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74章 以攻对攻
    龙鳞剑阵经过萧凡的改进,运转速度远远快于力老怪操控之时,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缓慢。以神念之力同时操控七十二柄龙鳞剑,本就难度极大。若非萧凡神念之力远超同阶修士,压根就没办法运使如此庞大的剑阵。自然,如果龙鳞剑阵减少到十几柄短剑,操控起来是自如了,威力与眼前的剑阵相比,却也是天壤之别。欧阳威固然惊异于这个剑阵的古怪,却也并不惊慌,冷笑一声,说道:“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剑阵!”说着,伸手一拍腰间。在他的白玉腰带之上,系着一个黄色的葫芦,只有数寸大小,雕工精致无比,一眼看去,任谁都要以为是一件装饰品。欧阳威右手一拍,那葫芦骤然飞起,迎风暴涨,顷刻间就长到了丈许大小,浑身散发着黄蒙蒙的光华。“去!”欧阳威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食中二指一并,向那葫芦一指,一道法诀激射而出。只见葫芦之上光华大放,一股黄蒙蒙的雾气从葫芦口里弥漫而出,只听得“咻咻”之声大作,一柄柄寒光四射的利剑,从雾气之中飞出,这些利剑,不过尺许长短,比龙鳞剑还要小巧,但数量之多,却足有上百柄之多。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这些短剑都是实体,并不是虚影。从葫芦里一飞出来,萧凡就能感觉得到。“疾!”欧阳威右手一挥,百余柄短剑顿时漫天飞舞,向着缓缓切割而来的龙鳞剑迎击上去。一时之间,密室之中剑气纵横,割面如刀。躲在数十丈外的无极门低阶弟子。也被强大无匹的剑气压得抬不起头来,紧紧挤在一起,各自相拥。满脸都是惊慌担忧之色。萧凡刚刚一进来的时候,大展神威。灭杀一堆金丹修士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让这些低阶弟子精神大振。但现在看上去,欧阳威实在也不是好相与的,各种奇珍异宝,层出不穷,貌似手段比萧凡更多。“噌——”第一柄葫中剑与龙鳞剑相交,发出极其清脆的交击之声。葫中剑弹了开去,龙鳞剑只略略一顿。又继续切割向前。“蹭蹭蹭——”第二柄第三柄葫中剑迎击上来,金铁交击之声密如珍珠坠盘,悦耳至极。“破!”萧凡一声断喝。龙鳞剑青光耀眼,顿时“嗤嗤”之声响起,无数葫中剑被从中切为两截,片刻之间,百余柄葫中剑都被拦腰切断,悲鸣着飞了回去。不过剑阵向前推进的速度,却进一步减缓下来。萧凡的眉头不经意间微微蹙了一下。他清晰地感应到,神念之力的消耗在迅速增加。“嘿嘿。小辈,真以为本座的葫中剑,只有这点威力不成?告诉你。我这葫中剑是天地生成的异宝,天生的金属性灵根,只要本体不破,葫中利剑便生生不息,无穷无尽,永远都用不完……”欧阳威冷笑着说道。“疾!”随着这声断喝,更多的短剑从葫芦中飞射而出,向龙鳞剑迎击而上。萧凡神念之力猛地一催,二十四柄龙鳞剑忽然在虚空中一阵扭曲。就此消失不见,百余柄葫中剑一下子斩在空处。下一刻。龙鳞剑又从虚空中浮现而出,却已经切割到了欧阳威面前。“又来这招?”欧阳威大怒。黑魔刀的锋刃虚化神通。在猝不及防之下,已经让他吃了一个大亏,差点毁掉一件宝物。萧凡居然一而再地使用这一招。“你错了,这不是锋刃虚化,这是幻术!”萧凡淡淡说道。力老怪在龙鳞甲之中掺入了海蜃兽的兽筋,整座剑阵都融入了幻术的功能,甚至连龙鳞甲都有了幻化的能力。海蜃兽本就是大海之中最有名的妖兽之一,成年的海蜃兽,能耐之大,不在悟灵期修士之下,也算是海中王者。要骗过区区一件宝物化出来的利剑,在海蜃兽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哼!”欧阳威冷哼一声,伸手往空中一招,百余柄葫中剑飞射而回,转眼化为一柄长达十余丈的巨剑,对近在咫尺的二十四柄龙鳞剑看都不看一眼,双手紧握巨剑剑柄,高举过顶,一声爆喝。“斩!”一剑劈出。萧凡也是一声冷笑,伸手往虚空中一抓,龙鳞甲上十二片本命龙鳞飞旋而起,也化为一柄长达十余丈的巨剑。这十二片本命龙鳞是螭蛟身上防御力和攻击力都最强的本命鳞片,萧凡在改进剑阵之后,将这十二片本命龙鳞抽了出来,这样固然会减弱剑阵的威力,但却会强化龙鳞甲的防御。作为一件甲胄,萧凡认为,龙鳞甲最主要的功能还是防御!