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82章 太上宗少宗主
    原本一直镇定自若,丝毫也不将萧凡放在心上的大执法,见到褚九之后,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也有几分意想不到的讶异。**

    褚九却正眼都不向他看上一眼,完全将这位威严的昊天宗大执法长老当成了空气,身子一晃,数十丈距离一跨而过,转眼就到了萧凡身前,仔细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着,张开双臂,抱住了萧凡,不住拍打着他的脊背,欣喜之情,发自内心。

    “好兄弟,我就知道你吉人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萧凡和褚九久别重逢,心中激动,自也难以言喻,不过对不远处那位威严男子,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防备,低声说道:“九哥,还有客人在呢……”

    “对啊,你看我,把这茬忘了!”

    褚九大笑,转过身来,面向大执法长老。

    大执法一直在冷冷地看着他们,却也顾忌着自己的身份和脸面,并没有出手偷袭他们,只不过脸色依旧那么难看,没有半分和缓。

    “太上宗褚九,见过万道友!”

    褚九笑着抱拳一揖,大咧咧地说道,对这位后期大修士并没有什么敬畏之意。

    “褚少主!”

    大执法也双手抱拳,还了一礼,沉声说道。

    “昊天宗大执法长老大驾光临宁国,太上宗有失远迎,当真是失礼了,请万道友见谅!”

    大执法冷哼一声,说道:“不敢当,褚少主客气了。万某此来。与贵宗无关,只是要将这后生抓回去罢了……”

    “哦。却是为何?”

    不待大执法说完,褚九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此人在我昊天宗总坛犯下重罪。害死了鄙宗欧阳宗主的亲侄儿,内堂长老欧阳威。老夫必须要将他抓回去。褚少主不会阻扰老夫执法吧?”

    大执法的语气变得森严起来,脸色益发肃然。

    “当然会!”

    谁知大执法话音刚落,褚九便毫不迟疑地说道。

    大执法一张脸顿时完全沉了下去,目光变得阴冷无比,死死盯住了褚九,神情极其不善。似乎正在强行压抑自己的满腔怒火,随时都有可能暴起发难。

    褚九对此却并不在意,挺立在萧凡身边。嘴角带着一缕玩世不恭的笑意,说道:“万道友,我不管萧兄弟犯了什么事。既然现在他到了宁国,在我太上宗的地盘之内,任何人想要带走他,都得先问过我褚九。这一点没得商量!”

    “而且,根据我对萧兄弟的了解,他绝不会无缘无故杀人。实话跟你说,我褚九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比他更加正直的人。他如果杀了贵宗欧阳宗主的侄儿,请恕褚九无礼,那欧阳威长老必定有非杀不可的取死之道。万道友还是先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再说吧!”

    这话说得!

    硬气!

    大执法脸色铁青,冷冰冰地说道:“褚道友莫非以为你是太上宗的少宗主。老夫就不敢杀你吗?”

    太上宗少宗主!

    萧凡不由大吃一惊,扭头望了褚九一眼,似乎想要重新认识这位兄长。

    在厉兽荒原的时候。褚九从未提及到自己的出身来历,偶尔和萧凡聊到这个话题。都会摇着头连声说“惭愧”,然后将话题岔开。但褚九气度非凡。身怀各种重宝,萧凡也能猜到,在南洲大陆,褚九的身份必定不简单。却再也没想到,竟然“不简单”到了这样的地步!

    太上宗的规模势力乃至赫赫声威,丝毫也不在昊天宗之下,是当之无愧的南洲大陆正道十大宗门之一,宗内高手如云。

    褚九原来竟是太上宗的少宗主,难怪那般好气度,纵算身处极端逆境,那份看淡一切的镇定从容,令萧凡心折不已。

    褚九嘿嘿一笑,说道:“昊天宗大执法长老声名赫赫,褚九也是久仰大名了,谁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万道友这么说,就是不讲道理,打算恃强凌弱了。那很好,我褚九也不大喜欢讲道理,修真界本就是拳头大的说了算。万道友若是有把握将褚某和萧兄弟都干掉,那就请出手好了,我们哥俩愿意陪你好好练练!”

    一言未毕,褚九袍袖一抖,一口古朴的铜钟飞射而出,迎风暴涨,片刻间化为丈许高矮,在他和萧凡头顶上空缓缓旋转,一道道柔和的黄色光芒倾洒而下,将两人都护在其中。

    “越皇钟?”

