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70章 威长老
    “你说什么?”

    盘膝坐在凉亭之中的欧阳威慢慢抬起头来,望着凉亭之外,单膝跪地的一名中年男子,淡淡问道,语气颇有些诧异,好像怀疑自己听错了。

    欧阳威是一位美男子,这一点,殆无疑问,不但是公认的昊天宗第一美男子,在整个昊阳城都赫赫有名,不知有多少女修为昊天宗威长老争风吃醋因而大打出手,头破血流。

    无论什么时候出现在人前,欧阳威永远都是那么温文尔雅,那么风度翩翩,那么从容不迫。

    大家都公认,威长老是难得一见的绅士。

    只有欧阳威的弟子和府中下人们才知道,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是一个很不好笑的笑话!

    在昊天宗内,几乎每个人听说过,威长老的脾气比他的帅气更有名。在欧阳威手下办事,如果办砸了,后果不是一般的那种。

    那名中年男子原本长着一张国字脸,很有威严,此刻单膝跪地,额头上冷汗却澹澹而下,几乎连跪都跪不稳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晕倒在地。此人也有金丹后期修为,搁在一些小宗门,已经是老祖宗之类的身份地位了。在这里,却吓得心胆俱裂。

    饶是如此,中年男子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颤声说道:“启禀师尊,那,那几个无极门的残渣余孽跑了……”

    “跑了?”

    欧阳威似乎有点不敢置信,满脸都是惊讶之色,眼中却闪过一抹血色。

    “什么时候跑的?都跑了哪些人?”

    至少到这时候。威长老的语气还是很平静的,脸色也很平静。看不出来他随时都会发作。

    “启禀师尊,凌天华他们。他们几个金丹期修为的都跑了……”

    中年男子的舌头似乎都打了结,说话含含糊糊的。

    “所有金丹期修为的,都跑了?”

    “是的,师尊……”

    “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看几个人都看不住?我教了你们那么多年,每年都化大把的灵石养着你们,合着是养了一群废物?”

    “师尊恕罪,都,都是弟子失误,没想到。没想到那几个残渣余孽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私自逃跑……”

    中年男子浑身冷汗瞬间湿透了重衣。

    “想不到?你为什么会想不到?你长着一个脑袋是干什么用的?他们是什么你知道吗?他们是炉鼎!他们自己也猜到了,他们是炉鼎。换了是你,你会不会想跑?说话,你会不会想跑?”

    欧阳威缓缓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淡问道。

    “想,想跑……”

    中年男子战战兢兢地答道。

    “这就对了。你想跑,人家肯定也想跑啊。明知道他们会跑。你们还不加强防备,反倒那么大意,让他们都跑掉了。在这要紧关头,没有了炉鼎。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欧阳威的眼里,渐渐精光四射。

    “是,师尊。都,都是弟子的错。弟子疏忽了,弟子该死……”

    中年男子吓得魂飞魄散。抬起手来,重重抽了自己几个耳光,打得啪啪作响,两边脸立即就肿胀起来,红彤彤的,如同猪头一般。

    跟在欧阳威身边那么多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位师父的脾气了。

    “既然知道他们跑了,为什么不去追?”

    “启禀师尊,已经派人去追了,出动了十几艘巡逻战舟,很快就会将这些混账东西追回来的……”

    中年男子急忙说道。

    “是吗?最好是能快点把他们抓回来,要是误了时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是,是,弟子明白,弟子明白……”

    便在此时,又一名金丹中期修士飞跑进来,满脸惶急之色,跑到中年男子身边,单膝跪地,恭声说道:“启禀师尊,出……出事了……”

    “又出什么事了?”

    欧阳威的目光从中年男子身上收回来,落在了他的身上,淡淡问道。

    那金丹中期修士一窒,随即低头说道:“刚刚从执法堂那边传来消息,派出去追捕无极门那几个残渣余孽的两队巡逻弟子,都,都失踪了……”

    “失踪了是什么意思?”

    金丹中期修士也被欧阳威这个问话搞得一愣一愣的,却又不敢有丝毫迟疑,期期艾艾地说道:“失踪了就是……就是失踪了……那两队巡逻弟子,连同他们的战舟一起,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踪影。”

    “那无极门的人呢?在哪儿?抓到没有?”

    对两队巡逻弟子失踪,欧阳威毫不在意。昊天宗之庞大,是普通中小宗门万难想象的。金丹弟子数以千计,失踪两队十几名金丹弟子,算得什么?

