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56章 精炼剑阵
    “嘶嘶嘶”之声不绝,大片大片的水雾蒸腾而起。?

    这不是普通的水雾,而是炽热的水蒸气。

    漫天火雨被水幕硬生生挡在了半空之中,再也落不下来,并且以肉眼所见的速度飞快熄灭。转眼之间,漫天火雨便彻底被漓水龙珠喷出的大水浇灭了。半空中只剩下一缕缕的青烟。

    “这怎么可能?”

    翦姓修士又惊又怒,咆哮起来。

    萧凡举手一扬,蓝汪汪的水幕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辈,你耍的什么花招?”

    萧凡平静地望着他,淡淡说道:“翦道友,还有什么绝招,都施展出来吧。再耽搁下去,恐怕就没时间了。”

    右手轻轻一抬。

    只见四周的虚空中,骤然浮现起二十四柄青色的短剑,明艳的阳光之下,剑刃上青光闪闪,剑气逼人。这二十四柄青色短剑一现身,便即组成了一个复杂的剑阵,缓缓向中央的翦姓修士切割而来。

    与此同时,第二批二十四枚青色龙鳞又在原处浮现,转眼化为二十四柄青色短剑,组成了另一个同样复杂的剑阵,跃跃欲试。

    “剑阵?”

    “你是剑修?”

    翦姓修士大吃一惊,叫道。

    剑修始终是修真界最大的一个流派,不管是正道宗门还是邪魔外道,剑修人数都是最多的。剑修最让人畏惧的,自然就是一个个的剑阵。通常剑阵由多人组成,眼前这小辈。居然一个人布下了这种庞大的剑阵,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同时操控四十八柄飞剑。翦姓修士自认也只能勉强做到,但要操控这些飞剑布成复杂的剑阵。却是万万不能。

    岂不是说,眼前这小辈的神念之力,比他还要强大?

    难道此人隐匿了自己的真实修为,实则乃是深藏不露的后期大高手?

    龙鳞剑阵原本有一百零八柄飞剑,布置成里外三层的超级剑阵,环环相扣,一旦发动,便即来回往复,攻势一波接着一波。生生不息。萧凡这两个月在炼化龙鳞甲的过程之中,重新改组了剑阵。将每一层剑阵的飞剑数量削减到二十四柄,三层剑阵,一共动用七十二柄飞剑。

    这是因为,同时操控一百零八柄飞剑组成三层环环相扣的剑阵,纵算以萧凡的神念之强,也颇感吃力。坚持不了多久,神念之力就会出现透支。在生死搏杀之时,神念之力透支。那是极其危险的。这就意味着你的反应速度会大大下降,对周边的一切都变得很不敏感,十分迟钝。

    高手相争,生死相差只在一线之间。

    而且剑阵太庞大。操控起来很不容易,速度极慢,漏洞就多。遇到真正的高手,便很难凑效。

    将飞剑数量减少到七十二柄。整座剑阵的威力固然减弱了许多,但操控起来明显方便多了。反应敏捷得多,尤其要紧的是,萧凡自己不会出现神念透支。在主持剑阵的同时,还有余力兼顾身周的情况,不至被敌人偷袭。

    除了这套七十二柄飞剑的剑阵,萧凡甚至还设置了一套精简版的微型剑阵,由三十六柄飞剑组成,每层十二柄飞剑,一共三层。那是真正的循环往复,永不止歇,剑阵一旦启动,被困住的敌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套微型剑阵,准备用来对付那些比较棘手,但又不能容他跑掉,必须速战速决的敌人。

    一百零八柄飞剑组成的超级剑阵,威力之大是不用说了,萧凡估计,自己如果修炼到了元婴后期,凭借着极其强大的神念之力,或许就能真正将龙鳞剑阵的威力发挥出来,眼下还是使用这简化版的剑阵更加操控如意些。

    饶是如此,这四十八柄飞剑一露面,也足够翦姓修士“惊喜交加”的了。

    “小辈,休得猖狂,剑阵又怎样?”

    眼见二十四柄飞剑滚滚杀来,翦姓修士恼羞成怒,怒吼出声。

    “起!”

    一声怒喝,翦姓修士袍袖一抖,四周顿时浮现出一排排巨木,呼啸着向二十四柄飞剑迎击而去。

    与此同时,翦姓修士右手手腕一翻,一棵纤细幼弱的小树苗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翦姓修士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一道道精纯的法力注入树苗之中,只见那小树幼苗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起来。

    转眼之间,一排排巨木就和龙鳞飞剑撞在了一起。

    “嗤嗤”之声不绝,合抱粗细的巨木如同纸糊的一般,在飞剑的切割下,没有丝毫抵御只能,转眼化为无数的纤细木条,四散飞扬。

    翦姓修士脸上闪过一抹惊惧之色,忽然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在了纤细的小树之上。

    原本苍翠的小树骤然血色缭绕,树冠一抖,无数藤蔓从黑褐色的地下钻了出来,化为一条条巨大的触手,向二十四柄飞剑缠绕过去。同时小树也再一次加快了生长的速度,转眼化为一棵合抱粗的大树,粗大的树根扎进被烈火烧灼过的地表,向地下疯狂蔓延而去。

