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84章 首席大长老
    “哈哈,万道友,裘道友那么好兴致,在这里和鄙宗少宗主玩耍?”

    正打得不可开交之时,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了几道人影,一个爽朗的声音,轰隆隆响起,尽管下边打得电闪雷鸣,轰然不绝,各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大执法和蓝衫修士一惊,立时收手,倏忽间就退到了十余丈之外,彼此对视一眼,脸色都变得阴沉沉的,十分难看。

    那几道人影来势极快,转眼间就到了森林上空,一个盘旋,便缓缓降了下来。

    当先一人,是一位白须飘飘的老道士,身披丹鹤八卦氅,足下登云履,手中一柄拂尘,面色红润,看不到多少皱纹,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当真是仙风道骨,一看就知道是得道高人。身上透出的气息深不可测,竟然也是一位元婴后期的大高手。

    紧随其后的三人,也一个个修为不弱,俱皆有着元婴中期的水准,望向大执法和蓝衫修士的眼神大为不善。

    “师叔!”

    一见到这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连一贯大大咧咧的褚九也瞬间变得恭谨起来,上前几步,躬身为礼。

    老道士摆了摆手,眼睛只是盯住了不远处的昊天宗两位大修士,看上去笑容可掬,眼神却是锋锐如刀,不徐不疾地说道:“万道友,裘道友,两位不在昊阳城清修纳福,万里迢迢跑到我们宁国来做客,还和鄙宗少宗主切磋过招,当真是好兴致。老道羡慕得紧。哈哈……”

    大执法冷哼一声,说道:“道士。你也不要阴阳怪气,万某没那么多闲工夫。老夫是为你身边那姓萧的后生来的。此人在我昊阳城做下通天的罪案。害死了鄙宗内堂长老欧阳威,这是死仇。老夫和裘师弟当然要将此人抓回去,明正典刑。贵宗褚少主硬生生地横插一竿子进来,护着这姓萧的后生,难道当我昊天宗软弱好欺不成?”

    老道士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打了个稽首,说道:“贵宗内堂欧阳威长老遇害了?嗯,多年前,老道曾与欧阳长老有过一面之缘。确实是年轻有为的少年才俊,没想到……却不知是何原因,才引发了这样的惨祸?”

    蓝衫修士有些不耐地说道:“清平道长,这是我昊天宗的家事,就不劳道长动问了。老夫和万师兄,对贵宗都没有半分得罪之意,只要将这姓萧的后生带走,此间事情便已了结,又何必节外生枝?”

    褚九哈哈一笑。说道:“裘道友说得好不轻巧,萧凡是我兄弟,你们说带走就带走,当我是摆设不成?”

    大执法冷冷说道:“萧凡杀我宗主的亲侄儿。乃是昊天宗的死敌,凡我昊天宗上下,都与其不共戴天。褚道友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性喜冲动。老夫也不与你计较。道士,你意下如何?”

    在他看来。清平老道既然到了此间,才是真正说话算话的人,自是不屑于和一个黄口孺子去相争,胜之不武。

    老道士捋了捋颌下雪白的长须,缓缓说道:“两位道友所言,固然有理,但鄙宗少宗主如此说了,却也不见得就是无理取闹。这里既然已经是宁国的地界,请恕老道冒昧,要先请萧道友回龙泉城去,弄清了事情原委,再做决断。”

    “道士,你在调侃老夫不成?”

    大执法勃然大怒,脸色一下子黑了下去。

    在他看来,清平老道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你把人带走了,到时候我们再上哪找他去?

    清平老道缓缓说道:“凡事总要弄清个是非曲直。人命关天,总不能贵宗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谁来仲裁?你,还是你们太上宗?”

    大执法毫不客气地说道。

    清平老道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万道友,公道自在人心。若萧道友果真为非作歹,无辜戕害贵宗欧阳道友,我太上宗也绝不会胡乱包庇于他。到时该如何处置,自有公论。否则,既然是鄙宗少宗主的朋友,却也绝不容人欺负。”

    话音平静淡然,语气却是斩钉截铁。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大执法和蓝衫修士对视一眼,随即说道:“好,道士,我就给你这个脸面。不过,若是这姓萧的后生,在你们龙泉城走了,又当如何?”

    清平老道目光在萧凡脸上扫过,缓缓说道:“两位道友放心,在没有弄清事情原委之前,萧道友会在鄙宗做客。如果真走了,老道负责再请回来。”

    这话说得客气,实际上就是给了昊天宗两名大修士一个承诺。

    真跑了,我负责给你们抓回来!

