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31章 走火入魔
    “你是金州城来的?你是哪个医馆的郎中?”

    一听萧凡此言,尚师叔立即改颜相向,急匆匆问道。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在金州城只是无名小辈,却是不劳尚道友动问了。不过,不管赵门主得了什么病,万年定风果和五千年的息风根,都不能混用,这是毫无疑问的。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尚师叔脸上露出迟疑之色,说道:“是吗?我怎么听郎中说,息风根和定风果一样有效,是可以相互替代的……不说这些了,范道友既是金州城的郎中,肯定是极有本事的,请跟尚某走一趟吧。只要范道友医好了赵师兄,我隗武门绝不亏待范道友。”

    萧凡轻轻点头。

    尚师叔顿时大喜过望,一迭声的邀请。

    尽管他也不曾见识过萧凡的本事,但久病之人,宛如溺水之人一般,但凡有一根稻草,也要牢牢抓住不放。何况此人有金丹后期修为,又自称懂得医术,说不定在金州城也是极有名望的郎中。

    尚师叔虽然刚刚从金州城回来,但金州城那么大,医馆林立,元婴期郎中都有不少,尚师叔也不可能每位郎中都识得。

    当下一行三人离开传送大殿,前往隗武门总坛。

    鸿婺城固然是季明国的都城,但整个岳西地区都极其偏僻,算得是域外蛮夷之地了,较之南洲大陆的繁华兴盛,那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鸿婺城的规模,远远赶不上金州城。不过如果放在中土界。那也是罕见的大城市了。

    隗武门能占据着季明国的都城,在这里开宗立派。毫无疑问,是季明国最大的宗门。萧凡在巫灵谷的时候。曾经查阅过相关典籍,知道隗武门号称是南洲大陆正道十大宗门之一真武门的分支,至于是否属实,那就不好说了。

    隗武门的总坛在鸿婺城东北处,一连片茂密的山林,郁郁葱葱,景色颇佳。只不过戒备森严,一片肃杀之气。

    估计是因为厉兽山脉引发了魔兽兽潮的原因。

    真不知道地底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鬼物和魔兽四处乱窜。而且明显实力大增的样子。这种情形,不大可能是因为地底世界自身的变故造成的,应该是得到了某种强有力的支援,才敢再次窜出地面来,公然向梭摩界的修真同道宣战。

    联想到北冥大海深处禁地的异常空间波动,难道地底世界再一次与七夜界相通了?

    果真如此,那界面大战就真的有可能重启!

    只不过这些事情,暂时还轮不到萧凡去关心。他固然已经进阶到元婴中期,在梭摩界。也算是高阶修士了。却基本算得是孤家寡人一个,百雄帮的实力和那些真正的大宗门比较而言,不值一提。界面大战,首先要操心的是太上宗昊天宗太极门这些超级大宗门的大人物。

    在尚师叔的引领之下。一行三人毫无阻碍,进了隗武门总坛,直奔门主所居的殿宇而去。所过之处,大家纷纷向尚师叔行礼。恭谨无比。

    一直到一座花园之前,才终于遇到了阻拦。

    不过两名值守弟子还是恭恭敬敬地向尚师叔行礼。低声说道:“师叔,您回来了?”

    尚师叔点了点头,也没有强行要进入花园,沉声问道:“门主呢?”

    “启禀师叔,门主在金锁阵里。”

    “在金锁阵里?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没事吗?”

    尚师叔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去。

    值守弟子对视一眼,期期艾艾地说道:“师叔,您去南洲大陆之后,师父的病情越来越厉害,现在几乎每天都待在金锁阵里,否则的话,根本就镇压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

    尚师叔脸色阴沉得如同要滴下水来。

    萧凡双眉紧蹙,沉声问道:“尚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尚师叔看他一眼,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萧凡有些不悦地说道:“尚道友,你请我来给贵门主看病,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这病怎么治?”

    “范道友,你真能治好我师兄的病?”

    萧凡就笑了,笑着摇摇头,说道:“尚道友,话不是这么说的,是不是能治好病,没有哪个郎中敢打包票。但病人到底是怎么个情形,总要说给郎中听听吧?不然怎么治病?”

    看上去,你老尚不想是那种不通道理的人啊。

    尚师叔咬了咬牙,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说道:“是这样的,范道友,我师兄前些日子练功出了些意外……”

    “练的什么功,出了什么意外?”

