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79章 大宁国太上宗
    两名大修士同时追杀而来,萧凡一抖袍袖,手指上翠绿色戒指处白光闪耀,骨鸟飞射而出,转眼化为十数丈大小,眼底深处火苗闪闪,仰天长鸣一声,声震云霄,威风凛凛。[

    萧凡袍袖一卷,一股劲风席卷而出,将三十几名低阶弟子卷了起来,一起登上了骨鸟的背部。手臂一抬,将风舞飞舟收了回去。

    “走!”

    萧凡脚下轻轻一点。

    巨大的骨鸟再次仰天长鸣,双翅一振,如离弦之箭,向东南方向激射而去。

    在大齐国境内,被昊天宗的两位后期大修士追杀,情形之凶险,自是难以言表。但实逼此处,也是无奈。

    这骨鸟不愧是海枭遗骸炼制而成,速度之快,无与伦比,在神龙渊沼泽,曾经与惠天豪追逐了许久,在最初一段时间里,双方旗鼓相当,将雷遁术修炼到了极高境界的惠天豪,也无法将彼此的距离拉近分毫。

    如今两年过去,骨鸟的修为较之先前又增进了少许,遁速固然难于更快一分,想必时间上肯定更能持久。

    眼见风舞飞舟已经遥遥在望,大执法心中原本暗喜,忽然之间,骨鸟又将彼此的距离再一次拉开,大执法不由一愣。

    “师兄,那是什么东西?”

    紧随其后的蓝衫修士终于赶了上来,问道,语气之中颇为诧异。

    骨鸟这种奇怪的形态,让两位见多识广的大修士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大清楚,看上去。似乎是某种傀儡……”

    大执法长老的语气十分疑惑。

    “傀儡?那不大可能……什么傀儡能有这样的遁速?”

    元婴级傀儡已经极其罕见,纵算是以傀儡术闻名天下的千灵宗。也从未听说过能够炼制出堪比元婴后期大修士的机关傀儡兽。

    那实在太逆天了。

    真要是连元婴后期等阶的机关傀儡都能炼制出来,那普天之下。还有哪一宗哪一派会是千灵宗的对手?

    “其他东西的话,更加没有可能。”

    蓝衫修士顿时语塞。

    师兄说得有理,这东西如果不是傀儡,还能是什么呢?难道还是个活物不成?

    “嘿嘿,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能是那种专门用来飞行的傀儡。”

    “纵算如此,那也已经非常了不得了。难道他是千灵宗的?可是我们和千灵宗,并没有太大的过节。眼下又不是正魔大战之时,千灵宗的人。好端端的跑到我们昊阳城来杀人做什么?”

    蓝衫修士益发有些难以琢磨。

    “哼,就算是千灵宗的那又怎样?他敢跑到昊阳城来杀人,咱们若就此放过了他,那以后还有人将我们昊天宗当回事吗?”

    “这个自然,决不能就此罢休。欧阳威可是大长老都很看重的子侄晚辈,说起来也是最有希望踏足你我这样境界的人。现在莫名其妙就陨落掉了,若是不将此人抓回去,大长老那里,如何交代?”

    大执法冷哼一声。说道:“欧阳威平日里目中无人,眼高于顶,一贯的自以为是,我曾经告诫过他。锋芒不要太甚,该收敛的时候一定要收敛些。他从来不听,这回终于惹上大麻烦了。”

    从这位大执法的语气之中听来。他对欧阳威的观感着实不怎么样,纵算欧阳威已经陨落。似乎也没有丝毫同情之意。之所以对萧凡穷追不舍,完全因为职责使然。他若不是昊天宗的大执法长老,恐怕未必会追上来。

    蓝衫修士点了点头,说道:“话虽如此,欧阳威的修为也不算太低了,此人深入总坛,将欧阳威击毙,可见手段了得。莫非是那妖女不成?”

    “不像。虽然相隔甚远,但也能感觉得到,此人身上气息堂皇正大,没有丝毫邪气。天妙宫的传承,绝不是这样的。”

    大执法断然摇头。

    “是正道中人?此人还带走了无极门剩下的那些低阶弟子,莫非也是无极传人?”

    蓝衫修士沉吟着说道。

    大执法阴沉着脸不吭声,稍顷,才哼了一声,说道:“果真如此的话,此人说不定就是上次引动都梁城七杀阵的人。看来大长老的卜算,可能要应在此人身上了。”

    蓝衫修士吃了一惊,说道:“师兄之意,此人难道就是祖师预言的那个无极门天才?”

    大执法冷笑一声,说道:“不是。他既然现在冒头了,就不可能是那个人。”

    蓝衫修士轻轻一笑,说道:“不错,确实如此。”

    此人既然被他们两位后期大修士盯上了,若是还能逃出生天,简直就是笑话了。一旦被抓住,不管他是何等的天才,都是死路一条,还谈什么中兴无极门?

