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88章 太上宗的脸面
    “萧道友,你害死我侄儿,总要给欧阳明月一个交代吧?”

    欧阳明月端坐在椅子里,平淡地问道,语气波澜不惊。:3w.

    清平老道等太上宗修士却不由得暗暗蹙眉。

    不愧是昊天宗大长老,这话端的好不厉害,竟然直接将昊天宗撇过一边,一上来就以欧阳威姑母的身份说话,顿时就将清平老道等人堵了回去,“是非曲直”也休要提起——你杀了我侄儿,我就要找你算账!

    管你是对还是错!

    如果是在凡俗世界,有完备的律法系统,杀人案件自归有司该管,却不是死者的亲人可以擅自寻仇报复的。但在修真界,一直奉行的是丛林法则,强者为尊。欧阳明月摆明了不和你讲道理,只和你讲拳头,旁人还真是不好胡乱插手。否则的话,就不仅仅是牵扯到昊天宗和太上宗两大宗门之间的关系,而是直接与欧阳明月为敌。

    不管是谁,都得好好想清楚了。

    萧凡也端坐在椅子里,腰杆挺得笔直,脸色平静坦然,直视着欧阳明月的双目,没有丝毫退缩之意,不徐不疾地说道:“大长老,欧阳威到底对我无极门弟子做了什么,想必大长老应该一清二楚吧?萧凡身为无极传人,断不容人如此欺凌残害无极弟子。欧阳威死有余辜!我杀他乃是理所当然!”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清平老道等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惊讶之意。

    似他们这般老怪物,活了几百年。真的是什么世面没见过。再奇怪的事在他们眼里都只是等闲。但面对欧阳明月这样具有碾压实力的后期巅峰大修士,萧凡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谓胆气甚豪。

    这后生要么是有极强的靠山,要么是真的置生死于度外。

    讶异之余。清平真人倒是对萧凡生出了几分好感。

    别看这老道外表柔和谦恭,深得太上无为之真谛,骨子里头实则也是侠烈之人。年轻时节,更是嫉恶如仇,被同道好友戏称为“龙泉好汉”。这些年随着修为精进,身份地位越来越高,手中权柄越来越重,渐渐的也就不怎么和人生气了。

    实在也没几个人敢惹他生气!

    但这却不意味着清平真人是个懦弱胆怯之人,本质上。他还是那位烈性子的“龙泉好汉”。

    萧凡若是一上来就软蛋,清平老道对他的印象立时就会变得奇差无比。

    欧阳明月也不生气,淡淡说道:“那些无极弟子的先祖,当年就是我们昊天宗救下来的。如果没有我昊天宗仗义出手,他们的先祖早就被人杀得精光,又何来他们这些人?昊天宗对他们恩重于山,他们难道就不应该回报么?”

    萧凡沉声说道:“大长老此言,请恕在下不能苟同。施恩不望报,乃是我正道宗门该有的美德。再者。人不是畜,纵算昊天宗当年救了这些无极弟子的先祖,那也不是今日残害他们的理由。”

    欧阳明月淡淡地看了萧凡一眼,随即转向褚九。缓缓说道:“褚少主,听说此人是你的朋友。请恕妾身好奇,可否请褚少主说明一下。两位之间,到底有何种瓜葛。”

    她亲自赶到重天宫。不是来和萧凡讲道理的。

    真要讲道理,这里也无人够资格给她做“评判”。

    她只是想搞清楚。太上宗对这个萧凡的庇护,到底能够达到何等程度,会不会为了这个人,不惜彻底和昊天宗撕破脸皮。太上宗固然实力雄厚,欧阳明月也并不真的害怕与太上宗全面交恶。

    但要看值不值得!

    至少,为了一个区区的元婴初期修士,肯定不值得。

    欧阳明月自认有很多种办法在不得罪太上宗的前提下,办妥这件事。

    褚九哈哈一笑,说道:“有劳大长老垂询,萧兄弟曾经救过褚九的性命。却不知这种关系,能否令大长老手下留情?”

