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17章 无极秘辛
    “你是哪里的无极传承?”

    黑衣女子也没有急着出手,反倒将神通收敛了起来,冷冷问道。

    萧凡略感诧异,问道:“仙子此言,请恕在下不解。难道无极传承还有很多种吗?”

    黑衣女子一蹙眉,诧异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虽然话语还是冷冷的,却明显没有再带着敌意,甚至那股羞恼的怒意,也已消失。

    萧凡正色说道:“在下确实不大清楚,请仙子如实告知。”

    黑衣女子上下打量着他,淡淡说道:“你也算是个奇葩了。修炼无极门的功法,到了元婴境界,却连无极门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萧凡心中猛地一跳。

    自从来到梭摩界之后,他就一直都在搜寻有关无极门的消息,却一无所获,几乎所有典籍之中,都不曾见到有关无极门的描述,要有的话,也只有千年前的辉煌情形,随后便忽然切断,再也没有了下文。似乎无极门在千年前便突然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不见了任何消息。

    这个事,一直令萧凡诧异不已。

    如今听黑衣女子的言下之意,她竟然知道无极门的内情。

    “在下这些年一直都待在厉兽山脉以西的偏僻之地,对南洲大陆发生的大事,几乎一无所知,还请仙子告知。”

    萧凡一抱拳,很诚恳地说道。

    黑衣女子更加讶异,沉吟说道:“厉兽山脉以西?岳西地区居然还有无极门的分支传承?这我倒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萧凡益发断定,这天妙仙子是真的知道无极门的内情。又抱拳拱了拱手。

    “千年以前,无极门是南洲大陆十大正道宗门之一。而且从来都排在前三甲之内,这一点。你总应该知道吧?”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在下听师门长辈提起过。听说当年,本门极其兴盛,是公认的正道领袖宗门。”

    “哼,话是这么说,但也正是这个正道领袖宗门的大帽子,害了你们无极门。千年以前,正魔大战,通往中土界的空间通道崩塌。你们无极门的掌教祖师泰兴真人,率领无极门的所有高手断后,结果陷落在空间通道之中,再也没有回来。这一点,你听说过吗?”

    萧凡脸色凝重,缓缓摇头。

    其实他曾经听宣明真君与威灵老魔提到过此事,但泰兴真人和无极门的其他高手是否回到了梭摩界,困在地球上的宣明真君和威灵老魔也是一概不知。萧凡通过空间风暴来到梭摩界之后,却一直查不到有关这些的记载。

    现在终于从黑衣女子嘴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当年泰兴真人和无极门的前辈高手。都失陷了,没有回到梭摩界来。

    “纵算如此,无极传承也不应该就此完全失传。”

    黑衣女子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淡淡说道:“那倒没有。如今在齐国。还是有无极门。据说在其他地方,也有一些无极门的分支。不过齐国的无极门,现在修为最高的。好像是一名金丹修士。”

    萧凡不由得愣住了。

    金丹修士!

    这是无极门修为最高的高手。

    “为什么会这样?”

    稍顷,萧凡问道。语气很是郁闷。

    黑衣女子冷冷说道:“因为有人不希望看到无极门东山再起,无极门当年风头实在是太劲了。”

    “对了。你怎么知道飞羽连环七绝斩?”

    萧凡说道:“在下的女伴,出身于七妙宫,她的绝招,就是飞羽连环七绝斩。和仙子方才的出手,一模一样。在下和女伴以前切磋惯了的,得罪之处,仙子莫怪。”

    “哼!”

    黑衣女子冷哼了一声,仍有羞恼之意,不过听那意思,心中那股气,终于还是舒坦了许多。她堂堂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竟然被一名后生“轻薄”,简直岂有此理。有了这句说辞,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七妙宫是什么传承?”

    萧凡说道:“七妙宫是一个凡俗界的江湖传承,但也藏着修真的功法。这个飞羽连环七绝斩,在凡俗的武术节,大大有名。在下的女伴,就很精通这个绝技。”

    黑衣女子点了点头,不再询问。

    天妙宫有些低阶弟子,因为自知进阶无望,便回到凡俗世界,创建了自己的宗门,作为凡俗界的江湖门派一直传承了下去。这个七妙宫,很可能就是这样来的。类似的情形,修真界在所多有,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原本飞羽连环七绝斩是黑衣女子在狭窄地域内,近身搏杀的杀手锏,曾经无往而不利,不料今日却被萧凡夺得了先机。这七妙宫的弟子,能够将飞羽连环七绝斩练到如此高明的程度,以至于萧凡轻而易举就破去了她近身搏杀的绝技,可见这分支传承也颇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我看仙子似乎有伤在身,而今事态紧急,在下还是先给仙子号脉疗伤再说。”

    黑衣女子冷冷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萧凡诧异地说道:“仙子凭什么不相信我?难道以为在下是贪图悬赏之人么?”

