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68章 沽名钓誉
    紧接着,白衣修士便纷纷在半空中跪拜下去。

    “无极门晚辈弟子凌天华,拜见前辈师尊,不敢动问师尊高姓大名……”

    为首的那位凌姓修士,恭恭敬敬地磕下头去。

    他虽然修为低下,却是实实在在的无极门弟子,如今见识到了萧凡如此醇厚纯正的浩然正气,哪里还有半点怀疑?

    萧凡沉声说道:“你们都起来吧,此处不是叙话之所,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虽然天妙仙子的幻术非比寻常,毕竟是急匆匆布下来的幻阵,而且在半空之中,要短时间瞒过低阶修士,自然毫不为难,但这里是通往昊阳城的必由之路,平日里来往的高阶修士极多,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尚未进城,就已经先杀了十几名昊天宗的巡逻弟子,麻烦不小。

    “是,谨遵师尊吩咐。”

    凌天华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站起身来,垂手而立,静待萧凡吩咐。

    当下萧凡一按遁光,率着众人向脚下一处密林激射而去,在一处浓雾缭绕的山谷之中,袍袖一抖,布下桃花幻阵,将一切都隔绝开来。这才转过身来,缓缓说道:“我姓萧,你们都是无极门的传人么?”

    其实他刚才已经查探过这几个人体内的情形,虽然法力低微,似乎还有些驳杂不纯,但确实是无极门的传承功法,这一点肯定不会错的。只不过无极门早已没落千年,尽管还有些分支旁系散落在各处,却大都修为底下。不成气候。然而在昊阳城居然还有无极弟子存在,这就让萧凡心中大感疑惑了。

    据天妙仙子言道。昊天宗与无极门虽然同属正道宗门,却一贯不睦。

    昊天宗怎会容忍无极门旁支弟子在昊阳城生存?

    凌天华连忙说道:“启禀师尊。我等确实都是无极传人。”

    他法力低下,看不出萧凡的具体修为,但如此轻易灭杀一干昊天宗的精锐金丹弟子,其中还包括两名金丹后期修士,肯定是元婴期高手无疑。

    “哦?你们在昊阳城修炼么?把你们的情形,详细给我说说。”

    萧凡缓缓说道,锐利的眼神在众人面上一一扫过。

    只见这几名无极弟子一个个神情又是兴奋又是敬畏,却并无惊慌作伪之意,看来不像有诈。

    “是。师尊!”

    龙图阁恭谨地说道,随即开始禀报。

    萧凡静静地听着,双眉渐渐蹙了起来。

    却原来凌天华等人不但是无极传承,而且还是很正宗的无极传承,是从都梁城无极山天尊岭上迁居下来的无极弟子的子嗣后人。千年以前,无极门忽然没落,紧接着就发生了整个南洲大陆搜寻无极门镇教至宝“乾坤鼎”的大风波,不知由什么地方传出来的巨额悬赏,将大多数修士都刺激得疯狂起来。发了疯似的追杀无极门留守在梭摩界的弟子。

    因为无极门的精锐失陷在空间通道之中,留守在梭摩界的弟子人数固然众多,真正的高手却很少,又群龙无首。失了统率,更是凝聚不成战斗力,猝不及防之下。很快就被人分而歼之,损失惨重。

    整整经过数十年的不住追杀。无极门的嫡系传人几乎全军覆没,剩下不多的弟子们大多数隐姓埋名。改换了门庭,再不敢自称是无极传承。

    这其中,有一批刚刚入门不久的低阶弟子,被昊天宗迁徙到昊阳城来居住,依旧用无极门的名号,并且自称正宗。在昊天宗的“庇护”之下,这一支无极传承,倒是保存了下来,没有人敢来欺负,除了昊天宗自己。

    “昊天宗此举是何用意?”

    萧凡缓缓问道。

    “能有什么用意,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罢了……”那名脾气暴躁的年轻修士忍不住叫道,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尊长在前,自己这么做颇为无礼,忙即躬身谢罪:“弟子鲁莽,请师尊恕罪!”

    萧凡摆了摆手,示意无妨。

    凌天华苦笑说道:“卿师弟说得不错,昊天宗当年将我等的祖先从都梁城迁到昊阳城,确实就是不安好心。他们想要沽名钓誉,以此向外界宣扬,他们昊天宗对无极门有延续之功。”

    一直隐身在暗处的天妙仙子忽然传音说道:“有传言说,当年搜寻‘乾坤鼎’的巨额悬赏令,就是昊天宗发出来的。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了。”

    趁着无极门精锐失陷,利用整个南洲大陆修真界之力,将无极门剩下的势力连根拔起,彻底铲除,确实是最好的机会了。却又“收容”无极门的部分低阶弟子,好洗脱自身的“嫌疑”,果然是好手段。

    不管怎么说,昊天宗还是正道十大宗门之一,这声誉是很要紧的。

    不过眼下,这些都只是传言加揣测,却也不能因此就给昊天宗定罪。

    当然,就算证据确凿,昊天宗也是丝毫不惧。千年以来,昊天宗益发兴盛。除非是时光倒流,回到无极门最鼎盛的时期,才有可能让昊天宗低头认错。否则的话,谁敢登门问罪?

