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07章 昊阳院首座
    秦长老不愧是元婴中期的大高手,反应不可谓不快,出手不可谓不狠。¢≤只可惜,在天妙仙子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

    漫天雷电都击在了空处。

    一道黑色人影,在他身侧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

    这一刻,秦长老只觉得杀气袭体,瞬间竟然有了陨落的惊悚感。自从他凝结元婴以来,还从未碰到过这样的情形,不由得亡魂大冒,暗叫一声“不好”,想都不想,就将一件保命的法宝祭了出来。

    便在此时,一道冷冽的劲风自左侧激射而来,室内的温度骤然下降,如同坠入冰窟之中。

    秦长老的保命法宝刚刚祭出,便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保命法宝尚未发挥出一半的威能,就被击得粉碎,秦长老心神巨震,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肋间一阵剧痛,整个人都情不自禁地飞了起来,人还在半空之中,一口口的鲜血便接连不断地喷洒下来。

    甫一交手,甚至连对方的样子都还没看清楚,嚣张不可一世的秦长老,便已身受重伤。

    苗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又惊又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咦?”

    天妙仙子口中发出了轻咦之声,似乎对此颇为讶异。

    这姓秦的不过是区区中期修士罢了,在她的偷袭之下,居然没有一击毙命,还留下一口气,当真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照理,堂堂后期大修士。该当自重身份,不该背后暗施偷袭。

    但这些所谓的规矩。对天妙仙子而言,都是浮云而已。她才懒得理会。再说了,昊天宗昊日门这些所谓的正道宗门对付她以及天妙宫的手段,难道就正大光明了?惠天豪还不是暗中偷袭于她!

    既然如此,那就更不必拘泥于什么规矩。

    干掉敌人,保住自己,才是王道!

    “你是谁?何故暗中伤人?”

    好不容易,秦长老在数丈之外稳住了身子,又惊又怒地叫道,油头粉面的脸上浮现出极其不正常的红晕。双眼如欲喷出火来。

    刚才那一下偷袭,若不是他及时祭出了保命法宝,只怕这会儿已经陨落而亡了。

    对方出手之狠,当真令人心寒。

    “宫主?”

    苗霖终于回过神来,眼望着从暗处现身的天妙仙子,不由得惊喜交加,叫了起来。

    这当儿,秦长老也从天妙仙子身上感受到了后期大修士的灵力波动,一张脸顿时变成了土黄色。眼中露出惊惧至极的神色,死死盯住了那曼妙的黑衣女子,吃吃说道:“阁下是天妙夫人?”

    除了天妙仙子,再不会有第二名女性大修士会被苗霖称为宫主了。

    难怪此人藏在卧室之中。自己却一无所觉。

    这里本就是天妙仙子的故居,其中暗藏的不少机关,自己又哪里搞得明白了?

    “看来你们昊天宗还真是不吸取教训啊。死了一个苏千峰,又派了你过来。很好。来一个,我就杀一个!”

    天妙仙子望着他。冷冷说道。

    秦长老忽然就笑了,抬手擦干嘴角的鲜血,缓缓站直了身子,望向天妙仙子的眼神,充满了讥讽之意。似乎刚刚被人暗算的不是他,而是天妙仙子。

    “水道友这话,未免说得太托大了些,真将我们昊天宗当成了软柿子不成?”

    便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似乎还在很远的地方,当最后一个字落音,却已近在咫尺。

    紧接着,轰然一声巨响!

    雷光耀眼。

    整个卧室的屋顶,顿时被金光闪闪的霹雳掀了起来,飞得无影无踪,无数木屑碎瓦四散飞溅而下。

    只见半空之中,月色之下,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凌空而立,浑身白袍迎风飞舞,飘然有出尘之态,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卧室中的一切,身上赫然散发着元婴后期大修士的强大灵压。

    秦长老立即强打精神,飞身而起,在半空中和白须老者并肩而立,抱拳叫道:“均师兄!”

    白须老者瞥了他一眼,双眉一蹙,不悦地说道:“秦师弟,怎么这般不小心?”

    早就叫你时刻提防那妖女,你偏不听,还要住在她原先的卧室之中,简直就是自找麻烦。眼下可不就吃了大亏?

    秦长老顿时满脸羞愧之色,低下了头,不敢开口。

    均师兄虽然并不执掌执法堂,但性子严苛,行事作风一丝不苟,最好还是不要和他顶嘴。否则无端受一顿教训,却是何苦?

