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77章 真元灌体
    为了顺利汲取无极弟子苦修的浩然正气,欧阳威专门修炼了“大周天搬运**”。[][]..[]

    “大周天搬运**”并不是昊天宗的传功功法,而是由昊天宗大长老临时创出来的。在昊天宗,大长老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是公认的“大修士第一”,连素日最威严的首席大执法长老都居于其下,在大长老面前,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僭越。

    这位大长老修为高深,功参造化,是不必说了,最令人称道的,却是她的占卜之术。

    南洲大陆的不少宗门,都有占卜命理的传承,尤其是那些著名的正道宗门,占卜推演之术,更是名动四方。比如先前号称正道第一宗的无极门,占卜之术亦是冠绝天下。

    相对来说,在最有名的正道宗门之中,昊天宗的占卜命理之术,并不特别出名。

    然而昊天宗当代大长老,却绝对是一个例外。

    欧阳明月的占卜之术,多年前就名扬四海,

    没有人知道欧阳明月的切实年龄,但有一种传言说,欧阳明月应该是最年长的后期大修士,至少已经年鉴千岁,到了元婴后期大修士理论上的寿元上限。作为当代昊天宗主的堂姐,欧阳明月在昊天宗拥有着不逊于宗主的崇高权威。近来经常有传言说,欧阳明月已经坐化。

    就算是昊天宗的元婴长老,等闲也见不到这位大长老一面了。

    欧阳明月曾经是昊天宗最有希望突破悟灵期的大修士,据说最终没能突破这个桎梏,主要就是因为她占卜之术太精。泄露天机太多,招致天谴。因而在最要紧的关头,进阶失败。

    只是。一名如此精通占卜之术的大能者,居然能活到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理论上的寿元上限,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通常来说,泄露天机太多的人,往往都会折损不少阳寿。

    这位欧阳明月大长老,不但没有折寿,反倒活了千岁都还不曾坐化,足见其非寻常后期大修士可比。

    经由一位女性大修士创出来的“大周天搬运**”,却是霸道异常。

    那些无极门弟子修为虽低。修炼的却是最正宗的浩然正气,无极门的浩然正气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非常讲究根基的稳固。“欲速则不达”是无极门最严厉的门规祖训,整个无极传承,都没有那种可以走捷径的功法。

    因此在无极门,弟子是不是修炼天才,其实不用测试灵体灵根,只要看他的修炼进度就知道了。在这种几乎变态强调根基稳固的修炼系统之中,还能飞速进阶的家伙。百分之百是不世出的天才。

    比如说萧凡。

    正因为如此,欧阳威一施展出这“大周天搬运**”,连萧凡那么浑厚的浩然正气都守不住脉门。

    但如今强弱之势逆转,霸道异常的“大周天搬运**”却让欧阳威叫苦不迭。

    收不住!

    完全收不住真元法力那奔泻的势头……

    只不过片刻之间。欧阳威就感觉到萧凡的法力强过了自己。

    他汲取的是无极门弟子辛苦修炼的浩然正气,极其纯正,和萧凡修炼的浩然正气同种同源。没有任何冲突,一进入萧凡体内。立时就和萧凡本身的真元法力水乳交融,混为一体。不分彼此。

    萧凡的气息强盛程度,呈直线上升。

    “欧阳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你恶贯满盈了!”

    萧凡沉声说道,冷冷盯住了近在咫尺的欧阳威,双目中精光闪烁。

    “是吗?”

    “到底鹿死谁手,那还不一定呢!”

    欧阳威一声狞笑,再不紧守自己的脉门,反倒浑身一震,两股强大绝伦的法力,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向萧凡的双手劳宫穴急冲而去。与此同时,一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在欧阳威体内爆发而出,金色的电弧,在他体表不住闪耀。

    昊阳诀!

    这才是欧阳威修炼的本命神通。

    “大周天搬运**”霸道非常,却也只能让欧阳威快速将那些无极门弟子的浩然正气汲取到自己的体内,想要彻底炼化成自己的法力,还需要一个过程。欧阳威本来打算汲取足够多的浩然正气之后,再一次性炼化,强行打通,将两种不同的真元法力融为一体,借助这个炼化融合的过程,趁势突破后期瓶颈,一举踏入元婴后期境界。

    他的本命功法已经修炼到元婴中期境界,如果积蓄的浩然正气也能达到元婴中期修士的法力水准,再行融合,进阶的把握最大。那样一来,等于凭空增长了一倍的法力,融合之时所爆发的巨大力量,最有希望突破瓶颈。

