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87章 深不可测
    一声清越的鸟鸣,响彻重天。(23w[x]

    远处的苍穹,一团火云,将半边天际都染得红彤彤的,仿佛要燃烧起来。

    正端起大红葫芦准备喝酒的褚九,双眉一蹙,将递到嘴边的葫芦放了下来,哼了一声,说道:“欧阳明月来了!”

    “大长老?”

    萧凡的眉头也轻轻蹙了一下。

    对于这位名动天下的昊天宗大长老,天妙仙子曾经向他谈起过,描述的话语不多,语调也很平淡。不过天妙仙子最后仿佛很随意地提醒了萧凡一句——如果碰到这个女人,跑!

    这句话留给萧凡的印象太深刻了。

    提到昊天宗其他人之时,包括大执法和百部院大长老这些后期大修士,天妙仙子都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嗯。看来昊天宗也是势在必得啊……”

    褚九喃喃说道。

    片刻之后,浑身浴火的昊阳鸟便停在了重天宫的上方,扇动双翅,将缥缈峰上的云雾都印得鲜红一片。同样是后期大修士的大执法和裘长老,虽然就站在昊阳鸟两侧,却被大长老的光彩完全掩盖,眼神稍差一些的,几乎要对这两位视而不见。

    不一会,缥缈峰上响起了宏亮的钟声,每一下都声震天地,远远传了开去。

    钟声一下一下敲响,足足十九响之后才停歇下来。

    随即,悦耳的仙乐之声响起,三道人影自重天宫飞升而上,当先一人。道袍鹤氅,白须飘飘。正是太上宗大长老清平真人。紧随清平真人身后的两人,身上也散发着恐怖的灵压。赫然都是后期大修士。

    太上宗摆出了完全对等的阵势。

    “无量寿福,月仙子大驾光临鄙宗,老道有失远迎,恕罪!”

    清平真人微笑着说道,气度俨然。

    “妾身来得唐突,道兄勿怪是幸。”

    欧阳明月淡淡说道,虽然是客气话,听在人耳朵里却总觉得有那么一点怪异,实在是因为。欧阳明月的语气太平淡了,平淡得就好像在照本宣科。

    好在双方做了那么多年的邻居,清平真人对欧阳明月的性子颇为了解,也不会和她去计较。当下客气一句,又和大执法,裘长老等人一一见礼。他身边的两位后期大修士,也是太上宗顶尖的大人物,彼此都十分熟悉的,各自施礼寒暄一阵。

    “月仙子。万道友,裘道友,请!”

    寒暄已毕,清平真人一抖袍袖。伸手延客。

    “道兄客气,请!”

    欧阳明月素手一抬,硕大的昊阳鸟迅疾变小。最终收入了灵兽环中,白生生的莲足之下。涌起一团雪白的云雾,托着她窈窕的身躯。缓缓向雾霭缭绕的重天宫广场之上降落下去。

    重天宫侧门,早已排好了欢迎的两列长队,数十名俊男美女,披红挂彩,各种丝竹悦耳。

    摆出了欢迎贵宾的全套礼仪。

    当然,如果是昊天宗宗主亲自登门,那是要开重天宫大殿正门相迎的。

    不过已经有很多年,昊天宗宗主都不曾在外界露过面了,有人说正在闭生死关,也有人说早已冲击瓶颈成功,进阶为悟灵期修士,自然要为最后的飞升做准备,哪里还有闲工夫来理会这些俗务?

    就好像太上宗的宗主方圣人,也已经很多年不曾露面了。

    太上宗的大小事务,实际上是清平真人会同几位大修士,和少宗主褚九一起处置,多数时候,是以清平真人为主。不过清平真人很着重培养褚九的威信,只要不是太要紧的事务,一旦褚九做了决定,哪怕这个决定和清平真人内心所想有所不同,清平真人都不会再加以改变。

    他们这些老家伙,终究是要从帮中俗务之中解脱出来,一心去追求永生大道的,迟早要将宗内大权移交给年青一代。

    只不过褚九是性情之人,有时比较任性,清平真人始终都难以完全放心。再说褚九刚刚进阶元婴中期,在清平真人等几位师叔眼中,境界还是远远不够,得让他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修炼之上,总要等他完全稳固了中期境界再说。

    比如这一次,本来只是去界山那边打打猎,散散心,谁知就碰上了这么一档子事,若不是清平真人接到求救讯息及时感到,差点就出了大岔子。那姓萧的后生命运如何,清平真人还可以不在乎,但褚九不能受丝毫伤害。

    如今欧阳明月亲自登门,清平真人脸上带笑,却早已暗暗心惊。

    纵算在十大正道宗门大长老之中,昊天宗的欧阳明月也最为大名鼎鼎。原本被外界期许为最有希望突破后期瓶颈,踏足悟灵期的绝世天才。这么多年,却始终在后期大修士的巅峰状态徘徊,再也难以寸进,不知是时运不济,还是机缘未到。

    毕竟进阶悟灵期,是真的需要绝大的机缘,可遇不可求。亘古以来,也不知有多少天纵奇才,终身止步于元婴期境界,想尽一切办法,终究还是功亏一篑,被天道之力毫不留情地挡在悟灵期以外,最后只能极度不甘心地含恨坐化。

    但很明显,欧阳明月绝不是普通的后期大修士。

    连同为后期大修士大成境界的清平真人,在欧阳明月面前都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深不可测!

