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37章 一个照面
    “南长老,此人可是我们岳西国的公敌,道友不会在这要紧关头犯糊涂吧?”

    黑袍少年眼见情形不对,双目死死盯住萧凡,嘴里却对南长老说道。

    南长老冷哼一声,脸色阴晴不定。

    这当儿,还真的很难抉择。

    萧凡举手一扬,如意雷光塔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为丈许大小,闪闪的电网倾泻而下,将陈阳笼罩其中,右手一翻,已经握住了一柄青蒙蒙的长剑,正是由十二片螭蛟本命龙鳞幻化而成。

    黑袍少年脸色铁青,双手一抖,手中长枪笔挺,指向萧凡。

    传音符发不出去,南长老又举棋不定,看来只有先硬扛一阵了。这里毕竟是在魔焰城中,动静一旦闹大了,肯定会有其他同道陆续赶过来。只要自己能顶住片刻光景,不怕这姓萧的小子本事通天,也叫他有来无回。

    “看剑!”

    人影一闪,萧凡就在原地失去了踪影。

    下一刻,黑袍少年面前空气一阵扭曲,萧凡现身而出,手中青蒙蒙长剑向着黑袍少年疾劈而下。

    “来得好……”

    黑袍少年见状大怒,一挺长枪就迎击上去。

    这姓萧的竟然如此托大,就这么硬生生砍了过来,不适用任何法术。

    难道他以为不要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自己拿下不成?

    “嚓”地一声轻响!

    黑袍少年正要放出苦修多年的黄泉煞气,这么近的距离,看这姓萧的小子如何闪避。却只见那柄青蒙蒙的长剑骤然破碎。顷刻间化为十几片碎片,四散飞射。

    怎么回事?

    堂堂一名元婴中期修士使用的兵刃。这样弱不禁风,一碰就碎?

    不过随即。黑袍少年就知道自己错了。

    十几片青蒙蒙的碎片,转眼就化为十几柄青色利剑,向黑袍少年疾斩而去。随着炼化的时间越长,这些本命龙鳞和萧凡神念之力的联系也越紧密,顷刻就布成一个微型剑阵,将黑袍少年笼罩其中。

    与黑袍少年刚才长枪幻化成黄泉煞气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黑袍少年长枪幻化成的黄泉煞气,离萧凡很远,萧凡可以从容应对。这十二柄本命龙鳞剑组成的微型剑阵。瞬间就已经距黑袍少年近在咫尺。

    黑袍少年大惊失色,这当儿,无论如何,闪避都已经来不及了,不由得情急拼命,一张嘴,喷出一件黑漆漆的玉牌状宝物,瞬间光华大放,从中透出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竟然在这瞬间打算自爆宝物来躲过剑阵切割之危。

    便在此时,黑袍少年只觉得浑身一紧,真元法力忽然被牢牢禁锢住了,半点都发挥不出来。甚至连身子都无法动弹半分,一道近乎透明的绳索,将他浑身上下牢牢捆住。再也挣扎不得。

    那块黑漆漆的玉牌,没有了他的真元法力催动。黑幽幽的光华渐渐收敛,变得十分黯淡。

    萧凡袍袖一卷。将玉牌握在了手中,紧接着,屈指连弹,银光闪耀之中,十几枚精巧的柳叶飞刀,插进了黑袍少年浑身上下的十几处要穴之中。黑袍少年刚刚凝聚起来的一点真元,立时奔泻,再也凝聚不到一起。

    十几处要穴被制,饶是黑袍少年本领通天,也半分都挣扎不动了,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向着萧凡怒目而视。

    萧凡举手一招,十二柄龙鳞剑飞了回来,倏忽间,囚龙索也不见了踪影。

    这几下交手兔起鹘落,快得令人眼花缭乱。

    包括南长老在内,大家都还没回过神来,黑袍少年就已经被萧凡制服。

    堂堂黑魔教长老,元婴初期巅峰状态,仅次于黑魔王的高手,和萧凡交手一个照面,就一败涂地,连半分挣扎余地都没有。

    这个戏法变得,简直神奇无比!

    一开始,南长老甚至还在怀疑萧凡的境界,要说这么短短四十年,萧凡由金丹后期进阶到元婴初期,还说得过去,但居然一下子到了元婴中期,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不得不怀疑萧凡是用了什么宝物刻意制造出来的假象,想要藉此震慑住在场诸人。

    谁知大谬不然,萧凡的真实战斗力,只有比他们预料的更强,而且强得太多!

    如果不是萧凡手下留情,黑袍少年此刻已经成为一具死尸。

    至于身受重伤的南长老,更是不堪,纵算他愿意和黑袍少年联手,也不过是让此间多一具尸体罢了。

    “查长老,劳驾,送我们出城吧!”

