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34章 欺人太甚
    岳西国首都魔焰城,一片肃杀之气,整个城市全部戒严,对一切进出的修士都盘查极严。

    情形是在突然间便坏的。

    就在不久之前,毫无征兆的,厉兽山脉就冲出大量的魔兽,将进入山脉捕猎的几乎所有修士都一扫而空,随即冲垮了厉兽荒原的封印大阵,浩浩荡荡杀到了天台城下。

    然后就是恶战,天台城沦陷。

    到如今,短短几个月时间,岳西国的国土已经沦丧了一小半,魔兽很快就会推进到魔焰城下。

    魔焰城全城戒严,除了天台宗的残余弟子全部进入魔焰城,以及早已与黑魔教合二为一的巫灵谷,黑魔教还要求岳西国其他六大魔宗都放弃自己的老巢,全线收缩,固守魔焰城。

    魔兽数量实在太多,单单靠着黑魔教一派之力,再加上巫灵谷和天台宗残余力量,压根就不足以守住魔焰城。如果不齐心协力,集中兵力防守魔焰城的话,结果可想而知,只能是被魔兽各个击破,最终整个岳西国沦陷,八大魔宗彻底覆灭。

    其他六大魔宗尽管很不情愿放弃自己的老巢,却也知道黑魔教说的在理,绝不是危言耸听。要紧关头,再不抱成团,那就是死路一条。

    也不是没有人考虑往其他国家撤退,但那也未必见得就是好事。

    这可不是简单的撤退,事关资源的再分配,其他国家的修真宗门,绝不好相与。更不要说。岳西国九大魔宗,多年前曾经将正道宗门赶了出去。早已结下了深仇大恨。如今想要那些正道宗门重新接纳他们,将本就紧张的修真资源再让出一部分来给他们安身立命。趁早不要做这白日梦。

    与其寄人篱下,苟延残喘,还不如拼死一战,只要守住了魔焰城,将来就不是没有光复整个岳西国的希望。

    黑魔王派去其他国家求援的信使,还没有回报。

    在此之前,彼此积怨太深,岳西国九大魔宗甚至还抓捕过不少其他宗门的金丹后期修士,参与厉兽荒原的赌赛。这种残暴行径。尤其遭到正道宗门的排斥和痛恨。

    不过相信在魔兽的威胁之下,这些正道宗门最终还是会权衡清楚利弊得失,向岳西国派出援兵的。

    否则,一旦岳西国全部沦陷,不但八大魔宗残余的魔道修士会涌进其他国家争抢资源和地盘,蜂拥而来的魔兽也很难对付。与其在自己的地盘上开打,将一切打得稀烂,还不如在岳西国打,至少打烂的是别人的家当。

    这笔账。每位掌教都会算。

    所以现在的魔焰城,不但肃杀,而且拥挤不堪。

    各大魔宗重新划分地盘,在城里安顿下来。各种争斗自然在所难免,好在高阶修士还算头脑清醒,小争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理会,大的争斗决不允许发生。

    城里的秩序。勉强还能维持得下去。

    尽管魔焰城已经戒严,却并未完全封城。还是允许修士们进出,只是盘查严厉得很。

    这难不住萧凡。

    将天妙宫的幻术和妖刀宗的隐匿术融为一体之后,千幻面更是千变万化,不要说城门那些修为不高的守卫,就算是同阶修士,没有修炼特殊神通,等闲也查探不到他的真容。

    萧凡直接将自己的修为压到了金丹初期的境界,伪装成巫灵谷的弟子,进入了魔焰城。

    他随身携带着土魔偶,如此强烈的灵巫气息,让他伪装成巫灵谷弟子几乎天衣无缝,而且黑魔教吞并巫灵谷未久,为了安抚,对巫灵谷的弟子比较客气,尽量给予方便。

    萧凡毫不费力就进了城。

    虽然眼下整个魔焰城都很拥挤,但在城东的天台宗总坛所在地,还是秩序井然。

    入夜。

    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里亮起了柔和的光芒。

    客厅之中,胖胖的南长老正在陪客。

    南长老是天台宗三位元婴修士之一,也是仅次于宗主宁轻语的高手,平日里总是红光满面,笑容可掬。眼下,南长老的却脸色蜡黄,虽然也是满面笑容,却显得颇有几分僵硬,目光又是紧张又是尴尬,身上的气息也不是十分稳定,时强时弱,仿佛刚刚踏足元婴境界一般。

    一眼就能看出来,南长老受伤不轻。

    坐在南长老对面的,则是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黑袍少年,满脸倨傲之气,高高在上的模样任谁见了心里却极不舒服。

    这位黑袍少年看上去十分年轻,甚至是青涩稚嫩,但双眼之间,却满是世故老到,傲气逼人。身上透出的灵力波动也极强,隐隐已经有了元婴初期巅峰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踏入中期境界。

    南长老纵算在全盛时期,较之黑袍少年,也还有所不如,更不用说现在身受重伤,真元大损了。能保住元婴境界,已经算是他运气极佳,还动用了准备多年的后手。

    在这位仅次于黑魔王的黑袍少年面前,南长老确实很难硬得起来,只能赔着十分的小心。

    毕竟如今整个天台宗都算是寄人篱下。

    “南贤弟,你们天台宗到底是个什么章程?总这么推三阻四的,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难道是故意在敷衍查某不成?”

