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42章 就凭你们几个废物?
    “夫人大驾光临我们天涯城,力某没有登门拜访,实在是失礼得很。抱歉抱歉……”

    力大师双手抱拳,拱了一拱。

    天妙仙子安安静静地坐在太师椅里,一动不动,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完全将力大师当成了空气一般。甚至在力大师展示龙鳞甲之时,天妙仙子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半分反应。

    “天妙夫人,太托大了吧?”

    力大师的语气顿时冷了下去。

    天妙仙子理都不理他,甚至整个人的气息都若有若无,显得很不真实。

    萧凡冷淡地说道:“力道友,有话直说吧。早点把这边的事了结,我们还要赶去都梁城呢,没太多时间在这里和你聊天闲扯。”

    这话说得。

    力老怪被他狠狠憋了一下,随即又笑起来,阴阴地说道:“萧道友,我就说了,你年纪轻轻,却十分狡猾。不过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就算再激怒我都没有用的,结果早已注定。”

    萧凡稳稳坐在太师椅里,淡淡地看着他,甚至还端起茶杯来轻轻抿了一口。

    力老怪的眼神越来越冷,语气也越来越冰:“萧道友,本来老夫还想放你一条生路的,毕竟你不怎么值钱,人家昊天宗的悬赏,是针对你姘头来的,和你没啥牵扯。倘若你能迷途知返,老夫也愿意和金州城的诸位道友结个善缘。谁知你这么不识相,那就怪不得老夫了。”

    “两位师弟,都现身吧!”

    大殿之中一阵水纹般的波动。两条人影现身而出,正是白衣修士和矮胖修士。萧凡眼底绿芒闪耀。看得明白,这两人现身之时。腰间一块玉佩发出柔和的光芒,很明显,这是掌控空间之力的令牌。否则,不会是这样的现身方式。

    两人一现身,白衣修士便盯住了萧凡,矮胖修士则望向天妙仙子。

    无疑,这是他们的分工。

    白衣修士负责对付萧凡,矮胖修士协助力老怪擒拿“妖女”。

    白衣修士也是成名已久的元婴修士,踏足元婴期差不多上百年时间。功力精深,自然不是刚刚进阶的元婴初期修士可比的。有他一人再加上宗掌柜等数名金丹后期修士,对付萧凡那是绰绰有余,十拿九稳。

    原本白衣修士的修为更在矮胖的七师弟之上,应该由他协助三师兄对付天妙仙子。不过白衣修士凡事“安全第一”,主动提出来与萧凡对阵,矮胖修士也没有反驳。

    反正这一仗,最终的结果如何,要看他们是否能够顺利拿下天妙仙子。

    至于由谁来对付萧凡。其实毫不要紧。就算不能迅速将他拿下或者灭杀,只要能缠住这年轻后生一段时间,等那边收拾了妖女,再腾出手来收拾这样一名元婴初期修士。还不是手到擒来?

    怕他飞到天上去!

    “天妙夫人,莫怪我们师兄弟心狠,实在昊天宗开出来的悬赏太诱人了。只怕没几个人能抵挡得住那样的诱惑……当然,如果夫人能够开出让我们满意的条件。那也不是不能商量的。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过是求财罢了。夫人给句话吧!”

    力老怪不再理会萧凡。牢牢盯住了天妙仙子,缓缓说道。

    大殿之中的气氛,骤然变得无比紧张。

    终于,天妙仙子抬起头来,一双斜飞入鬓的凤目之中,迸射出冷冰冰的神彩,嘴里说出来的话更加冰寒刺骨。

    “就凭你们这几个废物?”

    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骤然冲天而起,瞬间充斥了整个大殿之中。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力老怪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很好,天妙夫人,你终于肯开口了。你要是一直都这么憋着,老夫还真摸不透你的底细。但你这么一开口,可就泄了老底啦,哈哈,哈哈哈……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老夫修炼的枯眼术,最擅长看破一切幻术伪装。早就知道你身受重伤,极其虚弱,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虚弱到了这等程度,哈哈,太好了,天助我也!”

    随着这刺耳的笑声,青光一闪,厉老怪手中的龙鳞剑冲天而起,顷刻间化为十二道青芒,同时向天妙仙子飞斩而去。

    力老怪身上本就十分强大的气息,益发恐怖起来。

    “动手!”

