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99章 水傀儡
    天绝道人还来不及高兴,又一声高亢的鸟鸣震响,众人眼前白惨惨的光芒一闪,随即一股恶风席卷而起,转眼之间,一头翼展十几丈的巨大骨鸟,冲天而起,带着极其恐怖的气息,向天际的海雕迎击而上。点⊙

    “这是什么东西?”

    天绝道人望着骨鸟,眼里闪过一抹极其惊讶的神色。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一具天禽形态的机关傀儡兽,但随即就在骨鸟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勃勃的生机,虽然这股生机带着某种诡异的气息,却彰显出骨鸟实实在在是某种生灵,不是无知无识的傀儡。

    难道是鬼灵?

    据说某些高阶天禽陨落之后,机缘巧合,会在尸骸之上重新生出神识,再度修炼成形。只不过“复活”之后的骸骨,自然和生前的天禽是两回事。这种情形,天绝道人也只是听闻,从未真正见识过。

    原本气势汹汹直奔黑麟而来的巨型海雕,一见骨鸟,顿时大吃一惊,眼里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银翅大鹏?”

    天空中传来一声尖叫,满是惊讶之意。

    正是那头化形中期的海雕嘴里发出的声音。

    海枭是银翅大鹏在七夜界的称呼,无论是在七夜界还是在梭摩界,也无论是称为海枭还是称为银翅大鹏,都是当之无愧的苍穹霸主,大海之上的王者。这海雕既然是海上的妖禽,自然能够感受到银翅大鹏的气息。

    “一头再生的银翅大鹏?太好了……”

    惊讶过后,化形海雕便一阵狂喜。仰天大笑起来,笑声高亢而尖锐。

    不管是什么原因。令得昔日的海空霸主变成了一具骨架,但这具骨架属于银翅大鹏乃是确定无疑。

    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虽然可以感觉得到。这头银翅大鹏早已陨落多年,内丹精血不知所踪,然而对于海雕而言,能够得到一具完整的银翅大鹏骸骨,那也绝对是意外之喜,比得到下边海水漩涡之中沉睡的葵水真灵墨麒麟后裔的血肉之躯还要珍贵。

    眼见骨鸟毫不畏惧急冲而来,海雕一声冷笑,双翅一振,翼尖之上的银色翎毛。光芒闪烁,幻化成十余柄银光闪闪的飞刀,每一口都有数尺长短,锋锐无匹,“嗖嗖嗖”地向骨鸟激射过去。

    这翼尖之上的银色翎毛,正是海雕的本命翎羽。只有修炼到化形期以上的高阶海雕,本命翎羽才会转化成为银色。

    银色飞刀快如闪电般,转眼就射到了骨鸟身前。

    骨鸟白惨惨的骨架之上,忽然浮现出一层朦胧的血光。银色飞刀一碰到这层血光。顿时便被反弹了回去,虽然是电光石火的瞬间,大家还是看得清清楚楚,那银色的飞刀之上。沾染上了一层血污,灵气大失。

    骨鸟身上冒出来的那层血雾,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污染宝物。

    “妖孽!”

    本命翎羽被污,海雕又是震惊又是愤怒。不由脱口大骂。

    银翅大鹏会出这样的招术,还真是出乎海雕的意料之外。须知银翅大鹏体内流淌着天生圣灵银翼雷鹏的血脉。乃是天生的风属性天禽,王者之气宛然,却从未听说过银翅大鹏会血道法术。

    虽然说眼前这头骨鸟乃是再生的银翅大鹏,肯定和真正的银翅大鹏有所区别,但由堂堂正正的海上霸主一下子变为血道妖孽,还是令人难以置信。海雕一不小心,就吃了个小亏。

    海雕正在惊怒之时,骨鸟嘴一张,“呱”地一声,一股血水喷涌而出,转眼就化为滔滔血浪,向不远处的海雕席卷而去。

    刹那间,血腥气扑鼻而来,中人欲呕。

    如果说先前骨鸟体表的那层血雾还只是被动的防御手段,这一次主动进攻,却是扎扎实实的血道功法。对此,萧凡也算是很熟悉了。在地球的时候,曾经与一名来自血灵大陆的血道高手生死搏杀过。

    只不过,萧凡也没有想到,重生后的海枭,“本命功法”竟然会变成血道功法。

    毫无疑问,这肯定和“化血筑灵**”有关。

    自从海枭重生之后,萧凡只是将其当作一头遁速极快的坐骑。眼下事急,不得不将海枭放出来迎敌,谁知却打得有模有样,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原本惊喜万分的海雕一见到这股滔滔而来的血浪,眼里的狂喜之色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隐敛得很好的惊惧之色,双翅一扇,狂风大作,向滔滔血浪迎击上去。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头骨鸟也只有区区元婴初期的灵力波动,较之自己还低了一个境界,况且死物终究是死物,就算再生,又岂能和真正的银翅大鹏相提并论?