    黑袍少年将手中的茶杯重重顿在梨花木茶几上,怒气冲冲地说道,神态倨傲,老气横秋。

    南长老赔着笑,很为难地说道:“查兄,这个事,实在不是南某能够做主的。你也知道,陈阳是宁师姐最钟爱的弟子,就算在魔兽攻城之时,师姐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护她周全……如今宁师姐正在闭关疗伤,再没有得到她许可之时,南某真的不敢点这个头,还请查兄能够体谅一二。”

    黑袍少年冷笑一声,说道:“南长老,你这就是在敷衍我了吧?为了对付魔兽,黑师兄专门创建了一个五行大阵,需要五行灵体的修士主持大阵,现在就差金属性灵体了,贵宗陈阳陈师侄,正好是金属性纯灵体,是主持五行大阵庚金阵眼的最佳人选。若在平日,自然要和宁宗主商议。可眼下情形不一样,事急从权。难不成宁宗主一辈子闭关不出,我们就一辈子这样耗着不成?”

    “就算我们耗得起,魔兽可没有那样好的耐心。一旦魔兽推进到我们魔焰城下,到时候,误了大事,请问谁能当得起这个责任?”

    南长老依旧赔着笑脸,连连点头,似乎对黑袍少年所言深以为然,眼里却飞快地闪过一抹厌恶的神色。

    “南长老,我也知道,陈师侄是宁宗主的爱徒,天生的金属性纯灵体,修炼你们天台宗的‘锐金诀’事半功倍,进境极快,短短数十年间,就从筑基中期进阶到金丹中期,是罕见的修炼天才。宁宗主将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指望她日后能将天台宗发扬光大。但你也要清楚,眼下抵御魔兽的进攻才是第一要务。任何宗派任何修士,都要为此尽力。这可不是为了我们黑魔教,更是为了你们天台宗。如果此战再败,魔焰城不保,请问南长老,天台宗还能去何处立足?”

    黑袍少年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盯住了南长老,神态益发的咄咄逼人。

    南长老脸色一阵阴一阵晴,腮帮子鼓了又鼓,咬了咬牙,低声说道:“查长老,请恕在下无礼……南某怎么听说,那个五行大阵,不是出自黑教主之手,而是巫灵谷蔡道友的提议……主持五行大阵的人,也不是普通修士,而是血魔偶……”

    将我们天台宗最有前途的弟子派到你们黑魔教去主持什么阵法,也就罢了,为了抵御魔兽,原本就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但你们却想着要将好端端的一名纯灵体弟子炼制成血魔偶,那就未免欺人太甚。

    就算陈阳不是天台宗宗主最宠爱的嫡传弟子,只是天台宗的普通传人,也断不容人这样欺负。

    “胡说八道!”

    南长老话没说完,黑袍少年便一声断喝,打断了他,眼神变得恶狠狠的,几乎想要一口将南长老吞了下去。

    “南长老,是谁传的这种谣言?什么血魔偶?简直是胡说八道!”

    “查兄千万不要误会,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南长老双手连摇,一迭声说道:“当初才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我也觉得是无稽之谈,狠狠训斥了那人一顿。只是,近来物议汹汹,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在下也不免有些担心。虽然说,抵御魔兽是大事,但八大宗门勠力同心,协力一致,也是很重要的。若是我们内部都不能团结,相互起了猜疑,又如何能对付得了魔兽?”

    南长老神态虽然谦恭,说出来的话却是毫不含糊,摆明了就是直指黑魔教炼制血魔偶。

    巫灵谷本来就是以炼制魔偶闻名,那也没什么。

    但现在这样不给天台宗半分面子,直接要将陈阳带走,未免欺人太甚。哪怕天台宗眼下实力再不济,这样的事,也决不能答应。否则的话,天台宗日后还怎么在岳西国立足?

    “嘿嘿,这么说,南长老是宁愿相信传言,也不相信查某的话了?”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给南兄面子!”

    黑袍少年眼里凶光闪烁,恶狠狠地喝道。

    “给我带上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