    力老怪骤然发动,白衣修士也是一声爆喝,一拍腰间,玉佩光华大放,一阵极其明显的空间波动扭曲起来。

    萧凡眼前一花,竟然已经换了个地方。

    看上去,还是在大殿之中,身下的太师椅还是原来那样子,甚至连手边茶几上的茶杯,也原封未动,却再看不到一侧的天妙仙子,也看不到暴起发难的力老怪,似乎忽然之间,这大殿就被硬生生地分开成了两个不同的空间。

    白衣修士就站在离萧凡不远处,双手之中,寒光闪闪,竟然是罕见的奇门兵刃分水峨眉刺。这种兵器,在凡俗的武术节倒也并不少见,但在修真界见得不多,尤其元婴修士很少见人使用峨眉刺的。

    看来白衣修士也是很擅长近身搏杀的。

    除此之外,还有三名金丹后期修士各据一方,宗掌柜赫然正在其中。

    “姓萧的,我师兄好意给你一条活路,你偏不走,那就怪不得郑某无情了。”

    白衣修士眯缝着双眼,死死盯住了萧凡,眼神冷冰冰的。

    “看来郑道友对自己非常自信,那好,萧某就领教郑道友的高招。”

    萧凡淡淡一笑,轻声说道,慢慢站起身来,手腕一翻,一柄暗红色的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斜斜指出,刀刃窄长,配合着他挺拔的身材和儒雅的容貌,隐隐透出一股妖异的霸气,眼神在宗掌柜三人脸上一扫。

    “宗道友,你们三位,现在就走的话,我可以不杀你们。”

    语气平静,似乎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

    宗掌柜等人不由一怔,随即面面相觑起来。

    白衣修士大怒,冷笑着说道:“嘿嘿,后生,虽然我没去过金州城,却也听说过金州城医圣的鼎鼎大名。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你堂堂一代医圣,也是知道胡吹大气。凭你这点修为,想吓唬谁呢?”

    “看招!”

    白衣修士手中分水峨眉刺一抖,顿时一化十,十化百,转眼间漫天都是峨眉刺的虚影,密密麻麻向萧凡激射而来。虽然只是虚影,每一道却都带着几分邪劲,似乎都有着不俗的攻击力。

    与此同时,白衣修士身子一晃,就失去了踪影。

    “是金遁术,有点意思……”

    萧凡轻轻一笑,手腕一扬,脚下一滑,骤然向右后方一处虚空中疾刺而去,一溜匹练般的暗红色刀芒,在空中划过一道艳丽的弧线。

    对那漫天的峨眉刺虚影,竟然不屑一顾,完全不理不睬。

    这种程度的法术化形攻击,纵算有几分杀伤力,又怎能当真伤得了早已炼成金刚铁骨之术的萧凡?

    只听得一阵雨打芭蕉般的密集交击之声,数百道峨眉刺虚影无一例外,全部击中萧凡,却发出金铁交鸣之声,纷纷消失不见。萧凡身上,连汗毛都不曾擦掉一根。

    “叮——”

    一声脆响,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扭曲而起,白衣修士从空间波动之中冲了出来,百忙中以峨眉刺格开了火焰刀。

    “不可能,你怎能看破我的行藏?”

    白衣修士身子往后滑开数步,才站稳脚跟,又惊又怒地叫道。

    萧凡淡淡笑道:“阁下的金遁术是有点意思,对空间之力的运用,也知道些皮毛,但单单凭着这些,就想杀人于无形,未免太小觑天下英雄了。既然阁下很喜欢暗箭伤人,那萧某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空间之术。”

    “隐!”

    萧凡嘴里一声低喝,身子一晃,竟然也瞬间失去了踪迹。

    “快,调动这里的空间之力,锁住他!”

    白衣修士不惊反喜,大声喝道。

    宗掌柜等三名金丹修士手忙脚乱,各自驱动腰间的玉牌,将这半边大殿之中的空间之力调动起来,顿时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粘稠无比,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沼泽烂泥之中,所有的动作立时变得迟缓无比。

    白衣修士嘴角浮现出一丝阴冷的狞笑,一拍腰间的玉佩,正准备再加上一把劲,彻底锁住萧凡,却只听得耳边呼呼风生,锋锐的刀刃已经划破虚空,向他的脖颈疾削而来。

    空间之力,竟然对萧凡毫无作用,丝毫也不能迟滞他的行动。

    白衣修士大吃一惊,急忙一举手中峨眉刺,向外格挡而去,同时脚下一错,向侧方急闪而去。

    此人不愧是精通近身搏杀的行家,这几下兔起鹘落,极其敏捷,也非常到位,堪堪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刀。

    “嗤”的一声,炎灵之刃锐利无匹的锋刃,终于还是在白衣修士的肩头划过,一道血箭飞溅而出。虽然躲过了要害部位,却终究还是躲不过这血光之厄。

    “小辈……”

    甫一交手,便受伤见血,白衣修士不由大怒,叫道。

    “嗤——”

    白衣修士话音未落,眼前红芒闪耀,第二刀又已疾削而至。

    如意八卦刀法,乃是无极门的传承绝学,一旦展开,攻势连绵不绝,不将敌人斩于刀下,绝不停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