳西国最危险的关头,闯进魔焰城来害死黑师兄,这分明就是想要让我们岳西国灭国!大家说,我们怎么办……”

    “闭嘴!”

    杜长老正滔滔不绝,想要掀起大家对萧凡的仇恨,冷不防萧凡一声断喝,顿时浑身一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嘴巴。

    “杜长老,就算黑魔王死了,黑魔教的事,也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吧?魔焰城的事,就更加轮不到你来做主!”

    萧凡盯住他,冷淡地说道。

    反手一招,黑袍少年站到了他的身边,似乎已经唯萧凡马首是瞻。他如今命脉还捏在萧凡手里,亲眼看到黑魔王陨落,最大的倚仗已经没有了,此时此刻,不听萧凡的,那就是死路一条。

    “据我所知,查长老才是贵教的大长老。”

    萧凡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袍袖一抖,土魔偶手持双锤,站在他的面前,一团黑影从灵兽环里飞射而出,就地一滚,化为一头三丈高的黑色猛兽,额间一撮银亮毛发,格外醒目,浑身散发着化形期灵兽的强大威压,正是黑麟。

    头顶苍穹之上,骨鸟双翅振动,居高临下俯瞰着城中的一切。那股仿佛来自远古蛮荒的强大气息,令很多人心中惴惴不安,不时抬头向上张望。

    宁轻语和南长老对视一眼,脚下遁光一起,默默站到了萧凡身侧,面对杜长老等人。

    纷乱的现场顿时变得安静万分,所有人都禁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此人竟然拥有那么多强悍的元婴期帮手。

    且不说黑袍少年查长老,也不说身负重伤的宁轻语和南长老,单是萧凡和他的灵兽魔偶傀儡,就不是他们能够留得下来的。或许萧凡还不能将他们十几名元婴初期修士尽数灭杀,但他们想要留住萧凡,几乎是不可能。

    黑魔王已死,宁轻语重伤,岳西国仅有的高端战力,损失殆尽,萧凡一旦走脱,日后报复起来,如何抵挡?

    难道从今往后,八大魔宗合为一宗,所有元婴修士整日猬集一团,但求自保?

    更何况,宁轻语已经表明了态度。

    大家日后要对抗的,不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而是两名,还包括整个天台宗。

    天平飞速向萧凡这边倾斜。

    已经有人慢慢往后退缩,准备溜之乎也。

    杜长老满脸憋得通红,却是再也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这当儿,谁都知道得罪萧凡,会是什么后果!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