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62章 昊阳雷珠
    猛可里,五彩锦鸟扬起头颅,一声高亢长鸣,双翅一扇,顿住了身子。

    “怎么回事?”

    黑裙女子一声娇叱,双眉扬了起来。

    “什么人,竟敢暗算苏某,给我滚出来!”

    与此同时,和她并肩而立的那名英俊男子一声爆喝,袍袖一抖,一面光灿灿的古镜飞射而出,转眼化为两尺大小,挡在身前,原本镇定儒雅的脸色,已然变得铁青。

    黑裙女子轻轻吸一口气,手腕一翻,洁白的手掌之中,多了一柄窄长的软剑,满脸凝神戒备之色。

    “是哪位道友在这里和我开玩笑?妾身吴瑕,乃是天妙宫宫主,这厢有礼了!”

    “天妙宫宫主?是谁传给你的?”

    一声冷哼,同样一身黑衣黑裙的天妙仙子在不远处的云端中现身而出,冷若冰霜。

    “师姐?”

    黑裙女子这一惊非同小可,猛地地瞪大了眼睛,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哼,亏你还认得我。”

    天妙仙子目光如电,死死盯住了吴瑕,声音益发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暖意。在和悦记被灭杀的那申姓女修,正是吴瑕的嫡传弟子。天妙仙子手下毫不容情,自然对这位师妹也不会再有半分香火之情。

    只在瞬息之间,吴瑕光洁的额头便布满了冷汗,手中紧紧握着软剑,却在轻轻颤抖着,甚至连身子都在禁不住的发抖,漂亮的丹凤眼中,满是惊惧绝望之色。

    “师姐。我,我并没有背叛你。没有欺师灭祖,我……我这样做。是为了宫中的弟子,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天妙宫能够继续传承下去……祖师也传下来的香火,决不能就这样断绝了,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啊,师姐……”

    吴瑕抖个不停,一边抖一边不住为自己辩解。

    这个戏法怎么变的,实在是搞不明白。

    不过就是去朋友那赴个宴,挺愉快的一个事。怎么转眼间就变成这样?

    自从坐上天妙宫宫主这个宝座以来,吴瑕每日里最怕的就是发生眼下这种情形。作为天妙仙子的同门师妹,对这位师姐的手段和狠辣,她知晓得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

    天妙仙子绝不会饶恕任何一名叛徒。

    这是天妙仙子的性格,也是天妙宫的规矩!

    铁的规矩!

    只不过在天妙仙子的积威之下,吴瑕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的就想求饶。

    “够了!”

    同行的苏姓修士一声厉喝。

    “求她作甚?没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天妙仙子冷冷的目光,倏忽扫了过来,落在了他的脸上。冷冷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嘿嘿,天妙夫人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在下苏千峰,昊天宗外堂长老。曾经追杀过你,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苏千峰凛然不惧,冷冷说道。身前那面巨大的铜镜闪耀着炫丽的光彩,一看就知道是件好宝物。

    “你?”

    “哼。当年追杀过我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最多就是那种躲在后边摇旗呐喊的小角色罢了,否则,你焉能活到今日!”

    天妙仙子瞥他一眼,冷冷说道,满脸俱皆是不屑之色。

    “你……”

    苏千峰瞬间涨得满脸通红。

    尽管他看上去满脸不忿之色,却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天妙仙子说得其实很有道理。所谓当年曾经追杀过天妙仙子,确确实实只是远远躲在后边摇旗呐喊了一番,以他当时元婴初期的修为,就算想要追上去和天妙仙子手底下见个真章,天妙仙子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他压根就追不上!

    倘若他真的追上了,恐怕也正如天妙仙子所言,早已陨落而亡,焉能活到现在?

    “你们昊天宗的人,在我天妙宫作威作福,欺辱我天妙宫弟子,一个个都该死!”

    天妙仙子的声音益发冰冷。

    “走!”

    苏千峰再不迟疑,猛地一跺脚,身子往后飞掠而去。

    尽管前不久他进阶元婴中期成功,法力大进,却也很清楚,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一名成名已久的后期大修士的对手。在这里硬碰硬和天妙仙子交手,绝对是自寻死路。

    苏千峰一边飞速后退,一边袍袖抖动,甩出一张金灿灿的万里传音符。

    奇怪的是,天妙仙子并未追赶上来,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半点要追杀他的意思。

    苏千峰一颗心反倒沉了下去。

    “哄”!

    传音符在空中爆发出耀眼的光泽,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径直向远处飞去,反倒光芒一闪之后,便渐渐熄灭,再次化为一张符箓,却已经灵气耗尽,变得黯淡无光。

    万里传音符竟然发不出去。

    “不好,是幻阵……”

    这苏千峰能够被昊天宗派到天妙宫来与吴瑕双修,实际上主持天妙宫的大小事务,自然也是个有本事的。至少在同阶修士之中,比较得宗中大佬的看重。否则,昊天宗近百元婴修士,凭什么让他到这里来坐拥美色,作威作福?

