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57章 人质
    翦姓修士嘴里大叫误会,双眼却骨碌碌乱转,袍袖轻动,准备祭出一件保命的法宝。

    这当儿,灭杀萧凡那是想都不用想了。

    这个家伙很变态,翦姓修士没有了那样的雄心壮志。但逃命是一定要逃的,可不能将自家性命寄托在对方的仁慈之上。

    只不过,他这点心思,自然也逃不过萧凡的目光。

    保命法宝尚未发动,翦姓修士只觉得浑身一紧,从头到脚,顿时都被禁锢得坚逾金铁,再也移动不了分毫,不要说启动法宝,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翦姓修士大惊失色,睁大了眼睛仔细看去,只见自己浑身上下都被一条近似透明的绳索紧紧捆住,这绳索很明显带有某种禁制之力,瞬间就将他制住,连半分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这条囚龙索,确实经过萧凡的改进。

    萧凡直接将定身符融入到囚龙索之中,五行禁制之力进一步增强。连翦姓修士这样元婴中期的境界,猝不及防被制住,也是挣扎不得,只能束手待毙。诚然,无论是囚龙索还是定身符,都不可能长时间困住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只要略一挣扎,就能将这禁制破解。

    然而高手相争,差之毫厘往往谬以千里。这一刻的耽搁,便是阴阳两隔。

    这是什么鬼东西?

    翦姓修士亡魂大冒,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面前人影一闪,萧凡倏忽便到了他的面前。紧接着,翦姓修士只觉得胸口一凉。随即手中一松,顿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看来这外来的小辈没打算放他一条生路。

    但片刻之后。翦姓修士又睁开眼来,满脸诧异之色。

    萧凡竟然没有杀他。他还活着。

    只是,他这一回真的不能动了,不但手脚被禁锢,就是浑身法力也被禁锢得死死的,半分都调动不了。一眨眼间,他浑身三十六处大穴便被萧凡封住了。任凭他本是通天,那也只能束手就缚。

    萧凡手里却把玩着一片残旧的玉符,饶有兴趣地仔细打量着,抬眼望了翦姓修士一下。问道:“翦道友,这是什么符箓?”

    这件残破的玉符,正是从翦姓修士手中取来的,要紧关头,翦姓修士牢牢将这破旧的玉符抓在手中,毫无疑问,这是他最好的保命神通。不过一时之间,萧凡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翦姓修士脑子飞速运转,略一迟疑便马上答道:“黎道友。这是一道傀儡符……上古符箓,多年前,在下在交易会上从一名远道而来的西方修士手中交换到的,据说也是出自某个上古遗址……”

    只在片刻之间。翦姓修士便决定实话实说。在这要紧关头,千万不能激怒了萧凡,否则性命不保。

    “哦。是上古符箓?难怪是玉符。那这傀儡符,到底有何效用呢?”

    萧凡似乎对此非常感兴趣。一再追问。

    翦姓修士连忙说道:“这傀儡符据说可以替劫,这是一道替劫傀儡符……不过。在下自从得到这傀儡符之后,就从未真正使用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黎道友若是喜欢,这道玉符就送给道友了,权当是在下给道友赔罪。”

    “赔罪?嘿嘿……”

    萧凡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他越是这样云淡风轻,翦姓修士越是心中没底,一颗心直直沉了下去。

    他如今身家性命是真的捏在这外来小辈手上了。

    对翦姓修士的话,萧凡倒是信了八成。因为他在这玉符之中,感受到了和替劫舍利差不多的气息。自从进入梭摩界,正式踏上修真之途后,萧凡便一直都在留意适用的替劫之物。只可惜这种宝物,无论在哪里,都是极度宝贵的东西,没有任何人愿意将之拿出来拍卖或者交换。

    试想拥有了可以替劫的宝物,基本上就等于多出了一条性命,又有谁会将这样的至宝换给别人?

    当年翦姓修士能从一名西方修士手中换到这替劫傀儡符,真不知道是何等的机缘巧合。或者那西方修士实在窘迫得很了,连替劫傀儡符都帮不到他,不得不拿出来和翦姓修士交换。

    甚至这东西压根就不是交换来的,直接就是抢来的。

    以翦姓修士如此德行,这样的事,他绝对做得出来,而且一定是十分乐意。

    “翦道友,老实说,对你今儿的所作所为,在下确实有点生气。”

    萧凡把玩了一阵替劫玉符,手腕一翻,毫不客气就收入了自己的储物镯中,望着翦姓修士,淡然说道。

    “是是,在下知道,黎道友应该生气,换做是我,也是一样的,嘿嘿,嘿嘿……黎道友,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儿确实是在下做得不该,得罪了道友,在下给道友赔罪了。请道友看在金戈门的薄面之上,原谅在下这一遭,如何?不管道友有何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在下办得到的,绝对不含糊……”