    萧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问道。

    “具体练的什么功,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是强化神识的功法……也不知是这功法有什么问题,还是在练功时出了岔子,总之我师兄这段时间总是心神不宁,性子也变得极其暴躁……故此,我们专门建了一个八门金锁阵。这个阵法是祖师们遗留下来的,一旦师兄察觉难以自制的时候,便自行进入金锁阵中,借助阵法之力,助他凝神静气……”

    虽然尚师叔说得含含糊糊,萧凡却基本清楚了。

    这隗武门门主赵天奎是练功走火入魔。

    强化神识的功法和丹药,原本就极其危险。萧凡一直都在服用的“太清化灵丹”,就对增进神念之力有奇效。不过萧凡在炼制的时候特别小心,始终控制着二叶参等几位主药的用量,在调配丹方时,特别讲究文武相济,绝不肯贪功冒进。

    这“太清化灵丹”不愧是上古时候留下来的奇方,虽然他眼下已经进阶元婴中期,丹药增进神念之力的功效丝毫不减。单以神识之力而论。他已经不在普通元婴后期大修士之下。

    赵天奎以八门金锁阵自我镇压,也算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前些日子。我去你们金州城寻药之时,师兄每天使用金锁阵的时间也不超过两个时辰。一般都是在子时和午时,没想到现在病情已经恶化到了如此地步,需要整天待在金锁阵中了。”

    尚师叔边说边摇头,颇为懊丧。

    隗武门之所以威震季明国,领袖群修,靠的就是这位元婴中期修为的赵门主,一旦赵天奎出了意外,隗武门在季明国修真界的地位,立时就会一落千丈。虽然不至于从大宗门之中除名,却起码不会再有先前的威风了。

    萧凡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好……”

    值守弟子刚刚打开花园大门,便只听得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似乎整个大地都在轰隆隆地颤抖不已。

    “怎么回事?”

    尚师叔不由大惊失色。

    “师叔,好像,好像是金锁阵那边,出了麻烦……”

    大头人齐兴子更是脸色大变,叫道。

    “糟了……”

    尚师叔眼里露出惊惧之色。

    一旦八门金锁阵镇压不住,赵天奎脱困而出。整个鸿婺城,谁能制得住他?搞不好就是一场大杀戮。

    “师叔,怎么办?”

    很显然,齐兴子也想到了这恐怖的后果。

    赵天奎可是整个季明国修真界的第一高手。他要是得了失心疯,整个鸿婺城立时就会血流成河。而首当其冲的,则是隗武门这些弟子。

    “快。马上过去,加强金锁阵的镇压之力……”

    “已经来不及了。”

    萧凡轻声说道。

    “什么……”

    话音未落。轰然巨响,前边一座偏殿的顶部被齐刷刷掀了起来。一道杏黄色人影冲天而起,带着狂暴无比的气息,向这边猛扑而来。

    “师父……”

    齐兴子大叫。

    萧凡眼底绿芒闪耀,早已看得明白,这杏黄色人影是一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面相威严,只不过此刻却满脸疯狂之意,双眼之中,杀机毕现,疯狂无比。身上散发的灵力波动,极其强大,俨然已经进阶元婴中期多年。

    无疑,此人就是隗武门门主赵天奎。

    转眼之间,赵天奎就到了近前,一掌向齐兴子击来。

    刹那间飞沙走石,狂风呼啸,令人倍感压迫,呼吸不畅。

    齐兴子顿时连气都喘不过来,要待闪避,浑身如同承受了万斤重压,双脚牢牢黏在地上,连半分都难以移动,瞬间面如土色,声嘶力竭地叫道:“师父,是我啊,是我……师叔救命……”

    叫声凄厉无比。

    “师兄!”

    尚师叔一声低喝,斜刺里一掌击出,迎了上去。

    赵天奎左手一挥,又是一股大力涌出。

    尚师叔不过是元婴初期修为,境界远低于赵天奎,而且赵天奎又正处于疯狂之中,每一下出手都是竭尽全力,狂暴万分。两股大力一交,尚师叔闷哼一声,“噔噔噔”连退数步,差点一跤坐倒,一张脸涨得通红,如欲滴下血来。

    “师父,不要杀我……”

    齐兴子吓得尖声大叫,连丝毫招架之力都没有,眼见赵天奎一掌已经击到面前,不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赵门主,手下留情!”

    便在此时,只听得萧凡低声喝道,一股庞然巨力自旁边涌来。

    “轰……”

    两股巨力相交。

    赵天奎一声闷哼,身子猛地往后退出数丈之外,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

    萧凡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缓缓将手掌收回,毫发无伤。

    “……”

    刚刚死里逃生的齐兴子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ps:感谢我是一条鱼1,書友817124530,书友144749848746,天地之九尾9,水鳥大寶,会飞猪猪爱上书,书友150228002852259,临沂热,暗暗_啊啊,幸运的给力76,天煞古稀,chenak,黄师傅63,大通吉祥,红泥煮酒,一个幸运垂青的男人,tumpling,寄生狼,歐叫等等书友的打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