    “破!”

    苏千峰一声大喝,同时手中金灿灿古镜一晃,一道金色天雷骤然在古镜之中幻化成形,轰然向不远处的虚空击出。

    正是昊天宗赖以跻身正道十大宗门,威震天下的昊阳神雷。

    “轰”地一声巨响!

    不远处的大片云雾一阵剧烈波动,略略扭曲几下,又即恢复了平静。

    这当儿,吓得浑身冷汗淋漓,手软脚软的吴瑕也终于回过神来,顾不得害怕,脚下一顿,嘴里发出一声娇叱。

    “锦儿!”

    她脚下那头五彩锦鸟,仰天长鸣一声,一身炫丽的羽毛忽然变得流光溢彩,幻化出一团五彩的光芒,就要撕裂虚空,破掉这个幻阵。

    便在此时,一声深沉的长鸣骤然响起,这声长鸣之中充满着威压之气,仿佛百鸟之王忽然降临。正在蓄势的五彩锦鸟一声哀鸣,浑身光芒瞬间黯淡下去,眼里露出极度惊惧之意。

    虚空之中,一头五六丈之巨的白色骨鸟,倏忽现身而出,骨鸟背上,站在一名白衣白袍的年轻男子,居高临下望着他们。

    “这是什么东西?”

    吴瑕大吃一惊,死死盯住了那头白色的骨鸟。

    毫无疑问,这是一具天禽的骨架,不需要分辨,一眼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但吴瑕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头天禽骨架,觉不寻常,她竟然在这骨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勃勃生机。

    这具骨架是活的!

    这是一头活生生的骨鸟!

    而且从这骨鸟身上的灵力波动可以感应得到,这骨鸟竟然有着元婴期的修为境界,甚至比普通元婴初期修士还要略胜一筹的样子。

    饶是吴瑕身为元婴修士,见多识广,这样古怪的东西,也还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头骨鸟当年必定非比寻常,乃是天禽之王!

    否则,吴瑕的五彩锦鸟也算是异种了,怎么可能被这骨鸟硬生生吓得筋酥骨软,一动都不敢动。更不说施展它撕裂虚空,破解幻阵的天赋神通了。

    只不过这当儿,吴瑕自然无暇去研究这是什么怪兽,惊恐万状地望着天妙仙子,叫道:“师姐,你想要怎样?我……我名义上是天妙宫宫主,实际上宫里的事都是他在做主的,我就是个傀儡……”

    说着,伸手指向不远处的苏千峰。

    “臭娘们!”

    苏千峰一声怒喝,袍袖一抖,一颗金光灿灿的拳头大弹珠飞射而出,在半空中滴溜溜的转动,表面上的金光耀眼刺目。

    “苏千峰,你想干什么?”

    一见到这颗金色弹珠,吴瑕脸色骤变,仿佛见了鬼一般,尖叫起来,脖颈上青筋暴跳,竟似比见到天妙仙子之时更加害怕,脚下一滑,就向远处激射而去,片刻都不敢停留。

    “妖女,让你见识见识我昊天宗昊阳雷珠的厉害!”

    苏千峰也不去理会吴瑕,死死盯住天妙仙子,狞笑着叫道。

    至于突兀现身的萧凡和他那头古怪的骨鸟,苏千峰也只是略一扫视,便不再放在心上。区区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纵算有一头同样是元婴初期境界的古怪骨鸟相助,也不足为虑。

    天妙仙子才是生死大敌。

    只有击退这妖女,自己才有一线生机。

    当下苏千峰毫不迟疑放出了自己最强的杀手锏——昊阳雷珠!

    这昊阳雷珠是昊天宗近年才研制出来的,参考了离火宗的离火弹炼制之法。南洲大陆势力最大的正道宗门,一贯有多种排名,如果排正道十大宗的话,离火宗本身功法并不出色,不一定能排得进去。倘若是排十二大宗门,离火宗却能榜上有名。

    也就是,离火宗纵算不是最强的正道十大宗之一,至少也是正道十大宗之外实力最强的宗门了。

    离火弹更是闻名遐迩的超级大杀器。

    多年来,昊天宗一直都在秘密仿制离火弹。当然,离火弹的炼制材料是离火精炎,而昊阳雷珠的炼制材料则是昊阳神雷。两者略有区别,威能上也大为不同。昊阳神雷自然还不能和离火弹相提并论,却也是很了不得的杀手锏了。

    眼见情形危急,苏千峰来不及细想,一出手便将这最强的法宝祭了出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