    翦姓修士连声说道,只可惜身子僵硬不能动,否则那腰也早就弯下去了。

    “金戈门?嗯,我知道道友是金戈门的长老,而且是金戈门翦门主的亲弟弟。要不,翦道友在这都梁城,也不至于如此大名鼎鼎了。连四海居戴大掌柜都给你三分面子。”

    萧凡轻轻颔首,似乎对翦姓修士的情形十分了解。

    都梁城离大齐国如此之近,甚至于城中就有昊天宗的势力,萧凡既然要在这里待几个月,自然极其谨慎,对都梁城当家的几个大宗门,都尽可能做了更多更深入的了解,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这姓翦的身份显贵,性子张扬,行事嚣张跋扈。自然正是萧凡要了解的对象之一。

    这当口,翦姓修士自然顾不得去计较萧凡语气中的讥讽之意。急急说道:“嘿嘿,都是道友们抬爱……别的不敢说。但有一点,在下倒是敢拍胸脯,那就是在下很爱结交朋友,尤其是英雄了得的好汉子……黎道友这样了得,在下佩服不已,真心诚意想要和道友结交,不知道友可否赏在下一个薄面?”

    眼见萧凡语气松动,没有立即杀他的意思,翦姓修士立时巧舌如簧。说得天花乱坠。

    萧凡轻轻一笑,手指一弹,一颗绿豆大小的红色丹药,“嗤”地一声射入了翦姓修士嘴里,翦姓修士正张嘴说得起劲,猝不及防之下,一口将药丸吞了下去,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满脸惊骇欲绝的神色。

    “这……是什么?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稍顷。翦姓修士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脸色早已变得铁青,死死盯住了萧凡。

    萧凡淡淡说道:“翦道友稍安勿躁,既然你这么说了。在下倒也愿意饶你一次。这颗断肠丸的药力发作时间是在七天之后,如果翦道友真有诚意,到时候在下自然会给道友解药。”

    见萧凡说得笃定。惊慌失措的翦姓修士这才渐渐定下神来,额头汗水澹澹而下。急忙说道:“道友放心,在下绝对真心诚意。真心诚意……”

    萧凡缓缓说道:“很好,我还要在都梁城待一段时间,对原先的洞府不是那么满意。听说翦道友有一处别院,修筑在人烟稀少之处,十分僻静。却不知翦道友是否欢迎在下去你的别院做几天客?”

    “啊?当然当然,欢迎欢迎,万分的欢迎……道友肯到寒舍做客,乃是翦某的荣幸。”

    翦姓修士略略一愣,随即满脸堆笑地说道。

    此人虽然跋扈,脑子转得不慢,马上就意识到,萧凡这是要“劫持”他做人质。无论如何,在都梁城,他金戈门长老的身份还是很管用的。萧凡既然还要在都梁城待一段时间,就这样将他一刀杀了,只怕是后患无穷。毕竟他在四海居和翦姓修士结怨的情形,大伙都亲眼所见。翦姓修士能够查到他的下落,金戈门自然更能查他个水落石出。

    这样的麻烦,还是不要轻易惹上身的好。

    但就这样放翦姓修士离去,却也是万万使不得的。

    对此人的信誉,决不可做太高的估计。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让姓翦的给他和天妙仙子当个“护身符”。只要这姓翦的没死,安然无恙地回到自家府邸,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至于离开都梁城的时候,该如何处置此人,且到那时再说。

    对翦姓修士来说,虽然很不情愿被人劫持,毕竟前途未卜。总归好过被萧凡在此一刀结果了性命,那便真的万事皆休了。

    “很好,道友果然是聪明人。”

    萧凡就笑了,微微颔首,夸奖了一句。

    这句居高临下的夸奖,将翦姓修士憋得!

    简直欺人太甚!

    也不知过去多少时候,幻阵散去,翦姓修士的两名弟子惊讶地发现,师尊居然和那个外来的元婴修士并肩走了过来,师父一改常态,对这外来修士客客气气,甚至邀请他一道上了兽车,双双返回别院之中。

    随后,翦姓修士便对外宣布要闭关修炼数月之久,闭关期间,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许打扰他,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行。

    修士闭关修炼乃是常态,翦姓修士这个决定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至于翦长老的密室之中,忽然多了两个人,那就更加无人知晓了。

    ps:感谢钟意馅饼万赏,恭喜兄弟成为《大豪门》长老!

    感谢:水鳥大寶,大树0502,書友817124530,会飞猪猪爱上书,天地之九尾9,jan迷n,王钦方,postdoctor,暗暗_啊啊,黄师傅63,taoge1970,yaya小师妹,jason-unic,风中追命等等书友的打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