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02章 医圣(下)
    “啊?”

    台下又响起惊呼声一片。

    这又是前所未有的情况,以往历届医圣大会上,从未出现过两名大郎中同时解毒完毕的现象。

    大家仔细看去,只见萧凡已经将黑痣俏丽女炉鼎身上插着的银光闪闪的一百零八枚柳叶小刀收了起来,女炉鼎手脚恢复了自由,连忙伸手掩住了胸口破裂的衣服,满脸惊喜之中,夹杂着丝丝娇羞之意,一双眼睛眨啊眨的,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死里逃生。

    再看长宁真人那名女炉鼎,则低垂着头,脸色苍白,浑身冷汗,显然是失血过多。

    不过那两条铁线蛇,已经放开了她的身躯。

    单纯从这个情形来看,萧凡明显占据了上风。然而,医圣大会的规则是,谁最先解毒完成,谁就是获胜者。与炉鼎的状况没关系,炉鼎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没有当场毙命,就算是解毒成功。

    只是,两人同时解毒完毕,谁才是最终的获胜者?

    一时间,观礼台上议论声纷纷响起,大伙交头接耳,各抒己见。

    稍顷,方飞扬站起身来,摆了摆手,说道:“诸位道友,请安静!”

    议论声渐渐平息下去。

    方飞扬这才向高台上抱拳一拱,说道:“两位大郎中,按照大会规则,还需要检验一下这两名炉鼎的情况,看看体内的残毒是否都已排除干净。两位大郎中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语气倒是非常客气,也没有任何不满。

    毕竟这一回丙老先生不参加医圣大会,方飞扬也心中有数。知道广姓修士不大可能在这大会上一举夺魁。

    萧凡拱了拱手,说道:“请方帮主查验。”

    长宁真人也嗯了一声。算是答复。

    为了公平起见,医圣大会的规则历来如此。自然不能反对。

    方飞扬身子一晃,转眼就到了高台之上,手腕一翻,两只白色的玉盒浮现而出,打开来,里面是洁白的两只白玉蜘蛛,和萧凡刚才使用过的十二只白玉蜘蛛一模一样,只不过体型更大,几乎完全透明。

    这两只白玉蜘蛛。也是百雄帮五毒堂提供的,却是数年以前,就已经培育成熟,一共八只,一次交给方飞扬保管。

    作为医圣大会的主持人,方飞扬必须要随身携带这些验毒的奇虫。

    这已经是最好的白玉蜘蛛了。

    方飞扬当着数千观礼者的面,将两只白玉蜘蛛分别放到两名女炉鼎的脖颈之间。

    两只白玉蜘蛛张嘴就咬了下去,稍顷,只见殷红的鲜血流进了白玉蜘蛛的几近透明的脏腑之中。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两只白玉蜘蛛。

    萧凡镇定自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长宁真人依旧表情冷淡,不过细细看去。便能发现他紧抿的嘴角略略有些抽搐,可见内心深处远不如表面那样平静。

    一开始,两只白玉蜘蛛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片刻之后,变化就出来了。只见咬着丰满女炉鼎脖颈的那只白玉蜘蛛。脏腑之中殷红的鲜血,略略溢出一点黑丝。这黑丝很淡,几乎不可见。但方飞扬堂堂元婴中期修士,何等眼力?

    更不用说,不远处的贵宾台上,还端坐着数名元婴后期大修士。

    现场的元婴修士更是有数百名之多。

    这一丝细微的变化,至少有数百人看得一清二楚!

    长宁真人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又过片刻,咬着丰满女炉鼎的那只白玉蜘蛛,肚腹间那一缕黑线更加明显。咬着俏丽女炉鼎的白玉蜘蛛,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

    “胜负已经很分明了!”

    方飞扬轻轻舒了口气,正要开口,贵宾席上,已经响起某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的声音。此人正是在场数名大修士之中,修为最深厚,给人感觉最危险的一位。

    方飞扬点了点头,嘴角浮起一丝笑容,朗声说道:“惠门主说得对,胜负已经分明。此番医圣大会的最终获胜者,就是百雄堂的萧凡萧道友!”

    “哗——”

    看台上百雄帮的帮众顿时便欢呼起来,一一喜形于色。

    观礼台上,也有不少人欢呼雀跃。

    宇文周捋着胡须,笑哈哈地说道:“萧道友用的方法才是正途,最为正大光明,绝非旁门左道。金州城这位新医圣,真是实至名归!”

    “是啊是啊,实至名归!”

    当下就有好几名高阶修士随声附和。

    归根结底,他们还是更欣赏萧凡的解毒方式,这才是最堂皇正大的模式,每一分都是自己的真本事,没有丝毫投机取巧。这样的郎中,关键时刻才让人放心。单纯靠着奇虫异兽,纵算在解毒方面有着极佳的效果,却与主人的医道水准无关了。

    萧凡这样的,才真的当得起医圣这个尊称!