尤其在催动剑阵攻敌之时,因为神念之力消耗太大,对周边的警戒便理所当然地减弱了不少,一个疏忽,就有可能被人背后偷袭。这关口,超强的防御力显得尤其要紧。虽然说,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但在以一敌众之时,这个理论确实不适用的。“斩!”萧凡双手握剑,也是一声爆喝,向前劈出。两柄巨剑在半空中交击。“嗤——”青光闪闪的龙鳞剑从中断为三截,竟然连半分都抵挡不住。欧阳威狞笑起来。紧接着,断为三截的龙鳞剑又一化为二,二化为四,转眼变成十二柄小剑,绕过欧阳威的巨剑,向他疾斩而去。原本站在欧阳威对面的萧凡身子一晃,忽然自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欧阳威一剑斩在了空处。下一刻,十二柄本命龙鳞剑和二十四柄龙鳞短剑,从四面八方向欧阳威狂斩而下。“哼!”“瞬移术!”“雕虫小技!”眼见情势危急,欧阳威依旧不慌不忙,就在三十六柄短剑及体的瞬间,身子一晃,竟然也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三十六柄短剑同时斩空!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欧阳威的身形在数丈外显现出来。“小辈,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欧阳威一声狞笑,冷冷说道。萧凡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讥讽之意。“斩!”二十四柄青光闪闪的龙鳞短剑,忽然从欧阳威的身前浮现而出,“嗖”的一声,同时斩了下去。欧阳威终于吃了一惊。他再也没想到,萧凡的龙鳞剑阵,竟然是分层次的。他虽然躲开了第一轮剑阵的攻击,第二层剑阵的二十四柄短剑,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整间密室,都在龙鳞剑阵的笼罩之下。这一次,剑阵与他近在咫尺,萧凡又不惜耗费大量的神念之力,狠催剑阵,二十四柄短剑转眼就斩到了他的面前。眼见危急,欧阳威一声大喝。那个巨大的黄色葫芦忽然光芒大放,瞬间化为一具黄色的战甲,将他浑身都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叮叮叮——”一阵雨打芭蕉般的爆响,二十四柄龙鳞剑急速斩在那具黄色战甲之上,一道道白色的印痕在战甲表面浮现出来,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消弭,很快便恢复如初。欧阳威这个黄色的葫芦,还真是件异宝,竟然和龙鳞甲一样,可攻可守,并且防御力极强,连掺入了铁母金刚砂的龙鳞剑斩上去,都只能留下一道道的印痕。不过萧凡也知道,任何一件宝物的防御力和自我修复能力都有其极限,只要攻击的次数够多,并且始终保持着足够的威能,这件宝物终究会抵挡不住。“呼……”第三层的二十四柄龙鳞剑又浮现而出,向陷身在剑阵之中的欧阳威切割而去。不远处的虚空之中,第一层的二十四柄短剑,又隐隐现出了身影。如此一来,欧阳威就变成了光挨打不能还手的局面。“小辈,岂有此理!”欧阳威到底不愧是昊天宗最核心的长老,修为之高,更在萧凡之上,眼见数十柄利剑滚滚而来,不惊反怒,双目一瞪,嘴里念念有词。原本昏暗的地下密室,骤然电闪雷鸣,光芒耀眼。只见虚空中忽然浮现出无数的金色雷电,充斥了整间地下密室。身为元婴中期修士,果然非比寻常,顷刻间就召唤出来无数雷电之力。很快,这无数金色雷电就汇聚在一起,渐渐化为一条长达十余丈的金色雷龙,头顶犄角分明,口鼻俱现,钢牙利爪,仰天一声长长的龙吟,威压气息,扑面而来。数十丈之外的无极门低阶弟子,被这雷龙的气息一压,数名练气期小弟子直接晕了过去。其他人也是瑟瑟发抖,脸如土色。那雷龙对层层叠叠的龙鳞短剑视若无睹,怒吼一声,张牙舞爪,向萧凡直扑过去。从交手到现在,欧阳威一直都是以攻对攻,不屑于防守,足见此人的内心,骄傲无比。想想也不奇怪,他是元婴中期修士,境界在萧凡之上,又是昊天宗宗主的亲侄儿,身怀重宝无数,面对一名区区的初期修士,哪里会想到防御,自然是进攻进攻再进攻,力图以最快的速度,将萧凡拿下。吸干这小子浑身真元法力,也好让大长老看看,这就是她预言中将要改变整个无极门命运的天才!(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