    “这么多年来,昊天宗处处打压我们,不许我们外出游历,也不许我们采挖灵石,不许经营生意,总之一切都要服从昊天宗的安排。弟子们想要进阶,简直比登天还难。越是有修炼天赋的,越是被打压得厉害……不瞒师尊说,我们这几人,都算是资质不错的,却始终停留在很低的境界,多年来不得寸进。”

    说到这里,凌天华禁不住愤恨难平。

    萧凡微微颔首。

    他知道凌天华没有撒谎。

    就在刚才,他已经以浩然正气初步查探过这几个人的灵体。这个凌天华乃是罕见的异灵体,仅次于纯灵体的修真天才。但他的真实境界,也不过是刚刚凝结金丹而已,这金丹中期的境界,似乎是服用了某种药物之后,强行进阶而来的。其他几名金丹修士体内的情形,几乎和凌天华一模一样。

    听凌天华和昊天宗追杀甲士的对话,似乎他已经是昊阳城无极门修为最高的人,是“掌教”。

    当年威震天下的正道第一宗,居然没落至斯,堂堂“掌教真人”,仅仅只有金丹初期修为。

    由此可见,昊天宗当年收留无极门的弟子,确实只是沽名钓誉。这么多年过去,甚至连沽名钓誉都没有必要了。千年已逝,谁还会记得当年的无极门?

    “那你们因何要逃走?发生了何种变故?似乎你们都被喂服了强行激化潜力的药物。”

    萧凡沉声问道。

    一提起这个话头,凌天华等人顿时都露出极度愤恨的神情,年轻修士甚至咬得牙齿咯咯作响。

    “那昊天宗欺人太甚,竟然将我们当作练功采补的炉鼎,要将我们无极弟子一个个残害殆尽……”

    凌天华咬牙切齿地说道。

    “练功采补的炉鼎?”

    萧凡的双眉拧成了一个川字。

    “是的,师尊,弟子不敢有半句谎言,欺瞒前辈尊长……这二十年来,昊天宗忽然加强了对我等的看管,原先只是不许我们远游,现在甚至连昊阳城都不许离开,必须待在城内。同时给我们服食一些据说是可以增进修为的丹药,其实却是强行激化我们的潜能,让我们在短时间内都能突破一个瓶颈,上一个境界……这种药物,对身体极其有害……”

    “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包藏祸心,以为是他们良心发现,大发慈悲。谁知不久之后,就陆续有同门兄妹失踪。被昊天宗的人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带走的都是门内修为最高的人。二十年来,已经先后将门内有金丹期修为的弟子全都带走了,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直到不久之前,弟子才极其偶然地得知,那些被带走的同门,竟然全都成了昊天宗练功的炉鼎,他们都被抽干了浑身真元法力,成为废人。”

    凌天华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萧凡沉声问道:“成为昊天宗练功的炉鼎?昊天宗和我们无极门的功法传承迥然不同,又怎能用无极门弟子当炉鼎?”

    “这个弟子就不清楚了,据说是有一位昊天宗的长老,甚至还是欧阳宗主的嫡系子侄,想要修炼我们无极门的浩然正气,又不愿意耽误太多的功夫,故此就用我们无极弟子当炉鼎,帮助他练功。这么多年来,已经有十六位同门遭到此人的残害。弟子等人不愿坐以待毙,这才冒险逃走。谁知没逃多远,就被巡逻甲士发现,追杀过来,幸亏遇到师尊,才救了我等性命,否则被抓回去,终究还是逃不脱成为炉鼎的命运……”

    修士的寿元本就比普通凡人要长得多,一旦被吸干真元法力,立时便会成为风烛残年的老人,甚至当场毙命。

    昊天宗等于是将这些人都屠戮殆尽了。

    “昊天宗的长老要修炼我们无极门的浩然正气?他意欲何为?”

    萧凡双眉蹙得更紧。

    “请师尊恕罪,此事到底有何内情,弟子委实不知。城内还有数十名门人弟子,乃是昊天宗的待宰羔羊……请师尊大发慈悲,救他们一救……”

    凌天华说着,又跪了下去,重重磕头。

    其他人立即跟着纷纷下跪磕头,哀恳之声,不绝于耳。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