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91章 洪天的焦虑
    失去萧凡的百雄帮,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小

    外出云游的丁璨得知消息之后及时赶了回来,继续在百雄堂坐镇。眼下的百雄帮,依旧和以前一样,有四名元婴修士支撑,有医圣坐镇百雄堂,似乎一切都没什么变化。

    萧凡在百雄帮总坛西南的那处宅邸,自然还保留着,姬轻纱住在这里。

    前不久,萧府忽然变得十分热闹,一下子多出来三四十人。

    这是凌天华率领的无极门弟子,经过长途传送,几经周折之后,终于安全抵达金州城,拿着萧凡的信物,找到了百雄帮总坛。

    得知萧凡没死,洪天覃夫人等人无不大喜过望,立即反复询问萧凡的情况,听到无极门的低阶弟子说,萧凡竟然灭杀了昊天宗的一名元婴中期长老,百雄帮这几位首领不由得又是意外又是担忧。

    原也知道萧凡进阶之后,实力之强,远在普通同阶修士之上,但以刚刚进阶的元婴初期修为,居然灭杀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须知击败和灭杀,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如果说萧凡能够击败比自己高一阶的中期修士,倒也不会太让人意外。或许对手特别弱,或许刚好两人功法相克,这样的情形,并不罕见。但灭杀一名中期修士,却绝对很不寻常。

    尤其是灭杀昊天宗那样超级大宗的长老,更是难上加难。

    通常来说,超级大宗门的弟子都会比其他同阶修士普遍更强一些。这是因为超级大宗门的修炼体系更加完毕,功法经过千锤百炼。基础特别夯实。搏杀之时,更深厚的底蕴往往就代表着更浑厚的法力。战斗力自然更强。

    虽然说剑走偏锋往往也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全面衡量,还是超级大宗门的弟子整体更强。

    萧凡却直接将昊天宗的元婴中期长老给灭了。

    不过这不是洪天关注的重点。

    只要萧凡还活着,这就是天大的喜讯了。虽然百雄帮的实力与昊天宗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但大齐国实在太远,昊天宗的赫赫声威,还够不着这西南边陲。在霍山国,任谁都知道,是宇文周的霍都宗最强大。

    当下洪天就亲自做了安排。让凌天华等人暂时住在萧凡府邸附近,也并未让他们加入百雄帮,只是作为百雄帮的客人。这些无极门的弟子,最终要如何安置,总是要等萧凡回来之后,才好定夺。

    至此,凌天华等人才终于安下心来,各个长长舒了口气。

    终于暂时逃出了昊天宗的魔掌。

    萧师尊所在的帮派,对他们又这么照顾。当真是不胜之喜。

    大伙在萧府拜见了师母大人,便安心在百雄沼泽住了下来。听说他们是无极门弟子,又是萧凡亲手搭救下来的,姬轻纱对他们的态度自然极其和气。赏赐了凌天华等人不少好东西。

    虽然以修为而论,凌天华也勉强算是金丹中期,与姬轻纱算得同阶修士。但无极弟子在昊阳城实在穷得厉害,哪里像萧师母这样财大气粗?

    自是一个个欢天喜地。做梦都笑醒过来。

    身为百雄帮的首脑,洪天覃夫人马长老等人却远没有那么轻松。他们深知。灭杀昊天宗长老这件事,绝不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过去。萧凡必须要给昊天宗一个交代,如果萧凡不给这个交代,昊天宗很可能会找到百雄帮来。

    这一日,洪天覃夫人马长老丁璨四人正在客厅叙话,谈的就是萧凡灭杀欧阳威的事情,门外弟子急匆匆进来禀报。

    “启禀帮主,杏林帮方帮主令人前来邀请帮主,请帮主前往杏林苑一叙。”

    洪天的双眉扬了起来,沉声说道:“看来已经问罪上门了。”

    马长老宽慰道:“这也不见得,或许是其他事情需要商议。”

    方飞扬作为金州城七大宗门公推的盟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召集七大宗门的首领在一起聚聚,聊天说话,同时对城中发生的一些大事进行讨论,最终做出处置决定。会议地点一般都是在杏林苑。

    杏林苑和杏林帮总坛并不在一起,而是建在最繁华的医馆区。

    毕竟作为医馆是要经常接待病人的,一大堆病人和陪同的亲戚朋友在杏林帮总坛跑来跑去,可不是个事。

    在杏林苑召集七大宗门首脑聚会,早已成为惯例。

    片刻之后,洪天在杏林苑上空按下遁光。原本百雄帮帮主金州城出巡,都有自己专用的豪华兽车,一个人独自驾驭遁光而行,实在有失体面。这当儿,洪天哪里有心情去理会这些细节。

