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01章 医圣(上)
    萧凡瞥他一眼,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冷笑,说道:“广阳道友,你要自觉不是对手,认输就是。你不行,不代表着别人都不行。”

    “你说什么?”

    广阳子顿时瞪圆了眼睛,满脸怒容。

    “你说谁不是对手?”

    萧凡的神色益发清冷,淡淡说道:“广阳道友,今天在这里,是要手底下见真章的,未必你多讲几句话就能赢了比赛?你只要赢了,大家自然尊你一声医圣,要是赢不了,说再多的话又有什么用?”

    台下爆发出一阵哄笑之声,不少人都伸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明显带着嘲樊意。

    “你……”

    广阳子顿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萧凡这话好不厉害,顿时就将他挤兑得下不来台。关键是他就算有把握能赢萧凡,也未必有把握能赢长宁真人~无~错~小~说~~~。只要他没能夺得这个医圣称号,萧凡说的话就不算错。

    便在此时,第七只白玉蛛终于抵挡不住毒药,八只毛茸茸的长腿一阵乱抓乱划,随即僵在哪里,没了气息。

    萧凡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广阳子立马又冷笑连连,不阴不阳地说道:“萧郎中,咱们也不用管旁人怎样,就咱俩一决高下如何?”

    他有五光锦蛤在手,解毒是必然的,只是速度不一定赶得上长宁真人的两条铁线蛇。但萧凡这样一样样试毒解毒,却极其耗费时间,也不知道护心丹的十二个时辰药效过去之后。能不能配制出正确的解药。

    谁叫这家伙当初自己选择了金竹果这种毒药?

    如今八种毒物混合在一起,因为金竹果的作用。都不知变成了好几十种不同的毒物。一一去试毒解毒,何等麻烦?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台下的议论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直扫过来。

    广阳子的话语虽然并不响亮,但在场的绝大多数观礼者都听到了。修真之人,本就耳聪目明,远胜常人。

    贵宾席上,七大宗门的几位主事者面面相觑,都露出不悦之色。

    这样的事,以前还真是极其罕见。

    七大宗门彼此之间是有不少的矛盾,但一致对外这是肯定的。没有这个大前提,金州城这个香饽饽。早就不知道被多少大宗门硬生生挤进来了。连元婴后期大修士都没有的七大宗门,这么多年来,凭什么还牢牢占据着这个超级聚宝盆?

    如今广阳子却在医圣大会上公然向百雄堂的首席大郎中邀战。

    这样一来,不管胜负如何,百雄帮与凌云宗之间,是再也难以和以前一样“亲密无间”了。

    须知眼下的百雄帮和凌云宗可是同盟关系。

    只不过,医圣大会的规则就是这样,比赛一旦开始,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插手。

    台上的大郎中们有着绝对的自主权。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萧凡的脸上。且看这位年轻的百雄堂首席大郎中,到底如何应对这当众挑战。

    萧凡轻轻笑了起来,说道:“好啊。”

    台下顿时大哗。

    这后生竟然真的应承下来了。

    还真是年轻气盛啊。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这种一一试毒解毒的方式。实在是没有多大可能战胜广阳子的五光锦蛤,更何况,广阳子本身也是凌云阁首席。精通医道,有的是其他解毒的手段。

    这样比试。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连广阳子自己都没想到萧凡会答应。原本只是想挤兑这小子一下,让他脸上无光。

    居然敢答应!

    “好,好,好得很啊……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萧道友好胆量,贫道佩服。既然是赌赛,就该有点彩头。这样吧,如果我输了,从今往后,凌云阁唯百雄堂马首是瞻。倘若萧道友一不小心输了,又当如何?”

    广阳子笑眯眯地说道。

    萧凡又是轻轻一笑,平静地说道:“倘若在下输了,那百雄堂就唯凌云阁马首是瞻,如何?”

    “好,就是这么说定了!”

    广阳子轻轻一拍案几,一锤定音。

    一直紧紧绷着脸的洪天和凌云宗宗主,都暗暗舒了口气。

    广阳子虽然心胸狭窄,器宇不广,身为凌云宗长老,终究还是识大体明大局的。这样赌赛,这样的“彩头”,胜负只与百雄堂凌云阁相关,甚至只与广阳子和萧凡两人相关,谁赢了谁就扬眉吐气,却不至于影响到百雄帮与凌云宗之间的盟约。

    归根结底,这都只能算是他和萧凡之间的个人恩怨。

    一和萧凡定下赌赛的彩头,广阳子不由精神大振,当即一抖袍袖,飞出无数瓶瓶罐罐和十余个玉盒,在案几上一字排开,从中取出不少灵草灵药,开始调配解药。果然是打算双管齐下,加快排毒的进度。

