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11章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当下萧凡先布下一个幻阵,将此处遮蔽起来,再和黑麟分头行事,开始同时布置七星阵。

    七星阵的阵法并不复杂,却极其耗费真元法力。如果法阵威力太小,以阵破阵就是个笑话而已。七星阵阵法简单,就只能在布阵器具的威能上着手来想办法提高法阵的威力。

    布阵之时,灌注的真元法力越多,破阵时的威能便越大。

    黑麟虽然不久前才刚刚进阶化形期,却和其他妖兽大不一样,灵智早开,和萧凡数十年朝夕相处,心意相通,对阵法之道的领悟,远非普通阵法师可比,造诣极高,布阵的速度,较之萧凡亦只是稍逊而已。

    堪堪两个时辰过去,七星阵便布置完成。

    斗柄正对遮蔽大阵的右下角。

    经过萧凡的仔细推算,此处乃是整个遮蔽大阵最薄弱的所在。

    萧凡步罡踏斗,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食中二指并指如戟,猛地向前一指。

    “疾!”

    只见七星阵光芒大放,斗柄处闪耀出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骤然向遮蔽大阵的右下角直冲而去。

    “轰”地一声闷响!

    遮蔽大阵也是光芒大放,上边镌刻的大量符文飞速闪耀,整座大阵嗡嗡作响,启动起来,法阵中心处电弧乱闪,一道道粗大的金色雷电逐渐汇聚过去,透出一股极其强大的恐怖威压。

    萧凡脸色变得极其严峻,青光一闪,龙鳞甲浮现而出。将他浑身都包裹起来,手臂一扬。如意雷光塔滴溜溜地转动,顷刻化为丈许大小。挡在了他的身前。

    这样规模的强**阵一旦启动,所爆发出来的杀伤力,甚至不在元婴后期大修士全力一击之下。饶是萧凡已然踏足元婴中期境界,法力大涨,也绝不敢掉以轻心,瞬间就把出了最强的防御手段。

    “喵……”

    黑影一闪,黑麟躲到了萧凡身后。

    作为一头灵兽,这大阵对她只会更加敏感,纵算黑麟已经是化形灵兽。也万万不敢挡这法阵正面一击。黑麟刚刚躲到萧凡身后,便只听得霹雳一声,一道水缸般粗大的金色电弧,猛轰而出。

    昊天宗阵法大师布下的法阵,攻击手段自然是以雷电之力为主。

    粗大电弧一闪而至,毫不客气地轰击在雷光塔之上,雷光塔银光闪耀,将大部分金色雷电都吸收了进去。但这道雷电之力,来势实在太过凶猛。雷光塔虽强,也难以将所有雷电之力都完全吸收,当下便有部分金色电弧绕过雷光塔,气势汹汹向萧凡轰击而来。

    十二片本命龙鳞飞舞而出。化为十二面小型盾牌,拼接在一起,瞬即便成为一面巨型盾牌。将萧凡整个人都遮蔽起来。

    “轰隆”一声巨响,本命龙鳞四散乱飞。却也将金色电弧再次削弱了一大半,剩下不多的电弧。毫不停留,猛轰在萧凡身上,龙鳞剑一阵青芒闪耀,终于将这些剩下的金色电弧都吸收得干干净净。

    萧凡手中本来还扣着玄武甲,却是不必祭出来了。

    “疾!”

    萧凡又是一声断喝,力贯双足,浑身法力向脚下的七星阵猛灌而去。

    七星阵光芒耀眼,一股远比刚才更加强大的气息,再次猛攻遮蔽大阵的右下角。

    那一处符文乱闪,甚至空间都开始轻微扭曲起来。

    遮蔽大阵毫不示弱,随即发动了第二次反击,一道比先前更加粗大的金色电弧,轰然而来。萧凡还是老办法,借助雷光塔和龙鳞甲的威能,硬生生将这恐怖的雷电之力接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之后,龙鳞甲的光芒不免黯淡了几分。

    甲胄虽好,终究也难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硬扛法阵之力。

    萧凡深吸一口气,双目一瞠,再次将浑身法力注入到七星阵之中。

    不一刻,双方便已经反复攻守五次。

    到第六次的时候,连雷光塔都已经吸够了雷电,一大半的金色电弧,绕过宝塔,向萧凡轰击而来。面对这气势汹汹的雷电之力,龙鳞甲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呜呜的警告之声。大半的法阵之力,这一次单纯依靠龙鳞甲,无论如何地抵挡不住了。

    萧凡脸色一沉,手指轻弹,雪白的玄武甲飞射而出,瞬间化为三尺大的盾牌,毫不犹豫地迎上了那道粗大的金色电弧。

    “轰……”

    金色电弧重重轰击在玄武甲上,雪白的玄武甲立时凹陷进去,看似不支,却牢牢抵住了金色电弧。

    “黑麟!”

    “快!”

    “就是现在!”

