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29章 再回岳西
    半个月后,萧凡独自一人,出现在鸿婺城。

    鸿婺城是季明国都城,也是厉兽山脉以西,岳西地区少数几个有超级传送阵通往南洲大陆的城市。自从千年之前发生了大规模的空间坍塌之后,通往南洲大陆的传送阵就只剩下了两个。

    一个在鸿婺城,另一个则在极西之地,距离鸿婺城还有上千万里之遥。

    因为超级传送大阵维护不易,传送费用更是一个惊人的数目,不是大商家,付不起这样的代价。故此千年以来,岳西地区与南洲大陆的交流,越来越少,差不多被南洲大陆的修真同道彻底忘记了。

    所以,当萧凡独自一人想要启动传送大阵前往岳西地区之时,负责传送大阵管理的那名元婴修士以为自己听错了。若不是看在萧凡乃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就要直接将萧凡轰出去了。

    谁耐烦和脑子不清醒的人瞎掰?

    就算是那些财雄势大的超级商家,多数时候也是合在一起使用传送阵,以分担传送的庞大费用。

    这位传送阵的管理者倒也是一片好心,告诉萧凡,按照惯例,大约两个月后,会有几个大商家使用传送阵,前往岳西地区做买卖,萧凡不妨稍候,到那时和大家一起走,只需要花费十分之一的灵石,如果使用传送阵的人多,甚至还能更节省些。

    对于修真之人来说,两个月时间当真是一闪即逝,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萧凡却毫不迟疑地拒绝了他的好意。随即交割了传送费用,让他立即启动传送阵。他要第一时间赶往岳西地区。那么大笔的灵石交出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当真是财大气粗得紧。

    有史以来,通往岳西地区的超级传送阵第一次为一个人开启。

    不久之后,萧凡的身影,就在鸿婺城的传送大阵之中显现而出。虽然传送距离很远,但体内有“乾坤鼎”护身,萧凡甚至连传送令牌都不必使用,走出传送阵之时一脸轻松,没有半分眩晕不适的感觉。

    在进入传送阵之时,萧凡就已经戴上了千幻面。幻化成一名中年文士,走出传送阵的时候,更是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金丹后期。

    他很清楚,岳西地区不比南洲大陆,一名元婴修士已经是了不得的祖师,无论走在哪里,都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而元婴中期修士更是凤毛麟角,甚至已经堪称一国之尊。

    比如整个岳西国。元婴中期修士不过区区两人而已,号称岳西国第一修士的黑魔教主黑魔王,也只是元婴中期修为。

    如果他在鸿婺城显露出元婴中期的修为,只怕立时就会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

    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在岳西地区的地位也已经够高了。

    不过,当见到传送阵走出来的仅仅只有萧凡一人之时。还是让方诚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应该是一堆人传送过来么?以往每次都这样,从未见过一个人使用传送阵的。

    莫非是传送过程中出现了意外?

    可是传送阵一切正常。并没有任何不妥啊!

    直到萧凡走到了面前,方诚才勉强回过神来。双手一抱拳,说道:“隗武门方诚,见过道友。请教道友高姓大名,从何处来,到鸿婺城有何贵干?”

    此人有金丹中期修为,看上去,行事也还稳重。

    “在下范林,从南洲大陆霍山国金州城而来,到鸿婺城乃是借道,要前往岳西国。还望方道友行个方便。”

    萧凡微笑答道。

    这个回答中规中矩,自然是早就想好了的。

    方诚随即问道:“此番只有范道友一人传送而来么?其他人呢?”

    萧凡依旧微笑说道:“此番传送就只有范某一人。”

    方诚不由得大吃一惊,禁不住再次仔细大量起萧凡来。启动传送阵一次,需要多少灵石,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超远距离的传送,普通金丹修士就算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凑齐传送一次的灵石。不少元婴老怪,也要结伴同行,以节省灵石的开销。

    这个姓范的金丹修士,竟然说他独自一人启用了传送阵,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萧凡原也知道,一个人传送过来肯定会引起这样的麻烦,但两个月时间他实在是等不起了。整个蛮荒世界已经糜烂,岳西国紧挨厉兽山脉,更不知道变成了何等样子。尤其天台城就在厉兽山脉一侧,距离不过数万里,更是首当其冲。

    再等两个月,真不知道陈阳会出什么意外。

    甚至于,现在陈阳是不是安然无恙,都很难说。

    “范道友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这么急着去岳西国?我看道友修炼的功法堂皇正大,不像是魔道修士……”