    萧凡却仍然是不徐不疾,好整以暇,慢慢为第八只白玉蛛喂下毒血,又为它喂服了解毒药物,仔细观察着白玉蛛体内的各种变化。

    对广阳子和萧凡之间的赌赛,长宁真人看上去是冷眼旁观,不闻不问,却也开始调配新的解药。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基本上他是稳操胜券了,不过万一广阳子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本事没有拿出来,关键时刻调配出厉害的解毒药,岂不是会打他个措手不及?真要是这样被夺走到手的医圣桂冠,长宁真人搞不好会气得吐血。

    台上的气氛,在不经意间就变得紧张起来。

    甚至连萧凡都忽然有了意想不到的动作。

    袍袖一抖,劲风如刀。

    俏丽女炉鼎的胸衣顿时就被这劲风割开,露出了胸口晶莹白皙的肌肤和耀眼的高耸。

    不少人又瞪大了眼睛。

    这位年轻的首席大郎中想要干什么?

    只见萧凡并指往前轻轻一划,女炉鼎的乳根部位裂开一道血口。几滴鲜血从中飞溅而出,萧凡随即用一个玉瓶接住了这几滴鲜血。放在鼻端嗅了几下,微微颔首。便将这几滴鲜血和先前的毒血搅拌在一起,喂给第九只白玉蛛吃了下去。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又是两个时辰过去。

    广阳子已经调配出解毒药汁,给炉鼎服食了下去。

    这解毒药汁果然有效,五光锦蛤汲取毒血的速度明显加快,而那炉鼎的气色,却越来越是微弱,脸色苍白如纸,满头满脸都是豆大的冷汗。瞧这个架势。也是出气多进气少,坚持不了多久。

    现在就看是五光锦蛤先吸静他身上的毒素,还是他坚持不住先一命呜呼。

    不过看广阳子那笃定的神情,似乎胸有成竹,在五光锦蛤没有吸光毒液之前,这炉鼎无论如何都会留着一口气在。身为凌云阁首席,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萧凡那边,却已经毒死了十一只白玉蛛,最后一只白玉蛛。也已经吞下了毒血,萧凡正在调配新的解药,仍然还是那么有条不紊,没有丝毫焦虑性急之意。

    眼见五光锦蛤加快了吸取毒血的进度。长宁真人脸色一沉,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五指轮转,一道道法诀径直打入到两条铁线蛇的体内。两条铁线蛇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细长的身躯禁不住扭曲起来,咬住丰满女炉鼎蓓蕾的蛇吮急骤抽动。一股股毒液不住吮出,长长的蛇身渐渐鼓胀起来。

    丰满女炉鼎的气色,却益发的红润起来,脸上甚至还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萧道友,还没有调配出合用的解药么?”

    广阳子望着萧凡,冷笑着说道,幸灾乐祸的神色,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

    “已经调配出来了。”

    万万没想到,萧凡却淡淡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

    广阳子大吃一惊,急忙凝神望去。

    只见最后一只白玉蛛体内乌黑的毒血,已经变成了鲜红色,在白玉蛛透明的脏腑之中,看得一清二楚。

    “这怎么可能?”

    广阳子不由得目瞪口呆。

    萧凡也不理他,左手食中二指往前一点,一道劲风射出,那满脸死灰色的俏丽女炉鼎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萧凡右手轻轻一弹,一颗蚕豆大小的鲜红色丹药直射而出,径直落入了俏丽女炉鼎的嘴里,“咕嘟”一声,咽了下去。

    大家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只见片刻之间,那女炉鼎脸上的黑气便开始消褪,并且消褪的速度渐渐加快,眼见得只需一时三刻,女炉鼎满脸黑气就将褪尽。

    台下顿时一片惊叹之声。

    广阳子还在呆着,那边厢长宁真人眼见情形不对,却立马回过神来,轻叱一声,双手捏诀,同时向前点出。原本脸带笑容的丰满女炉鼎顿时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已经消褪下去的浑身血管再一次暴涨起来,在洁白的肌肤下透出一条条的青筋,不住跳动,似乎随时都会爆裂开来。

    两条铁线蛇也骤然松开了嘴,望向游动,顷刻间来到丰满女炉鼎的肩头,各自张开沾染着点点鲜血的蛇吮,猛地咬住了丰满女炉鼎脖颈处的大血管,大口大口吮吸起来。

    不过片刻之间,两条铁线蛇铁灰色的皮肤就变得油光发亮,身躯也涨大了一圈。

    丰满女炉鼎红润的脸色,转眼变得苍白如纸,点点香汗渗了出来。

    只听得“吧嗒”声中,两条铁线蛇同时松开嘴巴,蛇信“嘶嘶”地吞吐不已。

    “好,解毒完毕!”

    便在此时,萧凡和长宁真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