    翦姓修士的身形却消失无踪,只在树干的中部,显露出一张人脸,正是翦姓修士的模样。

    飞剑切割而来的速度并不太快,藤蔓化成的巨大触手,准确无误将二十四柄飞剑都抓在了手中,随即又化为翠绿的树藤,死死将飞剑缠绕起来。飞剑之上,一阵阵青光大放,“嗤嗤”之声不绝,缠住飞剑的树藤转眼被切成了无数碎屑。但这些翠绿的树藤,却也奇特,被切掉一截,立马又长出一截来,死死缠住飞剑,绝不容其脱身。

    第二波二十四柄飞剑又滚滚杀来。

    此刻那纤细的小树苗已经化为一株参天大树,满眼苍翠,巨大的树冠之上,一朵朵娇艳的红花盛开,看上去艳丽无比。

    眼见第二波飞剑杀来,树干中央翦姓修士的人脸双眉一拧,只见树冠之上盛开的那一朵朵红花骤然飞了起来,转眼化为漫天的火雨,向二十四柄飞剑迎击而去,四周的温度立即变得炽热无比。

    第二波飞剑转瞬便陷入火海之中,剑身上青光大放,一股股冰寒的凉意释放而出,迎面扑来的火雨纷纷湮灭。

    翦姓修士的人脸露出了得意之色。

    这剑阵固然威力强大,但他也不是吃素的,尽自抵敌得住。

    “道友也还有点手段。”

    萧凡轻轻一笑,神态极其好整以暇,举手轻轻一招。

    只见大树四周的虚空之中,第三波二十四柄飞剑又浮现而出,光华烁烁,森森寒气扑面而来。

    “什么?”

    “开玩笑吧?”

    翦姓修士简直要将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这元婴初期的小辈,居然能同时操控七十二口飞剑?

    这也太逆天了!

    “道友且住!”

    翦姓修士大叫起来。

    “道友莫非是哪位后期大修士易容改扮,故意来跟小弟开玩笑的么?”

    “请恕小弟有眼无珠,没有认出来……”

    同时操控七十二口飞剑,已经超出了翦姓修士的极限,如果只操控这些飞剑向同一个方向斩杀,倒也能够办到,但组成如此里三层外三层的复杂剑阵,彼此之间配合默契,循环如意,那就绝对做不到。

    虽然翦姓修士在同阶的元婴中期修士之中谈不上神念之力强大,甚至还处于中等偏下的水准。但萧凡明明只有元婴初期的修为,神念之力怎能比他还要强大?除非是哪位后期大修士故意改扮。

    萧凡轻轻一笑,右手一挥,食中二指并指如戟,径直向翦姓修士指去。

    第三波二十四柄飞剑的速度骤然加快,向翦姓修士杀来。

    翦姓修士大叫一声,那棵苍翠的大树猛地一抖,收了神通,转眼化为一株纤巧的树苗,正在虚空中和前边两拨四十八口飞剑缠斗的藤蔓和火雨,也瞬间消失无踪。翦姓修士一把抓住了树苗,身子一晃,就在原地失去了踪影。

    “土遁术?”

    萧凡就笑了。

    这翦姓修士还真的懂得不少杂七杂八的花俏。

    不过在萧凡眼前,想以土遁术脱身,未免太天真了些。

    下一刻,翦姓修士又是一声惊恐的尖叫,从不远处的地下猛地钻了出来,满脸又惊又怒的神情,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在翦姓修士左边两丈处,冒出一颗脑袋,看似黄土疙瘩,却长着眼睛鼻子,甚至还长着嘴巴。

    “这是什么东西?”

    “魔偶?”

    翦姓修士尖叫不已。

    土遁术,他也只是兼修而已,如何会是土魔偶的对手?

    萧凡双眉微微扬起,露出诧异之色。

    能够认出土魔偶,此人的见闻也算广博了。到底不愧是都梁城的元婴修士,见多识广。

    七十二柄飞剑汇聚到一起,里外三层,组成一个完整的剑阵,将翦姓修士牢牢困在中央,引而不发,但那股逼人的寒气,却深入翦姓修士的骨髓之中,整个人都禁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道友且慢,且慢动手……”

    “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而已,道友手下留情……”

    一时间,翦姓修士面如土色,颤声叫道。

    望向萧凡的神情,又是惊惧又是郁闷。

    这是个什么怪物啊?

    元婴初期就有如此逆天的修为,居然还随身携带着元婴级的魔偶做帮手。

    简直岂有此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