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06章 天降救星
    原本大伙还有些搞不明白,不知这位一贯阴险毒辣的秦长老,因何忽然兴致大发,邀请宫中管事之人一起饮酒作乐,听了这番话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要重做新郎,再续姻缘。⊙

    这样的“大好事”,自然值得好好庆祝一番了。

    一席酒“尽欢而散”。

    秦师兄毫不客气,径直将苗师侄带回了自己的府邸,连问都不再问吴瑕一声。

    自从苏千峰被灭杀之后,吴瑕在天妙宫的地位就变得极其尴尬,先前苏千峰主持天妙宫的时候,吴瑕多少还能说得上话,换了这位阴柔的秦长老过来,吴瑕那所谓的“天妙宫主”尊衔,基本就成为一个笑话了。

    这秦长老看上去比苏千峰要柔和,没有那么傲气,对谁都笑口常开。但这仅仅只是表象。实际上,秦长老远比苏千峰辣手得多,没有丝毫情面可讲。一到天妙宫,便即将吴瑕凉到一边,大权独揽。天妙宫事无巨细,都必须由他定夺。纵算是很底层的区区小事,能做主的也是他从昊天宗带过来的嫡传弟子,先前天妙宫的执事弟子,几乎全都靠边,成了摆设。

    谁都敢怒不敢言。

    此人的心狠手辣,在昊天宗就是出了名的,丝毫也不在欧阳威之下。

    没人敢以自己的性命去检验一下,传言是不是真的。

    明知自己的弟子被他强行掳走,名义上是双修伴侣,实际就是采补的炉鼎。吴瑕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无计可施。她还得为自己的性命着想。为天妙宫其他姐妹的性命着想。

    昊天宗是无可抗拒的。

    眼睁睁看着羊入虎口,一点办法都没有!

    秦长老心情很好。主动拉住了苗师侄的纤纤素手,脚步轻快,逸兴横飞。到后来,苗师侄几乎是完全靠在他的身上,被他搂着向前,否则的话,只怕随时都会向下出溜。

    秦长老的府邸寂静清幽,是天妙仙子先前的居所。苏千峰入主天妙宫,嫌天妙仙子的居所女人气息过重。不愿入住。秦长老却似乎没有这样的忌讳,在他看来,苏千峰自己的居所才是风水不利。不然,苏千峰也不至于连宝座都还没有坐热,就被天妙仙子灭杀掉了。

    倒是天妙仙子被那么多元婴同道追杀,却一直活蹦乱跳,四处耀武扬威,由此可见,天妙仙子先前的居所。风水布局还是很不错的。

    实话说,当时被大执法亲口点名,派他来主持天妙宫,秦长老颇有些不情愿。他练功正到紧要关口。丝毫也不想为了这些尘俗之事分心。只是大执法之命不可违,不得已才赶到这偏僻的卿云州来。

    谁知却在天妙宫捡到这样一个宝贝!

    玄阴之体!

    虽然较之天阴之体还有所不如,却也是罕见的双修法体了。尤其这玄阴之体对增进男性修士的修为。突破瓶颈有奇效。秦长老这几年一直在苦苦寻找类似的采补炉鼎,只是仓促之间。哪里能够如愿?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还是一名已经修炼到了金丹后期境界的处女。

    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啊。

    在修真界,女修的数量远远不及男修。尤其是高阶修士之中,男修更是占据了大多数。因此等阶相当的双修伴侣,极其罕见。每每女子一踏足金丹期,身边立时就会冒出一大堆男性修士,竞相追求。

    金丹后期的女修,已经算是非常稀有了。

    玄阴之体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若不是因为天妙宫失势,纵算秦长老以元婴中期修士的堂堂身份,也未必能娶得苗师侄这样的金丹后期女修为妻。

    却不成想捡个现成便宜。

    至于苗师侄心中是否情愿,压根就不在秦长老的考虑之中。

    修真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什么时候论到弱者有话语权了?

    “秦师伯,求求你,饶了我吧……”

    走进秦长老布置得满是脂粉香气的卧室,苗师侄终于忍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向秦长老重重磕头,颤声哀求道。

    “苗师侄,这是为何?我对你并无恶意啊……”

    秦长老双眉一扬,故作讶异地说道,眼眸之中,却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讥讽之意——都已经到了这里,还能“饶了”你吗?