    嘴里说得客气,但话里那种意思,任何人都听得出来。

    这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管谁想要带走他,都要先问过我褚九答不答应。

    欧阳明月微微点头,依旧没有生气,只是沉吟起来。

    偏殿里的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屏息静气,不发出半点声响,免得打扰了这位大长老。看上去,欧阳明月一直都很“温和”,很好讲话。但强者就是强者,她心情好不好,取决于她自己,其他人是改变不了她的。

    欧阳明月沉吟的时间并不太长,不过这短短的一瞬,在众人心目中却特别的漫长。而她沉吟过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也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置信。

    “褚少主,妾身可以给你这个脸面。”

    欧阳明月平淡清脆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回响。

    “既然萧道友对褚少主有救命之恩,那么他在宁国的这段日子,妾身可以当他是太上宗的贵宾,看在贵宗和褚少主的脸面上,妾身可以不动他。如果萧道友愿意,可以一直在宁国住下去,那你的安全就是有保障的。”

    欧阳明月清澈的目光,在萧凡脸上缓缓扫过,不急不缓地说道。

    “大长老……”

    大执法和裘长老都大吃了一惊,忍不住惊呼出声。

    大长老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压根就不曾想到。

    欧阳明月轻抬素手摆了一摆。

    清平真人轻轻舒了口气,在椅子里欠了欠身子,说道:“多蒙大长老美意,贫道十分承情。”

    语气极其诚恳。

    欧阳明月如此“通情达理”,不要说大执法和裘长老意想不到,就算是清平真人也大大出乎意料。欧阳明月算是给足了太上宗面子。到底不愧是一派之尊,孰重孰轻分得清清楚楚。

    这样一来,不管萧凡和太上宗是何种关系,只要他今后离开宁国,欧阳明月和昊天宗其他人就有对他出手的理由。纵算是褚九那样讲义气的人,都不好再强行为他出头——我给了你活命的机会,你自己不珍惜,硬要往宁国之外跑,那就怪不得我了。

    以欧阳明月的身份地位,给了褚九这样的后生晚辈偌大的脸面,再擅长胡搅蛮缠的人都无话可说。

    欧阳明月点了点头,转向萧凡,轻声问道:“萧道友,你意下如何?”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大长老似乎也没有给在下选择的余地。”

    能够这么当众问他一声,已经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当然,更多的还是为了彰显欧阳明月自己的绝顶高手风度——我就给让你多活些时日又能如何?你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手心,有朝一日,会落在我的手里。

    这其中折现出来的,是满满的自信。

    倒是非常切合欧阳明月大长老的身份!

    “你知道就好。”

    “不过……”

    偏殿之中原本已经变得颇为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又凝固了,大家都齐刷刷地望向欧阳明月那绝美的脸庞,静待下文。

    原也知道,欧阳明月亲自登门,不会就这么轻易了结此事的,否则,她此行就变成专程来向太上宗示好了。无缘无故的,昊天宗大长老何必要如此自堕威名?

    “萧道友自称是无极传人,妾身却不是那么相信。萧道友若果真是无极传人,为那些无极弟子出头,或许还算个理由。倘若不是无极传人,只是以此为借口的话,妾身可就要落下笑柄了。”

    欧阳明月一双妙目很专注地望着萧凡俊朗的面容,不徐不疾地说道。

    褚九笑道:“萧兄弟当然是无极传人,大长老多心了,这点,褚九可以替他作证。”

    隐隐约约的,褚九已经猜到了欧阳明月的用意,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欧阳明月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褚少主,妾身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萧道友,妾身要亲自确认一下。”

    不待萧凡开口,褚九已经抢在了头里,叫道:“欧阳大长老要如何确认?莫非是要向萧兄弟出手么?大长老功参造化,试问那位元婴初期的同道,能和大长老平手放对?”

    你口口声声说是给我们太上宗面子,给我褚九面子,原来打着这样的主意。

    倘若萧凡当真与她放对,结果必定是非死即伤。

    单打独斗,这偏殿之中诸人,包括清平真人在内,恐怕都无人是欧阳明月的对手。

    欧阳明月淡然说道:“恐怕萧道友没得选择。”

    话音平静,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圜余地。

    清平真人捋着白须说道:“月仙子,既然只是确认一下萧道友的出身来历,那双方点到即止如何?”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欧阳明月的脸上。

    “可以。妾身既然已经答应,只要他在宁国就不伤他性命,诸位道友莫非信不过妾身的承诺么?”不等众人开口,欧阳明月又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萧道友,你只需接妾身一招。一招过后,不管是生是死,你在宁国的这段日子,妾身不会再难为你。”

    “好,在下不才,愿意领教大长老的高招!”

    褚九还要开口,萧凡已经沉声应了下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