    稍顷,方诚问道,脸色已经变得极其凝重,眼里满是戒备之色。

    萧凡这才想起,岳西国和季明国可不友好,当年岳西国九大魔宗,联手将其他正道宗门都赶出了岳西国,而季明国则是正道宗门占据上风,隗武门更是季明国正道宗门的盟主。

    岳西国已经被魔道宗门占据,故此方诚一听说萧凡要赶往岳西国,顿时便戒备起来。

    当下萧凡抱拳说道:“方兄误会了,在下绝非魔道修士,只是有些私人事务,必须立即赶往岳西国。请方兄行个方便……”

    说着,袍袖一抖,一个玉瓶浮现而出,微笑着递到了方诚手中。

    方诚有些疑惑地接了过去,眼中警惕之意丝毫未减,不过倒也并不担心萧凡耍什么花样。须知这是在鸿婺城,隗武门总坛所在地,他一个南洲大陆来的外地修士,单身一人,还怕他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方诚打开玉瓶的瓶塞,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鼻而来,带着些许辛辣刺激的味道,方诚疑惑的双眼猛地瞪得圆溜溜的,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叫道:“这是……小巫灵丹?”

    虽然他是隗武门的弟子,与岳西国巫灵谷没有任何关联,但“小巫灵丹”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在鸿婺城的地下坊市之中,偶尔能见到小巫灵丹出售,每一颗都价值不菲。方诚曾经花了一小半积蓄,买下一瓶小巫灵丹,服下之后,果然大有效果,功力大进,就此突破初期瓶颈,踏入了中期境界。只可惜他财力有限,小巫灵丹又极其稀罕,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买过这种药性极其猛烈的灵丹。否则的话,修为肯定还会更上层楼。

    故此,方诚对小巫灵丹算得十分熟悉,一闻之下,就认了出来。

    萧凡轻轻笑了。

    只要此人识得小巫灵丹,那就很好,省了他不少口舌。

    没有任何一位金丹期修士,可以抵挡得住小巫灵丹的诱惑。尤其是金丹后期以下的,小巫灵丹增进功力的效果极其显著。

    这小巫灵丹,还是他当年剩下来的,他进阶太快,小巫灵丹甚至来不及服食完毕,还有不少剩余的。至于姬轻纱,萧凡专门为她炼制了更加合适的丹药,小巫灵丹姬轻纱倒是用不上,正好拿来“贿赂”一下这姓方的。既然他是管传送阵的,将来返回南洲大陆之时,这层关系也用得上。

    如今的萧凡,早已富得流油,也不在意区区一瓶金丹期修士服用的丹药。

    “范兄,你这是何意……”

    方诚嘴里询问,手里却死死抓住了那玉瓶,再也不肯松开。

    这一瓶小巫灵丹,足足抵得他一半的身家。

    萧凡微笑说道:“方兄辛苦,区区一瓶丹药,不成敬意。日后范某要返回南洲大陆,还有要麻烦方兄的时候。”

    方诚也是八面玲珑之人,闻言二话不说,手腕一翻,灵丹就收进了储物镯里,刚才的戒备和警惕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满脸堆笑,似乎和萧凡的关系一下子就亲近起来,一叠声说道:“好说,好说……这是范兄的令牌,请范兄收好了。有了这面贵宾牌,这鸿婺城中大多数地方,尽可去得。”

    说着,将一面精致的白玉令牌,双手递给萧凡。

    “多谢方兄。”

    “范兄不必客气……范兄刚才言道,从霍山国金州城而来?难道就是号称岐黄之术冠绝天下的金州城?”

    方诚问道。

    萧凡略感诧异,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方兄也听说过金州城么?”

    “怎么没听说过?金州城在我们季明国可是大名鼎鼎,大家都听说过的……原来范兄是金州城的修士,怪不得这么大手笔……”

    方诚连连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在金州城,什么灵丹妙药没有?

    难怪一出手就是一瓶小巫灵丹,真不愧是修真圣地啊,哪里是岳西地区这偏僻之地的穷修士可望其项背的?

    萧凡就笑。

    在穷修士眼里,所有其他地方都是富得流油,遍地灵石。唯独他待的地方是最穷的,最没前途。

    方诚随即说道:“却不知范兄要去岳西国做什么?那里如今可不太平……”

    萧凡双眉微微一扬,正要开口,却只见一道人影激射而来,传进了传送大殿,尚未站定身子,便扯开嗓门高声叫道:“方师弟,可是尚师叔从金州城回来了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