    “恭喜萧道友!”

    方飞扬双手抱拳,微笑着向萧凡道喜。

    “道友应该是我们金州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医圣了。”

    萧凡忙即抱拳还礼,谦逊了几句。

    “哼!”

    长宁真人冷哼一声,袍袖一抖,一股汹涌的暗劲骤然向依旧赤身的丰满女炉鼎轰击而去。

    煞费苦心,准备了数十年之久,好不容易将丙老先生和丁璨都“拖垮”了,满以为这医圣尊衔舍我其谁,不像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外来年轻人横插一竿子,一伸手就将这顶桂冠取了过去,端端正正戴在了自家头上。

    数十年准备,就这样付诸流水。

    任谁都要怒发如狂。

    这当儿无处宣泄心中的暴怒,只能拿这名女炉鼎出气了。

    反正也是死囚!

    这丰满女炉鼎不过是筑基期修为,又被铁线蛇吸走大量精血,早已萎顿不堪,哪里躲得过一名元婴中期修士的含怒出手?直到暗劲到了身前,才有所察觉,顿时吓得浑身瘫软,脸如土色。

    便在此时,一股柔和的大力悄悄涌至,和那股汹涌的暗劲撞在一起,瞬间消弭于无形。

    出手的正是萧凡。

    长宁真人双眉倏忽间扬了起来,满脸怒容。

    这小子以为自己得了个医圣头衔,就敢目中无人么?竟然当众阻碍自己泄愤!

    萧凡迎着他阴冷的目光,毫不退缩,淡淡一笑,轻声说道:“真人息怒,不过是一个可怜人罢了,放一条生路吧!”

    先前那名大郎中一掌击毙炉鼎,是萧凡没有防备,否则的话,焉能见死不救?

    这长宁真人器宇窄小,萧凡早就有所准备,防他一怒之下,杀人泄愤。

    果不其然!

    长宁真人冷笑着说道:“左右只是个死囚,怜悯什么?”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此女如何犯罪,萧某并不知情,只是看着可怜而已。”

    方飞扬哈哈一笑,说道:“长宁道友何必与这些死囚置气?放一条生路,也是慈悲为怀!”

    眼见连方飞扬都这么说了,长宁真人便即冷哼一声,板着脸,脚下遁光一起,回到了凌云宗所在的观礼席上。

    那名丰满女炉鼎死里逃生,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在萧凡面前跪下,重重磕了几个响头,呜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磕头,顷刻间,额间便一片乌青。嘴边长着黑痣的俏丽女炉鼎也趴伏在地,不住磕头谢恩。

    萧凡轻轻摆了摆手,柔声说道:“罢了,日后好自为之,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方飞扬一挥手,立时便有两名女弟子走上前来,给丰满女炉鼎穿上衣服,将两人都带了下去。既然新任医圣饶了她们性命,这两名死囚是真的捡回一条命,重获新生了。不会有人那么不给新医圣面子的。

    身在修真界,谁敢保证自己以后一辈子没灾没病?

    为了两名不相干的女炉鼎,硬要去得罪萧医圣,至于这么蠢么?

    其他几位大郎中都停了下来。

    旁人倒也罢了,广阳子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该如何下台。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此时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但当众和萧凡定下的赌约,没有个交代又不行。观礼席上,有无数道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了他的身上,且看他怎样了结此事。

    不少被广阳子挤兑过的修士,一个个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咳咳,萧道友……这个,恭喜道友成为新医圣……”

    广阳子到底不是长宁真人,脸皮比长宁真人要厚,期期艾艾半晌,终于向萧凡一抱拳,讪笑着开了口。

    与其被人主动出招羞辱,还不如自己“懂事”点,说不定还能少一些尴尬。

    萧凡一抱拳,微笑说道:“多谢广阳道友。大家都是同道,什么赌赛什么彩头,都不过是凑兴的玩笑之举,道友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早就听说凌云阁有许多秘方,萧某十分倾慕,翌日必定登门拜访,还请道友不吝指教。”

    已然大获全胜,就没必要痛打落水狗了。

    怎么说广阳子也是凌云宗长老,凌云阁首席大郎中。凌云宗和百雄帮历来交好,真将广阳子得罪到底,对谁都没有好处。

    对他萧凡也一样没有好处。

    广阳子连忙说道:“哈哈,好说好说,只要萧道友看得上眼,贫道一定扫榻相迎!”

    萧凡微笑点头。

    贵宾席上,洪天长长舒了口气,笑逐颜开。(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