    “启禀师尊,无极门,无极门的人,也失踪了,找不到,现在连执法堂的成长老都亲自出马了,暂时还没有结果。”

    “哼,一群废物!”

    欧阳威冷冷从喉咙深处迸出这么几个字来,脸色阴沉得可怕。

    搁在二十年前,无极门这些残渣余孽的情形究竟如何,他丝毫都不放在心上。作为昊天宗内堂长老,当代昊天宗主的亲侄儿,欧阳威在宗内地位之高,远远超过他实际的修为境界。当他还是一名金丹修士之时,宗内的元婴长老们就对他客客气气,从来不敢在他面前以长辈自居。

    因为欧阳威曾经得到过他叔叔欧阳宗主的亲口夸奖,说他是杰出的修炼天才。

    这样的评语,欧阳宗主可是从来都不会轻易出口的,纵算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未来昊天宗的宗主,也不曾给过如此之高的评价。所以欧阳威几乎不用担任任何职事差遣,只需一门心思修炼。宗门将他列为优先顺位的最高等阶,比他的优先顺位更靠前的,只有少宗主和几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所有需用的材料,灵丹灵药,都优先供应他,而且有几乎花不完的灵石。

    如果在凡俗世界,欧阳威就是一名扎扎实实的纨绔子弟,并且早就已经被惯坏了。

    无极门那几个残渣余孽,又怎会放在威长老的眼里?

    直到二十年前,宗门决定由他兼修无极门的浩然正气,无极门这些残余的低阶弟子,才第一次进入他的法眼。宗门的医道高手亲自配置了最强效的丹药,由专门的执法弟子监视无极门弟子吞服下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的潜力全部激发出来。

    然后,他们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浩然正气,便一个接一个转移到了欧阳威的体内。

    浩然正气博大精深,原本二十年时间远远不够他修炼到今天的境界,但有了这种霸道的采补之法,十几二十个二十年累加在一起,却是足够了。虽然还赶不上他的本门功法那么深厚,只要再过一二十年,就能大功告成。

    谁知在这要紧关头,那批刚刚“催熟”的炉鼎,却集体脱逃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

    用那种霸道绝伦的采补之法来修炼浩然正气,固然进境神速,但也有一桩不好处——那就是大功告成之前,中途决不能停顿下来。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连带他修炼的本门功法都会受到影响,搞不好就会境界大跌。

    这是欧阳威决不能容忍的。

    倘若他此番真能兼修两家之长,说不定昊天宗下一个进阶后期的大修士就是他,甚至日后踏足悟灵期都不是没有可能。真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他叔叔会将宗主之位传给他,而不是传给他的堂兄。

    前程似锦!

    绝对的前程似锦!

    “跑了金丹期的,那其他人呢?”

    欧阳威阴阴问道,语气冰寒。

    “启禀师尊,其他低阶弟子还在,弟子已经将他们严加看管起来,绝不容他们逃跑。”

    “哼哼,要是连几个筑基期练气期的小虾米你们都看不住,那要你们这群废物还有什么用?”

    “是,师尊……”

    金丹中期修士这才意识到,“师尊”眼下的心情着实糟糕,还是闭上嘴巴少说话为妙。

    “走,去围场。”

    欧阳威冷哼一声,袍袖一抖,便出了凉亭。

    “是,师尊……”

    中年男子和后来的金丹中期修士忙即恭声答应,一齐站起身来。

    “哼!”

    欧阳威冰冷的眼神猛地扫了过来,停留在中年男子的脸上。

    “师尊……”

    原本刚刚恢复了一丝血色的中年男子又猛地跪了下去,吓得瑟瑟发抖。

    “废物!”

    欧阳威又是一声冷哼,袍袖一挥,一股大力汹涌而出。双方隔得如此之近,中年男子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惨叫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去,嘴一张,在空中洒下一蓬血雨。足足飞出七八丈之遥,才“砰”地一声,重重撞在地上,又一张嘴,鲜血喷出老远,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欧阳威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脚下遁光一起,径直离了自己的府邸。

    那金丹中期修士急匆匆跟了上去,自始至终,也不敢去看中年男子一眼。

    尽管那是他的师兄!

    望着空中顷刻间化为一个小黑点的欧阳威的背影,躺倒在地不住呕血的中年男子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极度怨恨的神色。当此之时,他心中除了痛恨还是痛恨,哪里还有半点师徒情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