    无论如何也不能就此放弃这到口的“美食”。

    顷刻间,苍穹之上狂风滚滚,血浪滔滔,两头凶禽打作一团。

    “咔嚓”一声脆响。

    青色蛟龙身上出现了一道裂纹,虽然这道裂纹很小,只不过尺许长短,和青龙十数丈长的庞大身躯比较而言,毫不起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交战双方的注意力,立即就从空中转了回来。

    “嘿嘿,好!两位师弟再加把劲,这小子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了!”

    天绝道人顿时大喜,叫道。

    师兄弟三人同时捏诀做法,将一道道法力疯狂注入到头顶的印玺之中,霸龙玺再一次光芒大放,轰隆隆作响,竭尽全力想要挣脱青色蛟龙的缠绕,向下镇压而来。

    “咔嚓咔嚓”之声不绝响起。

    青色蛟龙身上的裂纹越来越多,渐渐向全身蔓延而去。

    尽管萧凡的法力身后,远在同阶修士之上,但天绝道人师兄弟三人也绝非等闲之辈,尤其天绝道人,纵算在元婴中期修士之中,也算是极其悍勇之辈,法力深厚,远非普通同阶修士可比,加上两名师弟相助,以三对一,和萧凡硬拼法力,也终于一点点地占据了上风。

    事实上相持到这个时候,早已大大超出了天绝道人的意料之外。

    对方不过区区一人而已,还只有元婴初期境界,以一敌三,竟然逼得他们师兄弟一再自损精血,驱动本命真元,才勉强占到了这一点先机。若不是昊天宗的悬赏实在诱人,加上正在进阶的黑麟同样诱人,天绝道人早就拂袖而去了。

    赔本的买卖,谁做?

    眼见青色蛟龙就要抵挡不住,龙鳞剑阵即将瓦解,萧凡一咬牙,袍袖一抖,手指上翠绿色光芒大放,顿时狂沙滚滚,席地一卷,化为丈许高的土黄色巨人,挥舞双锤,向天绝道人猛攻而去。

    铁背刀螂正在沉睡,还不知何时才能再次苏醒,青天白日之下,怨灵亦不便放出来对敌,土魔偶已经是萧凡最后一招杀手,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变故。眼见事急,也不得不再将土魔偶召唤出来。

    火烧眉毛,且顾眼前再说。

    “哼,你有帮手,难道我就没有帮手了吗?”

    天绝道人对此似乎早就有所准备,一见萧凡祭出土魔偶,当即冷笑一声,袍袖一抖,数团寒气滴溜溜地从灵兽环里飞射而出,只见海面上水柱冲天,转眼之间,这数团寒气就幻化成了四名身高丈许的蓝色巨人,浑身湛蓝,如翡翠般晶莹,赫然竟是四具水属性傀儡。

    在此之前,萧凡曾经在不少典籍上都看到过机关傀儡兽的记载,南洲大陆不少宗门都精通傀儡的制作,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傀儡兽确实是很好用的帮手。当然,和魔偶一样,傀儡兽的等阶都不会太高。

    元婴期傀儡极其罕见,通常都是宗门的镇教之宝,轻易不会外传。

    天绝道人一口气放出四头水傀儡,竟然都有金丹后期的境界,已经算是非常罕见了。况且,水属性的机关傀儡兽,本就极其稀少。

    若是在平地交锋,四具金丹后期机关傀儡兽,也不见得是一名元婴期魔偶的对手。而况且,魔偶的战斗力更强,更难被灭杀。机关傀儡兽一旦身躯被击毁便再无作用,土魔偶被击毁之后,却能迅速复原。

    但这是在大海之上,水属性的机关傀儡兽却占据了地利,土魔偶的土遁术无所施展其技,胜负之数,殊难意料了。

    面对四具水傀儡,土魔偶脸无表情,双锤挥舞,猛击过去。

    四具水傀儡也是毫不畏惧,各自挥舞双臂,八道蓝汪汪的水箭,向土魔偶挥舞的双锤激射而去。

    “嗤嗤”声中,土魔偶的双锤表面上,被射穿了八个透亮的窟窿。

    这些水箭竟然堪比神兵利刃。

    不过土魔偶的双锤却丝毫也不曾停留,依旧重重击在两具傀儡之上,只听得“哗啦啦”一阵声响,两具水傀儡顿时化为一泓清水,融入到大海之中,转眼又从土魔偶的后方冒了出来,依旧是丈许高的水蓝色巨人,急速向土魔偶扑击而来。

    在水面之上,这些傀儡的水遁术,自然是一个个出神入化了。

    天绝道人本没指望四具金丹后期傀儡能够灭杀一头元婴期魔偶,但只要能缠斗片刻,也就够了。

    “咔嚓”之声不绝!

    裂纹早已遍布青色蛟龙全身,这边很快就能分出胜负。

    且看这姓萧的小辈,还有什么救命绝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