    “哼!昊天宗的悬赏,连我自己都动心,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有了这样的好处,什么事干不出来?”

    “我干不出来。”

    萧凡淡淡说道,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石洞之中,瞬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黑衣女子既没有反驳,也没有冷哼,只不吭声。稍顷,袍袖一扬,一道白芒向萧凡飞射而来。

    萧凡眼尖,一下就看出来,正是玄武甲。当即抓在了手里,略一感应,完好无损,便即抱拳一拱手,说道:“多谢仙子。”

    黑衣女子不理他,自顾自盘膝坐了下去,淡淡说道:“我最少受了八次伤,本命真元亏损不少,很难治。”

    “无论如何,总是要试一试的。”

    萧凡沉声说道,缓步走过去,在黑衣女子一侧坐下,伸出右手三根手指,搭在了黑衣女子纤巧的脉腕之上。

    触手处,一片冰凉。

    黑衣女子一动不动,任由他诊脉。

    浩然正气缓缓自黑衣女子的脉腕间透了进去,顺着经脉,徐徐向前。在这种情形之下,黑衣女子敢于放开的自己的命门,交到萧凡手中,实在需要莫大的勇气。但在萧凡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了。既然要治病,你又信不过郎中,那这病怎么治?

    不管黑衣女子是何等的罪大恶极,此刻在萧凡眼里,却只有病人与郎中。萧凡也绝对做不出将黑衣女子交到昊天宗去领赏的事情。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很快,萧凡的眉头便紧紧蹙了起来。

    黑衣女子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的情形,自然要糟糕得多,岂止是“很难治”而已!

    萧凡很难想象,一个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可以万里迢迢从大齐国跑到金州城来,还能从两位同阶大修士的手下安然逃掉。按照郎中的要求,黑衣女子需要绝对的卧床静养。

    不知不觉间,萧凡加大了浩然正气的输入,无声无息地滋润着黑衣女子受创沉重的经脉内脏。

    一开始,萧凡还是小心翼翼的。

    毕竟浩然正气是最正宗的正道功法,堂皇正大,黑衣女子修炼的虽然不能算是魔道功法,却也实实在在带着几分邪气,剑走偏锋。而且萧凡的浩然正气是土属性的功法,而黑衣女子似乎是水灵体,修炼的是冰属性的至寒功法。两者之间,万一并不“兼容”,效果可能就适得其反了。

    谁知却没有丝毫不妥。

    黑衣女子的身体,对浩然正气没有任何排斥,任凭其直达经脉脏腑各处。

    良久,萧凡才缓缓收回手指。

    黑衣女子苍白的脸上,略略浮现出一丝红晕。

    “仙子所受的各种内伤,只要用药对症,好好调理,倒也不难痊愈。就是真元损耗太厉害,较为棘手。”

    稍顷,萧凡缓缓说道,眉头紧锁。

    低阶修士损耗真元,并不难治,这样的病例,百雄堂每年都要治上数百例,经验可谓丰富得很。多数时候,都是下边的郎中出手,很少要麻烦到萧凡。但黑衣女子明显不一样。

    她是元婴后期大修士,法力之深厚,无与伦比。饶是萧凡法力远胜同阶修士,在刚才的查探当中,也叹为观止。至少在目前,他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纵算现在真元大亏,也依旧不是普通的元婴修士可比的。

    要补充她亏损的真元,难度当真不小。

    萧凡手腕一翻,一个玉盒浮现而出,轻轻递到黑衣女子面前,说道:“仙子,我这里有一株数千年火候的冰海棠,对仙子的伤势有一定疗效,先炼化了吧。”

    这株冰海棠,还是萧凡在厉兽荒原底部得到的,当时那株冰海棠被他用来炼制成了断肠草的解药,种子都留了下来,栽种在南极仙翁灵药园的百倍区,如今四十几年过去,这冰海棠的药龄,已经达到了四千多年,药效之佳,极其罕见,与天妙仙子当初自己要求的五千年冰海棠基本上没有多少区别了。

    当时在百雄堂,萧凡面对黑衣女子的威胁,丝毫不为之所动,如今却二话不说,就取了出来,交到了黑衣女子面前。

    情况不同,自然处置方式就不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