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36章 压服
    “是谁在装神弄鬼?”

    “给老子滚出来!”

    黑袍少年大怒,厉声喝道,扭头四处扫视,神念之力同时向四面八方覆盖而去。

    人影一闪,萧凡出现在离轩的面前,冷冷地盯住了他。

    “萧凡?不好,有妖兽……”

    离轩像是见了鬼似的大叫起来。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怕的不是萧凡,而是和萧凡一起的那两头化形期妖兽。经历过魔兽攻城之后,离轩更是对所有兽族都怕得要死。萧凡一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仿佛就已经看到了不知躲在何处的强大妖兽。

    萧凡冷笑一声,一掌拍出。

    慌乱之中,离轩就要抵挡,却只觉得周身空气一紧,瞬间坚逾金铁,同时一股沉重如山的巨大压力当头镇压而下,如同整座山峰压在他的双肩之上,瞬息之间,浑身骨骼咔咔作响,仿佛就要被压得粉身碎骨。

    这么多年过去,离轩依旧停留在金丹后期境界,虽然功力比数十年前更加深厚,却始终难以逾越那道鸿沟,踏足元婴期。

    萧凡这一掌压下来,区区金丹后期修士,如何抵挡得住?

    饶是离轩满心不情愿,竭力挣扎,也还是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就这样跪在萧凡面前,浑身关节如同爆豆子般“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满头大汗如雨,脸色变得极其狰狞,竭尽全力想要站起来,双膝却死死跪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

    惊慌之余。离轩这才注意到,眼前的萧凡。早已不是当年的金丹期修士,身上气息可怖至极。赫然已经是元婴期高手了,而且,似乎气息较之全盛时期的宁轻语还要强大几分。

    难道短短数十年,这小子竟然就踏进了元婴中期境界?

    但这怎么可能?

    “饶命……”

    当此之时,自然不是研究萧凡进阶之路的好时机,一察觉到萧凡的恐怖境界,离轩心中仅有的那一点侥幸之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张口便叫了起来。

    “萧前辈,饶命。饶命啊……”

    这当儿,萧凡要取他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纵算黑魔王在此,也救他不得。

    萧凡尽可以先结果了他再说!

    “萧凡?”

    陈阳却呆呆地望着他,一时之间,完全回不过神来。

    萧凡点点头,左手袍袖一抖,便将陈阳拉到了自己身边。

    “大胆!”

    “还不放开她!”

    黑袍少年一声厉喝,左手一抬。一杆黑漆漆的长枪浮现而出,双手握住一摆,顿时十几条长约丈许的黑色长枪在虚空中冒出来,枪尖闪耀着点点寒芒。隐隐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邪气。

    “杀!”

    黑袍少年手中长枪往前一指。

    顿时破空之声大作,那十几条长枪向萧凡激射而来。

    萧凡一声冷哼,二十四片龙鳞甲飞射而出。转眼化为二十四柄青蒙蒙的短剑迎了上去。只听得一阵“噌噌”乱响,十几条长枪瞬间被锋锐的龙鳞剑切成了数十截。

    一股难闻的腥气骤然爆发。被切成数十截的黑色长枪,化为一股股的黑气。向萧凡等人席卷而去。

    “不……”

    “是黄泉煞气……”

    别人倒还罢了,跪在那里大喊饶命的离轩早已吓得脸如土色,大叫起来,如同见了鬼一般。

    这黄泉煞气席卷而来,可是“无差别攻击”,只要被这毒气卷入其中,不管是谁,都会没命,黑袍少年很明显没将他们的生死放在心上。

    那几名负责押解陈阳的天台宗叛徒,更是大惊失色,拔腿就跑。

    最先被黄泉煞气污染的二十四柄龙鳞短剑一阵尖鸣,瞬即化为一片片拳头大的青色鳞甲,纷纷向萧凡飞射而回,鳞片灵气大失,显然已经受创不轻。

    萧凡脸色一沉,左手一掌拍出,顿时狂风呼啸,飞沙走石,威势惊人至极。汹汹涌来的黄泉煞气,被这股狂风一卷,立马倒转回去,刹那间就回到了黑袍少年身前,差点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黑袍少年大惊,忙即抖动长枪,好一阵才将这些黄泉煞气收了回去,却是手忙脚乱了一番。

    萧凡右掌一抬,压在离轩身上的巨大压力顿时消失不见,“哇”地一声,离轩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就此软倒在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虚空之中,几道银色闪电浮现而出,霹雳声中,那几名逃走的天台宗叛徒禁不住长声惨叫,焦臭气息传来,再定睛细看,早已一个个扑地倒下,浑身焦黑,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萧凡,是你么?”