    “走!”

    大执法再不多言,脚下遁光一起,径直向西北方向飞遁而去,蓝衫修士紧随其后,顷刻间就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褚九这才给萧凡引介,说道:“萧兄弟,这是我师叔清平真人,也是我太上宗首席大长老。”

    “师叔,这位就是萧凡,我曾经和你提起过的。”

    萧凡忙即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朗声说道:“无极门后进晚辈萧凡,见过清平前辈。”

    难怪这位清平道长给他的压力如此之甚,比寻常后期大修士的威压之力更加强大几分,却原来竟然是太上宗的首席大长老。纵算在太上宗的后期大修士之中,清平真人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高手了。

    昊天宗两位大修士,肯这么干净利落地走掉,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实在没有半分取胜的把握,又何必纠缠不休?

    万一撕破了脸面,当真动起手来,岂不是自取其辱?

    “无极门?”

    清平老道雪白的寿眉顿时轻轻扬了起来,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萧道友是无极传人?这倒有些意思了,老道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说过,无极门的旁支传承,出现过元婴期的同道。”

    看来清平老道对无极门的情形,也十分了解。

    却不知他以及整个太上宗对无极门是个什么态度。

    正当萧凡在心里揣测之时,褚九已经叫了起来:“萧兄弟,你是无极传承?你怎么不早说?”

    满脸惊喜之色。

    萧凡苦笑一声,说道:“无极传承早已没落,似乎还得罪过什么庞大的神秘势力,小弟一直小心翼翼,又哪里敢胡乱透露师承来历?”

    褚九重重点头,说道:“这倒是。至少昊天宗那些家伙,就对你们无极门不怀好意……”

    “少宗主,慎言!”

    清平老道顿时双眉一蹙,肃然说道,脸上颇有责怪之色。

    如果褚九只是太上宗的一名寻常元婴长老,如此评价昊天宗,倒也不当大事。太上宗元婴修士近百,寻常的元婴长老可代表不了太上宗。但褚九却是公认的太上宗少主,未来的宗主继承人,一言一行都颇受关注,也这么口无遮拦,一旦传扬出去,却会引起昊天宗的大大不满,同时也会让宗门内那些老怪物认定褚九太过年轻,行事不稳定,不适合继承宗主之位。

    不管在修真界还是在凡俗世界,东宫储君,永远都关系到国之根本。任何一次储位之争,最终都会影响到整个宗门乃至国家的兴衰。

    太上宗已经发生过一次“夺嫡风波”,褚九身中剧毒,被迫流落他乡,隐姓埋名,好几次都差点陨落。在厉兽荒原之中,若不是得萧凡援手,也早已在那里埋骨,再也回不到故乡。倘若再来一次夺嫡,那还了得。

    不管清平老道内心深处是不是喜欢这位师侄,为了整个太上宗的大局着想,他都必须要竭尽全力维护褚九的储君之位,免得太上宗又再发生什么内乱。

    这也是首席大长老的职责所在。

    褚九便略略一缩脖子,嘿嘿一笑,有些讪讪的,似乎对这位师叔颇为敬畏。

    “萧道友,你出身何处的无极宗门?”

    清平老道望向萧凡,沉声问道。

    萧凡忙即答道:“劳大长老动问,晚辈此前在西南的霍山国金州城修炼。”

    在金州城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出身移到了岳西地区,如今当着褚九的面,再这么说的话,却不免要被拆穿谎言。只不过中土界和地球,却是必须要保守的秘密,一旦被人追查起来,会引起许多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

    “霍山国金州城……这么说,道友就是昊天宗一直都在悬赏追捕的那位萧凡萧医圣了?”

    萧凡嘴角闪过一抹苦笑,说道:“正是。”

    “兄弟,昊天宗悬赏的那个萧凡,还真是你啊……我还正在奇怪呢。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医道确实高明之至,愚兄一直都很佩服的。你能成为霍山国的医圣,乃是理所当然。”

    “只是,你怎么又跟天妙仙子搅合到一块去了?还得罪了昊天宗……这个事,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褚九说着,连连摇头,双眉紧紧蹙了起来,似乎也觉得这个事十分棘手。

    别的事也就罢了,杀了昊天宗宗主的亲侄儿,这是无可化解的死仇,关系到昊天宗的脸面,除非萧凡死,否则绝对无法善罢。

    “此处不是叙话之所,先回龙泉城再说。”

    清平老道随即做了决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