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71章 痛下杀手
    围场。!

    这就是无极门弟子聚居之所的名称。

    极其侮辱!

    众所周知,围场是狩猎之处。在凡俗世界,帝王之家都有自己的专属围场,供王公贵族打猎消遣。

    而在昊阳城,无极门弟子的住所,也被称为围场。他们的命运,大致也和野兽差不多,是等待被人杀戮的猎物。几名金丹期的同道逃走之后,剩下的低阶弟子早已吓得不知所措,被看守的昊天宗弟子驱赶到地下密室之中,严加看管起来。

    虽然剩下的三十几名无极弟子,最高的也只是筑基后期修为,威长老府却出动了好几名金丹中后期修士看管,也算是如临大敌了。

    饶是如此,大伙还是禁不住心中惴惴。

    炉鼎逃走,人人有亏职守。

    不一刻,一道白色遁光飞射而来,正是欧阳威。

    “拜见师尊……”

    几名弟子急忙迎了上去,躬身唱喏。

    “哼!”

    欧阳威脸色铁青。

    “剩下的那些蝼蚁呢?”

    “启禀师尊,剩下的蝼蚁们都已经集中看管起来,就在地下密室。”

    “哼……”

    欧阳威又是一声冷哼,袍袖一抖,二话不说,就向地下密室直射而去。

    几名弟子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跟上去。唯独先前那短须的金丹中期修士无可奈何,只得跟随在后。

    地下密室之中,灯光昏暗,三十几名无极弟子围坐在一起。一个个脸如土色,惊惶不安。眼睛里全是惊慌绝望的神情。一名金丹后期修士率领着几名金丹初期的同门师弟,在一旁严加看守。这些无极弟子只要有谁一开口说话。就会被厉声制止。

    “砰”地一声巨响,密室大门被击得粉碎,碎石四散飞射。

    一众低阶弟子吓得尖叫起来,几名练气期低层的小弟子,甚至吓得哭出声来。这几名小弟子刚刚入门,不过十几岁年纪,对外界一切都懵懵懂懂的,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局面。若不是被制住了要穴,动弹不得。只怕早就吓得到处乱窜了。

    尘埃之中,欧阳威大步走了进来,双目微眯,脸沉如水,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极其狰狞丑恶的嘴脸,仿佛一头嗜血成性的野兽,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几名正在哭泣的小弟子顿时便被吓得没了声息。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十分清楚地感应到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暴虐气息,甚至可以清楚感应到他内心的狂暴不安。

    连那几名看守的昊天宗弟子都心中惊惧不已。

    欧阳威眼下这样子。绝不仅仅只是生气暴怒,而是他体内确实正在发生某种变化,让他的气息变得极其狂乱暴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火山爆发。

    人影一闪。欧阳威就来到了一众无极门弟子面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们,目光阴冷嗜血。

    “很好。还有三十多个。所有筑基后期修为的,都挑出来。”

    欧阳威冷冰冰地说道。

    “是。师尊!”

    那名负责看守的金丹后期修士立即躬身应道。

    “快,筑基后期修为的都自己站出来。”

    片刻之后。六名年轻修士站了出来,四男二女。其中一名二十几岁的花信少妇,很明显是剩下这一干人的首领,其余五人都站在她的身边。花信少妇昂起头来,冷冷和欧阳威对视。

    “喂他们吃药,快!”

    欧阳威目光在六人脸上扫过,厉声喝令。

    “是,师尊!”

    金丹后期修士抱拳躬身,随即一挥手,几名金丹初期修士便大步上前。

    “你这恶贼,又想坑害我们……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花信少妇忽然大骂起来。

    “大家咬舌自尽,不要让恶贼得逞……”

    “好!”

    其余五人一齐叫道。

    “轰隆隆”一阵巨响,地下室里骤然雷鸣电闪,金光耀眼。

    “咬舌自尽?嘿嘿,在我面前,想自杀?门都没有!”

    欧阳威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

    稍顷,雷电消散,露出了六名无极弟子的身影,只见一个个呆呆站立在那里,大张着嘴,一动都不能动了。花信少妇更是满脸怒容,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只是挣扎不得。

    “很好,我记住你了,你性子很烈,我其实就喜欢野性难驯的女人……嘿嘿,若不是我要采补你们的法力,我还真想留你一条命,好好享用一下。看看你这小蹄子,在床上是何等模样。”

    欧阳威脸上露出极其淫秽的神情,伸手挑起花信少妇的下巴,堂堂一名元婴中期修士,说话便如同流氓地痞一般,没有半分前辈高人的风度。

    “啊,对了,我待会可以手下留情,不把你吸干了,给你留下一口气。虽然那样的话,你也只剩下几天的时间,但享用一次,应该还是可以的。来,把这颗驻颜丹吃下去,可别坏了本座的胃口!”

