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85章 欧阳明月
    一声清脆悦耳的长鸣,直上九霄。

    遥远的天际,昊阳城方向,渐渐浮现出一道七彩的身影,绚烂非常,如同一只燃烧的火凤,在苍穹之巅自在翱翔。

    正在闷头向昊阳城赶路的大执法和蓝衫修士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是大长老的坐骑?”

    这只火凤,他俩实在太熟悉了,昊天宗所有元婴以上长老都熟悉,这是大长老豢养的本命灵宠昊阳鸟,拥有着火凤凰的血脉,是天生的火属性灵禽,对一切火属性功法,都有着出人意料的超强领悟能力,尤其是火遁术出神入化。

    这只昊阳鸟,乃是大长老的标记,近来已经很少见到灵禽露面了。

    蓝衫修士轻声说道:“大长老不是在闭关吗?”

    “哼,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欧阳威可是她的亲侄儿,她最看重的晚辈弟子,甚至比少宗主的分量还重。若是此番欧阳威能够顺利将无极门的浩然正气和我们昊天宗的昊阳诀融为一体,或许就能创出一套新的功法来。”

    蓝衫修士摇了摇头,说道:“自创功法不是不可以,但大长老这步子是不是迈得太大了些?无论是昊阳诀还是无极门浩然正气,都是经过数万年传承,千锤百炼的功法,就算要改动一个字都难。将两样镇教神功融为一体,不是万年难遇的奇才,断然难以办到。欧阳威的资质虽佳,也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地步。”

    他是百部院的首座长老,精研各派功法。渊博无比,说出来的话。自然颇有一番道理。

    “他的资质,哼!”

    大执法的话没有说完。但脸上的不屑之意,却极其明显。

    欧阳威资质不差,然而却不肯下苦功,一门心思只想走捷径,底子不夯实,关键时刻就会出问题。否则的话,堂堂一名元婴中期修士,怎会在自家宗门的总坛,被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欺上门来。当场灭杀!

    只不过人死为大,大执法终究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昊阳鸟来势极快,片刻之后,便在天边显露出清晰的身形,只见这灵禽双翼展开,足有五六丈,两条长长的尾翎,更是长达十余丈,闪耀着熊熊烈焰。在虚空中变幻成七彩的曳光,和传说中的火凤凰一样,美得惊心动魄。昊阳鸟同样烈焰蒸腾的脊背之上,赤足站立着一名红衣女子。满头雪一般的白发,迎风飞舞,双峰高耸。身材傲人至极。

    但任何昊天宗弟子,在大长老面前。都绝不敢有丝毫失礼。

    尤其在一些晚辈弟子心中,大长老那淡漠的面容。绝对比妖娆无比的窈窕更具有“吸引力”。

    不要说在昊天宗,在大齐国,就算在整个南洲大陆东北部,昊天宗大长老欧阳明月都是公认长相最美,身材最妖娆的绝世佳人之一,与此同时,欧阳明月对男人的冷漠无情,比她的妖娆更加出名。

    已经不知有多少不明就里,贸然上前搭讪的男修,死在她的纤纤素手之下。

    欧阳明月的“致命杀手”之名,甚至比天妙仙子更甚。

    远远的,大执法和蓝衫修士便按下遁光,安心等候。

    不一刻,昊阳鸟长鸣一声,在两人数丈之外顿住了身形,双翅轻轻扇动,一圈圈的火浪不住向四周扩散而去,似乎连虚空都在炽热的高温之中不住扭曲。

    “没追上?”

    见到大执法和蓝衫修士,欧阳明月淡漠的脸上略略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这似乎有些不大可能。

    除了她自己之外,坐镇昊天宗总坛的两大后期高手和其他最强的元婴中期长老几乎倾巢出动,竟然还是追丢了,这名凶手难道也是后期大修士不成?但在昊天宗总坛,任何一位外宗大修士进入,都会立即引发防护法阵的激烈反应。如果凶手不是后期大修士,那未免太奇怪了。

    “追上了,抓不回来,出了点意外。”

    大执法简单地答道。

    欧阳明月淡淡地看着他,静待下文。

    大执法以最简短的言辞将界山之中发生的一切叙说了一遍。

    “无极门?这姓萧的后生,真是无极门的弟子?”

    欧阳明月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

    大执法望了蓝衫修士一眼,蓝衫修士点点头说道:“应该是,此人身上有着十分明显的浩然正气的气息,而且非常纯正。”

    蓝衫修士身为百部院首座,精研各派功法,由他来回答大长老这个问题最好。

    “居然还有无极传人修炼到了元婴境界。裘长老,你觉得此人的真实境界,到底如何?”