    这是欧阳明月给清平真人以及太上宗另外两名后期大修士的感觉。

    当下几名大修士在重天宫偏殿之中分宾主落座。

    早有清纯侍女奉上灵果,香茶。

    “月仙子大驾光临鄙宗,想必是有所指教了?”

    又再客套了几句,清平真人抱拳拱了拱手,说道。

    欧阳明月淡淡一笑,说道:“却是叫道兄笑话了,妾身有一位侄儿欧阳威,也是鄙宗的内堂长老,日前在总坛遇害。凶手是从大西南某个偏僻小国远道而来的一名无极门旁支传人,名唤萧凡。据说道兄已经将此人擒下。故此妾身今日登门,是想向道兄求个脸面,将此人交给我昊天宗发落。还请道兄看在贵我两宗历年的交情份上,成全了妾身这番小心思。”

    清平真人捋着白须,沉吟着说道:“月仙子吩咐,理当凛遵。只不过,贫道所知,却略有出入。这位萧道友,乃是鄙宗少宗主的朋友。萧道友眼下确实正在鄙宗做客,要将他交予仙子带回贵宗,却是有些不便了。”

    “朋友?”

    欧阳明月就笑了,笑容很淡。

    “道兄可否请褚少主和萧道友出来,妾身想当面问上一问。”

    “这是自然。”

    清平真人也没有拒绝,随即点了点头,吩咐了身边侍候的弟子几句,那名弟子立即躬身领命而去。

    自从进门之后,大执法便一直黑着脸,心中不悦,可想而知,却也一直都没有开口,也算是恪守着规矩,一切由大长老做主。

    不一会,一身银袍的褚九和白衣飘飘的萧凡联袂而至,大步走进偏殿大厅。

    一见到这两人,大执法黑着的脸如欲滴下水来,双眼之中怒火如炽,恨不得一出手就将萧凡击毙当场,如果有可能的话,大执法也毫不介意将褚九一起干掉,这两个家伙实在太让他生气了。

    自从进阶大修士,出任昊天宗首席大执法长老之后,就再也没碰到过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嚣张的。

    不过这两个家伙,似乎也并不在意大执法的眼神,尤其是褚九,脸上始终挂着大大咧咧的笑容,华贵的银色袍服之上,甚至还沾着几点油渍,隐隐能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这已经不是不修边幅,而是不给昊天宗脸面。

    你们身份再尊贵又怎样?

    本少主不在乎!

    这里是太上宗重天宫,是本少主的地盘。

    “褚九见过欧阳大长老,见过万道友,裘道友!”

    褚九大步上前,抱拳一拱,笑哈哈地说道。

    欧阳明月飘然起身,欠了欠身子,淡淡说道:“褚少主客气。”

    褚九尽管年轻,修为也比他们低了许多,却正儿八经是太上宗的少宗主,方圣人唯一的继承人,公认的未来宗主,这身份地位非同小可。欧阳明月不愿意失了礼数,留下话柄。

    眼见大长老都起身答礼,大执法和裘长老固然很不情愿,也不得不跟着起身,不过那脸色始终没有丝毫舒缓,要多阴沉就有多阴沉。

    欧阳明月如海水般深邃的目光,只在褚九身上略一停留,便绕了过去,落在了萧凡脸上,眼神中并没有痛恨愤怒之意,依旧平静如镜。

    萧凡微微躬身,朗声说道:“无极门萧凡,见过欧阳大长老!”

    欧阳明月轻轻一点头,说道:“听说萧道友是大西南霍山国金州城的郎中,还获得过医圣的尊号?”

    萧凡微笑答道:“在下确实是金州城的郎中,医圣云云,不过是杏林同道抬爱罢了,萧凡不敢自称。”

    欧阳明月微微颔首,缓缓坐了回去,目光淡漠,谁也看不出来,她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在场诸人却能明显感应到从她身上透出的威压之气较之先前更重三分。

    褚九和萧凡心中都是一凛,对视了一眼,在清平真人等三名太上宗大修士的下首落座,斜斜面对欧阳明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