    大执法双眼微微一眯,哼了一声,阴沉沉的脸上闪过一抹凝重。

    这口越皇钟,萧凡在厉兽荒原与褚九并肩作战之时,曾经见褚九运使过,不过细微处似乎略有不同。当初在厉兽荒原,褚九运使的越皇钟,似乎并未给萧凡这样沉重的压力。当时他不过是区区金丹中期修士,如今已经臻于元婴初期巅峰状态,这口越皇钟却给了他更加沉重的压力。

    看来两件宝物只是外表相似,本质不同。

    极有可能当年褚九使的是越皇钟的仿制品,而眼前这件,才是正品。

    “唰——”

    青光闪耀,七十二片拳头大的螭蛟龙鳞飞射而出,没入虚空之中,不见了踪影。

    既然褚九摆出了决一死战的架势,萧凡也便毫不犹豫,布下了龙鳞剑阵。

    “褚九!”

    大执法冷喝一声。

    “不要太任性。此人杀我昊天宗长老,罪大恶极,老夫必须要将他捉拿归案。你这样做,就不怕引起两宗之间的争斗吗?这样重大的责任,你担当得起?我知道你义父看重你,你身为太上宗少宗主,就更应该为整个宗门的未来着想。这样任性,岂是一宗之主的做派?”

    褚九脸上依旧是玩世不恭的笑意,说道:“多谢大执法指点。我要是让你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兄弟抓走了,那才真是给太上宗丢脸。这样懦弱不讲义气的一宗之主,以后谁他奶奶的会看得起?谁还会跟随我?连自己的兄弟都保不住,这样的宗主,不当也罢!”

    “你狂妄!”

    大执法的耐心终于被磨尽了,铁青着脸一声爆喝,袍袖一抖,虚空之中,瞬间电闪雷鸣,无数金色雷电迅疾汇聚在一起,转眼间化为一只金光闪闪的巨手,长达数丈,在半空中略一停顿,便一把抓了下去。

    不过这只金光闪闪的巨手,抓的却不是越皇钟,而是向褚九先前隐身的地方抓去。

    “滚出来!”

    大执法又是一声怒喝。

    那地方先前躲着的就不止褚九一人,大执法只是暂时容忍而已,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萧凡和褚九身上,其他人丝毫也不放在他的眼中。这当儿,大执法心中怒气勃发,自然要找个人出出这口恶气。

    “嗤——”

    一道晶莹无比的剑光冲天而起,向金色巨手迎击而上。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隐身处飞遁而出,向褚九这边激射而来。

    萧凡眼底绿芒闪耀,看得分明,此人约莫五十岁左右,身材瘦小枯干,颌下一部山羊胡子,形容较为猥琐,但身法敏捷无比,见事明白,眼见金色巨手来势汹汹,立即起身便跑,绝不硬抗。

    饶是此人见机极快,到底还是低估了后期大修士出手一击的威能。

    只听得一声哀鸣,那道晶莹的剑光和金色巨手撞击在一起的同时,立马呈现出不支之态,露出了尺许长飞剑的本来面目,紧接着“咔嚓”一声,裂为无数碎片,灵性全失,从空中直坠而下。

    山羊胡子禁不住身子一晃,“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显见得这柄飞剑和他心神相连,宝物骤然被毁,毫无防备之下,立时心神受创。

    便这么缓得一缓,金色巨手带着轰鸣的雷电霹雳,向山羊胡子疾抓而下。

    “嗤——”

    便在这危急之时,另一道纤巧的银色电弧激射而出,顷刻间就重重击在了金色巨手之上。顿时霹雳声声,电光大作,虚空中爆裂出一团团金银两色的火花,绚丽无比。

    银色电弧看似纤细,却是源源不绝,死死缠住了金色巨手。

    得此喘息之机,山羊胡子脚下遁光一闪,便到了褚九身边,又一张嘴,再喷出一口鲜血,看上去有几分狼狈。

    越皇钟柔和的黄色光芒,顿时将他也笼罩在下。

    其实这山羊胡子老者也有元婴初期修为,在元婴后期大修士随手一击之下,竟然毫无抗拒之力,若不是萧凡及时出手相救,恐怕就要受伤不轻。固然是因为山羊胡子刚刚进阶元婴初期不久,境界不稳,但大执法长老的手段之强,却也可见一斑。

    眼见山羊胡子安然脱险,萧凡手指一抬,收了神通。

    不过银色电弧纠缠了那么久,金色巨手的威能也基本耗尽了,轰然一声,在半空中寸寸碎裂,化为乌有。

    大执法的眼神又眯缝了一下。

    这姓萧的后生,果然有点门道,难怪欧阳威会死在他的手里,也未必就是偷袭得手。

    在此之前,大执法认定欧阳威是着了萧凡的道儿,被偷袭而死的。否则,双方相差了一个境界,又是在昊天宗总坛,萧凡区区一个外来者,怎能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杀了欧阳威?

    现在看来,此人还真不能以等闲元婴初期修士视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