    裘长老沉吟着说道:“此人年岁甚轻,但底子打得非常厚实,丝毫也不像是贪功冒进的样子。从他体内透出的灵力波动来看,应该有元婴初期大成的境界。”

    “元婴初期?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年纪轻轻,就能杀欧阳威于无形?”

    欧阳明月眼里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欧阳威虽然不是她的亲传弟子,却是她的亲侄儿,平日里她在欧阳威身上倾注的心血,着实不少,甚至超过另一名侄儿,现任的昊天宗少主。欧阳明月自信,不要说元婴初期修士,就算是强大的元婴中期修士,也不见得是欧阳威的对手。

    最要紧的是,昊天宗欧阳家族的元婴中期修士,被无极门的元婴初期修士杀了!

    这才是欧阳明月完全无法接受的。

    大执法沉声说道:“正因为姓萧的后生是无极传人,欧阳威的应对之策可能与众不同。”

    欧阳威强行汲取无极弟子的法力为己用,这个事,大执法和裘长老都是很清楚的。

    “高手相争,本就容不得半分差池。”

    大执法又补充了一句。

    人家全力以赴要杀你,你却只想着要汲取别人的法力,稍一疏失,就是灭顶之灾。

    大执法这个推测,倒也有一部分接近事实,欧阳威确实是想吸干萧凡的法力。不过他们几个都没有将萧凡的变态强悍考虑在内,萧凡的真实战斗力早已远远超出了他的境界。

    “原来如此,难怪天妙会自贬身份,和这年轻后生在一起。果然打的好如意算盘!”

    欧阳明月轻轻哼了一声。

    大执法和裘长老面面相觑,有点不明白大长老这话是何所指。

    欧阳明月并未解释,随即问道:“这么说,眼下这姓萧的后生,是在太上宗的手里?”

    “是。那褚九口口声声说萧某是他的兄弟,却不知他们的交情从何而来。”

    欧阳明月淡淡说道:“方圣人这个假子,一贯的飞扬跳脱,从来都是我行我素。太上宗将来交到此人手里,恐怕会是方圣人这一辈子犯的最大错误。”

    “正是。很久不曾听到方圣人的消息,怕是老糊涂了。”

    “他老糊涂了,清平老道可还没有糊涂。这老牛鼻子精明了一世,想必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犯糊涂。看来有必要去重天宫走一遭了。”

    大执法和裘长老对视一眼,沉声说道:“大长老,我们昊天宗和太上宗的交情一贯泛泛,大长老和清平老道之间,更是有些小过节。这当儿去重天宫,会不会正中其下怀。”

    欧阳明月脸色恢复了默然,平淡地说道:“我和清平老道之间昔日那些小过节,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修真之人,胸中块垒若是如此之重,何日才能证道长生?这世间无物不可交易,只要出的代价足够,那道士不是糊涂人,会知道怎么选择的。”

    大执法脸上却闪过一抹怒色,说道:“这事本就和他太上宗无关,一定要凭空插一竿子进来,简直就是欺人。”

    想想也是,萧凡杀了昊天宗的长老,是昊天宗的死仇,昊天宗要将他抓回去问罪,乃是天经地义。凭什么太上宗要横插一道,进来搅局?他们包庇昊天宗的仇人,却要昊天宗花费偌大代价去从他们手里要人,这不是欺负人么?

    昊天宗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如果萧凡当真和褚九有些交情的话,这个事就不能说和太上宗无关了。褚九此人,从来都不讲规矩的。倒是和年轻时节的方圣人颇为相似,很讲义气,却不怎么讲道理!”

    欧阳明月语气益发平淡,似乎对褚九师徒父子都很了解。自然,褚九如果只是一名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那是万万都入不了欧阳明月的法眼。既然身为太上宗少主,情形自是不同。

    昊天宗太上宗毗邻而居,彼此之间都会有些影响,这是难以避免的。

    “这样一来,岂不是示弱于人?”

    大执法似乎对大长老的提议并不认同。

    欧阳明月摇摇头,说道:“策略罢了。无论是谁,也无论那个宗门,都不可能永远占尽上风。能屈能伸,才是生存之道。我们这一次给了他们面子,这个面子,他们迟早要还回来的。”

    大执法依旧含怒不语。

    欧阳明月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我和裘长老去重天宫便是。”

    “去!”

    稍顷,大执法从喉咙深处迸出这么一个字,脸色阴沉沉的。

    欧阳明月点点头,脚下白生生的莲足一点,昊阳鸟冲天长鸣,七彩霞光一闪,向前激射而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