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02章 双重身份
    黑麟却不去管他尴尬不尴尬,只管在他怀里扭来扭曲,在他耳边嘻嘻娇笑不停,似乎觉得这样做特别有趣。

    在黑麟而言,虽然已经成功进阶,成为十级的化形灵兽,但她自己却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同,她还是萧凡的本命灵兽,从小到大,和萧凡生活在一起,形影不离,从来都是赤身*,现在转化了形体,也还是一样,没必要做什么特别的遮掩。

    但对萧凡来说,一只不穿衣服的猫和一个不穿衣服的猫少女,那是绝对的两回事,完全不同!

    只不过这当儿,他真不知道该如何与黑麟沟通这个问题。

    萧真人已经晕了!

    远远的,东北天际有一道遁光向这边激射而来。

    “黑麟……”

    萧真人终于从晕乎状态中醒过神来,不由得急匆匆地叫了一声,叫声嘶哑,满脸通红。

    黑麟又是咯咯一笑,倏忽间化为一头黑猫,毛茸茸的脑袋在萧凡怀里拱了几下,嬉笑着说道:“我累了,要去睡觉,过几天再和你玩……”

    “好好,你先休息,稳固一下境界再说。”

    萧凡急忙说道。

    黑影一闪,黑麟便钻入灵兽环,蜷缩成一团,呼呼大睡起来。

    远处白光一闪,骨鸟庞大的身躯在天空中显现而出,白森森的头骨之上,黑衣黑裙的天妙仙子俏然站立,脸色平淡。萧凡神念之力扫过去,便即察觉到骨鸟的气息较之先前又大涨了一截,已经到了元婴初期境界的巅峰状态。萧凡甚至在骨鸟身上隐隐察觉到了那头十一级海雕的气息。

    “那海雕已经被血道功法解决了,融为一体。”

    天妙仙子瞥了萧凡一眼,淡淡解释了一句。

    萧凡微微颔首。

    他虽然对血道功法谈不上多熟悉,却也有所涉猎。天妙仙子口中所言的被血道功法解决,毫无疑问,就是整头海雕都被骨鸟吞噬掉了。完整吞噬一头化形中期的天禽。这可是极大的机缘,骨鸟的境界瞬间大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萧凡举手一招,骨鸟迎风滴溜溜一转,便即化为一道白光,隐入萧凡手指上的翠绿戒指,不见了踪影。

    “小家伙呢?”

    天妙仙子妙目左右一扫,问道。

    对天妙仙子而言,这绝对是破例。似乎萧凡身边的女伴,对黑麟都非常喜爱。

    萧凡仰首望了望天空。说道:“雷劫已经过了,黑麟正在休息,需要稳固一下境界。”

    天妙仙子点了点头,说道:“这种带着圣灵血脉的灵兽,真正成年之后,通常都有着惊人的能耐。”

    这对黑麟就已经是极高的褒扬了。

    天妙仙子手腕一翻,一方数寸大小的黑色印玺浮现而出,正是天绝道人的本命法宝霸龙玺,虽然主人已经陨落,但霸龙玺上沾染的邪气却丝毫未减。依旧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这法宝是以极其正宗的土属性材料炼制而成,我看你那具土魔偶还没有称手的法宝,把这个拿去吧。只要祭炼一下。就可以用了。虽然不能发挥十成的威力,七八成还是有的。”

    天妙仙子不徐不疾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件霸龙玺也是天绝道人的本命法宝,他的神魂之力早已和法宝融为一体,就算强行抹去天绝道人的神识,却不可以避免的会对法宝造成一定的损伤,加上土魔偶没有灵智,驱使法宝之时,威力难免还要打些折扣。却总好过没有。况且由土魔偶来驱使正宗土属性法宝,却又能获得不少的威力加成。或许能将那些不利因素都抵消掉也不一定。

    只要和萧凡并肩作战,几乎所有战利品都归萧凡所有。仿佛已经成为某种惯例。

    萧凡也不客气,伸手接了过去。

    片刻之后,一白一黑两道人影联袂而去,海面蔚蓝,长天一碧,早已没了丝毫血战的痕迹。

    数日之后,两人在龙泉城东部一处山脉之中按下了遁光。

    这处山脉也是龙泉城比较有名的元婴修士聚居区,地底灵脉极佳,仅次于太上宗总坛三十三重天。不少外来的元婴修士和城中小宗门的元婴长老,在这里建造洞府,打坐修炼。

    天妙仙子的洞府在山脉东北部较为偏僻的所在。

    此处已经算是山脉边缘,较之中心区域,灵气明显不足,不远处就有金丹修士的洞府。

    天妙仙子早已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元婴初期的水准,而且是堪堪凝结元婴不久,此地灵气较为稀薄,倒也勉强够了。天妙宫和太上宗之间并无过节,却也没有多大交情。在龙泉城太高调了,可不见得是好事。褚九讲义气,可以为萧凡得罪昊天宗,却不可能“惠及”到天妙仙子。