    两年前在神龙渊沼泽上空出现的一幕,再次在大齐国的苍穹之上重演。只不过这一回,追杀萧凡的变成了两位后期大修士。而萧凡要照顾的人,却由一个变成了三十几个。

    双方一追一逃,数十个时辰过去,骨鸟的速度终于开始减慢下来。

    远处,一道巍峨延绵的山脉,出现在萧凡的眼帘之中,在云雾间隐隐约约,好不飘渺。

    萧凡眼中一亮。

    这是齐国和宁国边界的界山。

    在都梁城,他第一优先的就是收集各个国家的地图,越详细越好。齐国,宁国,陈国这些大国的地图,更是他最为看重的。

    既然在“跑路”,没有地图怎么行?

    越过这处山脉,继续往东南方向,就是大宁国的地界了。

    昊天宗的势力,只能在界山之北,越不过南边去。因为宁国的太上宗也是十大正道宗门之一,实力之强,丝毫也不在昊天宗之下。按照天妙仙子的叙说,太上宗和昊天宗虽然同属正道十大宗门,彼此之间的交情,亦只是泛泛而已。除了在正魔大战之时并肩作战之外,平日里甚少听闻他们彼此之间有什么来往。

    双方分属邻国,有些利益上的冲突,导致关系不睦,倒是很有可能。

    这也是萧凡毫不犹豫就向宁国飞奔而来的原因。

    若是太上宗和昊天宗关系密切,甚至是同盟,他这么一头闯进宁国去,绝对是自找麻烦。

    “师兄,再往南,就是宁国了。”

    蓝衫修士双眉微蹙,有些担忧地说道。

    大执法哼了一声,说道:“那又怎样?难道太上宗那些家伙,还敢阻拦我们不成?”

    只要前边那小子和太上宗没有什么关系,太上宗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和昊天宗结仇。何况来的是两名后期大修士,普通的太上宗长老,还真不敢随便出头。至于其他宗门和低阶弟子,更是完全不会放在这两位大修士的眼里。

    “话是这么说,如果能够在我们齐国的境界解决掉这个麻烦,那是最好的。”

    蓝衫修士的性格明显比他师兄要谨慎几分。

    大执法又轻轻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要是能够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解决麻烦,那还用说么?

    那小子足下的骨鸟,也真是邪门了,在两名大修士的全力追赶之下,竟然坚持了那么久。好在前不久终于露出了疲态,照这样下去,纵算不能在齐国境内解决,也不用深入宁国境内太远,肯定就能追上。

    无疑,萧凡也知道这是个大麻烦。

    “嗖——”

    骨鸟振翅疾飞,一头钻进了界山上空的雾霭之中。

    萧凡袍袖一抖,黑芒闪烁,黑麟飞射而出,在半空中一个打滚,落在了萧凡的怀里,睡眼惺忪,似乎好梦正酣之时被人吵醒了。

    事实也是如此,自从吞吐了螭蛟内丹之后,黑麟一直都在呼呼大睡,极少有清醒的时候。人类修士的打坐吐纳,汲取天地灵气来进阶,黑麟却是一边睡觉一边进阶,不知要羡慕死多少懒虫了。

    此刻的黑麟,气息明显比所有九级妖兽都要强大,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化形期的范畴,只需再有一段时间,她完全炼化螭蛟内丹,这个进化就能完成。谁知却被两位大修士的强大气息硬生生惊醒了过来。

    “黑麟,你给我办件事。”

    萧凡没有任何“客套寒暄”,径直说道。

    “你说。”

    黑麟用毛茸茸的大黑脑袋在他手臂上摩擦了几下,懒洋洋地说道。

    “你驾这艘飞舟,把这些弟子送到宁国的七冠城去,根据典籍记载,那里有一个传送阵可以通往南方……”

    事实上,萧凡也不可能总是带着这三十几名筑基期以下的低阶弟子逃脱两位大修士的追杀,那完全不现实。不过萧凡很清楚,那两名大修士的目标一定是自己,只要自己的气息还和骨鸟在一起,那两人就绝不会分开去追风舞飞舟。

    不管怎么说,自己灭杀的欧阳威也是一名中期修士。

    真要生擒活捉他,还是两名大修士一起出手比较稳当些。

    至于一些低阶弟子,死也好活也好,两名大修士又怎会放在心上?

    以黑麟现在的境界,亲自操控这艘风舞飞舟,纵算遁速比自己操控之时略逊,也差不到哪里去,只要到了宁国境内,应该有很大的几率带他们安全脱险。等安全送走这些低阶弟子之后,黑麟自会回来和他汇合。

    黑麟是他的本命灵宠,彼此之间早就心神相通,哪怕隔着千里万里,都能相互感应得到。

    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