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86章 兄弟
    宁国都城龙泉城。!

    和都梁城一样,龙泉城里,也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腰以上,便终日被雾气覆盖,看上去朦朦胧胧,美不胜收。

    这座山峰,名叫缥缈峰,还有一个别名,叫三十三重天。

    足见其高!

    这样的高峰,普通凡人是无论如何都攀援不上的。所以除了在山脚部位修筑了一些阶梯,山腰之上,便再没有阶梯。一直到接近峰顶之处,阶梯才又重新出现,却是因为,这一带开始有了大量的建筑物。

    缥缈峰上重天宫,就是南洲大陆十大正道宗门之一的太上宗总坛所在地。

    缥缈峰三十三重天的别名,因此而来。

    外人眼里的重天宫,指的就是这山巅之上所有的建筑物,在太上宗弟子眼中,只有峰顶那一座巨大的宫殿,才叫重天宫。只有在宗门内有重大庆典之时,才会启用重天宫,平日议事,待客,自然都另有去处。

    在大多数低阶弟子眼里,重天宫是真正的人间仙境,圣洁无比。

    大家做梦也没想到,在重天宫一座偏殿的后花园里,竟然会升腾起一股股炊烟,夹杂着一阵阵烤肉的香气。

    等等,烤肉?

    拜托,这是在重天宫!

    居住在重天宫的元婴祖师们,谁还需要食人间烟火么?

    有眼尖的人认出来,那居然是少宗主的寝殿。

    少宗主在烤肉吃?

    虽然这个答案如此让人意外,但却是唯一正确的答案。

    除了褚九自己,那些服侍的奴婢仆妇。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于在少宗主寝殿后花园烤肉。

    一大丛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奇花异草旁边。褚九和萧凡席地而坐,面前燃起一堆篝火。褚九手中举着一个铁叉,铁叉上插着一头小兽,烤得焦黄喷香,油脂嗤嗤地滴落在篝火之上,发出哔哔啵啵的爆响之声,扎扎实实将人的馋虫子勾了起来。

    一干仆妇佣人远远站在十数丈之外,一个个抿嘴微笑,似乎觉得这个情形极其有趣。虽是仆妇佣人,却至少都有筑基期的修为。其中不少还是筑基后期,只差一步就能迈入金丹期。

    尽管他们侍候的这位少宗主平日里行事以洒脱闻名,从来都不蹈规守矩,然而在后花园席地而坐烤肉吃,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由此可见,今儿来的这位客人,在少宗主心目中分量是何等之重。

    萧凡嘴角也浮起一抹笑意。

    威震大宁国的太上宗少宗主,堂堂元婴中期修士,烤个肉却搞得自己手忙脚乱的。连一贯矜持的萧真人也不禁莞尔。

    褚九手腕一翻,一口晶莹的短剑浮现而出,约莫六七寸长,“唰”的一声。割下一块焦黄的烤肉来,先放进自己嘴里,慢慢咀嚼。细细辨味,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用短剑又切下一块烤肉,递给萧凡。笑哈哈地说道:“来,兄弟,可以吃了,味道还真不赖!”

    萧凡二话不说,从他手里接过油乎乎的短剑,将烤肉送进自己的嘴里,笑道:“好吃,九哥烤肉的手段益发的高了。”

    “哈哈,那是……不瞒兄弟说,哥哥我馋虫上来时,曾经去到外城,化为凡人,和世俗间那些贩夫走卒混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当真痛快得紧……还认识了好几个朋友,只可惜,都没有什么灵根,修炼不了法术,几十年过去,一个个都化作了黄土,我也就兴味索然了……没想到兄弟你又来了,真是太好了,哥哥我今儿个高兴。来,喝酒!”

    说着,抓起手边的大红酒葫芦,向萧凡举了一下。

    萧凡也抓起手边的大红酒葫芦,和褚九一碰,两个人都仰起脖子,举起酒葫芦,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同时喷出一口大气,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躲在的远处的佣人仆妇们更是惊讶,真不知道少宗主还有这种经历,居然化为凡人去和贩夫走卒一起喝酒吃肉,还和凡人交上了朋友。外界都说太上宗少宗主“荒唐”,看来还真是有些道理呢。

    “兄弟,把你这些年的经历,说给我听听,我一直都在记挂着你。前不久在昊天宗他奶奶的那个狗屁悬赏令上看到有一个叫萧凡的,我就怀疑是你,只可惜大长老抓得紧,不让我远离宁国,不然的话,哥哥老早就去霍山国找你了。”

    褚九边说边摇头,颇有点自嘲的味道。

    萧凡也不由失笑。

    看来早年闹过那场“夺嫡风波”之后,太上宗对这位失而复得的少宗主宝贝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竟然禁止他离开宁国,就好像溺爱子女的父母,对子女的安危重视到了偏执的地步。堂堂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居然会被禁足!