    就在这对话的片刻间,又有两道遁光飞射而来,在卧室上空顿住了身形,身上散发着元婴中期巅峰的灵压,与均师兄成鼎足之势,形成了包围圈,将天妙仙子围在其中。

    这两名元婴中期修士,手持金黄色雷锤,显然对昊阳神雷极其精通,俱皆虎视眈眈,望定了天妙仙子。

    “哼,昊天宗昊阳院三大高手都聚齐了,当真是不惜血本。”

    天妙仙子眼神在三人脸上一一扫过,冷哼一声,说道。

    这位元婴后期的均长老,正式昊天宗昊阳院的首座大长老。昊天宗百部院是专门研究其他宗门的修炼之法,供昊天宗弟子参考,正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而昊阳院正好相反,专门负责精研昊天宗的本门功法。自古以来,昊天宗百部院首座还有可能由元婴中期修士担任,但昊阳院首座长老,却必定是后期大修士。连后期境界都不能达到的人,有什么资格主持“昊阳诀”的精研?

    另外两位元婴中期巅峰的修士,天妙仙子也是熟悉的,这两位是昊阳院仅次于均长老的高手,和均长老一样,精研昊天宗本门功法。论渊博,这三人自然远不如百部院的长老,但若论对本门功法的精通,纵算是同为大修士的百部院首座裘长老,也大为不如。

    天妙宫在昊天宗眼里,一贯是邪魔外道,既然要擒拿天妙夫人,自然还是号称天下至阳的“昊阳神雷”更加靠谱。

    “水道友既是一派之尊,自是当得起这样的看重。”

    均长老锐利的眼神在天妙仙子身上来回扫视,双眉慢慢扬了起来。

    “据昊日门惠道友说,水道友重伤未愈,我先前还有疑惑。现在看来,惠道友并没有谎言相欺。水道友伤势沉重,始终无法复原吧?要不,就是这段时间又和人争斗,受了暗伤。”

    天妙仙子脸色微微一变。

    到底不愧是昊天宗最顶尖的几位大高手之一,均长老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得出来,她现在水准大跌,只勉强维持着后期大修士的境界,与先前相比,弱了不少,实在不像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大修士。

    强行以本命真元帮助萧凡提升境界,甚至连本命珠都被萧凡炼化收为己用,天妙仙子能够维持后期大修士的境界不跌落,已经很了不得了。

    “水道友是聪明人,以你眼下这种境界,想要和老夫师兄弟放对,那是自寻死路。不如乖乖合作的好。老夫敬你也是后期大修士,一定不会让水道友太难堪的,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

    均长老又缓缓说道。

    天妙仙子冷冷一笑,说道:“以一敌三,我确实没有获胜的把握。但你们想要抓住我,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是吗?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结阵!”

    均长老一声低喝,手臂一抖,一柄金色的雷锤浮现而出,与其他两位昊阳院长老一起,将金色雷锤高高举了起来。

    如同天妙仙子所言,单打独斗,均长老独自一人便有把握能够击败元气大伤的天妙仙子,完全不需要师弟们相帮。但想要生擒一名同阶的大修士,难度便非同一般了。最好还是联手一致,借助阵法之力,最为稳妥。

    这个最基本的三才阵看上去简单,他们师兄弟三人确已精研多年,早已做到心意相通,十分默契。心念一动,便能结阵完成,瞬间将昊阳神雷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秦长老脸色一变,急忙闪过一旁。

    他虽然也是昊天宗的长老,修炼的主功法也是昊阳神雷,但却并不隶属于昊阳院,尽管他亦有元婴中期的水准,受伤在先,均长老等三人显然谁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隐隐将他当成了累赘一般。

    说起来,昊天宗最傲气的家伙,既不是内堂那些核心长老,也不是执法堂那些冷面冷心的执法长老,而是昊阳院的人。

    每一个能够入选昊阳院的人,不管是元婴长老还是金丹期以下的低阶弟子,无一不是同阶之中的佼佼者,对本门主修功法有着特别的领悟,基础最牢固,功底最扎实。昊天宗的弟子,都将入选昊阳院当成了莫大的荣耀。

    在昊阳院长老们的眼里,秦长老这样的外堂长老以及他麾下的外堂弟子,几乎就是“不务正业”的代名词。

    秦长老虽然心中不忿,却也敢怒不敢言。

    不管怎么说,如果均师兄没有及时赶到的话,他刚才只怕已经死在了天妙仙子手里。

    从天妙仙子的眼神之中,秦长老分明感受到了冷冰冰的杀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