    简直就是开玩笑。

    “秦师伯,弟子出身孤苦,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历经了艰难困苦……还望师伯能可怜弟子,大发慈悲……弟子今后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师伯的大恩大德……”

    苗师侄白皙的脸上泪水横流,哀声说道。

    “苗师侄,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不是让你做妾,是娶你为妻。我的双修伴侣早些年已经陨落掉了,我现在是孤身一人。双修之法,各门各派都有的,一直流传至今,对男女双方都有莫大的好处。苗师侄又何必害怕?”

    秦长老满脸不解的神情。

    苗师侄只是磕头,哀求说道:“秦师伯,弟子蒲柳弱质,不敢奢望成为师伯的双修伴侣,情愿在师伯座下侍奉,请师伯垂怜……”

    “苗师侄?这么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秦长老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渐渐扬起了双眉,露出了狰狞之色。

    正在伏地哀求的苗师侄,猛地站起身来,脚下遁光一起,飘然往后退了几步,“噌”地一声,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毫不犹豫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哭得通红的双眼死死盯住了秦长老,如欲喷出火来,咽了一口口水,怒声说道:“秦师伯,请你不要逼我!否则,弟子宁愿死在这里,也绝不答应做你的炉鼎!”

    “岂有此理!”

    “谁说是炉鼎了?你是我的双修伴侣,你若不信,我可以明天就举行正式的双修大殿,昭告卿云城的诸位同道,你苗霖是我秦某人的妻子。难道成为一名元婴修士的双修伴侣,不是很荣耀的事情吗?只要你成为我的妻子,哪怕你想要成为天妙宫宫主,我也能如你所愿。”

    苗霖便冷笑起来,冷冷说道:“秦师伯,你就不要骗我了,苗霖不是小孩子……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已经换了三位双修伴侣吧?我是第四个!你那些妻子到底是怎么死的,难道还要我来告诉你吗?”

    秦长老的脸色终于完全沉了下去,扑满脂粉的脸上油光闪闪,在明亮的月光石照耀之下,显得格外可怖。

    “这么说来,你老早就在打探我的一切了?是谁指使你的?”

    秦长老的声音,原本和他的外貌一样,颇为柔和,甚至带着娘娘腔,这当儿却阴冷无比,听得人一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这还需要谁来指使吗?既然昊天宗派了你过来,我们天妙宫上上下下,谁不关心你的情形?你们昊天宗的采补之法,在正道宗门之中可是出了名的。”

    苗霖冷冷说道,满脸决然之色,显然是豁出去了。反正这姓秦的没打算饶过她,那又何必再向他示弱哀求?

    左右不过是个死字!

    “很好。”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本长老也就懒得跟你多费口舌。你也是聪明人,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听话,或许我还能给你一条康庄大道。我汲了你的玄阴真元,自会给你足够的补偿。日后在我的指点之下,凝结元婴也只是等闲。你若是不识相,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你以为凭着你这点修为,就能在我面前逃走不成?与其到那时候被逼就范,还不如现在就乖乖的和我成亲!”

    秦长老瞥了苗霖一眼,不徐不疾地说道,神态轻松,好整以暇。

    不管苗霖是否知晓他的为人,双方的绝对实力摆在这里,却是毋庸置疑。区区一名金丹后期女修,不要说在他面前逃走,就算想自杀,那也是绝对办不到的。秦长老只要一出手,苗霖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你休想!”

    “有死而已!”

    苗霖毅然说道,手腕一紧,就要切断自己的脖颈。

    却听得“嗤”的一声轻响,眼前金光一闪,只觉得手掌一麻,“当啷”一声,短剑拿捏不住,掉落在地,紧跟着,浑身都是一阵发麻,四肢百骸的气力,仿佛在瞬间被汲取一空,苗霖站立不稳,软倒在地。

    秦长老冷笑一声,缓缓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苗霖面如土色,娇躯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在我面前,你以为自己真的有反抗之力么?”

    “这天妙宫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要谁就是谁,想要怎样那就怎样。你们这些残渣余孽,除了乖乖听话,别无出路。”

    秦长老傲然说道,那股高高在上的神态和语气,没有加以丝毫掩饰。随即一伸手,就向软瘫在地的苗霖抓了下来。

    “无论谁敢反抗我们昊天宗,都是死路一条!”

    “是吗?”

    便在此时,一声冷哼骤然响起。

    “我还偏不信邪!”

    “谁?”

    秦长老大吃一惊,手一缩,脚下遁光骤起,猛地向一侧急闪,一扬手,漫天雷电浮现而出,瞬间大半个卧室都在雷电之力的笼罩之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