    “当年,小弟误打误撞,闯进了厉兽山脉深处……”

    喝了一口酒,萧凡便开始讲述自己这数十年的经历。他本不是多话之人,也不善于添油加醋,描述起来未免有些平淡。不过这段经历实在是惊险万分,褚九听得全神贯注,不是重重一拍大腿,叫骂几声。

    看得那些伺候的佣人仆妇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完全回不过神来。

    倘若这位将来真当上了太上宗的宗主,还真不知道会将太上宗管成什么模样。

    褚九却毫不在意。甚至这太上宗宗主将来到底能不能当上,他也一点都不在乎。

    唯大英雄能本色!

    诚然!

    对于和天妙仙子在一起的这段,萧凡也丝毫都没有向褚九隐瞒。对褚九,他是完全信任,除了中土界和地球那一段,几乎什么都可以放开了说。当然,涉及到天妙宫的秘密,萧凡也略过不提。

    他和褚九是朋友,可以分享秘密,但天妙宫的秘密,却不属于他。

    这一点,是一定要分清楚的。

    “哈哈,好,好,这么说来,兄弟你真是因祸得福了。这许多磨难,最终反倒成全了你。”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正是。”

    “来,喝酒喝酒……”

    两人举起酒葫芦一碰,又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

    “九哥,你当年是怎样从黑沙门沙老怪手里走掉的?”

    咽下酒浆,又吃了一块烤肉,萧凡问道。丝毫也不顾形象,举起衣袖擦了一下油乎乎的嘴。萧真人素日矜持,骨子里头,却满怀侠烈之气。

    “嘿嘿,当年困住我的,就是断肠草之毒。兄弟帮我把这毒解掉,区区一个沙老怪算得什么?就算我那时还杀不了他,想要从他手里走掉,却是毫不费力。算他识相,没有再来追赶我。”

    褚九笑着说道,并无多少郁闷之意,似乎对当年被沙老怪抓住,强逼参加那厉兽荒原的赌赛,也不是十分记恨。

    凡事有因就有果。

    倘若不是沙老怪逼他参加厉兽荒原赌赛,就碰不到萧凡,自然也就无人替他解断肠草之毒,那后来的一切,便都要改写了。说起来,沙老怪也是无意间促成了褚九的回归。自然,如同褚九所言,在他离开之时,沙老怪没有追杀他。否则的话,只怕这当儿黑沙门早就满门被灭了。

    区区一个域外帮派,只有两名元婴初期修士坐镇,太上宗随便派几名元婴长老出马,就能将黑沙门杀得一干二净。

    足见褚九外表粗豪,内里却绝非嗜杀之人。或许,这也是太上宗前辈们将他选为储君的主要原因。太上宗这样的超级正道大宗,如果有朝一日被残忍嗜杀之人掌控,为祸之烈,简直难以想象。

    萧凡点点头,说道:“九哥修炼的太上忘情诀果然厉害,进阶速度极快。”

    褚九笑哈哈地说道:“嘿嘿,我这情形,和兄弟你差不多,也算是厚积薄发吧。当年在金丹后期耽误的时间比较多,突破瓶颈之后,进境还是很快的。再说,这也不全是哥哥我自己的功劳,哈哈……”

    这一点,萧凡自然理解。

    好不容易,失踪的少宗主归来,那还不得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他啊。以太上宗的庞大势力以及身家之丰厚,要给储备宗主服食些逆天之物,硬生生将他送进元婴中期,难度还真不大。

    更何况,褚九的基础本就打得极其稳固。

    “兄弟,那个欧阳威是怎么回事,也跟我说说,估摸着昊天宗那些家伙,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

    褚九将一块烤肉送进嘴里,说道。

    “此人残忍暴虐,死有余辜!”

    萧凡毫不客气地说道,随即便将此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以无极门弟子为炉鼎?二十年间残害了好几十人?”

    “这王八蛋!”

    褚九一听,便即勃然大怒,骂道。

    “兄弟,这种混账东西杀得好,一点都不冤。换作是哥哥我,也一样灭了他。他奶奶的!”

    “正是。不管此人是谁,也不管他有多大的靠山,小弟我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那是自然。兄弟你放心好了,这个事既然我知道了,就一定会管到底,哪怕就此和昊天宗翻脸开仗,也在所不惜。”

    褚九说道,语气十分随意,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嗯。”

    萧凡只点点头,也不说个谢字。

    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是褚九的兄弟,褚九也是他的兄弟。

    这就足够了!

    “来,喝酒!”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