    欧阳威淫笑着,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绿豆大小的丸药,右手拇指食指捏着,小指尖尖的翘了起来,将这颗丸药放进了花信少妇的嘴里。动作之轻佻,连他的几名弟子都自觉尴尬。

    “你这恶贼!不得好死!”

    尽管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从花信少妇喷火的双眼之中,却能读到这样的话语。

    欧阳威连连冷笑:“把他们押上来!”

    “喏!”

    几名金丹修士恭声应答,立时将六名被制住要穴,一动都不能动的无极弟子押到密室中央,按照**方位。每个方位上安排一人盘膝坐下,面向法阵中央。欧阳威身子一晃。就到了法阵之中。

    金丹后期修士率领着几名师弟,在已经被轰碎的密室入口处恭谨站立。算是为师父护法。

    尽管在这昊阳城内,不可能有人敢和昊天宗作对,就算是在露天之下施法,也是绝对安全的,但他们身为弟子,自然要好好表现自己的忠心。

    六名无极弟子被喂服了药丸之后,一个个面红耳赤,双眼凸出,丹田气海处如同煮沸一般。真元法力不住翻腾,脖颈上青筋暴涨。望向欧阳威的目光之中,满是痛恨之色。

    欧阳威环视过去,冷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但那又能怎样?修真界原本就是强者为尊。你们无极门已经没落了千年之久,被人欺负那是理所当然。你们这些蝼蚁,难道还敢抗拒本长老不成?”

    “如果别人都是蝼蚁,那请问阁下又是什么东西呢?”

    便在此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谁?”

    欧阳威霍然而起,猛地向密室门口望去。

    却只见一名白衣男子长身玉立,站在密室门外,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神情肃然,眼里闪烁着愤怒的目光。

    正是萧凡。

    “你是何人?”

    那名金丹后期修士大吃一惊,随即暴怒起来。

    原本逃走了几名金丹期的炉鼎。他们便都已经是待罪之身,好不容易师父没有追究。就要拿这些无极门人采补练功了,却又人这么莫名其妙地跑来搅局。简直是岂有此理。

    “滚!”

    萧凡一声冷喝。

    “大胆狂徒!”

    金丹后期修士勃然大怒,想都不想,手中雷锤一晃,就要向萧凡出击。

    不管这人是谁,也不管他是怎么进来的,敢到这里来捣乱,那就格杀无论。

    萧凡冷笑一声,右臂一抬,轻飘飘一掌按出。

    那名金丹后期修士只觉得一股庞然巨力当头笼罩而下,连半分抗拒之力都没有,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不由得大惊失色,瞬间满脸挣得通红,狂催丹田法力,就想站起身来。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嘎吱嘎吱”之声在密室中震响起来。

    那是这名修士浑身关节的爆响之声。

    他竭尽全力想要站起来。

    刚一照面,连对手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就被压得跪了下去,这个脸面丢大了,事后师父追究起来,可吃罪不起。任谁都知道,昊天宗的长老之中,最爱面子的就是威长老。

    只可惜,在萧凡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

    “咔嚓……”

    一声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脆响传出,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咔嚓”声。

    欧阳威这名高阶弟子,就这样趴伏在地,浑身筋骨寸寸碎裂,再无任何声音传出,就此一命呜呼,被这庞然巨力压得粉身碎骨。

    欧阳威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

    无疑,他从萧凡的出手之中,感受到了某种极其熟悉的气息。

    只是他再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将浩然正气练到了这样高深的地步,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确定。

    眼见师兄毙命,剩下几名金丹初期弟子吓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师父就在附近,发一声喊,四散奔逃。萧凡右手五指轻弹,一道道银色闪电在半空中浮现而出,猛地向他们追击而去。

    “不好……”

    “师尊救命……”

    几名金丹初期弟子尖声惨叫起来,惊慌无比。

    只可惜这时候已经迟了,就算欧阳威此刻出手也已来不及救他们。

    霹雳声中,几名金丹初期弟子都被雷电击中顶门,轰然到地,转眼间就被萧凡灭杀得干干净净。

    自出道以来,萧凡很少下过这样的辣手。实在昊天宗这些人恃强凌弱,欺人太甚,已经超出了萧凡的底线,是以下手毫不容情,一击必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