    毕竟天妙仙子只是萧凡的朋友,不是他的妻子。

    假如是萧凡双修伴侣,自然又要另当别论。

    萧凡在重天宫有一处专门的洞府,是褚九特意吩咐为他腾出来的,灵气极其充沛,和太上宗元婴长老的洞府毫无区别。不过这当儿,萧凡自然不会带着天妙仙子去重天宫。

    天妙仙子的洞府虽然偏僻,却也十分齐全。

    密室,灵药园,灵兽室样样俱全,装饰得清静典雅,令人见而忘俗。

    萧凡先将灵兽环中的小熊放出来,这是黄棠的儿子。算起来,这小家伙也有好几十岁了,却依旧憨态可掬,什么事都不懂,天真烂漫得很。多数时间,小家伙在灵兽环里睡觉,偶尔才会醒来玩耍一番。萧凡不时给它喂食一些其他妖兽的内丹和精血,可以明显感受到,小东西的气息在不住增强。

    但也仅仅只是单纯的气息增强而已,灵智没有丝毫变化,一如幼时。

    好在萧凡知道妖兽寿元极长,这小东西又是铜甲熊和噬灵貂的混血。肯定与众不同,倒也不急,只要它健康成长就好。

    依旧在灵兽环中沉睡的黄棠。情形大有好转,这么多年过去。伤势已经完全稳定下来,正在一点点的康复之中,萧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他用一次药,估摸着再过些日子,就该苏醒过来了。

    只要黄棠一苏醒过来,可以自行打坐修炼,伤势恢复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以黄棠的情形而论,实际上早已与死人无异。是萧凡以化血筑灵*硬生生给他起死回生,重活了一回。

    萧凡将小家伙放进灵兽室,给它喂了食物,便由得它自行玩耍。随即来到密室之中,与天妙仙子对面而坐。萧凡伸出右手三根手指,搭在天妙仙子洁白的皓腕之上,眼睑轻轻垂了下来。

    天妙仙子也安安静静地坐着,眼睑轻垂,俏脸淡然。

    萧凡的双眉随即蹙了起来,脸色也变得极其凝重。

    天妙仙子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但那股邪魅之气,却也益发的活跃起来,纠缠入骨。萧凡借天地之力强行结下的封印,已经开始松动。这种松动,几乎是不可逆转的,除非天妙仙子自行散功,将自己的境界降到金丹期以下,萧凡才能以浩然正气再次将她体内的邪魅之气强行封印,但那样一来,天妙仙子等于功力全失,在目前这样的情形之下。没有了自保之力,和自杀毫无差别。

    不知会有多少人。想要逮住他们送到昊天宗去领赏。

    他们必须尽早进入天妙宫总坛密室,找到保命符。再耽搁下去。就算拿到保命符,只怕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然而这时候去天妙宫总坛,和自投罗网何异?

    昊天宗早就在那边布置好了一切。

    “我去将他们引开……”

    萧凡的手指,依旧搭在天妙仙子的皓腕之上,嘴里轻声说道,脸上露出了毅然之色。

    在此之前,萧凡不会提起这个话头,原因很简单,他在昊天宗那帮人眼里“一钱不值”,昊天宗昊日门要抓的是天妙仙子,至于他萧医圣是死是活,全不相干。他不可能引开镇守在天妙宫总坛的昊天宗高手。

    现在情形却大不相同。

    他杀了欧阳威,已经成为昊天宗人人得而诛之的“恶徒”,只要他在天妙宫附近一露面,几乎所有昊天宗高手都会毫不犹豫地追杀而来。

    干掉这姓萧的小子,在大长老面前绝对是大功一件!

    这样的机会,没人会错过的。

    这调虎离山之计,倒是使得。

    天妙仙子望着他,双眼晶莹闪烁,轻轻摇头,说道:“那个大阵,我破解不了。就算你将他们全部引开,也还是没办法。”

    萧凡不由得闷了一下。

    昊天宗布置在天妙宫总坛“天机阁”的遮蔽大阵,这几个月来,他已经找到了破解之道,但这破解之道很特殊,那就是以阵破阵。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在附近布置一个法阵,就能以法阵之力,强行突破遮蔽大阵。偏偏这个办法,只有萧凡自己能用,没办法教给天妙仙子。

    天妙仙子固然是后期大修士,法力高强,但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却远远不如他。

    阵法之道,博大精深,以阵破阵,更是极高明的绝技,绝不是三五几天就能教会的。

    “我去将他们引开……”

    正当萧凡郁闷之时,天妙仙子低声说道。

    “那有什么用?那秘殿除了你,别人压根就进不去!”

    萧凡闷闷地说道。

    “那也不见得,祖师遗训,还有一个人也可以进入秘殿,只要那个人同时具备双重身份……”

    “哦?什么双重身份?”

    萧凡不由精神大振,忙即问道。

    天妙仙子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脸上,骤然浮起两抹红晕。

    “那个人,必须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拥有无极门的镇教之宝‘乾坤鼎’;同时,他还必须是天妙宫主的双修伴侣……”

    稍顷,天妙仙子才缓缓说道。

    “什么?”

    萧凡顿时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完全回不过神来。

    便在此时,天妙仙子皓腕一翻,萧凡只觉得手腕一紧,右手命门已经被天妙仙子制住,一股冰寒刺骨的气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形之下,汹涌而入。(未完待续)r655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