    但在此之前,他却要花费极大的力气,来管束体内的浩然正气,不让这异种真元在他体内到处乱窜。他汲取的浩然正气越多,耗费的本命真元就越多。

    当强弱之势刚刚开始逆转之时,欧阳威还在竭力守住脉门,想要将局面扭转过来,如今强弱越来越是悬殊,终于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务之急已经不是如何保住好不容易积蓄了二十年的浩然正气,更不是如何汲取萧凡的真元法力,而是如何摆脱困境,彻底击败萧凡。

    只要击败了萧凡,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

    否则,就真的要恶贯满盈了。

    欧阳威不愧是昊天宗最核心的长老,元婴中期修士,搏杀经验丰富无比,这一招还真管用,突如其来的汹涌真元法力令得萧凡压力骤增,一时之间有些忙乱,趁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欧阳威的“昊阳真气”猛地一震,就此震开萧凡的手掌。终于恢复了自由之身。

    一旦重获自由,欧阳威想都不想。脚下一错,就要远遁而走。

    萧凡汲取了他积蓄体内的几乎全部浩然正气。气息之强,直线上升,瞬间达到了元婴初期的巅峰境界。原本想要达到这样的境界,纵算萧凡有大量的极品丹药相助,可以节省不少的苦修之功,也至少需要二三十年功夫,这已经是极快的了。除非有那种逆天的灵药吞服,可以直接抵得数十年苦修。

    眼下却忽然就涨上去了。

    以欧阳威的元婴中期境界,面对此刻的萧凡。早已没有了必胜的把握和信心。

    离开这里再说!

    这是欧阳威最自然而然冒出来的念头。

    这里毕竟是昊阳城,是昊天宗总坛所在地,高手如云。只要欧阳威将求救讯息发出去,片刻之间,就有至少六七名元婴期师兄弟赶过来助战。一旦合围形成,萧凡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但是,下一刻,欧阳威就发现。自己压根就动不了。

    那道若隐若现,几近透明的囚龙索,不知什么时候又已经将他牢牢缚住,半步都迈不开。

    “小辈!”

    “焉敢如此!”

    欧阳威又急又怒。一张嘴,一口小巧的飞刀飞旋而出。这飞刀不过寸许长短,刃口寒芒四射。显见得极其锋锐。迎风一展,涨大至七八寸长短。就要向缠绕身上的囚龙索切割而去。

    萧凡只冷冷地看着他,并不出手拦截那口飞刀。

    欧阳威心中大喜。

    要紧关头。这小辈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

    就在飞刀即将切上囚龙索之时,几乎透明的囚龙索一闪,就不见了踪影。欧阳威瞬间便感到手脚灵活,获得了“自由”。然而紧接着,欧阳威忽然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已经与自己近在咫尺。

    明明萧凡没有出手,这股危险气息由何而来?

    欧阳威只来得及堪堪转过身子,就几乎和高大的土魔偶撞了个满怀。

    然后,两耳处“呼呼”风生。

    纵算是元婴中期修士,此时此刻也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下一刻,欧阳威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他的脑袋就在两柄粗大的土黄色巨锤夹击之下,如同西瓜般爆裂开来,鲜血与脑浆四溅。

    “噗通”,无头尸身扑倒在地。

    就在尸体将扑未扑之时,一道黑芒自血糊糊的脖颈间冲天而起,正是欧阳威的元婴。

    这元婴数寸高矮,长相和欧阳威一样,满脸惊怒交加之色,似乎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的手下。

    而且还是他生平最看不起的无极门的残渣余孽!

    “小辈,你等着,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元婴极其怨毒地瞪了萧凡一眼,身子一晃,便向密室门口激射而去,浑身雷光闪闪。

    萧凡依旧只是冷冷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在欧阳威的元婴冲到密室门口的瞬间,一道三尺高的灰色人影忽然从门口的幻阵之中浮现而出,胖乎乎的双手抱着一个数寸大小的白色骨环,拦在了元婴的前方。

    怨灵刚刚一现身,欧阳威的元婴便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猛地按住遁光,停在了虚空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

    一种极其诡异的危险感,自元婴心间升腾而起。

    “咩咩……”

    怨灵欢快地叫了两声,身子一晃,化为一团灰云,向元婴席卷而去。

    “不……”

    “萧道友,饶命……”

    “一切好商量……”

    这一刻,欧阳威吓得魂飞魄散,再也顾不得堂堂昊天宗长老的矜持,苦苦哀求起来。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求饶声转眼间戛然而止,元婴只来得及惨叫半声,就被灰云彻底吞没,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