    萧凡大喝。

    黑麟闪身而出,额间忽然浮现出一片银白色的印记,看上去仿佛一只银色的眼睛,却没有眼仁,只有一点点眼睛的轮廓,还很不清晰。但随即,一道银白色的光柱猛地从黑麟额间喷射出来,径直向遮蔽法阵的右下角轰击而去。

    这当儿,右下角在七星阵连续六次的猛攻之下,早已一片焦糊,面目全非。加上遮蔽大阵又连续抽走法阵的法力反击萧凡,右下角这一小块已经到了最脆弱之时。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用在破阵之上,却是萧凡从镇岳神殿戚夫人那里学到的。戚夫人也是法阵大师,当初攻破地下世界的遮蔽大阵,用的就是这个方法。如今萧凡依样葫芦,料必也能收到同样的效果。

    “嗤……”

    银白光柱正中遮蔽大阵右下角,早已虚弱不堪的遮蔽法阵发出一声哀鸣,一阵水纹般的扭曲过去,赫然被撕开了一个大洞。

    在右下角被撕开的瞬间,正和玄武甲相持不下的金色雷电也哀鸣一声,骤然消失不见。

    萧凡身子略略晃了一下,额间早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却长长舒了口气,一招手,将雷光塔和玄武甲都收了起来,身上青光一闪,龙鳞甲也就此消失。

    “走!”

    萧凡低喝一声,片刻也不耽搁,化为一道白芒,径直射入了右下角撕开的大洞之中。

    黑麟紧随其后。

    被撕开一角的遮蔽大阵,对此毫无反应。

    遮蔽大阵之后是一座小型阁楼,阁楼之中,则是一个小巧而又精致的传送阵。

    这是进入秘殿的必由之路。

    人人都知道秘殿的入口就在天机阁,但秘殿却不一定和天妙宫在一起。否则的话,只要将天妙宫掘地三百丈,总能将秘殿找出来,却是不必四处抓捕天妙仙子那么麻烦了。这种小型传送阵传送的距离不会太远,但几千上万里却是有的。而且没人知道传送阵通往哪个方向。

    不过,这个传送阵已经被破坏掉了。

    仔细一想,倒也能够明白,昊天宗这是故意为之。既然只有天妙仙子本人能够进入秘殿,那么这个传送阵就没必要完好无损。一旦他们抓到了天妙仙子,自然可以随时将这传送阵修复。如果是天妙仙子独自一人闯到了这里,却要无功而返。

    “主人,怎么办?”

    黑麟不由得望向萧凡,问道,小嘴嘟了起来。显见得对昊天宗的小人行径,大为不悦。

    萧凡淡淡一笑,嘴角闪过一抹不屑之意,说道:“无妨,这一层,清柔早就已经想到了。昊天宗的人做梦也想不到,这传送阵是双层的。破坏了表面这一层,深埋地下的那一层一样能用。”

    “耶,仙子姐姐果然好聪明!”

    黑麟便伸出了“剪刀手”,嚷嚷起来。

    这些“坏习惯”,自然都是地球生活的残留了。

    当下萧凡带着黑麟,踏上那残缺不全的传送阵,从储物镯里取出一面玉牌,左手拇指在中指上轻轻一划,一滴晶莹的鲜血滴落在玉牌之上,鲜血慢慢向玉牌之中渗透,足足一刻钟光景,这一小滴鲜血才终于被玉牌完全吸收。

    萧凡轻轻舒了口气。

    这面玉牌,是开启传送阵的令牌,一直由天妙仙子亲自保管,而且,激发这面令牌的方法,和普通方法迥异,必须是天妙仙子自身的精血,要不就是她双修伴侣的精血。玉牌也可以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天妙仙子的本命真元。

    只不过,这也只是祖师遗训传下来的法子,到底管不管用,天妙仙子先前从未试过,心中还真的没底。

    在此之前,不要说双修,压根就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碰到天妙仙子一根手指头。

    凡是这样色胆包天的家伙,早就连骨头都化成灰了。

    现在玉牌终于将萧凡的鲜血吸收殆尽,可见祖师婆婆遗传下来的法子,还是比较管用。这玉牌似乎颇有灵性,不但认“闺女”,还认“女婿”。

    萧凡口中默念咒语,令牌深处红芒一闪,一股强大的劲力透体而出,稍顷,传送阵便嗡嗡地响了起来。一阵光芒闪耀之后,萧凡和黑麟的身影逐渐模糊,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阁楼中还是老样子,连丝毫异样都不曾发生。

    此番传送的时间并不长,片刻后,萧凡和黑麟便在另一处现身而出。

    这里依旧还是一处不大的空间,不远处赫然是另一座小型传送阵。

    “怎么又是传送阵?”

    黑麟不由得瞪大了圆圆的大眼睛,颇为不解。

    萧凡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带着黑麟径直踏入了那座传送阵,又从储物镯里取出了第二面玉牌,和先前那面玉牌的花样图案,截然不同。萧凡依样葫芦,滴了一滴鲜血在玉牌之上。

    不久之后,一阵空间波动过去,萧凡和黑麟又从这里消失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