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05章 霸道
    “黑麟!”

    萧凡不由得尴尬异常,大喝了一声。≈頂≈点≈小≈说,ww¢w.23w¤x.co≥m

    这小东西,越来越古怪精灵了,嗅觉比先前更加敏锐,三天前发生的事情,她居然依旧能够嗅到气息,简直是逆天。

    黑麟咯咯一笑,跑到萧凡面前,蹲了下来,扬起圆圆的小脸望着他,丰满的酥胸显得益发壮观,黑麟却浑然未觉,笑嘻嘻地说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不就应该这样吗?”

    萧凡忍不住伸手敲了她一个暴栗,喝道:“你先别管这些,先穿上衣服再说。”

    黑麟这个样子,萧凡真有点不大适应。

    黑麟更是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张开双臂,就搂住了他的脖子,饱满柔软的双峰,在萧凡胸前摩擦挤压,咯咯娇笑着说道:“主人,你怎么了?我是你的黑麟啊……我一辈子都会跟着你啊……”

    反正我一直都跟你朝夕相处,从来都没穿过衣服,有什么要紧?

    萧凡额头上冷汗澹澹而下,却也不敢当真掰开她的双手,万一惹得小东西不高兴了,却如何是好?

    刚刚能够化形,黑麟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以前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本质上还是将自己当成了一头灵兽。这种情形之下,萧凡自然不能当真厉声呵斥她,更不能对她太过粗鲁。

    好在萧真人脑子转得不慢,一时三刻,就想出了一条很好的理由。

    “黑麟,不是这样的。我是说,你穿上衣服更好看。嗯,是真的。非常好看……”

    “真的?”

    黑麟果然上当,立即嚷嚷着问道。

    “当然是真的。”

    萧真人忙即点头不迭。

    “那这样好不好看?”

    黑麟松开搂住萧凡脖子的双手,原地转了个圈子,一身漂亮的黑衣黑裙出现在她的身上,终于和她以前幻化出来的黑衣少女成为了一般模样。

    萧凡不由大喜,连连点头,赞叹不已:“真漂亮!”

    不要说黑麟穿上衣裙之后本就十分漂亮,这当儿,先哄她穿上衣服再说。不然。黑麟和他亲热之时,萧真人真不知道该把自己的手往哪儿搁。似乎无论搁在哪个部位上,都很不合适。

    不管怎么说,萧真人也没办法将这身材性感惹火的青春美少女再当成是“萌萌哒”的小黑猫。

    “真的呀……”

    黑麟顿时开心不已,又再转了个圈,裙裾飘飞,幽香暗涌,美不胜收。

    萧凡急急一抖袍袖,蓝汪汪的光芒闪过。四具水傀儡现身而出,并排站在黑麟面前,微笑说道:“黑麟,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这是给我玩儿的吗?”

    黑麟连连点头,神态可爱到十分。

    也不知什么原因,或许因为黑麟是人类修士的本命灵宠。又或者因为黑麟体内有着圣灵血脉,黑麟进阶到化形期之后。幻化出来的外形,除了耳朵略尖。眼眸颜色较深,几乎和人类美少女一模一样。不像寻常的化形初期妖兽,幻化成人类外形,还带着十分明显的兽族痕迹,让人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

    如同黑麟这样,幻化之后,只要用头发将尖尖的耳朵遮掩起来,就不会有人察觉到任何异样。

    “对,这些水傀儡只要安装水灵石就能驱动,就给你做帮手吧。”

    黑麟是天生葵水圣灵真眼墨麒麟的血脉后裔,精通水属性神通,这几具水傀儡交给她去驱使,肯定能发挥意想不到的威能。

    “这有一个储物镯,你戴上……”

    “主人,你给我戴。”

    黑麟笑嘻嘻地将一只雪白的皓腕伸到萧凡面前。

    萧凡微笑着,将储物镯戴在了她娇嫩白皙的小手上。这储物镯雕工精致,用料考究,仿佛一件极品的翡翠镯子,映照得黑麟雪白的俏脸都绿油油的,说不出的娇媚艳丽,曼妙无双。

    黑麟伸手抚摸着储物镯,欣喜异常,忽然又席地一卷,化为一头黑黝黝的大猫,纵身钻进了萧凡的怀里,深处粉嫩嫩的小舌头,不住舔着萧凡的手背,又将毛茸茸的脑袋在他怀里拱来拱去,萧凡伸手抚摸着她顺滑的皮毛,脸上满是溺爱的笑容……

    月余之后,萧凡独自一人离开了龙泉城,化身为一道白色遁光,划过蔚蓝的天际,向西北方向激射而去,那里正是大齐国的方向。

    此时的萧凡,神采飞扬,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处于最巅峰的状态,浑厚的浩然正气,在他体内不住流转,脸上宝光湛然,元婴中期境界已经基本稳固下来。较之刚刚凝结元婴之时,不可同日而语。