    陈阳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掌,低声问道,兀自有些不敢置信。

    原本以为自己这回真的难逃毒手了,萧凡却忽然飞将军从天而降,未免也太神奇了。

    “是我,别怕!”

    萧凡抬手揉了揉她乌云般的秀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你是谁?”

    黑袍少年刚才差点当众出丑,心中勃然大怒,虽然他也看得出来,萧凡的境界比他还高,但这是在魔焰城,黑魔教总坛所在地,整个岳西国八大魔宗的精锐都集中在此,纵算来的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那又如何?

    难道还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岳西国修真界?

    “萧凡!”

    萧凡转过身,望着他,淡淡说道,脸上神情早已恢复往昔的平静,似乎眼前这一切,都不怎么放在他的心上。

    “萧凡?你就是多年前巫灵谷那个叛徒?”

    黑袍少年不由有些诧异。多年前那次赌赛发生的情形,迄今犹历历在目。厉兽荒原赌赛举行了这么多次,唯独那一回。有参赛的金丹修士逃走,还害死了一名元婴修士。黑袍少年作为当年的亲历者。对此记忆犹新。

    不过传闻中,那名逃走的金丹修士。早已被厉兽山脉的妖兽吞噬,怎么又在这里冒了出来,还奇迹般地进阶到了元婴中期,甚至比他还高了一个境界。须知当年的萧凡,乃是参加赌赛修为最低的人,当年不过区区金丹中期境界而已。

    这样的进阶速度,简直闻所未闻。

    所以黑袍少年的语气很不肯定。

    或许只是重名,又或者,压根就是有人冒充。

    至于为什么有人冒充。一时之间,哪里想得那么多?

    “巫灵谷叛徒?阁下这话透着新鲜,萧某什么时候加入过巫灵谷么?如果这么说,当年殷老怪死在我手里,我岂不是和这家伙一样,欺师灭祖?”

    说着,萧凡的眼神在软成一滩泥的离轩身上轻飘飘扫过。

    “这么说来,你真是当年那个参加赌赛的小金丹修士了?听说我们黑魔教的黑白双煞,也是死在你的手里。是不是真的?”

    黑袍少年的语气益发阴冷。

    “对。”

    萧凡手腕一翻,一杆残破不堪的黑色旗帜浮现而出,带着一股难闻的腥气,和刚才黑袍少年祭出的黄泉煞气同宗同源。正是黑魔教的镇教之宝黑魔旗,当年黑魔王赐给黑白双煞防身用的。

    “好小子,果然是你!”

    黑袍少年双眼微微一眯。煞气四溢。

    “杀了我们黑魔教的弟子,还敢回到魔焰城来。还敢当着我的面炫耀,胆子真不小!”

    当年的黑白双煞。可是号称“金丹修士第一”,也是黑魔教最有希望凝结元婴的两名弟子,黑魔王这才不惜血本,将镇教之宝和自己的成名兵刃都交给了这两名弟子,希望他们在厉兽荒原能够满载而归,顺利进阶。真要是那样,现在黑魔教就有六名元婴修士,实力更上一层楼,所有岳西国的其他宗门,都只能匍匐在这个庞然大物的脚下,仰其鼻息。

    谁知黑白双煞却一去不返,就此死在厉兽荒原。

    到底是死在厉兽荒原的妖兽之口,还是死在参赛的修士手下,迄今还是一个谜!

    现在,这个谜底终于解开了。

    当年灭杀黑白双煞的真凶,就在眼前。大摇大摆地回到了魔焰城,并且还准备当着他的面,将黑师兄指名要的金灵体女修带走。

    嚣张跋扈,莫此为甚!

    萧凡扫了他一眼,淡然说道:“阁下是打算阻拦萧某吗?陈阳是萧某的伴侣,谁敢打她的主意,就是与萧某为敌。阁下可要想清楚了!”

    这话说得!

    直接将黑袍少年视若无物。

    “好大的口气!”

    “阁下莫非以为有了眼下的修为,就可以在魔焰城横行霸道,来去自如?那还差得远呢!”

    “纵然你是后期大修士,也不敢如此嚣张!”

    说着,黑袍少年左手一扬,一道光灿灿的符箓冲天而起,就要爆裂开来。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传音符。

    别看黑袍少年嘴里说得硬气,却毫不犹豫就放出了传音符,显然他自己心里很清楚,真要留住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凭他一己之力,是万万不够的。不管他内心深处,是不是怀疑萧凡的进阶速度。

    但中期修士就是中期修士,这一点绝不会假。

    萧凡一掌压服离轩,转眼间灭杀几名天台宗的叛徒,可都不是假的。

    萧凡左手一抬,一道银弧激射而出,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那张光灿灿的符箓,符箓哀鸣一声,就在电光之中化为了乌有,随即扭过头,淡淡地盯住了黑袍少年。(想知道《大豪门》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