    早有杏林帮的执事弟子急急上前,恭迎洪帮主前往杏林苑一隅的某座独立小宅院。

    其实压根就用不着执事弟子指路,洪天对这里早已熟悉无比。

    宽敞的厢房之中,杏林帮帮主方飞扬正端着茶杯,怔怔出神,双眉微蹙,似乎心事颇重,眼见洪天进门,也只是略一颔首,并不起身相迎。多年的老朋友,彼此之间再熟悉不过,一些虚头巴脑的礼节,早就省去了。

    洪天也不说话,径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早有侍女奉上香茗。

    两人静静品着茶水,谁都不吭声。

    通常参加这样的首脑聚会,方飞扬都不会单独和其他宗门的首脑谈到聚会的主题。省得被其他宗门首脑误以为他和另外的宗门达成了某种更加密切的关系。七大宗门一致对外,但平日里也略有亲疏远近。唯独作为盟主的方飞扬和杏林帮,不能有这方面的表现。

    中立,公正,是坐稳盟主宝座最重要的两大因素。

    一旦方飞扬和杏林帮表现出与哪个宗门特别的亲近,立时便会受到其他帮会宗门的质疑。如果杏林帮的盟主地位开始动摇,就意味着整个金州城的权力体系都会崩溃,必定会引发很大的麻烦。

    不过洪天第一个赶到这里,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今儿个,方飞扬是第一时间通知洪天过来聚会。

    这个事就肯定和百雄帮相关。

    以洪天的精明睿智,焉能不知?

    凌天华等无极门人刚刚赶到金州城不久,昊天宗的人便尾随而至,足见萧凡这一回是真的捅了个大篓子。

    两名元婴中期修士各自想着心事,厢房之中鸦雀无声。

    不一会,青阳宫掌教无为真人等首脑也陆续到来,见方飞扬和洪天的脸色都十分凝重,本想开口说句笑话的,也都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看来是发生大事了。

    大伙的脸色也跟着沉重起来。

    片刻之后,七大宗门的首脑便齐聚此间,大家齐刷刷地向中间主位上的方飞扬望去。方飞扬放下茶杯,缓缓挺直了身子,咳嗽一声,正要开口,却又猛地望向门外,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

    一条瘦小枯干,毫不起眼的人影,出现在厢房门口。

    赫然正是杏林帮大长老,杏林苑首席大郎中,金州城最富盛名的医圣丙老先生。

    “师兄……”

    方飞扬忙即站起身来,诧异地叫道。

    其他人也纷纷起身,向丙老先生抱拳施礼。虽然这一届的新医圣头衔被萧凡夺走,但在大伙心目中,金州城医术最高,最受敬重的医道第一人,自然还是眼前这位瘦小枯干的老人。

    “你怎么来了?”

    对大伙的抱拳致意,丙老先生就好像压根就没看见,慢慢走进屋里,喘息着答道:“我来听听,看看诸位同道对此事都有什么看法。”

    在此之前,丙老先生从来不参加这种首脑聚会,他只是做好自己的医圣,很少干涉帮内的大小事务。方飞扬也无须他插手,将杏林帮经营得风生水起,盛极一时。两人配合之默契,堪称是合作的典范。

    现在,丙老先生却忽然出现在这里,明确表示要参加聚会,却不知即将公布的是何等大事,以至于连丙老先生都有些按耐不住自己好奇心。

    “这个自然,师兄请坐!”

    方飞扬让出了自己占据正中的位置,恭请丙老先生居中落座。

    丙老先生也不客气,缓步走过去,一屁股就在方飞扬坐过的椅子里坐了下去。对于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丙老先生从来都不在意。以他的声望和修为,他也确实早已有了随心所欲的资格。

    方飞扬便在一旁的椅子里落座。

    侍女仆妇急匆匆地为老医圣奉上热气腾腾的灵茶。

    丙老先生这不同寻常的动作,更是令一干首脑心情沉重。

    厢房之中的气氛显得十分紧张压抑。

    方飞扬手一扬,在厢房之中侍候的侍女弟子们,立即恭恭敬敬鞠躬为礼,鱼贯退了出去,厢房的门轻轻掩上,房间里的禁制随即启动。这种禁制非常简单,只能屏蔽神念探视,没有任何其他防御作用。

    有八名修为深厚的元婴中期修士聚在这里,也确实无须太特别的禁制防护。

    这里已经集中了金州城最顶端的战力。

    方飞扬坐直了身子,先向身侧的丙老先生微一欠身,便即沉声说道:“诸位,大齐国昊阳城那边,派人过来了。”

    “昊天宗百部院首座长老裘千行,一位后期大修士。”

    “如今就在我杏林苑的贵宾馆歇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