    数日之后,萧凡出现在宁国边境城市七冠城。

    七冠城是宁国西北部最大的城池,再往西北方向数万里,就是宁国与齐国的界山。在这里,有不少传送阵,可以传往南洲大陆各地。

    又是几天过去,萧凡已经出现在卿云城。

    不过此刻的萧凡,早已易容改扮,千幻面将他幻化成一名面色黝黑的中年修士,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身躯粗壮,很明显还是一名炼体士。和萧真人儒雅雍容的外貌半点都不搭界。

    卿云城没有太大的变化,市面上依旧人山人海,并未因为苏千峰的陨落而受到什么影响。

    毕竟对于昊天宗而言,一名元婴中期修士的损失还是承受得起的。

    但在天妙宫,情形又截然不同。

    金乌西坠,华灯初上。

    天妙宫总坛靠近天机阁的一间偏殿,却是灯火通明,殿内开桌列席,正在大摆筵席,数十名修士高踞而坐,享用灵果灵茶,美酒佳肴。这些修士,男女各半,女子一个个貌美如花,男修则统一在衣襟之上绣着昊天宗的标记。毫无疑问,这是昊天宗和天妙宫的“联欢”。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名年约四旬的中年修士,皮肤白皙,容颜俊朗,和曾经被灭杀的苏千峰一样,是个典型的美男子。不过此人似乎美得有点过头了,脂粉气太重,穿得也和很花俏,远远一看,甚至会令人男女不分。

    但这位花俏的美男子却明显心态良好,一个人高踞首座,顾盼之间,怡然自得,甚至连天妙宫主吴瑕都只能在右侧打横相陪。

    看上去,大家对这样的座次安排好像也没什么不满。

    原因很简单,这位花俏的美男子,身上透出的是元婴中期的恐怖灵力波动。并且远不是苏千峰那种刚刚进阶中期的境界可比,法力浑厚,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出淡淡的威压之意。

    甚至连萧凡灭杀的那名内堂长老欧阳威,境界貌似都还比不上此人。

    此人面带微笑,满脸和气,不像是脾气暴戾之人,只不过,在座的其他修士,却一个个谨慎得很,脸上虽然也带着笑意,却时时刻刻在注视着花俏美男子的一举一动,生怕出什么差池。

    连吴瑕都不例外。

    花俏男子慢慢放下酒杯,眼神在吴瑕身侧的一名年轻女修身上瞥过,微笑说道:“吴宫主,苗师侄此番闭关,收获良多,境界是完全稳固了。可喜可贺!”

    那名被称为苗师侄的年轻女修,长相不算太艳丽,只是中上之姿,身上却赫然有着金丹后期的灵压波动。听上去,花俏男子是在随口称赞,苗师侄却吓得俏脸惨白,急急垂下头去,不敢抬头,甚至连丰满的娇躯都在轻轻颤抖,显见怕得厉害。

    吴瑕赔笑说道:“秦师兄过奖了,小徒不过侥幸踏足金丹后期而已,连境界都尚未稳固,哪里当得起秦师兄谬赞?”

    花俏男子轻轻一摆手,止住了吴瑕,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淡淡说道:“吴宫主就不要谦逊了,苗师侄的境界是否稳固,秦某不瞎,还看得出来。不瞒吴宫主,秦某近日练功也到了要紧关头,苗师侄既然是难得一见的玄阴之体,那也是难得的双修伴侣了。秦某不幸,拙荆于数年前亡故,但以在下昊天宗百部院长老的身份,想来也不至于辱没了苗师侄。却不知吴宫主意下如何?”

    “不……”

    不待吴瑕作答,苗师侄已经猛地抬起头来,急急叫了一声,似乎猛醒过来,又吓得立时低下头去,俏脸早已苍白如纸。

    一众昊天宗的男修却轰然叫好,有几个多喝了几杯的,更是斜乜着苗师侄丰满的娇躯,一个个露出了淫笑。

    吴瑕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极其勉强,讪讪地说道:“秦师兄,你也知道,霖儿是我门下天赋最高的弟子,小妹对她寄予厚望,将来有朝一日,或许也能凝结元婴……”

    “那就更应该双修!”

    吴瑕一言未毕,秦师兄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语。

    “秦某不才,进阶元婴也有百多年了,别的不敢说,一些修炼的心得经验还是有的,苗师侄只要入了我秦氏门中,秦某必然不会亏待于她。有秦某朝夕教导,凝结元婴只是迟早之事,吴宫主又何必担忧?”

    吴瑕的笑容早已收敛,腮帮子一咬一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显见得正在强行压抑自己心中的愤怒。

    “就这么定了,此事毋庸再议。”

    吴瑕尚未开口,秦师兄又一摆手,毫不客气地说道,压根就没有将吴瑕放在眼里。

    “苗师侄能归我秦氏门中,是她的福气!”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