    萧凡不去理会其他人的惊诧,举手收回了如意雷光塔,淡淡对黑袍少年说道。

    南长老这才恍然,为什么萧凡会留下黑袍少年一条性命。

    此人是黑魔教的大长老,在黑魔教地位尊崇,仅次于教主黑魔王,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由他亲自“护送”,魔焰城无人敢于阻拦萧凡。实在是个很不错的人质。

    萧凡固然自信满满,毕竟也是在黑魔教的老巢,八大魔宗的高手都汇聚此地,行事谨慎些,绝不会错。

    “萧道友……”

    南长老大惊之下,急急叫道。

    萧凡冷淡地扫了他一眼,南长老顿时脖子一缩,到口的话都咽了回去,不敢正视。

    看上去,萧凡对他并没有什么香火之情。

    本来也是,当年曾经被逼着去参加厉兽荒原的赌赛,对岳西国的魔道宗门,萧凡能有什么好感?自己若敢阻拦他,只怕他立时就会翻脸。黑袍少年还有成为人质的价值,自己可是连这点价值都没有。

    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萧凡……”

    陈阳开口了,双脚黏在那里,神色间颇为迟疑。

    萧凡脸上便露出了征询的神情。

    “我们就这么走了。万一黑魔教上门问罪,怎么办?师父她……还在闭关。重伤未愈……”

    陈阳压低了声音,轻轻说道。

    萧凡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陈阳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你不知道,师父对我很好的,从天台城撤退的时候,师父就是为了保护我才受的伤,不然……我早就被魔兽吃了……”

    听得出来,宁轻语对陈阳确实很好,打定主意要让她做自己的衣钵传人。

    “素素,你能这么说,师父很欣慰……”

    便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略带几分虚弱,一听就知道说话的人重伤未愈。

    “师父?”

    陈阳顿时又惊又喜,叫道。

    只见不远处,一道人影自暗处走出来,发髻高耸,宫装华丽,正是天台宗宗主宁轻语,尽管脸色苍白。中气不足,这位却始终在努力保持着一派之尊的威严。

    “师父,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就出来了?”

    陈阳急忙走过去。搀住了宁轻语的手臂,急急说道,满脸真情流露。

    宁轻语喘了口气。爱怜地拍了拍她的手,低声说道:“傻丫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师父还能坐得住吗?”

    随即眼光一轮。落在了萧凡脸上。

    萧凡微微一欠身,说道:“宁宗主!”

    岳西国九大魔宗在萧凡心目中没有半分好感,但看在陈阳的面子上,对宁轻语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礼貌。不管怎样,此人是真心对陈阳好,萧凡对她自然又有所不同。

    “萧道友,多年不见,道友进境竟然如此之快,实在令人惊讶。”

    面对和自己同阶的萧凡,宁轻语往日的优越全都收了起来,微微颔首,很客气地说道。

    萧凡笑了笑,说道:“多承宁宗主夸奖,萧某运气不错。”

    宁轻语点了点头,眼神往软瘫在地的离轩身上一扫,双眸中闪过一抹极度厌恶和憎恨的神色,缓缓说道:“这个逆徒,竟敢欺师灭祖,多谢道友为我天台宗清理门户。”

    “师父,师父饶命……我是被逼的,真的,我是被逼的,师父饶命啊……”

    离轩不由得亡魂大冒,挣扎着爬起来,向宁轻语连连磕头,涕泪交流,哀声不断。

    当初决定投靠黑魔教,离轩早已将一切都筹划好了,整个计划万无一失。谁知道半路上杀出一个萧凡,将他的全盘计划破坏殆尽。

    “哼!”

    宁轻语峨眉一扬,皓腕轻抬,一道匹练般的剑光自袍袖间飞射而出,在离轩的脖颈间一绕而回,离轩的求饶声戛然而止,脑袋无声无息地滚落在地,脖颈间污血一冲老高,顿时血腥气四处弥漫,中人欲呕。

    “噗通”!

    无头尸身重重栽倒。

    这名欺师灭祖的叛徒,终于一命呜呼了。

    一剑斩杀了离轩,宁轻语看都不看那无头死尸一眼,转而望向陈阳,爱怜地摸了摸她的秀发,轻声说道:“素素,你跟萧道友走吧。你们原本就是伴侣。这么多年,跟在师父身边,你也吃了不少苦头……只可惜,师父看不到你大放异彩的那一天了!”

    “师父,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是走了,你们怎么办?”

    陈阳拼命摇头,泪水不绝流淌而下。

    “傻丫头,走了就走了,有什么怎么办?难道黑教主还能把我们天台宗都杀了?放心,他不会那么做的。”宁轻语微笑着安慰道:“再说,只要你和萧道友安全,我们就越安全……”

    说着,瞥了不远处的萧凡一眼。

    宁轻语不愧是一派之尊,自始至终,头脑都非常清醒。

    有萧凡这样一位和黑魔王同阶的元婴中期修士在外,黑魔王投鼠忌器,也不敢当真对天台宗怎样。

    毕竟萧凡并未伤及黑袍少年的性命。

    “嘿嘿,宁道友对这位萧道友,还真是满怀信心啊,倒是让黑某颇感兴趣了!”

    就在这时候,半空中响起一个轰隆隆的声音。

    所有人都脸色立变。(想知道《大豪门》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